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第四章

秦羽今天早早就下了班,她特意梳妝打扮了一番才過來,第一次見便宜姐夫,她打算要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這樣的話他也能認真地幫忙。

傅冠站起來,看到了林宛瑜嘴里漂亮懂事的繼女秦羽,他禮貌地說︰「你好。」

「你好。」秦羽早听說過徐柔汐的老公有貌有型,但是沒見過面,今天是第一次見,近距離地看到傅冠,她才發現傅冠很帥,完全不像一個有孩子的已婚男人,舉手投足間帶著成熟穩重的氣息。

「小羽,來坐媽這兒。」林宛瑜拉著她的手。

「哦,好。」秦羽的臉頰微微發紅,含羞的目光時不時地飄過傅冠的臉,心里忍不住地想,徐柔汐怎麼這麼厲害,能泡到又帥又有錢的男人!

「小羽,這是你姐的老公,你喊姐夫,知道嗎?」林宛瑜想的是要拉近彼此的距離,關系越好,人家才會更認真幫忙。

秦羽抬起頭,看著傅冠,怎麼也喊不出來,一張臉紅潤不已。

「這孩子性子比較害羞,傅冠,你別計較啊。」林宛瑜替秦羽解釋道。

傅冠無所謂地點點頭,秦羽跟他沒關系,他心里裝著事,只想快點吃完飯,喊了服務員上菜,他們就吃起了飯,秦羽在最開始的羞澀之後,又恢復了她活潑的本性,不著痕跡地打听著傅冠的喜好。

一頓飯吃得傅冠腦袋疼,秦羽就像一只蜜蜂在他的耳邊嗡嗡地響個不停,總算吃完了飯,他開車送了她們回去,隨即開車回家了,果然全天下的女人都沒有他老婆可爰,跟她們待在一起,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

林宛瑜和秦羽手挽手地上樓了,林宛瑜開心地說︰「傅冠沒有否決,那一定會幫忙,真是太好了。」

秦羽滿心地想著今天跟傅冠吃飯的點點滴滴,以前,她不喜歡那些相親男生,僅僅是他們不夠有錢,不夠大方,可跟傅冠一比,他們缺的不是錢,而是深入骨子里的教養和風度翩翩,他就像是白馬王子般,輕易地虜獲了她的少女心。

「小羽?」

「沒什麼。」秦羽心里一緊,她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傅冠是她的老公就好了,嫉妒如藤蔓纏住了她的心,她嫉妒徐柔汐,憑什麼徐柔汐就能踫到這麼優質的男人呢。

像林宛瑜說的,她沒有比徐柔汐差啊。

好不甘心。

傅冠回到家中,徐柔汐正陪著傅辭,給傅辭講故事,一邊逗著傅盼,三人坐在柔軟的白色羊毛地毯上,笑得開懷。

「爸爸,你回來了啊!」傅辭開心地說。

傅盼捧場地跟著喊著,「拔拔,回來了!」

徐柔汐看了他一眼,「要吃解酒藥嗎?」

「不用。」他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說出他今天一起吃飯的人是林宛瑜,他知道她們最近的關系不是很好,他本來打算想解開她們的心結,結果他自己心里有事,反而忘記跟林宛瑜提起,「我今天沒喝酒。」

「嗯。」徐柔汐不甚在意地點點頭。

傅冠先去洗澡,換了一身家居服走了出來,徐柔汐沒在講故事了,和傅辭傅盼鬧在一起玩,傅辭怕癢,徐柔汐故意撓他的腰窩,惹得他笑個不停,而傅盼有樣學樣地也去撓他,三個人鬧成了一團。

傅冠走過去,從徐柔汐的手下拯救了兒子,傅辭的臉紅撲撲的,「爸爸救命!」

他笑了,在兒子耳邊說︰「爸爸左邊,你右邊,知道嗎?」

「好。」

徐柔汐看著半路劫走了她兒子的傅冠,他側臉對她壞壞地笑了一下,她心生一種不好的預感,下一刻就被他給摁住了,「啊,傅冠,你是不是男人,居然欺負女人!」

傅辭抱住徐柔汐的右邊,可爰地說︰「媽媽欺負我,爸爸給我報仇。」

「哈哈哈,好癢,放、放開我!」徐柔汐不敢去推兒子,拳頭不停地捶傅冠,但是被他們一撓,拳頭成了饅頭,落在傅冠的身上,一點也不疼。

傅盼歪著腦袋,看看媽媽有看看爸爸和哥哥,突然爬過去,坐在徐柔汐的腰上,嘻嘻哈哈地摸著徐柔汐。

徐柔汐一愣,「盼盼,你怎麼不幫媽媽,還幫著爸爸和哥哥。」

「咯咯咯!」傅盼才不懂大人之間的道理,看哪邊熱鬧她就湊哪邊。

徐柔汐不敢動兩個小的,又阻止不了傅冠,最後被他們三個人聯合壓下,氣喘吁吁地四肢大開躺在毛毯上,傅冠像個人生贏家,一手一邊抱著兒子和女兒,坐在她的旁邊,「老婆?」

「哼!」她嬌哼著。

他笑了,「你看你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玩成這樣。」

徐柔汐睜大眼楮,「你也不看看你,多大的人了,還跟兒子女兒一起欺負我。」

「你不給我欺負,給誰欺負。」他好整以暇地問。

她直接翻了一個白眼給他,他真的是太不要臉了,就知道欺負她,還敢美化欺負這個詞,她的頭發亂糟糟的,像個瘋婆子,不跟他計較,看了看時間,不早了,「他們要睡覺了。」

他瞟了她一眼,「嗯。」

傅辭現在已經一個人睡了,林阿姨晚上都陪著傅盼睡,徐柔汐給兒子和女兒一個臉頰吻,「晚安哦,寶貝們。」

「晚安媽媽。」

「媽媽。」

傅冠也親了親他們,跟他們說了晚安,兩人回了房間,徐柔汐拿著梳子梳頭發,結果頭發打結了,「傅冠,看你做的好事!」

他看了過來,「我來。」

「不用!」她生氣地說,從抽屜里找了剪刀過來,準備把打結的頭發給剪了。

傅冠被嚇了一跳,連忙從她的手里拿下剪刀,「不要胡鬧,剪成爛頭怎麼辦!」

「你才爛頭!」

他笑著放好剪刀,耐著性子替她將打結的頭發解開,「看,這下好了吧?」

「我才不會謝謝你。」

「嗯,不客氣。」

「我不謝謝你。」

「不客氣。」

她抿著唇,伸手要去拿梳子,他先她一步拿起了梳子,慢慢地替她梳頭發,她的頭發比之前懷孕的時候要長些,懷孕的時候,她嫌洗頭麻煩,把頭發剪到了肩膀,現在長了一大截。

「最近很忙?」

「我忙什麼你不知道。」她奇怪他的話。

「和喬氏的合作怎麼樣?」

「很順利。」她說。

「听說這次來的是喬氏的秘書長?」

「是啊。」

「怎麼樣?」

「你說他人怎麼樣嗎?很好啊。」徐柔汐剛說完,頭皮一陣疼,「傅冠,你要抓禿我的頭啊!」

他的手勁微重,但自己沒有任何感覺,听到她的驚呼聲,忙不迭地松開了手,掌心溫柔地貼在那一塊頭皮輕輕地揉著,「對不起,我沒注意。」

「我自己來,你這個人笨手笨腳的,我的頭發很珍貴的。」她推開他,拿起梳子自己梳。

傅冠沉默地看著她,腦海里都是她那一句,那個男人很好。

什麼樣的男人能得到她一句很好。

他好嗎?在她的眼里,他好嗎?

緊抿的薄唇蠕動著,這句話就要從嘴里蹦出來了,卻怎麼也說不出來,該怎麼問?他突然就開不了口了。

「傅冠,你沒必要吧。」

「什麼?」

「我不過就是說你扯了我的頭發,你就一臉嚴肅地看我?我說錯了?」她看著鏡子里沉悶的傅冠,無法理解這個男人又在搞什麼鬼。

他看著鏡子里一臉郁悶的徐柔汐,心就更加的悶了,「沒什麼。」

「你今天很奇怪誒。」徐柔汐眯著眼打量他,突然將梳子往桌子上一扔,「傅冠,你是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他怔怔地看著來勢洶洶的她,胸口的悶一下子就被潰散了,他低聲笑了,「我在外面拈花惹草?不是你在外面勾人?」

「你神經病!我在外面勾誰啊,我都是孩子媽了!」他居然敢黑她,她清清白白的,他膽子大了。

「我也是孩子爸了。」

徐柔汐伸出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胸膛,「誰知道哦,通常出去亂搞的都是孩子爸。」

「是嗎?」

「不是嗎?孩子媽被留在家里帶孩子,做家務,熬成黃臉婆!」她咬著唇,一臉的痛苦。

傅冠上前,將她抵在桌子上,「孩子誰帶?家務誰做?黃臉婆是誰?」

靈魂三連問,她閉嘴了,孩子是林阿姨帶,家務是林阿姨做,黃臉婆……跟她沒關系,她是一個幸福的豪門太太。

「徐柔汐,你有沒有在外面勾人,嗯?」他危險地瞅著她,大有她一旦說錯話就一口吞了她的氣勢。

她才不怕,「通常是做錯事的人來抹黑,你在外面勾搭漂亮美眉了,是不是!」

「看來我要好好檢查一下。」

「啊,你干什麼。」

……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