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十五章

傅孟君已沒有心情在乎掌櫃的勢利眼,她回到二樓的廂房,坐在炕邊照看著發燒昏迷的凌泉。

「大夫就快來了,你再撐著點。」她拉起凌泉滾燙的手心,難過的哽咽。

砰砰砰!驀地,房門被不客氣地敲響。

傅孟君立刻上前迎門。「這麼快就請到大夫了 ……」

門外站的哪里是大夫,而是方才掉了錢袋的兩名男子,他們黑著臉,一副準備上門興師問罪的惱怒神態。

見狀,傅孟君傻住了,下意識往後退,那兩名男子也不客氣的闖進房里。

「你偷了我的錢袋!」 掉了錢袋的那名男子怒直著她破口大罵。

「對不住,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為了救人……」

另一名同樣穿著灰綢長抱的男子,目光一閃,瞧見了炕上的凌泉,當場臉色丕變,如遭雷擊。

只見那名男子快步上前,抱拳屈膝,沖著炕上的凌泉大喊,「大人! 」

見狀,傅孟君當場一傻。

大、大人? !莫非眼前的人便是凌泉在魏國的人手?天底下真有這麼巧的事?

「大人這是怎麼了?」察覺床榻上的凌泉神色不對,男子連忙起身,轉首問起看傻的傅孟君。

傅孟君可不敢大意,畢竟眼前她的靠山倒下了,她得小心提防每個人,免得害了自己也害了凌泉。

「這位公子,你認識我家夫君?」傅孟君謹言慎行的反問。

見她一臉防備,表情小心翼翼,男子心下了然,轉而向她抱拳自曝身分。

「這位想必便是傅將軍。」

听見男子直接揭穿她的身分,傅孟君心頭咯 了一下。

「將軍莫怕,在下是趙晟,出自首輔大人門下,過去這段日子受大人命令,一直待在魏國等待。」

「這樣說來,你是凌泉的手下?」她驚訝極了。

「小的對大人盡忠職守,不敢擅自離開魏國,一直等著大人的口信。」

說及此,趙晟抬起了頭,優心的問,「大人已久無口信,小的捎人去大晉皇城詢問,亦無回音,此次將軍與大人前來魏國,莫非……」

不愧是凌泉特別挑選的手下,這個趙晟光是看他們這麼狼狽,就猜中了一二,只是不好意思把話挑開來說。

知道這個趙晟是凌泉派遣來魏國的人馬,傅孟君放心了不少,便把他們從大晉逃亡來魏國的事情,簡約概要的說了一遍。

听罷,趙晟面色凝重,立刻上前掀開凌泉的袖子,見那傷口又紅又腫,當下暗叫不妙。

「將軍一一夫人且在此稍候片刻,小的這就去安排馬車。」

「馬車? 」

不等傅孟君回過神,趙晟已經快步離開廂房。

不多時,當趙晟再回來時,多了兩名身材精實的青衣男子,雖然知道對方是凌泉的手下,但是面對這等陣仗,傅孟君依然謹慎的守在床榻旁。

「夫人,這兩位是我的屬下,他們是來攙扶大人的。」

趙晟看得出她的不安,立刻出聲解釋。

「攙扶?你打算帶我們去哪兒?」傅孟君緊緊挽住凌泉沒受傷的那只手臂。

「大人正發著高燒。手上的刀傷已化膿,若再不醫治,我怕大人恐會有危險。」趙晟好聲好氣的解釋道。「眼下當務之急,是先把夫人與大人帶到安全之所,小的會找來信得過的大夫,為大人醫治傷口。」

聞此言, 傅孟君實在猶豫,她不知該不該相信眼前這個趙晟,但是,當她望著榻里面色蒼白,已陷入昏迷的凌泉,她明白自己已沒有選擇的余地。

眼前只能賭一把了!

「我明白了。」傅孟君點了點頭,同意趙晟將床榻上的凌泉帶離容棧。

得獲傅孟君的首肯,趙晟這才敢對另兩名青衣男子下命令,讓他們上前攙扶起高燒昏迷的凌泉。

于是,一行人匆匆離開了客棧,搭上了趙晟安排的馬車。

一路上傅孟君只能緊握住凌泉的手,在心中祈鑄自己這回沒犯傻,萬一這是個陷阱,以他們現在的狀況只怕是必死無疑。

兩輛馬車走了一陣,遠離了熱鬧的集市,來到近郊一處僻靜的大宅門前。

「吁,停。」車夫扯弄著馬繩,將馬車勒停。

「夫人,我們到了。」簾外傳來趙晟的提醒。

馬車里的傅孟君一手緊握凌泉的太手,另一手握緊了方才從發上拔下的珠釵,心想若是有什麼不對勁,便以這副價值連城的美人簪與對方談條件,總之,只要能保住兩人的性命,她什麼事都願意做。

「夫人,我們進來了。」

趙晟掀開簾子,低垂著臉,探手過來攙扶靠在傅孟君身側的凌泉。

下了馬車,傅孟君戒慎地觀望起四周,見沒有任何埋伏與異狀,心中大石總算落了下來。

如果趙晟是敵人派來的,沒必要到了這里還演戲,由此可見,趙晟真是凌泉派來魏國的人手。

思此, 傅孟君緊繃的身子放松了不少,趕緊上前一同攙扶起凌泉,在趙晟等人的帶領之下,進到了矗立在眼前的大宅。

一行人扶著凌泉繞過了前宅與中庭,來到後宅的正房,將凌泉扶上鋪了錦褥的床榻。

「夫人且在這稍作歇息,大夫一會兒就會過來替大人醫治。」

趙晟先命那兩名青衣男子退下,隨後雙手抱拳,恭敬的向傅孟君稟告。

「趙晟,謝謝你。」傅孟君紅著眼眶,難掩激動的直道謝。

看著傳聞中性子殘暴的女將軍,如此溫婉的向自己道謝,趙晟雖然感到驚訝,但也不敢多想,只是抱拳回禮。

「夫人有禮了,小的效忠于首輔大人,大人有難,小的自當義不容辭。」

趙晟忽又想起什麼似的,抬起了臉稍稍打量一下傅孟君。

「這一路上風塵僕僕,夫人肯定受驚了,小的這就命人去打盆水,再備點膳過來讓夫人梳洗用膳。」

傅孟君開心極了,自然樂得直點頭,等到趙晟退出房外,床榻上的凌泉竟然睜開了眼。

「你醒了?! 」她喜極而泣的撲上前,避開了他受傷的手臂,躡手躡腳的抱住他。

凌泉意識有些模糊,表情也帶著痛苦,但是他不忘記掛起她的安危。

「發生什麼事了?我們這是在哪里?你該不會又給我們招惹麻煩了? 」

「我遇見了你在魏國的手下,趙晟,他把我們帶來了這里……」于是她趕緊將他昏迷時發生的事,概略的交代了一遍。

凌泉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努力聚精會神听著,听完之後他笑嘆了口氣。

「幸好讓你誤打誤撞的踫上了趙晟,看來連上天都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趙晟去找大夫了,一會兒大夫來了,你肯定會沒事的。」

見她淚漣漣的安慰著自己,凌泉雖然想笑,卻也明白她這是在擔憂自己的傷勢,心頭不禁一暖。

他探手摸了摸她的發頂,反過來安慰他,「既然有趙晟在,你也不必擔心了,他是信得過的人,肯定會好好安頓我們的。」

「你要快點好起來,我不能沒有你。」她鼻音濃重,一點也不害臊的說。

他面色蒼白的一笑,隨後湊上前輕吻她的頰。

「夫人,大夫來了。」房外傳來趙晟的請示聲。

她紅著臉將他壓回床榻,趕緊起身高喊,「快快請進。 」

凌泉乖乖躺回榻里,閉起了眼,接受大夫的診治,在這之間,盡管他發著高燒,意識不清,但是他能清楚感覺到,有一只溫暖的銷售,始終緊握著他的掌心。

他知道,為了這個傻乎乎的女人,他什麼都做得出來,哪怕是賠上這條命也甘願。

休養了兩日之後,凌泉的高燒退了,手上的刀傷也有好轉,不再腫脹化膿。

這兩日里,傅孟君形影不離,一直陪在凌泉身旁,喂飯上藥等事全不假他人之手。

養了幾天的傷,凌泉已恢復精神與氣力,這天用過膳後,他把趙晟找來了房里商談,也不打算回避,就當著傅孟君的面,談起了當初命令趙晟等前來魏國的原因。

「趙晟,我讓你們來魏國找的東西,可有找著? 」

凌泉坐在房里的太師椅上,問起面前低身抱拳的趙晟。

「大人要的東西,小的費盡了千辛萬苦,總算是找著了。」趙晟停頓了下,才又接著說: 「只是……對方雖然不識貨,但是怎樣都不肯割愛,說是想留下來當傳家寶。」

凌泉沉默了一下,然後轉向傅孟君,對她說,「我得跟你討一樣東西。」

傅孟君驚訝的指著自己。[我? 什麼東西?」

「美人簪。」他的眼神落在她發上。

她雖然納悶,但也只能乖乖抽下發髻上的簪子,交給了凌泉。

凌泉又將美人簪交給了趙晟,說︰「你把這支美人簪拿去與對方交換,我相信對方寧可要這支價值連城的美人簪,也不會想要留著那個毫無用處的寶璽。」

趙晟接下了美人簪,不敢怠慢,當下應聲離去。

見趙晟這麼慎重其事,傅孟君好奇地問,「你究竟是讓趙晟來魏國找什麼東西? 」

「那樣東西關系到我們能否返回大晉,所以只好拿你的美人簪交換。」他一臉歉意的望著她。

她搖了搖頭。「不要緊的, 我不在乎那些。」

「你信我,總有一天,我會重新把美人簪拿回來,讓你戴上。」他信誓旦旦的承諾著。

「你還沒跟我說,到底是什麼樣厲害的東西,可以讓我們回大晉?」

凌泉笑了笑,開始講述起來。

「我曾經听靖帝身邊的親信說過,靖帝弒親奪位,害怕被天下人唾棄,所以一直在找一樣開國寶璽。」

「開國寶璽? 」她听得一愣一愣的。

「相傳有一塊無字寶璽,上面雕的是龍紋,那是開國皇帝留下的寶璽,被世人認為是歷代天子的信物。從前大晉與魏國還是統一天下,後來還是大晉皇室子弟的魏王,因為心懷不滿,便起兵造反,盜走了這個寶

璽,讓世人認為他是被上天選中的王,于是便光明正大的劃地為王,大普與魏國才會一分為二。」

「原來大晉與魏國還有這樣的歷史啊……」

「如今靖帝弒親奪位,不想遺臭萬年,所以也想學當初的魏王,拿到這個寶璽,好向世人證明自己是被上天選定的真命天子。」

「這些古人還挺好哄的嘛。」她嘖嘖稱奇。

「古人向來迷信,民間識字的人又少,對于這些流傳下來的以訛傳訛,一定是篤信不疑。」他冷靜的分析。

「那個寶璽不是魏王手里,怎麼會流落到民間?」她疑惑地問。

他接著說,「剛才我說的那些事,已經是前任魏王時發生的,王位傳至今時的魏王,新任魏王是在安逸之中繼位的,又是名正言順的子承父職,新任魏王自然不會把那個寶璽放在眼里,靖帝在沒奪位之前,便一直派出刺客潛入魏宮尋找寶璽,沒想到那個寶璽竟然被宮中太監盜走。」

「太監偷走寶璽想做什麼? 」她听得津津有味。

「那太監在宮外欠了一**的賭債,竟然鋌而走險從魏宮的藏寶閣里偷走了寶璽,用這個寶璽抵債,後來那個寶璽輾轉落入了一間古玩店。」

「那靖帝派去的刺客不知道嗎?」一想起那個陰險的靖帝,她就頭皮發麻。

他冷笑一聲,表情極度不屑。

「靖帝派去的刺客,出自凌泉門下,所以我比靖帝先一步掌握了寶璽的下落,再用假消息瞞騙過靖帝,想必此時的靖帝,肯定派出了刺客在魏宮里拼命找寶璽。」

要論城府, 古代的皇帝哪能斗得過來自現代的黑三代……傅孟君暗暗地想,想起自己過去的不自量力,不禁替自己捏了把汗。

她應該感到慶幸,這個男人看上了她,甚至願意為她舍下性命,否則,她真不敢相信若是被他當作敵人對待,下場會有多慘。

「你真的認為,有了寶璽,我們就能順利回大晉? 」她言歸正傳的問。

「只要寶璽在手,我們就有與靖帝談判的籌碼,你放心吧,我算好的事,從來沒出過錯。」他握緊了她

的手,微笑說道, 「你放心,逃命的日子結束了我保證,接下來的日子,我再也不會讓你擔驚受怕。」

看著他堅定而寵溺的笑容,傅孟君紅了臉兒,心中的感動卻是無可比擬。

經歷了這麼多,她總算明白了一件事,這個男人所做的每件事,每個安排,每個盤算,全都是為了她好。

能夠讓他這樣真心實意的捧在心上,縱然再死上一回,也值得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