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秘書與賣身契 第十九章

【第十章】

……

郭靜靜醒過來的時候,他正溫柔地陪著她泡在浴缸里。

「幾點了呀?」

「快十二點了。」

「我們泡了多久了?我都有點暈。」她說。

「泡了二十分鐘了。」于是,他抱著她起來,拿著毛中擦干了她身上的水珠,幫她穿上睡裙,飛快地擦干了自己,兩人一起躺在床上。

她嬌小地依偎在他的懷里,閉著眼晴彷佛要睡著了,他突然在她的耳遺低語,「親愛的,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她半睡半醒,「再說。」

她顯得漫不經心,他倒不好太過度,可他心中卻是很急的,迫不及待地想給她冠上彭太太的稱號。

他又湊了上去,「明天就結婚,好不好?」

她正是想睡的時候,眼皮開始打架了,也沒听清他說什麼,隨意應了一句,「哦。」

彭宇眼楮一亮,再低頭看她的時候,她已經發出規律的呼吸聲,他微微蹙眉,到底她剛才是答應了呢還是沒答應呢?

先去戶政事務所,再慢慢地準備婚禮……這是他的打算,問題是她到底答應了沒有呢?

一個晚上,彭宇都沒有睡好覺,兩眼紅腫,抱著她睡覺,又怕吵到她,僵硬地跟一塊石頭似的,一動不動。

最後天亮了,他也沒睡意,直接起床了,小心地下了床,他去浴室洗漱,之後在廚房里煮面,面條還沒下鍋,他先把配菜準備好,做了一鍋的牛肉,等一會兒做一頓牛肉面。

沒過多久,他听到臥室的動靜,走了過去,扭開門把進去,看到她乎乎地坐在床上,頭亂糟糟的,溫聲地問︰「醒了?」

「嗯。」她還有點沒睡醒地應了一聲。

「早上吃牛肉面。」他說。

「哦。」

「快去刷牙洗臉。」他催她。

她點了點頭,掀開被子下床,結果腿一軟,身子往前傾,好在他反應極快地攬住她的腰,「怎麼了?」

「都是你!」她被嚇了一大跳,抓住他之後,就往他的胸口捶。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我抱你去洗漱。」

「不用,走開點。」

他看她倔強地從他的懷里離開,軟著雙腿去了浴室,無奈地想,看來今天是別想結婚了。

他垂頭喪氣地走出了臥室,到了廚房,慢悠悠地煮了兩碗牛肉面,堪堪做好,她便走了出來。郭靜靜先喝了一口水,聞著滿屋子的牛肉香味,心情更加的舒服,雖然他過分了一點,起碼很照顧她,而且他也很听話,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很多的草莓印,雖然也有印子,但是在隱匿的地方。

如果他的體力差點就好了,除外,她覺得她的未婚夫真的不錯。

「吃面。」他將筷子遞給她。

她接過筷子,低頭吃著牛肉面,「好好吃!」

他笑了笑,安靜地低頭繼續吃牛肉面。

一碗牛肉面吃完了,郭靜靜才發現彭宇好像都沒說什麼話,奇怪了,以他愛跟她說話的性格,怎麼這麼安靜?

她抬頭看他,他正漫不經心地吃著牛肉面,他吃東西要比她快很多,今天卻出奇的慢了,很不對勁。

「你怎麼了?」

「沒什麼。」他說。

他不開心,為什麼?

她平時雖然總是嫌棄他,愛跟他拌嘴,可她是關心他的,小心翼翼地問︰「公司是不是有什麼事?」

「公司?」他搖搖頭,「沒有。」

公司沒事,那就是私事了,「那你昨天沒爽夠?」她冒在是忍著不要臉的心情發出了疑問。

他的回答是直接將嘴里最後一口牛肉湯給噴了出來,幸好她坐在他的左手遺,避免了正面傷害。

「咳咳咳!你胡說什麼。」他抽了張紙中狼狽地說。

「沒有,我沒有不爽。」

她眯起眼楮,「那你干嘛悶悶不樂的?」

「沒有。」

「有啊。」她又不是瞎子。

「真的沒有。」他心中嘆氣,她肯定是完全忘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當時大概快睡著了,沒認真听。

「哦。」

「好了,我們去上班吧。」他主動收拾了碗筷,放進洗碗機,接著洗手。

一雙小手從他的身後環住他的腰身,她溫聲細語地說︰「雖然我不是一個好未婚妻,但是你有什麼心事要跟我說。」

他一怔,隨即心口彷佛有一朵鮮花正在盛開,穩下激動的心緒,將手擦干了,他轉過身抱住她,「嗯,好。」

算了算了,反正她早晚是他的人,她忘記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忘記了,畢竟當時他問的不是時候。

她靜靜地等著下文,他卻沒有說話了,轉而叫她去換衣服,一起上班去。

「哦。」

「我先下樓把車開出來,你換了衣服下來。」他說。

「好。」

于是他下樓開車,她郁悶地換衣服,剛換好衣服,手機響起,「喂?」

「靜靜,我忘記把害房里的那一份合約帶下來了,是和林氏的合約,你幫我拿一下。」

「嗯,知道了。」

她掛了電話,去了書房拿合約,他害房里有點亂,她平時很少進他的書房,書桌上放著好幾份文件,她一一地打開看過,最後找到了和林氏的合約,將合約放進活頁夾里。

她轉身正要走到,衣擺不小心踫到了筆,筆掉在了地上。

她蹲下來,彎腰在書桌下找,筆就在書桌的桌腳旁,她伸長手指勾了過來,將筆撈了過來,正要起來,啪的一下也不知道又撞到了哪里。

她揉著肩膀,肩膀微微地疼,好不容易站起來,才發現她把一本本子撞到了地上,她撿了起來,正好看到上面寫著幾行字,征服郭靜靜的胃之征途。

什麼鬼!

她好奇地打開,驚訝地發現彭宇的字寫得好看之外,他畫畫也不錯,上面是圖文並茂的描述。

曲奇餅干,巧克力,魚丸湯,糖醋蝦……每一個小圓的栩栩如生,旁邊有注記。

曲奇餅干,她喜歡吃,但是她怕胖。

魚丸湯,她喜歡吃,但她喜歡放一點胡椒粉和醋。

糖醋蝦,她喜歡吃,但是她懶得剝。

等等。

他曾經為她做過的每一種菜肴,上面都細細地寫著她的愛好,她的習慣,事無巨細。

看著看著,她眼楮微微發熱,心口熱熱的,她將這本子放回去,好像沒有被動過,她揉了揉眼,走出了書房。

拿著他要的文件,背著包包下了樓,他的車停在一旁,她上了車,他幫她系好安全帶,看到她紅紅的眼,「眼楮怎麼了?有點紅。」

「啊?可能沒吃夠吧。」

「午休好好休息,我訂便當,就不要出去吃了。」

「好,你看一下文件,我有沒有拿錯。」

「嗯。」彭宇看了一眼,點頭,「對,沒拿錯。」

他開車到了公司樓下,要停車,便讓她先上去,她正情緒波動的厲害,也想一個人靜靜,一個人到了部門。

她來的時間還早,剛走進辦公室,就看到芬芬吃著愛心早餐,「阿峰買給你的呀?」

「是啊。」芬芬紅著臉,有點不好意思。

郭靜靜笑了笑,她坐了下來,打開計算機,腦子里又閃過剛才看到的那些圖文,她深吸一口氣。沒有一個人會無緣無故地對一個人,要嘛是有利可圓,要嘛就是真的真的很喜歡那個人。

她低頭,看著鍵盤,臉頰緋紅,她身上沒什麼利益,可她知道彭宇是真的對她好,是那種很真心很真心的好。

阿峰要追芬芬,所以又是送早餐,又是約著出去玩。

她是彭宇的未婚妻,他都追到手了,可他對她一如既往,他對她這麼好,她好像對他不是很好。

她撐著下顎,想到早上他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她想了想,決定中午的時候再看看他心情好轉了沒有。

一雙幽喑的眼直直地注視著她,眼含深情和渴望,薄唇一張一合。

她沒有听見,要他大聲一點。

他說了一遍,她還是沒听清楚。

他無奈又堅韌地又說了一遍,這一回她仔細地看著他的口形,看到最後,她睜大了眼楮。

他彷佛在說,明天就結婚,好不好?

她倏地睜開眼,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看著天花板,才反應過來,她在彭宇的休息室里休息。

中午,她到了樓上跟彭宇一起吃了午飯,和早上不同,他的情恢復正常了,看起來和平時也沒什麼不同。

他還讓她多?—會,她就在他的休息室睡著了,結果作了一個夢,她坐起來,摸了摸跳得飛快的心跳。

她開始不確定,這個是不是夢,好像有點太真冒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她沒想著要在今年跟他結婚,雖然他們早晚都要結婚。

但對于結婚這件事,她很淡定地看待,時機成熟了,婚就可以結了。既然不是日有所思,那怎麼會夜有所夢。

何況現在還是大白天的!

她正想著的時候,門從外門推了進來,彭宇看到她睡醒了,笑著說︰「還有二十分鐘午休就結束了。」

「哦。」她匆匆地下了床,去浴室洗了一把臉,清醒了不少,走出他的休息室,他還在工作。每個員工都有午休的時間,但偶爾也會忙到沒午休,但他,長年沒有午休,有時候周末還要在家工作。

她的腳已經走到門口了,手放在門把上,「彭宇,我走了。」

「嗯,下班了等我,知道嗎?」他放下文件,抬頭看她。

「知道了。」她轉身要走,背後的視線一直黏在她的身上,令她本來有些平復的心髒又亂跳了。

「怎麼了?」看她一直沒動,他站起來,離開辦公桌,往她走來,「人不舒服嗎?」

「彭宇。」

「嗯。」他快步走到了她的背後。

她松開門把,轉過身,看著他,「你早上為什麼不開心?」

「沒有不開心。」他臉色微微僵硬,沒想到她還惦記這件事,心中微甜,抱住她,「我很好。」

「昨天晚上……」

「嗯。」

「睡覺的時候,你是不是有對我說什麼?」她盯著他的臉,發現他的瞳孔緊張地擴張了一下。

「沒有。」他淡定地搖頭。

「真的嗎?」

「真的。」

「你沒有對我說,明天我們去結婚?」她問。

他呆愣了,他以為她不記得了,他這副神情根本沒有什麼好辯譎的,她伸手捏著他腰應上的軟肉,「彭宇!」

「我、我是說了。」

「我也答應了,對不對?」

「也不算答應,你就哦了一聲。」他難得地做了一個誠實的人。

一下子謎底揭曉了,她終于知道他早上為什麼會不開心了,「我睡得迷迷糊糊……」

「對,所以我沒當真,你別生氣。」

她什麼都還沒說。

「午休要結束了,你該下去了。」他也有點尷尬,真怕她當場就對他說,她不想跟他結婚!

一想到這個,他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不能想不能想,太可怕了,比世界末日都要悲慘。

她看了他一眼,拉開他的手,轉身打開門出去了,坐電梯到了權層,她走了出去。

越想越覺得他剛才那副白著臉的樣子有點可憐,再想到她無意識說的那一聲哦,以及他現在怕死她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的樣子。

她心軟得就跟煮得過熟的湯圓一樣,黏糊糊的,軟得一塌涂地。其實,她也不會說什麼,他怕什麼呢。

越在乎什麼,就越在怕什麼。

他就這麼在乎她嗎?她低頭看了看手表,距離午休結束還有五分鐘,她深吸一口氣,走回人事部,拿出請假單,唰唰地寫了兩張,交給了人事經理。

人事經理一愣,「怎麼要請假,除了你還有……」一看到那個名字,人事經理笑得諂媚,「好的,沒問題。」

郭靜靜走到電梯門口,拿出手機打了過去,電話一接通,她劈頭就說︰「彭宇,咋天說好了今天要結婚,你兩分鐘之內沒有出現在人事部門口的電梯旁,我們今天就不結婚了。」

兩分鐘,彭宇從接到電話,再從總裁辦公室的那二十七層樓坐到人事部的十二樓,時間上是足夠的。

如果他慢一步,那她就會告訴他,不結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覺得不像是過了兩分鐘,而是半個小時,她深吸一口氣,眼看快兩分鐘了,叮咚,電梯打開了。

彭宇一臉驚喜地站在里面,一手按著開門鍵盤,一手朝她伸過來,「靜靜。」

她嚴肅的臉上瞬間綻放出了一抹笑容,握住他的手,跳進他的懷里。

彭宇這一輩子都沒有這麼刺激過,天堂和地獄就在一念之差。

「戶口名薄帶了嗎?」她問。

「一直帶在身上。」

她忽然覺得他可能隨時都在等她答應結婚。

「你呢?」

「當然在家里。」她沒好氣地說,怎麼可能把戶口名薄一直帶在身上。

「那先去你家,然後我們去法院公證再去戶政事務所。」他精神飽滿,一夜未睡的疲憊絲毫不見。

「嗯。」

「婚禮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我來安排,你喜歡簡單的還是豪華的?」他有點激動,「都喜歡的話,我們可以都辦一次!」

他激動到聒噪了,她伸手抱住他的脖頸,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乖,只是結婚,拿出你的大將之風。」

他沒說話,咧著嘴,笑得像個傻子,雙手用力地抱住她。

她任由他抱著,唇角帶著笑。

現在,就是結婚的成熟時機。

人事部經理桌上壓著兩張請假單,一張是郭靜靜的,一張是彭宇的。

請假事由,結婚。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