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滿分後娘 尾聲 干金報到喜團圓

九個男人——如果韓邊也算男人的話——他們在房外背著手走來走去,臉上焦躁不安。听著星星的慘叫聲,韓邊眼里含著一泡淚,朝韓鎮伸手求抱。

他皴起眉心把小麼抱起來,要是在過去,他肯定要罵一句添亂,然後讓奶娘把孩子抱走,但是現在,他知道父愛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性。

「大哥,娘會不會有危險?」韓為、韓客苦了包子臉,憂心忡忡問。

「不會的,女人生產都是這樣的。」

韓歲把父親的話听進去了,術業有專攻,女人的事不能請教先生,得去問師娘,但他問的人比師娘更高一層。

誰?皇後娘娘!

平妻的事擺平後,他們家迎來幸福快樂美滿的日子,娘不吐了,什麼東西都吃得香,所以娘那句「心理影響生理」很有道理,保持心情愉快、平穩,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他們還多了兩個外公,殷外公長得非常好看,和娘有六、七成像,他待娘和外孫可好了,什麼好吃好玩的全緊著他們。

另外一個是岳外公,他可聰明著呢,什麼稀奇古怪的案件到了他手里都能很快破解,韓暮超迷岳外公,還跟著他進過大理寺兩回。

娘開始吃東西後,肚子大得很快,八個月就大得走不動了。

但皇後娘娘說孕婦得多動動,生產時才不會受苦。

因此他們幾個加上爹爹,一有空就拉著娘滿園子散步,怕她太辛苦,一面走還一面耍寶講笑話,逗娘開心。

終于,他們熬到瓜熟蒂落這天,他們都盼著過完今天,卸完貨,娘就輕松了,他們也盼著和妹妹見面。

他們都認定自家的妹妹肯定美得像仙女,誰家的女娃兒都比不上。

「爹,還要等多久?」韓遠問。

韓鎮無法回兒子的問題,只能用一雙憂郁的眼楮望著那扇緊閉的門,他想進去陪著,但被趕出來了。

星星說︰「你再胡鬧,我不生了。」

怎麼能不生?不生母子都有危險的,所以他乖乖留在外面等。

「別擔心,你們娘不會有事。」殷箬摸摸韓遠的頭。

他和岳笙經常上門,一住就是近月,過去覺得有彼此可以依靠就足夠,但現在才曉得,有兒孫繞膝是多幸福的事兒。

韓歲沒有說話,只是冷酷的眼底寫滿不平,他的呼吸很大聲,像在對誰發出抗議,直到屋里一聲尖叫響起,他忍不住了,沖到父親身前,寒聲問︰「父親可以保證,不再讓娘懷孩子嗎?您的兒子夠多了。」

這是質問?岳笙和殷箬抿唇輕笑,孩子太小,不懂得這種事……哪里能夠輕易控制。

韓鎮臉紅,耳朵亦泛紅,全身紅得像熟蝦,兒子想得到的事,他怎麼就沒想到?滿肚子後悔……不行,得找時間去尋太醫,看看有沒有辦法別讓星星再遭罪。

啪!期盼已久的房門打開,產婆從里面走出來,手上抱著個小嬰孩。

她滿臉的笑。「恭喜侯爺,賀喜侯爺,夫人生了個小公子。」

又是男的?唉……唉……嘆息聲此起彼落,韓家兒郎一個比一個失落,不是談好了嗎?怎麼會……

干麼呢?殷箬看不下去,把小外孫接過來,碎念道︰「什麼態度啊,你們不稀罕,外公稀罕,弟弟就送給外公了。」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句戲言,沒想到日後小韓隅還真的變成禮親王。

殷箬和岳笙看著小外孫,越看越歡喜。

「長得真好。」岳笙道。

「可不是嗎?瞧瞧這眉這眼,再過十幾年肯定是個禍害小姑娘的家伙。」

兩人正說著話,里頭再度傳出星星的叫喊。

「怎麼了?娘怎麼又痛了。」韓暮跳起來,直沖到門邊,產婆動作比他更快,直接跑進產房內。

「不是說孩子生完就不痛了嗎?」韓遠問。

「會不會娘不舒服?」

幾個小孩一人一句,急得韓鎮猛跳腳。

對啊,不合常理,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都說女人生產是一只腳跨在鬼門關,所以……星星危險了嗎?

這時候,產婆一聲,「生了、生了。」

又生了?是孿生子?韓鎮苦了臉,他的兒子不是普通多,而是非常多……

韓歲臉色凝重,一個小小麼、再一個小小小麼,要是日後家道中落,爹娘可以賣兒子維生了。

門打開,另一名產婆笑盈盈地走出來,道︰「恭喜侯爺……」

話沒說完,韓暮撇嘴道︰「沒什麼好恭喜的。」

吭?產婆一噎,片刻後,還是把話說完。「恭喜侯爺,夫人又生下一位千金。」

千金?突地,所有人從四面八方朝產婆跑去。

韓鎮離得最近,佔地利之便,一把將女兒抱起來,然後很不道德地帶著女兒往產房沖,一面跑一面大喊,「星星、星星,我有女兒了……」

砰地!門關上,剩下兩老六小,連同剛出生的小小麼,九個男人在門外面面相覷。

給兒子們上完杠桿原理,星星趴回桌面上畫圖,漫畫版四書五經賣得嚇嚇叫,原本認為它不入流的老學究們,發現看過漫畫版後的學生,不管是理解或背誦都比沒看過的孩子更好,便也不再反對。

于是人手一本,于是星星和韓鎮賺得缽滿盆溢。

四書五經畫完後,現在星星專攻繪本,一開始是為自家兒女畫的,沒想到付梓後再度掀起風潮,賺錢的事,總是讓星星欲罷不能。

「歇歇,別把自己搞得太累。」韓鎮抽掉畫筆,將她抱到膝間。

「再不畫快一點,阿隅、阿煙沒得看了。」

歲暮遠為客,邊隅還用兵,煙塵犯雪嶺,鼓角動江城。

在韓邊之後,理所當然是韓隅、韓還,但因為是女兒,她有特權,在眾韓討論後,決定妹妹可以不必照順序排名,他們在韓煙、韓塵、韓雪三個名字中投票表決,最後韓煙以壓倒性勝利過關。

「這兩個小家伙,認字認得快,我看得給他們找個師父啟蒙。」韓鎮道。

「行啊,阿邊那性子得管管了。」韓邊坐不住,明明比弟弟妹妹大將近兩歲,認的字還沒有弟妹多。

「他根骨佳,我打算給他找個武功師父。豆&豆……網」

「你作主羅。」

在阿暮、阿遠堅信宮里的太傅比家里的先生能耐之後,想盡胳法和二皇子套近乎,最後被選為伴讀,也進宮念書去了。

「什麼事都我作主?請教夫人,你作主什麼?」

「我作主……你不能娶小老婆。」

韓鎮大笑,他哪敢?薛蓉那回讓他心驚膽顫,再來一次……他寧可再去打仗。親親她的額頭、親親她的臉,他收緊手臂,將她抱得更緊。

「我有最明亮的星星,哪還需要螢火蟲?再不會有別的女人了,我發誓。我的心很小,裝進你就滿了。」

聞著他身上的竹葉香,她笑了,她既自私又樞門,喜歡的東西半點都不與人分享。

「王姨娘最後怎麼了?」

那是韓暮、韓遠的親生母親,將軍府遭難時,她拋棄兒子自己逃命,現在見韓鎮立功封侯,眼看官越升越高,她後悔了。

昨天跑到侯府門外,又哭又喊、大鬧一場,想逼著侯府收留,她以為看在兩個兒子的分上,自己能回到韓家後院,繼續過著穿金戴銀的生活。

她的算計沒有差錯,當她找上門的時候,星星確實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那是阿遠、阿暮的親娘,如果把人趕走,她怕他們心中存了疙瘩,不知道他們母子關系會變成怎樣?

星星不敢賭也不想賭,只能讓人去找韓鎮回來作主。

她其實是忐忑不安的,她害怕開了頭,其他的姨娘們會一個個找回來,她不喜歡熱鬧的後院,不喜歡生活中有太多的閑雜人等,她承認自己很孤癖。

沒想到韓暮、韓遠從宮里回來,許是「平妻」事件對他們影響太深,許是打出生他們就被老太爺抱過去養,對于親生母親沒有太多的感情。

韓鎮尚未回府,他們就在門口攔下王姨娘。

韓遠指著她道︰「父親有難時,你拋棄我們,如今你有何顏面上門?」

韓暮冷笑,把星星的話搬出來講。「日落西山你不陪,東山再起你是誰?同甘共苦你不在,榮華富貴你不配。」

說完,兩個孩子丟下一句「你好自為之」便進府。

听完韓鎮的敘述,星星揉了揉眉心。

「孩子是拎得清的,你別擔心。」韓鎮道。

「就算她們回來,我也不擔心。」

「不擔心?真假。」

「對,因為她們只會是孩子們的親娘,不會是你的姨娘。」他的體貼、他的溫柔、他的在乎……把她的自信培養得高大茁壯。

他在她耳畔柔聲道︰「你說的很對,知不知道天底下最冷的地方是哪里?」

「北極?南極?」

「不對,是沒有你的地方。我怕冷,所以永遠別離開我身旁。」

星星笑了,勾住他的脖子,獻上紅唇,她在他唇間道︰「我傻了才離開。」

春天的風帶著花香味兒,甜甜的、暖暖的,是愛情的味道……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