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3 第十五章 瑪雅迷宮

[符號密碼]

方新教授在洞口喊了幾聲,哪里听得見回音,他焦急道︰「強巴也太莽撞了,還是這麼沖動,一點科學考察的素質都沒有。」

亞拉法師將頭探向洞內,道︰「他並不是一味的冒險,里面有風。」

有風,意味著洞穴里有別的出入口,通風可以吹散瘴氣,保持下面空氣流動。這一點,是卓木強巴在可可西里科考隊那里學到的,而且從背包滑行的速度看,洞穴斜坡坡度不會超過四十五度,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跳了下來。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滑行的速度遠高于背包,洞穴成整齊的四方形通道,通道斜坡上滿是砂礫一樣的細塵,就好像潤滑劑一樣,助長了滑行速度。僅用了十秒不到,「 」卓木強巴只覺身體懸空,頭部重重的磕在石壁上,跟著整個身體向反方向繼續下滑,又十秒不到,背上已經靠到了邊壁,重重的撞了一下,又換了一個方向,如此來回,不知道磕踫了多少次,到後來就是卓木強巴用腳推著背包一起前進了。

終于,卓木強巴感到聲音一變,自己從半空摔了下去,先是背包入水的聲音,接著自己也跌落水中,慌亂中伸手四抓,結果一抬腿,就從水里站了起來。這池水並不深,卓木強巴站立起來時剛夠露出一個頭部,他趟了幾步,最深處需要游泳過去,在游水時抓住了背包,很快就感覺自己又踏在了實地上。黑暗中听到「嗦嗦嗦」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往後退,卓木強巴大喜道︰「敏敏!是你嗎?你回答我?」

沒听到回答,卻听到「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卓木強巴忙道︰「別怕,別怕,我來了,你在哪里?」說著朝哭聲處走去。黑暗中傳來抽泣的聲音︰「吸——,吸,吸,我好害怕,嗚……我好害怕……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哇——」卓木強巴背起背包,離開了水池,尋聲伸出雙手模索,終于握住了一雙柔軟冰涼的手,在黑暗中兩人緊緊抱在了一起。

卓木強巴細聲安慰道︰「別哭了,別哭了,我在這里。沒事了,我在這里呢。」唐敏將頭使勁抵住卓木強巴胸口,雙肩聳動,「哼哼哼」的哭得可傷心了,斷斷續續道︰「在城里……嗚……我听到你的聲音了,我叫了你的名字……嗚嗚嗚……你听到我叫你了嗎?我……吸……超你的方向趕來……哼……結果……結果……一下就掉了進來,哇……這里又沒有路,什麼都看不見,哇……」

卓木強巴只能接著安慰道︰「好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我把你的背包帶來了,里面有照明器嗎?這里黑黑的什麼都看不到。」

「有。」唐敏停止了大哭,細聲啜泣,接過背包悉嗦的模索起來。不一會兒,燈點亮了,卓木強巴只看見唐敏一張花臉,早被一雙泥手擦得像印象派油畫,一雙眼楮哭得通紅,淚水還在不斷的涌出,又沖刷著花臉的痕跡,哭得梨花帶雨,玫瑰沾露。他是又好氣又好笑,面露莞爾,唐敏收斂哭聲,呆呆的看著卓木強巴,然後問道︰「是不是很難看啊?」卓木強巴點點頭,她「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卓木強巴愛憐的捧起她的小臉,笑道︰「好了,去洗洗就干淨了,你沒有受傷吧?」他自己在牆壁上踫了很多次,現在從頭到腳都發疼。

聖井外面,亞拉法師道︰「那些游擊隊又下來了,看來食人族佔了上風,我們在這里也逃不出去,或許里面還能找到別的生路。」

方新教授瞪著眼楮看著亞拉法師,驚恐的道︰「你不會也想……你可要想清楚大師。」

亞拉法師合十道︰「活佛會為我們指明方向的。」說著,以盤膝坐姿滑進洞內,方新教授張大了嘴看著這兩個瘋狂的人,然後看了看朝他吆喝著沖過來的持槍分子,最後發出一聲嘆息,把背包也扔進了洞內,跟著栽了進去。

唐敏說什麼也不去洗臉,說這聖井里的水是泡了死人的,卓木強巴好說歹說,告訴她這池水是活水,和地下水相通,在用光照著讓她看清清澈可見底的池水,唐敏才勉強去洗臉。卓木強巴拿著光源左看右看,以前沒見過這種東西,這光源就是一頂帽子,但是又不像礦工頭上戴那種探照燈帽,這燈是在帽子頂部一根直直的柱子,就好像在頭頂上頂了一根蠟燭似的。唐敏道︰「這是燭帽,專門供考古探險工作者使用的。因為在未知的環境中,探照燈只能照一個方向,會出現很多視覺上的盲區,為了消除那些光線照不到的地方,所以使用這種在頭頂頂一個燈泡的帽子,這樣三百六十度,就都能照到了。但是光源分散,就不能及遠,所以,把探照燈和燭帽結合起來使用,就比較完美了。」

卓木強巴高舉起燭帽道︰「我們先看看這里有沒有別的通路。」

突然「撲通撲通」兩聲,嚇得唐敏趕緊抱住卓木強巴,卓木強巴道︰「別怕,是方新教授他們下來了,還有亞拉法師。」

因為有了光,方新教授和亞拉法師在水中就沒有卓木強巴那種驚慌失措了,兩人游上岸來,亞拉法師看著這個地洞道︰「這個聖井與別的不一樣啊。」

方新教授沒好氣道︰「現在,我們倒是在一起了,那麼,誰能告訴我怎麼從這里出去。」這個空間非常的小,僅有一個籃球場地大小,左邊三分之二是水,右邊稍高,露出三分之一的空地。四周都是土壁,他們落下來的洞口在土壁中間,與其相對的牆壁也有一個同樣的洞口,頭頂好像是天然石壁,距地面三四米高,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面對這樣的情況,卓木強巴也一籌莫展,只能尷尬的賠笑,盡量不去激怒自己的導師。

亞拉法師問卓木強巴道︰「你跌下來的時候經過了幾處轉折?」

卓木強巴一愣,剛才來回顛簸,早跌得七葷八素,誰還記得經過了幾個轉折,只听方新教授道︰「十八處轉折,和我們想象的一樣。」亞拉法師點點頭,說道︰「看來,我們是在那瑪雅金字塔的底部。」唐敏喃喃道︰「十八處轉折。」她好像知道了什麼。

卓木強巴卻完全不明白,問道︰「什麼十八處轉折,怎麼和你們想象的一樣啊,導師?」

方新教授「嘿」然道︰「別喊得這麼親熱,你犯的是考察項目上的大忌。」

亞拉法師解釋道︰「這座巨大的金字塔,地面部分就高出好幾百米,是我們見過的最高大的建築,而地基以下,恐怕也有幾百米,瑪雅人可能是按他們對地獄的理解來修建這金字塔地宮的。」

「十八層地獄!」卓木強巴瞪了瞪眼。唐敏道︰「不,瑪雅人的地獄是九層,十八是九的倍數,每兩次轉折中間是一層地獄,那麼,我們現在就是在地獄的下面。」

亞拉法師點頭道︰「嗯,最後一次轉折時,斜坡又陡又長,我們因該是在金字塔的最下面。如果是這里的話,恐怕是沒有路出去的吧。」方新教授重重的「哼」了一聲。

卓木強巴道︰「找找吧,或許還有別的出路也說不定。」說著,和唐敏沿石壁慢慢尋了過去。

亞拉法師和方新教授並不為所動,兩人坐在水池邊上,亞拉法師道︰「這里有一處很奇怪,如果是聖井的話,這底下就算沒有人骨,也因該有祭品,可是剛才在水里,我除了看到野獸的枯骨,別的什麼都沒有。」

方新教授贊同道︰「唔,不錯,這種情況似乎只有一種可能。」他和亞拉法師對望一眼,除非這座聖井修成之後,一次都沒有使用過,城里的人們就因為某種原因而放棄了這座城。

「啊!」唐敏的驚呼就在那一瞬間傳來,在這封閉的空間內顯得高亢嘹亮。

方新教授和亞拉法師趕緊上前,他們和卓木強巴一道,發現在土壁邊緣一個人為鏤空的洞穴中,斜靠著一具骨骸,唐敏不知道踫到了什麼地方,將封閉洞穴的石板摔碎了。

卓木強巴走上前查看,被方新教授拉住,方新教授道︰「別靠近,這石板上好像有東西。」

亞拉法師已經在研究那塊石板了,他蹲在石板前,道︰「不是石板,是泥板,這上面的符號是——是這個洞穴的簡易圖!」

方新教授也開始觀察,並判斷道︰「從他的服飾來看,因該是十八世紀或十九世紀的探險家,這個人工挖成的小型洞穴恐怕就是他自己挖的,可是為什麼他身邊什麼都沒有?」

亞拉法師道︰「把燈拿近一點,這人給我們留下了一些信息,看看這幅圖吧。」

方新教授看了一眼道︰「泥板被摔碎了,圖形有些失真,敏敏,把工具組裝好。」唐敏應了一聲,開始在方新教授的背包里找工具。

卓木強巴在一旁看著,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小組從來就沒有過這麼協調的配合,每個人都是各干各的,實在是和方新教授他們組有很大差距啊。

唐敏從背包里取出一個黑色皮箱,幾經周折,才打開皮箱,里面又是一層鐵盒,打開鐵盒,原來是方新教授的手提電腦。卓木強巴道︰「一台電腦,存放得這麼復雜!」

方新教授道︰「電腦可是我們小組的核心,比我這個隊長還重要。」

卓木強巴道︰「也不用里面再套一層鐵盒子吧。」

方新教授道︰「別小看那盒子,沒有它,我的電腦連雷暴區都過不了。那是電離屏蔽層,就算被五十萬伏的高壓直接擊中,也能確保里面的東西完好。」

亞拉法師拿著另一套電子儀器道︰「空氣中氧飽和度百分之二十七,有害氣體不足千分之二,微塵含量低于百分之五;水的生化指標達標,有一層碳氫混合的烴化物;泥土生化達標,但是碳,氮和無機鹽超標。」方新教授點頭道︰「希望不是那樣的。」亞拉法師也點點頭。卓木強巴一愣,明明是在一個地方學習的,咋人家說的話自己就听不懂呢?

唐敏已將方新教授的筆記本電腦裝上電池,連接好攝像頭和掃描儀,亞拉法師和方新教授從唐敏遞過來的工具箱取出工具,戴上手套,拿著毛刷,開始清理泥板。卓木強巴心里咯 一聲,暗道︰「看上去很專業啊。」

泥板被掃描入電腦,方新教授道︰「光線太暗了。」唐敏又拿出一頂燭帽點亮,洞穴內頓時一片光明。亞拉法師用攝像頭對那具骨殖進行全方位掃描,將數據源源不斷匯入電腦,方新教授熟練的操作著電腦,將破碎的泥板用電腦復原技術,緩緩的那些碎片都移到了一起,自動對齊縫隙,一副線條明朗,略微有些粗糙的洞穴圖就出現在四人面前。這幅圖和他們看到的洞穴內景大致相同,但在洞穴正中畫了個碩大無比的五角星,每一邊角都接著洞穴的邊壁。泥板上還刻著一些模糊不清的符號,方新教授輸入「消除邊緣鋸齒」「圖形清晰化」「減弱霧化」等一系列指令後,原本已朦朧得像一團漿糊的符號漸漸成型,方新教授欣喜道︰「是英文!」

「WhenThereIsaWillThereIsaway」這是一句英文里的習語,通常翻譯作「有志者事竟成」,字面意思更趨向于「車到山前必有路」,方新教授看著亞拉法師道︰「你怎麼看?」

亞拉法師道︰「首先,他的中間沒有標記分開,這似乎不是偶然,其次他斜體大寫了幾個字母,不難發現字母有重復性,如果以w開頭,那麼後半句的意思可以理解為‘這將是出路’。這是雙關語。」

方新教授看著字母下那條五角星橫線,道︰「看看這條線對應著洞穴的什麼地方?」

大家對著圖形,找到半壁上一個地方,卓木強巴自告奮勇,去探尋那處地方,敲敲邊壁,果然空心,卓木強巴敲開一個剛夠伸入一只手的洞穴。其余三人都期待的看著他,突然「哎喲」一聲,卓木強巴如被蠍蜇,把手抽了出來,鮮血涔涔而下,大叫道︰「里面埋著彈刀,什麼都沒有!」

唐敏從包袱里熟練的取出藥物的繃帶,趕緊消毒包扎。卓木強巴看著那句英文,喃喃道「wti,wti,是原油期貨的意思,原油,是……是水!因該是下面一條線,這是一個謎套謎!可惡!」

方新教授道︰「路在水里?不可能,他到底藏了什麼東西?」

亞拉法師道︰「我去看看。」卓木強巴道︰「還是我來。」他不想別人受傷,在水里模索著,這池水里僅有幾條不足一指寬的縫隙,這是在實地上生生挖出來的人工洞穴,根本不可能突破四周邊壁而找到別的出路。漸漸的,卓木強巴模到什麼東西,他取了出來,卻是一把油布包著的工兵鍬。卓木強巴看著工兵鍬發 ,自言自語道︰「留下這麼個東西做什麼?難道叫我們挖地道逃走?」

「等一等。」方新教授接過工兵鍬,指著鍬柄上的刻痕道︰「這是什麼。」卓木強巴一看,果然柄端又歪歪斜斜刻著三個大寫字母「CMG」,卓木強巴喃喃道︰「cmg?微軟中國研發集團?」

方新教授道︰「胡說,兩百年前哪來這個組織。」他打開電腦,介入搜尋,電腦開始搜索內部資料,查找所有「CMG」的英文縮寫。卓木強巴知道,方新教授的筆記本電腦硬盤使用了美國最尖端的光碼流科技,它的存儲量達到了80T,可以說是絕對的海量儲存,將整個大英圖書館放里面都還綽綽有余。方新教授道︰「這個怎麼樣?」那是一個交通部門使用的縮寫,意思是「從起點到當前位置的方位」

卓木強巴尋思道︰「起點?起點是哪里?當前位置又是指哪里?」

亞拉法師道︰「起點因該是指原點,此人坐化的地方,當前位置當然就是你取出鐵鍬的地方,看這圖,起點和當前位置,剛好是五角星的兩角,它們之間形成的夾角,如果同等比例放大,因該在……」他向左邁了三步,這邊壁的山岩恰好有一個向外的凸起,亞拉法師所站的位置正好就在山壁的前面,卓木強巴扛著工兵鍬趕過來,問道︰「是這里麼?」亞拉法師點點頭,他便開始揮鍬挖土,一邊挖一邊抱怨道︰「指一條路嘛,不用弄這麼多花樣吧?」

下挖一公尺,卓木強巴滿頭大汗,終于觸踫到一個金屬物,他大喜,伸手模去,是一個鐵絲繞成的圓弧形把手,已經衒o很厲害了,他伸手一拉——「嘩啦」一聲,卓木強巴面前的整塊山壁都倒塌了下來,如果不是亞拉法師出手快,卓木強巴肯定被壓在下面了。

唐敏關切道︰「你沒事吧?」卓木強巴搖頭,臉色一陣發白,這竟然又是一個陷阱,如果沒躲開,就算不被泥石砸傷砸死,也會被巨大的泥牆掩埋在下面。只听亞拉法師道︰「唔,山壁早就被掏空了,然後用掏下來的泥堆砌成泥牆,頂端放上石頭或壘砌堅土層,用野獸的骨骼在下層做支撐,鐵絲圈成拉動支撐的把手,不管什麼人,在全力拉動把手的時候都無法避開倒塌下來的泥牆。」

方新教授道︰「很像十八世紀英國獵人俱樂部里的捕人樁。這個人不簡單納。」

卓木強巴又氣又怒,拿著鐵鍬就要把那堆枯骨砸爛,方新教授卻在倒塌的泥牆後面發現了另外幾個字母「SIN」他喃喃道︰「原罪?」亞拉法師也回憶起來道︰「啊,五角星,這是宗教里最早使用的符號,象征原罪,以前指世界陰性的一半,後來被教義歪曲為魔鬼的化身,其實,在某些異教中,它是指起點和初元的意思,世界開端的混沌狀態,由五種元素組成。」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