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嬌妻不回家 第七章

【第五章】

有喬子鳴帶領,檢查很順利,接待他們的是婦產科主任,結果出來,主任笑咪咪地道︰「寶寶很健康。」

喬子鳴頓時就笑了,抬起手拍拍余清淺的腦袋,「不錯,寶寶以後肯定又乖又可愛,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見到了。」

余清淺看著屏幕里還模糊不清的小身影,心底柔軟得一塌糊涂。

洛予宸站在一邊,看著喬子鳴溫柔的表情,突然生出一種自己好像是個局外人的荒謬感。

分明他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但是在今天這場產檢中,仿佛喬子鳴才是那個主導的人。

洛予宸終于從得知余清淺喜歡他很多年這個事實中走出來,徹底清醒。

她以前喜歡他,並不代表會一直喜歡他。

他帶給她的都是不愉快的回憶,人不都是這樣的嗎?痛了累了,自然就想要放手了。

她這麼好,自然會有很多人喜歡,當出現一個人,比他更能讓她覺得開心的時候,她自然會逐漸放下對他的感情,轉而投入別人的懷抱。

產檢結束,喬子鳴留兩人用餐。

「不用了,我現在飲食很挑,胃口時好時壞,別到時候影響了你的食欲。」余清淺笑著搖頭,拒絕了喬子鳴的邀請,「你先去工作吧,我也要回去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有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喬子鳴不放心的叮囑道,絲毫不管洛予宸臉臭得都快要沖出天際了。

「好。」余清淺笑著答應了。

她坐進車里,喬子鳴先洛予宸一步為她關上車門,並且趁余清淺不注意,挑釁的瞥了洛予宸一眼,這才退後一步笑咪咪地朝余清淺揮手道別。

洛予宸一路沉默的開著車,一直到了小區停車場,余清淺剛解開安全帶打算下車了,他才突然開口,「你打算要和喬子鳴在一起嗎?」

余清淺詫異的抬起頭,「啊?」

「你這些年一直和喬子鳴有聯系對吧,他喜歡你!」

余清淺先是疑惑,後來了然,又覺得好笑,「所以呢?」

「你現在是打算給我的孩子找一個後爸嗎?」洛予宸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咬著牙問道。

余清淺壓根兒沒考慮過那麼多,但是此時此刻,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願意解釋,「洛予宸,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沒有插手管過你之後是否會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那麼同樣的,你應該也沒有資格來插手我的感情生活吧?」

洛予宸抿著嘴不語,身上散發著低氣壓。

沒有見過洛予宸這樣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模樣,余清淺愣了一下。

她記憶中的洛予宸是極度自制的、冷淡的、高傲的。他們的婚姻平淡如水,她幾乎不曾見過洛予宸除了冷靜之外的模樣。沒想到離婚之後,反而見了他這麼多不一樣的面孔。

這些事實一再的提醒她,他們過去的婚姻,有多虛偽可笑。

「我從來沒忘記你是我孩子父親這件事。」余清淺垂下頭,打開車門,「可是同時也請你記住,你並不是我的丈夫,並沒有權利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

洛予宸緊跟著余清淺下了車,大步踏進電梯。

「那我們倆應該公平一點!」洛予宸說道。

「公平,你覺得什麼叫公平?」余清淺的笑容第一次帶上諷刺。

「我和你離婚了,我都沒有打算再另外找一個妻子,所以你也不應該再找一個丈夫,要我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再婚……」

「那我問你……」余清淺第一次不禮貌的打斷別人的話,轉過身,面對著洛予宸,仰起頭,注視著他的眼楮,「我愛你這麼多年,這場婚姻都是我單方面在付出,公平嗎?」

「你工作很忙,我怕如果我也有自己的事業,那我們就更沒有機會相處了,所以我盡量減少花在興趣愛好的時間,無論何時,只要你回家,都能看到我。我一直在等你,但是你回家了就進書房,這公平嗎?」

「你的生日,我提前好久就開始精心挑選禮物,你生日當天餐所有的飯菜都是我親自做的,我的生日呢,禮物是秘書準備的,你忙工作,幾乎凌晨才回家,這公平嗎?」

「我不是……我是因為覺得你想和我相敬如賓的相處所以不敢對你太熱情……」洛予宸急切的想要解釋。

「洛予宸,其實你不必說這些。」余清淺吸了吸鼻子,勉強掩下眼眶中浮現出的熱氣,「我知道一段婚姻想要長久,兩個人中一定要有一個人稍微委屈一些。我說的那些事,都是我自願的,所以我並不覺得委屈。但是我難過的是你看不到我所有的付出,甚至在我們離婚了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之後,還理所當然的用這種可笑的理由來要求我公平。」

她有點狼狽的別過頭,抬頭捂住眼眶。電梯門正好打開,她低著頭,匆匆走出電梯。

洛予宸愣愣的站在電梯里,看著余清淺近乎狼狽的用指紋開了門,甩門進屋。

「夫人?」等在客廳的女佣見余清淺情緒有異,立刻上前,卻發現余清淺眼眶都紅了。

「我沒事。」余清淺不願意在人前露出自己狼狽的那一面,低著頭倉促揮開女佣的手臂,「我有點餓了,簡單做點吃的,我先回臥室了,做好了你再敲門。」

「好的。」女佣雖然擔心,卻不敢違抗余清淺。

余清淺上了樓,門鈴聲又響起。

女佣匆匆跑去開門,發現門外站了一名很帥氣的男子。

她益不認識洛予宸,所以只是禮貌的問︰「先生你好,你找誰?」

「她的外套和包包忘了拿。」洛予宸的聲音有點沙啞,將手中余清淺的包包和外套遞給女佣,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她剛剛……哭了嗎?」

不隨便告訴外人雇主的事情是佣人的職責,所以女佣並未回答洛予宸的問題,只是疏離的微笑,「謝謝你,我會轉交給夫人的。」

「她這段時間胃口不太好,還挑嘴……」洛予宸話到一半又覺得自己著實虛偽,這個佣人的存在就是為了照顧余清淺的,就算他不說,女佣也會盡心盡力的伺候。他一句輕飄飄的話,又有什麼作用。

「我是余清淺的前夫,也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洛予宸遞給女佣一張自己的名片,「青淺的性子比較獨立,有什麼事也不願意和別人說,如果有什麼事,請你跟我說一聲,不管什麼時候。」

「好。」女佣雖然不認識洛予宸,卻莫名覺得洛予宸說的都是真話,而且她雖然不知道自家雇主的感情經歷,但是莫名覺得,這個自稱前夫的人,好像對夫人情根深重,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離婚。

洛予宸從小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所以他成長為了一個合格的繼承人,但是性格也不是沒有缺陷的。

他不喜歡對別人吐露自己真正的情緒,尤其是愛情這樣特別容易變成弱點的東西,所以當他意識到,自己在面對余清淺時很難開口親自訴說自己對她的感情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洛氏的員工已經心驚膽戰好長一段時間了。

洛予宸離婚這事瞞不了那些和洛家熟悉的高層主管以及他的貼身助理秘書,慢慢的,公司的員工也都知道了自家總裁最近因為離婚所以心情極度惡劣,大家已經準備好繃緊了皮過日子。

可是……這都好長時間了,快兩個月了,總裁怎麼還沒恢復過來啊?

「總裁,下午的招標我們兩點要出發。」秘書手中站在洛予宸對面向他匯報今天的行程。

「嗯?」洛予宸愣神了一瞬,隨即很快回神,「好。」

「這邊是副理呈上來的文件,需要急件處理。」秘書細心的分了類,將一疊資料夾擺在洛予宸面前。

「我知道了。」洛予宸揉揉眉心,拿起筆開始處理事務。

畢竟現實就是,哪怕他的感情生活一團亂,可是公司上下幾千人等著他吃飯,洛予宸也做不出那種因為自己心情不好就留爛攤子不干走人的事情。

不過因為情緒的暴躁,導致他對某些辦事不利的下屬沒有好臉色這事,他就著實控制不住了。

下午的招標會兩點半準時開始,這是政府的招標,能參加招標的企業無不實力雄厚,所以洛予宸也沒有掉以輕心。他身後跟了一堆人,剛走進招標現場,一眼就對上喬子鳴的視線。

喬子鳴雖然主業是醫生,不過家中的企業他也不好意思全部甩給自家哥哥,所以這種重要場合他還是得露個面。

喬湛穿著銀灰色的西裝,順著自家弟弟的視線看過去,禮貌的朝洛予宸微微頷首。

洛予宸也回了一個點頭,在會場另外一邊坐下。

招標現場就是一場看不見硝煙戰爭,場面一度白熱化。不過這麼大一塊蛋糕想要一家公司獨吞基本不可能,政府那邊出于考慮,最後還是選擇了洛氏領頭,然後另外包括喬氏在內的兩家企業協作。

「洛宸,合作愉快。」喬湛起身,主動和洛予宸握手。

洛予宸也開口,語氣很淡,「合作愉快。」

整整持續了三個小時的招標會落下帷幕,不少員工之前一直都繃緊了神經,現在放松下來,一個二個都想放松一下。洛予宸是大方的總裁,這場招標會帶給公司的利潤是很可觀,為了犒勞大家的辛苦,他直接大手一揮讓大家去慶祝,之後拿發票報帳就可以。

不過總裁大人心情不好,就不和大家一起。原本秘書還想和洛予宸一起回公司再處理一下後續事宜,不過洛予宸直接讓她和大家一起慶祝去了。

一群人鬧哄哄的離開,會場門口就只剩下了洛予宸一個人。

他扯了扯領帶,呼了一口氣,司機把車開過來,他打開車門,剛要上車,眼角余光瞄到喬子鳴正好也走出來了。

洛予宸腳步一頓,轉身面對著喬子鳴。

「洛總還沒走?」喬子鳴笑眯眯地,笑容頗有些不羈的味道。

「你不也沒走嗎?」洛予宸語氣淡淡。

「馬上就要走了。」喬子鳴聳肩道,「畢竟我不比洛總,一出手就是大案子,我也就只能跟在洛總身後喝點湯了。」

洛予宸沒再說話,轉身就想走。

「不過好在,淺淺不嬌氣,這點湯,也足夠養活清淺了。」

喬子鳴這話成功讓洛予宸停住了動作,他眯著眼楮注視著喬子鳴,氣勢強烈。

不過喬子鳴一點也沒被洛予宸嚇到,見洛予宸看著自己不說話,他像是才想起來似的,啊了一聲︰「我差點忘了,洛總是淺淺的前夫,在你面前提起淺淺好像不太禮貌?」

「你跟她的事情,八字還沒一撇。」洛予宸雖然會吃醋,但是智商還在。不管喬子鳴表現得和余清淺有多親密,但是余清淺現在明顯沒有再步入一段婚姻的打算。

「話可不能這麼說。」喬子鳴眨眨眼,「大家勉強也能稱得上一句青梅竹馬。我和淺淺這麼多年的感情,至于結婚什麼的……當初你和淺淺也不過就是吃了兩頓飯就結婚了,想結婚難道還不容易?」

洛予宸的嘴角抿得很緊,臉部的肌肉幾乎都在顫抖,「余清淺肚子里還懷著我的孩子,難道喬先生想直接做後爸?」

「淺淺這麼好,她肚子里的寶寶一定也很討人喜歡。」喬子鳴的笑容惡劣,「其實我還真應該感謝洛總的,若不是你,我可能還真的沒有機會。」

洛予宸的拳頭握了又松,不過在面對除了余清淺以外的人,洛予宸還從來沒有情緒失控過。所以他現在哪怕很想直接沖上去對著喬子鳴的臉就是一記拳頭,他也仍然忍住了,「喬先生就不要在我面前說大話了,余清淺雖然不會和我再婚,不過你也絕對沒有機會的。」

「喬先生,先失陪了。」洛予宸坐進車里,臉色陰沉得可怕。

司機連大口喘氣都不敢,默默發動引擎,離開了會場。

直到洛予宸身上的氣息逐漸穩定下來了,司機才小聲開口,「回家嗎?」

「不。」洛予宸搖頭,「去酒吧。」

他常去的酒吧只有一家,是好友袁霄開的。

畢竟富二代嘛,有洛予宸這樣積極向上責任重大的,也有袁霄那種無所事事游手好閑整天混日子的。

「稀客,好久沒看到你來了。」袁霄一見到洛予宸,就直接上前去勾住洛予宸的肩膀,「好消息我都听說了,你是來慶祝的?」

「慶祝什麼?」洛予宸沒什麼情緒的在吧台前坐下。

「那個招標會,這麼大一塊地,雖然你沒能獨吞,但是利潤不少吧?」袁霄笑咪咪地道。

「意料之中的事,有什麼好慶祝的。」洛予宸雲淡風輕,招手要了一杯酒。

調酒師也很上道,立刻調了一杯酒送過來。

「不愧是洛大少,這話听著雲淡風輕。」袁霄也要了一杯酒,「不過我看你這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好事的樣子。」

「我生活這麼枯燥,能有什麼好事。」洛予宸將酒一飲而盡。

袁霄撐著下巴看著洛予宸,贊同的點點頭,「我就一直覺得你的日子過得太清心寡欲,寡淡得和白開水似的。不過你現在……單身貴族啊,想要什麼樣五光十色的生活都可以,人啊,要學著放松自己。」

洛予宸面無表情的瞪了袁霄一眼。

「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是我以為你能自己能調整心情。」袁霄和洛予宸從小就是好兄弟,當初也是一起上同一間高中,對于洛予宸的事情,他不說知道得一清二楚,起碼也有個八九不離十。

前段時間听說了洛予宸和余清淺離婚的消息時他差點驚掉下巴,怎麼也沒想通這兩人好好的怎麼就離婚了。

更沒想通的是,洛予宸居然這麼輕易就放手了!

「別說兄弟我對你沒義氣。」袁霄給洛予宸推了一打啤酒上來。洛予宸酒量好,啤酒的度數也不高,這麼些,頂多只夠他微醺,卻不會喝醉,「來來來,喝!今天這場子里的小姐,無論哪個,只要你看對眼了,我給你打包票,一定把她送到你面前來。」

「你什麼時候也開始拉皮條了?」洛予宸抬起眼皮盯了袁霄一眼,「你之前不是還說這個酒吧是正經酒吧。」

「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袁霄喊冤。

他可是守法的好公民,從來不做強迫人的事,要不是為了這兄弟,他才不主動對女人出手。

可惜洛予宸沒心情理會袁霄的耍寶,他沉默的坐在吧台,一杯接一杯。袁霄陪了洛予宸一會,中途被別的朋友拉走了。

轉了一圈回來,發現洛予宸已經把啤酒喝完了,現在正在喝紅酒。

「喂,兄弟,你可克制著點喝!」袁雪連忙把酒瓶搶過來,「喝酒也不是你這麼喝的,對身體不好。」

洛予宸也沒和袁霄爭酒瓶,他大概是有些醉了,原本梳理得十分清爽的頭發微微散落下來,眼中泛著微醺,渾身無意識的散發著魅力。

他這個年紀,事業有成,性格沉穩,正是最吸引女人的年紀。不少女人在洛予宸剛踏進酒吧的時候就盯上他了,現在洛予宸因為微醺,周身的氛勢也沒那麼凌厲了,便有膽子大些的女人湊上來,「帥哥,認識一下?」

洛予宸斜斜的睨了女子一眼,沒吭聲。

女子也很大膽,她穿著貼身的小可愛,下身是超短熱褲,身材火辣,又畫了精致的妝,很少有男人會拒絕她主動的示好。

見洛予宸不說話,她隨手拿過一杯酒,軟著身子想貼上來。

洛予宸的反應是直接站起身,指尖在吧台上輕點,「把酒送到包廂里來。」

酒吧二樓是VIP區,袁霄和洛予宸關系好,所以有個包廂是一直留給他的。

女人被這麼干脆的無視,臉色有點難看,不過洛予宸壓根兒就不在意別人的情緒。

他自己現在的情緒已經很糟糕了,沒有心思管別人。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