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六章

凌泉愣住,看她兩手掮臉,在原地蹲下來,哭得像個受了傷的孩子,當下胸口跟著狠狠抽緊,絞疼難耐。

他將她拉起身,一把抱進懷里,好聲好氣地道歉,「別哭了, 別哭了好不好?我認識的袁心怡,可沒有這麼軟弱。」

「你懂什麼?你知不知道我遇到多可怕的事!而且,那些事情一定跟你脫不了關系。」 她抬起紅通通的雙眼瞪他。

「那些人不是我叫去的,是我大伯。」他趕緊解釋清楚。

「還不就是跟你一樣姓樊, 誰都知道,姓樊的流氓最團結了,你一定也是幫著自家人,所以我的死,肯定與你有關!」

說罷,她伸手用力推開他的胸膛,怎料,那堵胸膛鐵打似的,怎麼也推不動。

凌泉干脆一把握住她的手,說,「你說這件事與我有關, 那你怎麼就不想想,為什麼我也會在這個奇怪的地方?」

聞言,她怔住。

是啊,她怎麼沒想過這個問題?她穿越來此還有道理,畢竟二十一世紀的袁心怡應該是凶多吉少,怕是活不成了,老天爺才會讓她來這重新活過。

但是他呢?

他在二十一實際可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是人家說的黑三代,盯著國外名校高學歷光環,幫忙自家黑道事業轉型漂泊,根本沒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有什麼理由淪落至此?

「怎麼,總算好奇了?」凌泉挑起一道眉。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她不情不願的問。

「跟你一樣的理由。」他爽快地幫她解惑。

「跟我一樣? 這樣說來,你也……」她瞪大水眸,接著難以置信地驚喊,「這怎麼可能? !你好好的,怎麼會……」

「倒霉吧。」他聳了聳眉,一臉無所謂的笑笑。

她真是服了這個男人!事關重大,他居然還笑得出來。

「雖然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不過出于正常人的好奇心態,你發生了什麼事? 」她口是心非的說。

他笑說,「你出事的那一晚, 有人緊急向我通報,我趕過去的時後因為搶快,出了車禍,醒來之後就成了大晉王朝的凌泉。」

她又是一怔。

他這是什麼意思?他是拐彎抹角告訴她,他會出事,全是為了她?

她才不相信!

「少在我面前裝英雄,我看,是你自己開車技術不好,為了耍帥才會出車禍,況且,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出事 ……」

說到一半,她自己先打住,面露遲來的驚愕。

不對呀,那晚出事她都還沒詳說,他怎麼會知道……真非他說的全是真的?

一時之間,她心情復雜得無法深思,只能一臉茫然的看著凌泉。

「怎麼不再往下說?」凌泉好笑地問。

望著那張永遠搞不清楚是玩笑, 還是出于真心的笑臉,傅孟君頓時五味雜陳,覺得自己到了他面前,只有被耍得團團轉兒的份,不由得發惱。

「反正,你的事與我無關,不管是在二十一世紀,還是在這里,我都不想管。」

話罷,她扳起俏臉,轉身想走。

不料,一雙手卻從後方將她抱住,緊緊鎖在溫暖寬大的懷里。

她僵住,感覺他的臉貼上來,靠在她的眉頭,火熱的呼息吹拂過臉頓。

她能感覺到,沾上他氣息的那片肌膚滾燙泛紅,不必照鏡子也猜得到她肯定是臉紅了。

「袁心怡, 我為了你在二十一世紀出車禍,你居然說出這麼沒良心的話,你這樣還算是個人嗎?」他溱在她耳邊戲謔低語。

「你胡說什麼!什麼叫作為了我? 我……我根本與這件事無關。」

「那一晚我擔心你,擔心得都快瘋了。」

聞言,她水眸瞪得又圓又大,一顆心撲通撲通狂跳。

「你為什麼要擔心我?我可是要找出你的犯罪事證的檢察事務官,有人要把我處理掉,你應該比誰都高興。」

「說到底,你還是想著顏佑誠?」他眯了眯黑眸,眼底充滿不屑。

發覺耳邊的聲音陡然沉下來,攏在她腰上的雙臂也跟著一緊,她詫異不已。

他這是怎麼了?顏檢察官又關他什麼事?

「事到如今,你還不懂嗎?」

「懂什麼?」

「當晚是誰把你騙去那兒,好讓我大伯派去的人可以順利抓住你?你到底有沒有認真想過? 」

腦中回想起當晚的情景,她猛然一凜,立刻用肩膀頂開身後的男人,轉過身瞪他。

凌泉嘴角挑高,目光卻是極冷,似乎已猜到她想說什麼。

「你是在影射那天晚上,是顏檢設我局? 」

「顏估誠早被我大伯買通了。」

「你胡說」,她氣得臉頰漲紅,拼命否定。「顏檢是講求公平正義的好檢察官,他才不像你們這種黑道分子,為錢為利,一天到晚干一些傷天害理的壞事。」

「你以為我是無的放矢嗎?」他冷笑。「要不是我們現在被困在這里,我立刻就可以拿出證據給你看。」

正因為他們受困于此,再加上顏佑誠又是她仰慕已久的對象兼上司,她才會打死不信他的鬼話。

「沒錯,眼前你根本沒有證據,話當然隨便你說,告訴你,你想對付我可以,但是你休想抹黑中傷顏檢!」

傅孟君紅著眼眶撂下狼話,轉身小碎步奔高偏廳。

看著那抹倉促離去的身影,凌泉沒打算追出去,反而懶洋洋的勾起笑。

他不相信她真這麼傻,遲或早她會發現他說的全是事實,眼前她不過是無法相信自己居然被暗戀對象設計陷害,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他不急,他會給她時間好好消化,反正不管是二十一世紀,還是在這個奇怪的古代時空,她都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只是……剛才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告白了呢,真是可惜。

凌泉自嘲地笑笑,坐回鋪著狐毛毯的太師椅上,一個人百無聊賴的喝起酒,順便想著接下來,該用什麼

法子鬧鬧這個口是心非的丫頭。

他啜了一口酒,望著杯中晃動的酒液,帶著笑喃喃低語,「嘴上說過厭我,可是又老對我臉紅,袁心怡,你大概沒發現自己早對我動了心。」

轎子一抵達將軍府,才剛剛落地,紅蓼等人便圍上來。

「恭迎將軍回府。」一票人齊齊跪了一地,個個臉上難掩憂心。

簾子挑起,傅孟君白著臉出了轎,也沒招呼任何人,就這麼若有所思的直直往里走,泛紅的眼圈看得出來方曾哭過。

「將軍這是怎麼了?」蒔月壓低音量問著紅蓼。

紅蓼一臉憂心忡忡的搖了搖頭,眾人又齊刷刷地望向主子失魂落魄的背影。

「該不會是……真被首輔大人……」蒔月慘白著臉低語。

「哎,別瞎說。」紅蓼使了個警告的眼色過去。

另一頭,傅孟君已穿過通往滄雲閣的垂花門,推開朱漆雕花門,也沒掌燈。就這麼摸黑往窗邊的暖榻上一坐。

回來的路上,她想過了,將事情的始末,前前後後仔細想了一遍。

然後她哭了。

因為她發現,樊仲宇說的恐怕是對的,那天晚上若不是顏佑誠那通電話,她也不可能就這麼沒頭沒腦的跑去,正中圈套。

況且,那天她抵達周遭僻靜的荒廢農田時,根本沒看到何先生跟何太太,而就在她現身沒多久,那群流氓便跟著出現,一看就知內情不單純。

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個事實一一設局的人便是顏佑誠。

她不敢相信,她那麼崇拜的上司,更是她暗戀的男人,原來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卑鄙小人。

而那個被她當成流氓痞子,一天到晚找她麻煩的樊仲宇,竟然為了她賠上性命……這兩件事,徹底顛覆了她的認知。

其中最令她感到震撼的,竟然是樊仲宇為了她出車禍,一同穿越到這里成了古人這件事。

興許是沒談過戀愛的緣故,她對感情這種事很遲鈍,直到方才坐上轎子,在氣憤中緩過神時,她才想起在首輔府里,樊仲宇不只抱了她,還說了哪些曖昧的話。

他那是……在告白嗎?

思及此,她整張臉泛起紅潮,浮現困窘的神色。

有可能嗎?她以為那個男人討厭她,才會百般與她作對,每回都故意拆穿她的偽裝,要不就是阻止她搜證查案。

難道不是這樣嗎?她咬了咬下唇,水眸涌上一抹困惑。

一想起他的臉貼在耳邊,灼熱的呼吸噴酒在頰上,她的心跳不由得暗暗加快。

她在亂想什麼!

抬起雙手拍了拍雙頰,她強迫自己清醒過來,別再想著那個男人輕薄她的畫面。

「袁心怡,你吃錯藥了!」她重重捏了臉頰一把,然後幫自己倒了杯茶,狠狠灌了一口。

放下瓷杯,她起身來到暖炕上,脫去了鞋襪,就這麼和衣側躺下來。

可當她閉上眼,某張俊雅無雙的臉立刻浮上眼前,擾亂她的思緒。

她氣呼呼的坐起身,揉著額側,兀自生起悶氣。

「老天爺啊,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一穿越,好人成了壞人,壞人倒成了好人,我喜歡的人想害死我,我討厭的人卻想救我……」

她頸軟無力的往後一躺,沮喪的喃喃自語。

一想到她崇拜已久的顏佑誠,居然想置她于死地,她的心就難受得緊。

再想到那個令她頭痛的樊他宇——不對, 應該是凌泉,不是別人,偏偏他穿越來這里後,又成了她的死對頭,她光想蒙頭大睡。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