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霸王妃(下) 第三章

【第十二章】

段頌宇有些驚訝大都比他所想象的還要大,特有的生土建築在這完整呈現,遠遠的便可以看到山坡上頭的皇宮在太陽底下閃耀著光芒。

大都的位置,正好位于天山上積雪融化形成的兩條河流交會之處,蔚藍天、赤紅沙、碧綠草、湛藍湖,在眼前形成一幅絕美的畫。

衛兵打開城門,恭敬的讓他們一行人通過。

一個抬頭,段頌宇就看到城牆上的士兵都在看著他。

他的嘴角微揚了下。看樣子自己還真是個傳奇人物,這些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帶著好奇與試探。

只不過,或許在他們心目中,他除了是茴月國的大王子,其他的根本什麼都不是吧?

載著他的牛車緩緩進入城門,城里有許多彎曲的街道和建築,他們所到之處,都惹來眾人的側目和跟隨。

「我還真是個名人不是嗎?」輕松的坐在牛車上,段頌宇看向又溜回去騎馬的女人說。

木顯榕瞄了他一眼,「听王子的口氣,應當不是抱怨才是。」

「抱怨」他懶懶的聳了聳肩,「能投胎當茴月國的王子 雖然個性懦弱了一點,但是錦衣玉食,實在沒啥好抱怨的。只是我很好奇在人民的眼中,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木顯榕考慮了一下,最後聳了聳肩,選擇不回答。

「你這個態度實在很傷人!」他沒好氣的瞪她一眼。「他們真的認為我很無能,對吧?」

「屬下什麼都沒說。」

「但是你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听到他的話,木顯榕眼底寫著柔柔的笑意。

看著她的美眸,他也裝不了狠了,只能勾唇一笑。在眾人面前,他們是君臣,縱使現在他很想一把將她捉過來,狠狠的吻住她,卻也只能壓下沖動。

「王子,重要的不是以前,而是今後。」

「我明白,若我再不知長進,豈不辜負了你的一片心意?」成為一個王者,是為自己,更是為她。

一行人爬上斜坡,進入宮門。

雄偉的宮殿,高高的石階直通正殿,一排士兵拿著長矛整齊的站立在階梯兩旁。

「是王上。」

車一停,段頌宇便听到一旁的木顯榕低語。

抬起頭,他因為陽光刺眼而微眯起雙眼,隱約之間,看到階梯的頂端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畢竟是父子,王上還是關心你的。」下了馬,木顯榕輕聲說,「王上親自來迎接王子了。」

「或許。」壓下復雜的情緒,段頌宇下了車,在她的目光示意下,緩緩拾級而上。

一路上,他對向他下跪的士兵、臣子視而不見,專注的目光直視著茴月國的國王,罕陽。

他的身材沒有自己來得魁梧,但十分健壯,嚴峻強悍的臉頰上有一道不算短的刀疤,讓他看起來更加威嚴。

「父王。」他緩緩在罕陽的面前跪了下來。

罕陽低頭看他,「這一路舟車勞頓,應當累壞了吧?」

「兒臣不累。」

伸出手,罕陽拉起了他,欣慰之情全寫在臉上,「起來吧!你看來壯碩、成長了不少。」

「謝父王關心。兒臣會有今日,全都是木將軍的功勞!」他把握時機替自己的女人美言。

「木將軍」罕陽輕撫著下巴的胡須,「木顯青……他年紀輕輕便平亂有功,這幾年更輔佐你有成,這個少年郎確實不簡單,他在外頭嗎?」

「是,她隨兒臣返回大都,但這一路奔波勞累,不單木將軍,還有隨著兒臣從淨水沙洲返回大都的一行人都累了,兒臣懇請父王讓大伙都先下去歇息,若父王想接見木將軍,晚些時候再見。」

罕陽想了一會兒,最後輕點了下頭,「就依你。你倒是不錯,帶兵帶心,懂得體恤下屬,實屬不易!」說著揮手下了御令,讓守在殿外的一行人全都離去。

「這一切也都多虧木將軍,不然兒臣依然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听到他的話,罕陽倏地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伯澤,你確實是有些不一樣了。」

「父王這番話應當是夸贊,兒臣謝過父王。」段頌宇怡然自得的說,「若是兒臣沒有半點成長,豈不負了父王將兒臣發放至淨水沙洲的用心良苦?」

「好、好極了!」听到他的回答,罕陽揚聲大笑,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這樣才像樣!這才是本王的好兒子,茴月國的好兒郎!」

「看來王兄回都,父王龍心大悅。」

段頌宇跟著罕陽進入正殿,這才注意到里頭還站了一個人。原本他自認已經夠高大,但是這個男人卻還足足比他高了將近半顆頭。

「是啊!」罕陽笑著點頭,「五年了,伯澤有所長進,我也很安慰。」

「王兄。」

王兄段頌宇的眼楮眯了起來。這是他的弟弟,不過是哪一個

罕陽的雙手背在身後登上階梯,坐在自己的龍椅上頭,「凡昭,你的兄長這幾年成長、壯碩了不少。」

凡昭罕凡昭那個在眾人眼中,對他的地位最具有威脅力的一個?他身材魁偉、健肝、相貌堂堂,不可否認,確實有股傲人的氣勢。

看他一臉平靜,直覺告訴段頌宇,這人不簡單,但是對方是否真有野心……他無法在第一眼就斷定。

罕凡昭不帶思緒的眼眸看向兄長,心頭確實有些訝異當年那個蒼白、瘦小的男人已不復見。

段頌宇絲毫不畏懼的回視他,兩兄弟在沉默之間彼此觀察。

最後他的嘴角一揚,「久違了,凡昭。」

罕凡昭听到他的話,眼眸微斂,也收回自己的視線。萬萬沒想到五年的時光,真能使一個人脫胎換骨到判若兩人的境界。

「是啊!王兄,」他應對得體的開了口,「五年 咱們兄弟確實是久違了。」

「這些年來,王兄耳聞了你許多豐功偉業,真是放眼天下,誰與爭鋒啊!」

「王兄謬贊了。」

「改日還真得要好好跟你把酒言歡,促膝長談,說說這幾年的事給我听听。」段頌宇笑得真誠,「跟你好好敘敘舊。」

「這是當然。」看不出他笑容底下究竟藏了什麼心思,罕凡昭鎮定心神回應。「只是有一事,王兄似乎得要先給個交代。」

他挑了挑眉,「何事?」

「尹帕早王兄兩日回大都,」他抬頭看著坐在殿上的父王一眼,見他沒有制止,于是繼續說,「她說 王兄動手傷了她。」

果然,這個刁蠻公主還真的早早就來告狀!段頌宇的嘴一撇。

「回父王,」他直截了當的看著龍椅上的人,「沒錯,兒臣是傷了尹帕。」

罕陽坐在大殿之上,有些驚訝他的直言。「何故?」

「很簡單,因為尹帕傷了木將軍!」

「是嗎?」

段頌宇一點都不畏懼的表示,「尹帕傷人在先,身為兄長,兒臣也只不過對她略施薄懲罷了。」

罕陽沉默了一會兒。「解釋清楚。」

「木將軍在淨水沙洲為了保護兒臣,」段頌宇的腦海飛快的轉動著,「所以不慎受了傷。」

他自認這麼說也不算說謊。木顯榕確實是因他而受傷,不過卻是因為被他發現了女兒身,為了躲避他才不慎跌落階梯,但關于這點,他壓根不想交代。

「說下去!」

「兒臣體恤下屬,于是命木將軍留在將軍府靜養,豈料尹帕卻硬闖將軍府,還意圖傷害府里的奴婢,木將軍為了勸阻尹帕,便被她錯手所傷。」段頌宇冷冷一哼,想到這個,他就真的一肚子氣。

「尹帕傷人在先,不顧兒臣的命令在後,甚至死不認錯,還對兒臣出言不遜,當時若不是木將軍在一旁求情,兒臣早一刀把她的頭給砍下來。若是父王要為此事開罪兒臣,逼兒臣向尹帕賠罪,兒臣抵死不從。」

罕陽專注的看著他,看出他壓抑的不悅,「看來尹帕她沒向本王說實話。」

女兒只交代了伯澤因為她出于關懷去了將軍府探視木將軍一事而震怒,將他賜給她的馬鞭給折斷,還拿刀傷了她。原本他以為這個兒子還是不懂事,不知進退、沒有分寸,看來是他太相信尹帕了。

「尹帕自小仗著寵愛,何時受過這種對待?所以她隱瞞自己的過錯,兒臣一點都不意外,反正她圖的,也不過就是寵愛她的眾人可以替她出一口氣罷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