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總編的狐狸作家 第十四章

【第十章】

在陶湘湘堅定內心的想法後,她開始施法,將那清潤如月的法力籠罩在平躺在地上的一男一女身上。

幾十分鐘過去了,籠罩在那一男一女身上的法力越來越弱,但這並未動搖陶湘湘的決心,她知道自己的法力將耗盡,再不撤手,或許自己千年的靈修會毀于一旦。

在法力微弱到只剩明明滅滅的微光時,她心一急,不假思索的仰天張口,吐出一顆金色內丹,疾射進余若騁的眉心。

修煉成精的狐狸內丹能解百毒,精怪吃了能增加千年道行,對人類則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但狐狸失去內丹後,便會功力全失地恢復原形。

陶湘湘吐出內丹後,精氣道行泄盡,她虛弱不已的倒地。

就在那同時,一抹由虛轉實的身影出現,柔和卻極具威嚴的聲音跟著無奈響起。「傻孩子,你還真傻到要牲自己的修行來救這兩個人嗎?」

她的嘆息聲回蕩山林,在凡人听來卻像風穿過密林發出的窸窣聲響。

听到那熟悉的聲音,已經冒出耳朵、露出長尾巴的陶湘湘用盡全身的力量抬起頭,望向聲音來源處——

「恆、恆姑姑……」

「還執迷不悔,不肯罷手嗎?」

陶湘湘沒有力氣站起身,只能緩緩的爬到陶恆腳邊,無力扯抓著她的裙角,哀聲懇求︰「恆、恆姑姑……幫、幫我,求你幫我救救余若騁……」

听見她的哀求,陶恆除了嘆息還是只有嘆息。

這丫頭真是傻到極點、執著到極點,耗盡修行救那凡夫俗子並不讓她意外,但為何傻到連情敵也救?

她百思不得其解,禁不住滿心疑惑,問出心中想法。

「因為……她可以代我陪在余若騁身邊,可以與他共白頭……」她微彎唇角,強忍著穿膚入骨的心痛苦澀,緩緩開口。

有情卻難相守,只因他們是一人一妖。

這種被迫分離的痛,每尋他一次便會痛過一回,她卻如撲火飛蛾,明知萬劫不復,依舊深情不悔。

她愛他,更勝自己的生命、修行,為了他,她當真什麼都放棄了。

陶恆忍不住搖頭。「你真的陷得太深、太深了……」

陶湘湘卻向沒听到似的反復哀求。「恆、恆姑姑……求你幫我救救余若騁……求你……求你……」

說著,她已經恢復狐狸原形,身軀上原本雪白蓬軟柔順的毛發失去原有的光澤,褪成如老嫗般粗糙灰白的發色。

陶恆低下身子,憐惜的輕撫那氣息微弱的小小身軀,想起她為了陶湘湘,想方設法探听到的事,感慨道︰「我終是明白,為何前世的余若騁替你們求到了一世相守的姻緣,可姻緣簿上,命定姻緣的名字不是你的原因了。原來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數,上天自有祂的安排。」

想清這前因後果後,她兩指一並,指尖泛出漥漥玉光,直接壓貼在白狐的眉心,提出那一抹魂,再微施巧勁,送入一旁魂已離去,僅剩半息的女子身體里。

「傻孩子,你就好好珍惜這一世的姻緣吧!」

半年後

星期一,離上班的鐘聲響起還有五分鐘,杜若歡的身影沖進出版社大樓,看著電梯門緩緩在她面前關上,她忙加速沖刺並揚聲喊︰「等、等我!」

氣閑神定的李白鴻雙手插在西裝褲口袋等著電梯關上、爬升,將他送上冠華文化編輯部的神聖殿堂,開始一日神聖的編輯工作。

突然,一雙嬌嫩嫩的手掌突然出現,用力掰開電梯門,跟著一張略顯猙獰的美臉出現眼前,吐出一句話,「等等!」

因為太突然,對方太急,李白鴻失去原有的氣閑神定,嚇得按住電梯的開門鍵。

順利進了電梯,杜若歡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氣後,朝著身側男人露出甜美笑靨。「謝謝你了。」

李白鴻終于緩過神來,看清楚對方的臉,忍不住開口︰「杜小姐,你這是這個月第幾次遲到了?」

听到「遲到」兩個字,杜若歡整個人繃了起來,連忙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後松了口氣。「還沒遲到,我可以打準八點的卡。」

李白鴻瞅著她,沒好氣的調侃,「其實你和總編大人何必呢?都同居了,明年也準備結婚,你就乖乖在家享福就好了,出來上什麼班呀?」

被李白鴻一調侃,杜若歡窘得臉都紅了,支支吾吾了許久才說︰「在家多悶,會很快變黃臉婆。」

聞言,李白鴻忍俊不住哈哈大笑,好一會兒斂住笑才充滿好奇的看著她說︰「杜小姐,你真的跟我剛認識你時的感覺不太一樣,連樣子……好像都有一點不一樣。」

這是李白鴻的真心話。

杜若歡成為總編助理已經好一些日子,但每每看著她,他總覺得眼前的女人跟印象中不同。

明明是同一個人,但樣貌似乎更精致脫俗,氣質有一種難言的純真,很像他在許久前誤簽的一個新人……

听著他的話,杜若歡有些心驚膽跳,幸好這時電梯抵達李白鴻所在的辦公樓層。

危機一解除,杜若歡在僅剩她一人的電梯中照著鏡子,看著自己這張越來越有陶湘湘模樣的臉喃喃道︰「怎麼越來越像她?」

「當」的一聲,電梯抵達執行總裁兼總編輯的辦公室樓層,她猛地拉回思緒,打了八點零一分的卡。

「厚,討厭……」

她盯著卡片上的紅色數字哀嘆了一聲,抬起頭,看到一個面容清俊、西裝筆挺的男人隔著辦公室的玻璃,對她扯出堪比朝陽的爛笑容。

乍見那身影,她暗暗的想,這男人就是網絡上講的「穿衣有肉脫衣顯瘦」,讓人鼻血直流的完美歐巴身材呀!

但現在不是被他騷動迷惑的時候,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推門進了辦公室。

「厚!為什麼你會比我早到?」

余若騁寵溺的掐了掐她的粉頰。「就說我們一起上下班,每天搭捷運跟上班人潮擠來擠去,你要多早出門呀?」

那次意外後,她辭掉編劇的工作,直接成了他的助理,兩人一起上下班,下班後過著甜甜蜜蜜的兩人世界的生活。

杜若歡氣惱的嘟起嘴,臉紅得不得了,伸指猛戳他的胸口。「也不想想是誰害我遲到的?以後不準在早上騷擾我,我就可以早早出門,不會遲到了!」

這男人每天早上欺負她,害她每天遲到,還敢笑她,真是太過分了!

余若騁看著她氣呼呼的可愛模樣,一把將她攬進懷里,壞壞的說︰「沒辦法呀!陶湘湘,你是換了個身體,但這勾人的狐狸精媚態可是一丁點都沒變,我控制不住……」

听到他說出「陶湘湘」這個名字,她著急的搗住他的嘴。「你不準說!」意外後醒來,她才知道自己的靈魂被恆姑姑提出、放進已失去魂魄的杜若歡的身體里。

而余若騁因為接受了她的內丹,沒多久意識便回轉過來,清清楚楚听到她與陶恆的對話,並看到陶恆對她做的事。

一開始他還不能理解,但漸漸的明白了,陶湘湘是利用杜若歡的身體重生了。

原本他便決定不管人妖殊途,在有生之年與她相守,回報這個傻女人的真情真意,絕不負她。

想起那痴傻的女人,他內心滿是濃濃情意,深凝著她微笑,「放心,這里就你跟我兩人。」略頓了頓,他傾身湊到她耳邊,用彷佛吹氣的聲音低聲說︰「我們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有人知道。」

感覺男人熟悉的氣息湊近,她既羞又甜的抬起頭看他,只見男人的喉結因為渴望上下滾動,隨時進入可以撕去精英的偽裝,化身撲倒她的野獸的階段。

她扯著他的領帶又羞又窘又急。「我、我我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辦、辦公,你、我等一下有會要開……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余若騁已經情難自禁地捧著她的臉,溫柔的吻了她。這女人即便成了真正的人,心思依舊單純,單純到將對他的感情明明白白地展現在臉上,他就是有一種想要想要把她狠狠疼惜到哭的沖動。

但畢竟現在是上班時間,他不會公私不分。

嘗夠那甜美的小嘴,他氣息略粗的抵著她的額頭,好一會兒才深情款款的說︰「陶湘湘,我愛你,一生一世。」

他的話讓她的心像浸在甜絲絲的蜜里。

她抬起眼眸,用堅定不容撼動的語氣回應︰「余若騁,我愛你,謝謝你願意陪我一生一世……」

他們的愛情得來不易,但她知道往後的每一天,他會陪在她身旁,握著她的手直至白頭。

听到心愛女人的承諾,他心滿意足,直接由愛人變成上司的道︰「杜秘書,給你半個小時把開會的資料整理好。」

听著他正經八百的語氣,杜若歡拉開兩人的距離,恭恭敬敬的回道︰「是的,總編大人!」

余若騁看著她穿著合身套裝,言行舉止妖嬈的撓得他心癢癢的,回身猛灌了一口黑咖啡。

唉,男人千萬不要有個狐狸精女友,隨時被撩撥,實在太辛苦了!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