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藏地密碼 1 [巴桑的回憶]

卓木強巴雙臂夾住竿桑的左手,雙腳絞著巴桑的一只腿,與巴桑背貼背的倒在地上。拉巴也沖了進來,大聲問道︰「你到底在干什麼,巴桑!」

巴桑放開張立,掙扎了兩下,卻始終不能把壓在背上的卓木強巴掀翻,這時張立又反過來,按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察西最後一個進來,看了看屋子里面的情形,問道︰「需不需要我叫人來?」

卓木強巴感覺到巴桑已經放棄反抗,微微一笑,說道︰「不需要了,謝謝。」他翻身起來,仍保持著對巴桑的壓制,說道︰「我們只是想和巴桑先生好好的聊聊,只是房間里太擠了點。

察西點頭,轉身提醒道︰「要小心點哦,很危險的。」出門長出一口氣,不禁咂舌,他早就看出這個大塊頭非同凡響,沒想到竟然厲害如斯!

巴桑最後猛的發了幾次力,都未能掙脫卓木強巴和張立兩人,他才說道︰「你們贏了。」

卓木強巴放手道︰「看起來你並沒有什麼惡意,為什麼突然襲擊張警官?」

巴桑和張立都各自活動著自己的胳膊,巴桑先指著張立說︰「你用的擒拿格斗,是軍區特衛團的人吧,若不是突然襲擊,還比較難對付。」他又對卓木強巴道︰「你用的摔跤手法,以這樣的身手,肯定拿過庫拜吧,若我全力應付你一人,勝負還不好說哦。」張立听了,差點面紅耳赤,沒想到,自己果然不是卓木強巴的對手。

拉巴在一旁道︰「巴桑,不得無理,這位就是強巴少爺,我常給你提起的那位。」

巴桑這才肅穆起來,將卓木強巴上下打量了一番,贊道︰「原來是強巴少爺,果然是天生神力。謝謝你,謝謝你們全家對我哥哥的照顧。」巴桑突然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頭,這倒讓卓木強巴吃了一驚,趕緊扶巴桑站起來,巴桑又說了許多感激的話。

張立對巴桑的技戰術十分懷疑,問道︰「你是哪一只部隊的,你的手法我從來沒見過。」

巴桑一笑道︰「你一定見過的,因為我知道,你們一入藏,就會听到關于我們的介紹。」他捋下肩坎,露出左臂的肩頭,果然,張立驚呼起來︰「藍蜘蛛!」

巴桑的左肩,虯然的肌肉上,赫然紋了一只藍色的小蜘蛛,卓木強巴不了解,問道︰「藍蜘蛛?是只什麼隊伍?」

張立如背誦課本般說道︰「尼泊爾藍蜘蛛特別別動隊,被稱作王牌別動隊,是與德國的紅蠍特攻隊和美國的海豹特種陸戰隊齊名的國際名旅。紅蠍特攻隊在二戰後就消亡殆盡了,而海豹特種陸戰隊你們都知道吧,作戰速度最快,效率最高,以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著稱的超級精英支隊。藍蜘蛛別動隊,正是尼泊爾政府仿紅蠍特攻隊成立的一支特種兵作戰部隊成立于1977年,聘請的是當時世界最為著名的軍事教育專家和特種兵訓練專家為教官。他們為這支隊伍量身定制了一系列魔鬼訓練法則,其中不少訓練法被引用為國際教程。我們駐邊官兵到崗的第一天就要求了解這支部隊的特性,別的非法入境人員都不足以構成威脅,唯有這支部隊,有可能對我國的邊防造成極大的破壞。雖然他們不可能有大規模行動,我們要注意的是防止他們入境竊取慣防資料,探查我國邊防的部署。」

卓木強巴道︰「啊,不可能吧,我想尼政府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張立道︰「雖說中尼兩國關系良好,但是誰也不知道尼方成立這麼一只部隊是為了什麼,防範于未然總是好的。你為什麼會在這里?」最後一句卻是問向巴桑。

巴桑高枕以待似的說道︰「放心,不用那麼緊張,對你們構不成威脅。我來告訴你們原因好了。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大陸的赤色革命席卷全世界,中國周邊的國家都受到沖擊,尼泊爾王君害怕國內受到赤潮沖擊,要是革了他的命就不好了。所以下詔,成立一支超級精英別動小分隊,其主要任務是保護王室成員出入的安全,由于訓練規程全仿紅蠍特攻隊,所以隊員們的肩部也如紅蠍特攻隊一般,紋上了藍色蜘蛛,這就是藍蜘蛛的由來。由于成立籌備工作已經是後期了,加上訓練需要時日,等這支隊伍訓練完成之後,紅色革命已經結束了,王室成員的安全工作用日常警衛力量便足夠,所以這支隊伍就一屆,再也沒有後來者了。」

張立義正詞嚴道︰「那你為什麼會來到中國?為什麼參加了盜獵藏羚羊的活動?」

巴桑雙目突然呆滯起來,卓木強巴和張立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開始收縮,他們都要防備這個危險人物的突然襲擊,拉巴則後退了一步,局面再次緊張起來。巴桑將牙咬得咯咯直響,似乎瘋狂的克制著自己,肌肉近似痙攣的收縮著,雙手微微顫動,連額頭都開始滲汗,卓木強巴和張立也沒有好過多少,他們背上都驚出一身冷汗。終于,巴桑戰勝了什麼似的,全身虛脫一般癱軟下來,平靜道︰「是啊,我到底來做了什麼呢。總是要面對的,逃也逃不掉。太可怕了,一切就像做夢一樣。」

卓木強巴試探著問道︰「你究竟踫到了什麼事情?是不是與一只犬有關?」

巴桑全身猛的一震,打了個激靈,好半天才恢復過來,抱著頭道︰「不——不是狗,是什麼?為什麼我想不起來?」

卓木強巴心中困惑,拉巴勸解道︰「不用著急,慢慢想,總會想起來的。你就從頭說起,詳細的告訴強巴少爺吧。」

巴桑慢慢回憶著,思索道︰「從頭說起?——藍蜘蛛從成立之日起,就沒能發揮過一天的作用,而裝備精良又極費開銷,藍蜘蛛,除去一個好听的名字之外,對軍隊對王室來說,都成了一種負擔;而且,正如這位警官所說,藍蜘蛛的存在,只給尼國帶來政治上的危機。短短三年,這支號稱尼國史上最強,最精的軍事小分隊,被迫解散。」說到這里,巴桑閉上了眼楮。

卓木強巴皺眉,心道這樣說要什麼時候才能說到自己想听的地方。張立默默點頭,暗想原來這支隊伍命運多舛,難怪後來听不到他們的消息了,還以為這支神秘的軍隊被很好的隱藏了起來,沒想到……

巴桑繼續道︰「由于這支隊伍只是負責王室成員安全,事實上一天都沒有動用過,不涉及國家機密,所以,我們沒有被消滅,也沒有被監視行為,只是像垃圾一樣被掃地出門。所有成員各謀前途,我便干過各種職業,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依舊一事無成。就在這時,昔日的戰友找到了我,他們告訴我,有一條可以賺大錢的路。」

張立霍然起立,道︰「那條路,就是偷獵藏羚羊嗎!」

巴桑自嘲的一笑,道︰「不錯。想不到,曾經威名盛盛的藍蜘蛛部隊,竟然沒落到要用偷這一步。我們選擇了一條最危險的,同時也是最安全的偷獵通道。我們從通澤出發向北,翻西峽邦馬峰,渡過雅魯藏布江,一直要走到羌塘自然保護區下方,然後我們會向西,或者繞道北上,每年夏季就是我們打獵的日子。我們不去可可西里,因為那里的尋山隊很厲害,現在崗哨也增加了,路途遙遠,氣候也不太好。我們只需要守候在藏羚羊遷徙的路上,每次能有10只左右的收獲。我們前後去了四,五次,但是收成並不是太好,最多的一次也不過六十多頭,然後,我們感謝了……」巴桑嘴角一哆嗦,接著重復道︰「我們改變了路線!」

巴桑握緊了拳頭,深深的呼吸,看似盡量讓自己平靜,但給人的感覺他愈發的緊張起來。他用急促而略帶顫抖的聲音說道︰「那純屬巧合,或者說是我們的報應,那簡直是魔鬼在給我們引路。我們在西風帶迷失了方向,茫茫風雪中走了十五天,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是知道我們仍在偌大的喜瑪拉雅山脈,我們似乎永遠都走不出去了。有三人被凍死,兩人患了雪盲,而活著的人,也都到了生命的極限,在翻越一座不知名高峰時,一名隊員失足跌落,順著雪坡滑了下去,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用對講機和我們通話,讓我們都下去,他發現了天堂!」

巴桑一口氣說完,大口的喘著氣,拉巴將早已準備好的水端給他,他就像從沙漠里逃出來的人一樣「咕咚咕咚」的大口喝著。喝完一杯還不夠,拉巴又去給他倒水,直到第四杯,巴桑才露出一個猙獰的面容,那不是笑,而是臉部的肌肉牽拉,使嘴向兩旁裂開,眼楮卻帶著一種殘酷的驚恐。門外關注著的察西看到這種情形,他知道,隨時得叫醫生了,巴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天堂!呵呵,真是天堂!」巴桑聲音有些沙啞,目光狂亂的打量屋里的每一個人「那奇怪的鬼地方是怎麼生成的,我不知道,但是高峰突然凹陷下去,低陷的強度之大,是令人難以想象的,我們的海拔至少降低了兩千多米。而且,從我們所處的位置下去,難度比較大,第一次下降,有一半左右的隊員走失了。但是,當我們滑下去以後發現——」巴桑眼神一轉,「那里不再只有茫然的積雪了,參天的樹,青翠的草,望不到頭的森林,你第一眼看到時,那可真是一個天堂!可我的一十六名隊友,精英中的精英,全死在那天堂之中了。」

張立的臉色變了,卓木強巴也一樣。要知道,十余人的藍蜘蛛小分隊,那就是一個特種作戰團了,要把他們全部消滅,需要投入的兵力人力都是驚人的,確全部死在一個看似天堂的地方,那究竟是怎樣的地方啊!

「從雪峰上下去容易,要想再上去,那就難如登天了。那天堂外面看著美麗,走進去才發現,那是地獄,真正的地獄。」巴桑向打量罪犯一樣看著卓,張兩人,目光來回掃視,「你們有沒有見過?馬蜂那樣大的蚊子?被叮一口能讓你一條胳膊都腫起來!你們有沒有見過,可以吃人的花?巴掌大的蜘蛛就藏在它的葉子下面,一旦人被抓住,它們就來分一杯羹。你們見過半夜勒死人,把人吊在半空中的樹根嗎?你們有沒有見過躲在沼澤里的螞蟥,一旦人陷進去,被拉出來時,就像全身掛滿了臘腸一般。」

巴桑說得兩人身上忽冷忽熱,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他又一次提高音量道︰「可怕嗎?不!這些都不算什麼!都沒有嚇倒我們!我們克服了。我們走過森林,就看到了大片的草原,望不到邊的草甸,就仿佛和雪峰連成一片,同時,我們也發現成群的藏羚羊。我相信,那是被遺失的世界,我從來都沒看過那麼多的藏羚羊。它們也絲毫不怕生人,仿佛從來沒見過人這種生物一般。當時,我們都快樂瘋了,那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了金子。甚至就是我們拿住它們的同類,在它們面前剝皮,它們也絲毫沒有感到驚惶。就這樣,我們一頭頭殺啊,一頭頭剝皮,直到手剝軟了,帶去的工具都裝滿了,我們還不甘心,決定先把那些羚羊皮運出去,然後再來。」

巴桑臉上掛著笑容,仿佛又回到當時豐收的場景,他冷笑道︰「我們當時決定的,趁著那些羊產絨的季節,暫時不把羊皮脫手,我們直接再去一次那個地方。熟知描述軍事地圖的專家記憶了地理坐標,我們把第一批戰利品,盡六百張羚羊皮妥善的保管起來,就保存在中國境內,就是我後來告訴他們警方的那批皮毛。我們第二次進去了,我們這次是從北往南,我們從宗嘎出發南下,一直翻過大雪山,那片處處充滿死亡陷阱的天堂,還在那里,它靜靜的躺著,就像熟睡的黃金美人,等著我們呢。」

巴桑說到這里,聲音突然小了下去,低垂著頭道︰「這次,我們踫到了別的人,他衣著奇怪,用當地的土語向我們警告著什麼,可惜我們根本听不進去,我們滿腦子都是藏羚羊,黃金,藏羚羊就是黃金啊!為了不泄露行蹤,我們殺了他,我們殺了他!一只負責保衛要員的安全部隊,第一次殺人,竟然是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藏民!當我們再次踏入那片死亡森林!我們——」巴桑突然目光呆滯起來,整個人就像被閃電擊中一般,他無神的雙目瞪著空曠處,眼珠來回的轉動著,眉頭越皺越緊,神色越來越痛苦,他再次抱起頭,發出狼一般的嗥叫。

張立和卓木強巴都處在全神貫注的狀態中,只見巴桑神情不對,馬上站了起來,一左一右將巴桑夾在中間,防恐他突然發難。拉巴輕拍著巴桑的後背,一直安慰他,巴桑抱著頭仰天大叫道︰「為什麼!醫生不是說我已經痊愈了嗎!為什麼我想不起來!為什麼!」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