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3 [地獄之水]

亞拉法師道︰「我第一次看見這兩尊臥像就覺得不對勁,又說不上哪里不對,直到剛才,听到強巴少爺大喊著從女神像身上滑下來,我才注意到一個問題,你們看,女神像肩頭那神像,注意到了嗎?」

方新教授道︰「是火神吧,火神特羅,以人首鳥身的姿態幫助月亮女神管理第六層地獄,是月亮女神的左膀右臂。」

亞拉法師道︰「既然是左膀右臂,那麼左膀有了,右臂呢?」

方新教授道︰「你的意思是,水神,沒有看見水神?」

亞拉法師指著火焰道︰「這里是水火地獄,火,我們見識過了,那麼,水呢?」說著,亞拉法師又看了眼電腦上的石像。

方新教授道︰「這尊石像,難道是水神?啊,對了,我想起來了,曾經發掘過一尊水神像,就是婦女用手撥弄池水的姿態。」亞拉法師道︰「不僅臥像,那兩尊站立的男性石像也是水神,兩種不同性別的水神。」

方新教授道︰「這就可以理解了,如果是水神的話,他們不因該手執武器的,正是那些武器誤導了我們,是有人故意這樣干的!」

亞拉法師道︰「如果那些武器不是水神的話……」他看著眼前的四尊石像,剛好也是四尊,大小也差不多。方新教授和亞拉法師馬上重新檢查起石像來。

不多時,方新教授從那些如侍衛一樣的石像貼身手掌間發現了洞穴,被泥土給封蓋了,以至于剛才檢查時沒有發現。這是一個圓形的孔洞,亞拉法師將手指伸了進去,里面觸模到齒輪一樣的金屬物,他喜道︰「沒錯了,這就是打開中樞的機關。」方新教授馬上道︰「我們去把那四件兵器取來,插在洞穴里,快。」

四人分別行動,卓木強巴和亞拉法師最先將長柄兵器取了來,果然兵器的把手中段有著外凸的齒輪結構,與神像洞穴完全吻合,卓木強巴試圖轉動把手,亞拉法師道︰「等一等,要四把一起轉動才可以。」

方新教授也取回了兵器,插入另一座神像中,唐敏最後才呼哧呼哧的趕來,半拖半拽著長兵器,十分吃力,卓木強巴趕緊去幫她一把。剛接過兵器,突听亞拉法師在身後道︰「小心天上掉東西!」卓木強巴不明就里,順勢舉起兵器朝天一指,手臂一沉,好像將一個長條型的龐然大物撥到一邊去了。卓木強巴這才看清,竟然是在女神頭像上的那條森蚺,雙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幸虧亞拉法師只是說小心天上,沒有說小心巨蟒,否則,這時卓木強巴已經被纏住了。唐敏躲在卓木強巴身後,大聲尖叫起來。

原來,那條森蚺在石蛇間被卡得很緊,掙扎了半天,直到現在才月兌困,馬上就順著女神像的手臂繞了下來,被卓木強巴撥在地上,就地一滾,迅速昂起那碩大的頭顱。一雙冰冷的蛇眼惡狠狠的盯著卓木強巴,不住吐著信子,蛇頭以下的頸項不住前後晃動,隨時準備一口咬下去。看著這條體長近八米的森蚺,亞拉法師和方新教授同時呆住了,對付這樣的龐然大物,他們也沒有經經驗。

方新教授小心的拉開背包,準備取出里面的探照燈,亞拉法師也輕輕道︰「用迪特靈。」方新教授不解,那是一種除臭劑,他們用來殺滅一些小昆蟲的噴劑。

森蚺也沒想到,下面會有四個直立雙腿的小動物,一雙蛇眼珠子狐疑的來回轉動著,心想︰「到底該先吃哪一只呢?」雙方都還沒準備好,這時大廳里又傳來了尖銳的叫聲,左邊一聲,右邊有一聲相互呼應,那聲音,就像鋸齒快速拉過覂K皮,讓人耳朵一痛,跟著全身汗毛倒立。那條森蚺一听到這聲音,也是如臨大敵,突然將整個身體蜷曲起來,盤成幾個同心圓圈,將蛇頭高高昂起,嘴盡量張大,發出示威的特殊聲音。

接著,整座大廳「咚咚咚」的響了起來,四人一听這聲音就明白過來,這感覺和他們剛才看到那種巨型動物移動時一樣。左右兩方的高大甬道,同時出現兩只巨大的怪獸,也不能說是怪獸,一雙如黑珍珠般閃閃發亮的小眼楮,一張尖尖的嘴,尖鼻子上幾撇鼠須,一對圓耳朵,肥碩的身體,短小的四肢,拖著一根又粗又長的尾巴,活月兌月兌一只小老鼠,只是……這小老鼠的體型和大象有的一比!

兩只巨鼠並沒將卓木強巴等四人放在眼里,死死的盯住了森蚺,就體型而言,森蚺似乎沒有優勢。趁巨獸們對峙時,卓木強巴拉著唐敏小心的朝方新教授他們移過去,他輕輕問著亞拉法師︰「上師,那……那東西……那是兩只老鼠吧?」

亞拉法師更正道︰「不,不是兩只,那是兩頭老鼠。」方新教授微縮著將攝像頭對準了這些巨大的老鼠,喃喃道︰「真沒想到,真沒想到,竟然能看到這些本該絕跡的生物,這消息傳出去肯定轟動世界。」

卓木強巴道︰「怎麼?教授認識這些?它們不是基因變異的產物?」

亞拉法師道︰「哪那麼容易基因變異了。這些是美洲碩鼠,科學家們的看法是,它們在七千萬年前就已經從地球上消失了,如今只發現有它們的化石,成年碩鼠,體型比犀牛偏大,比非洲象略小,怎麼,你們對南美洲曾經生活過的動物沒做過研究?」

卓木強巴傻眼道︰「曾經生活過的動物,我們怎麼可能去研究。」

亞拉法師嘆息道︰「看來你們的功課確實做得不太好,對南美洲周邊地區文化不做研究,對歷史以前的事件也不做研究,那麼遇到突發事件,你們也只能茫然失措了。」

唐敏靠在卓木強巴身後,道︰「我們,我們離開這里吧,我好害怕。」

卓木強巴道︰「我也很害怕,可是怎麼走呢?我想,導師他們會有辦法的。」

這時,三頭巨獸已經扭打在一起,由于美洲碩鼠那龐大的身軀,讓森蚺只能在它身上纏一圈,根本使不上力,想一口吞掉吧,那可真是蛇吞象了,而碩鼠有整齊的磨牙,只見兩頭碩鼠反過來用前爪抱緊森蚺,張嘴朝那些堅固的鱗甲上咬去,森蚺吃痛又纏上了一頭碩鼠的脖子,另一頭碩鼠過來幫忙。很快,兩頭碩鼠一頭一尾,將森蚺按倒在地,並讓它不能卷曲,森蚺在地上被拉得筆直,就像綁在砧板上待宰的泥鰍。這時,從東側甬道又鑽出來一頭美洲碩鼠,亞拉法師這才對方新教授道︰「情況不大妙啊,這里好像是它們的老窩。」

方新教授明白,如果森蚺被吃掉,接下來可就該輪到他們做餐後小點了,他趕緊道︰「快,把最後一根長柄插好。我數一二三,我們一同發力,順時針方向轉動把手,一直轉到無法繼續轉動為止,明白了嗎。」他抬頭看了看月光女神像,又道︰「轉動之後,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馬上爬上去。」

拜台下面,四頭巨獸酣戰一場,拜台上,四人按四方站好,听方新教授一聲令下,四支長柄武器徐徐轉動,轉了四圈才到頭,隨後是短暫的沉寂,除了碩鼠「吱吱」笑,森蚺「絲絲」叫,再沒有別的聲音。四人來不及停留,來不及細想,紛紛攀附在女神像的身上,開始用力向上攀登。爬到一半的時候,方新教授突然想起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扭頭問卓木強巴道︰「上面還有沒有?」一听到這個問題,卓木強巴心都涼了半截,他呆呆的回答道︰「誰知道呢!」

這時,機關終于啟動了,大地在震動,穹頂在顫抖,那些二十來米高的力士張開的大嘴,仿佛在發出痛苦的聲音,妖冶的烈火,仿佛燃燒得更為猛烈,月光女神——憤怒了!停留在半空中的四人緊緊抓住月光女神的衣帶,艱難的等著這一波微型地震過去,亞拉法師低頭看下面,卓木強巴問道︰「法師,下面有何變化?」

亞拉法師道︰「沒看出來!好像沒什麼變化。」話音未落,大地又開始顫動起來,好像別的什麼地方機括又被打開。第二波地震過去,方新教授道︰「沒辦法了,拼一拼,先爬到神像頭頂再說。」第二次震動持續時間短,中途停留時間長,卓木強巴都快爬到女神肩部了,第三波震動又開始了,這次震動的感覺更微弱,好像是離這一層很遠的地方,有什麼機關被打開了。亞拉法師突然道︰「看!是水!」只見那四名力士張開的大嘴中,水柱噴涌而出,就好像四道瀑布,朝這水火地獄狂泄下去。

四層下五層的入口處,一群游擊隊員四下張望,如今剩下的人數只有進入地宮前的四分之一了,他們已如驚弓之鳥,任何響動都讓他們心驚肉跳。韋托抓住巴薩卡的頭發用力搖晃道︰「要冷靜!要冷靜!告訴你們不要慌!又是哪一個混蛋踩到機關啦?」

一名游擊隊員戰戰兢兢道︰「好像,好像不是我們這一層的機關。」

韋托松開手大喘氣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五層,索瑞斯正停留在一方巨大的石制物品前,這個物品整體就像一方碩大無比的端硯,長寬俱超過十米,中間有無數坑窪,有拱橋,還有地漏,像是一座繁復的城鎮地下水系統模型。一陣響動也驚動了他,他抬起頭來,喃喃道︰「誰打開了第六層的機關,怎麼會有人從下面上來的?真是奇怪了?哼哼,從第六層想上到第五層來,恐怕有些凶險啊。得穿過那里……」他搖著頭道︰「不可能,常人不可能穿過那里的。」

總算爬到了女神頭上,在石蛇叢中仔細檢查了一遍,方新教授確認,再沒有別的森蚺了,四人才松了口氣,得到短暫喘息的機會。亞拉法師緊盯著那些力士的嘴部,水流如柱,他看了一會兒,突然道︰「是最頂端的池塘,瑪雅人將最頂上那個巨大的池塘與這一層連接起來了。」卓木強巴道︰「你怎麼知道?」

亞拉法師指著水中道︰「里面有東西,是魚!」「啊!」卓木強巴大叫起來,那個池塘里的魚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情況變得更糟糕了。他俯身下望,只見那些美洲碩鼠已跑得沒影了,森蚺趁機逃離,它是游泳高手。亞拉法師也在往下看,只見水正在一級一級吞噬拜台階梯,水里不斷有躍出水面的食人鯧,亞拉法師皺眉道︰「為什麼水位上升得如此快?出水口因該不止這四尊力士神像,別的地方也在涌水。」

方新教授道︰「還記得其余四個大廳的中間部位嗎,我想剛才的震動就是那四道地底活門被打開了。」

「難怪。」亞拉法師忽然伸手拍了一擊,道︰「好巧妙的機關!好精細的設計,我想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的!」

方新教授道︰「想到什麼了?」

亞拉法師道︰「還記得我們從第七層上來的時候嗎,這一層的半圓形房間被一道石門緊緊關閉,當時我就想,為什麼要把這一層封得如此牢固呢,現在我總算明白了。」

方新教授也頓悟道︰「這一層原本就是用來蓄水的,不然就不叫水火地獄了。」

亞拉法師道︰「不僅如此,這是一個連環機關,當水蓄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巨大的水壓沖擊著地面,而那個拜台中間,我們的力量無法壓下去的機關就會被水壓下去,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利用巨大的水壓壓下去的那個機關,就是用來打開石門和提升那塊沉重的金屬刺刀網的,只有這樣大的力量才可以把那道石門和金屬網拉回原來的位置。」

方新教授點頭道︰「明白了,我明白了,確實巧妙,利用自然的力量來完**力無法做到的事情,使這樣巨大的機關可以反復循環使用。」

卓木強巴看著方新教授和亞拉法師在那里討論得興致盎然的樣子,握著唐敏的手,擔憂的問道︰「可是,怎麼才能上去啊,如果水位再漲,我們都要被淹在這里了。」此時,水位已經淹沒了整個拜台,正逐漸淹沒那四尊小神像。

方新教授道︰「這確實是一個問題。啊,有了,敏敏,我們的充氣皮筏,把皮筏打開,如果水位漲到這個高度,我們可以利用皮筏繼續上升,這樣,我們就可以利用浮力直接抵達上一層了。」

亞拉法師道︰「不可能,水漲不到那樣的高度。」他指著火焰道︰「四口巨鍋的底部留著水印,恐怕你們很難看出來,但是火焰一直沒有熄滅,從這一點也該想到,水位不會超過火焰的。只要水壓足夠,石門被打開,水就會順著石門而排泄掉,同時,與最頂端水池連通的門會關上,最後,這一層的水又會完全消失,只有那拜台中間留有少許積水,或許曾有水藻在里面生活過,所以我們發現有植物縴維。」

方新教授道︰「那麼,古代瑪雅人如何能上去的呢?」

卓木強巴道︰「或許,他們使用了繩梯。」他指了指方形大口的邊緣那半截垂吊藤蔓。

亞拉法師聚目凝光,細看下,答道︰「嗯,強巴少爺猜得沒錯,但那不是古代的繩索,因該是幾年前有人使用過的繩梯。繩索這類物品最易腐爛,雖然只有幾年,那半截繩索已經完全腐朽了,其余部分恐怕掉入水中被沖走了。」

終于,這次連方新教授也沒主意了,他問道︰「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等水退走?恐怕我們無法在水中堅持那麼久,而且,就算水退了我們也上不去。」

亞拉法師道︰「還有一條路,恐怕得冒點險。」他看著腳下,水已經淹沒了四尊小神像,正在朝女神像的腰部上升。

唐敏道︰「亞拉法師,你,你是說,從水里……」

亞拉法師道︰「不錯,現在通往外界的門打開了,雖然水正在朝這里涌,但是隨著這里的水位不斷升高,而地面上的池塘里水量在減少,水壓會降低,我們就可以從打開的地底活門里游過去。」

方新教授擔憂道︰「太冒險了吧,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四道活門通向哪里,如果兩頭的門都被關上的話。」

亞拉法師道︰「不,我是經過考慮的,你們想想,我們在第七層地獄時,不僅有繁復的迷宮,而且有很多機關,就是最後走出迷宮,還有最後的審判,一個幾乎讓人無法逃月兌的機關。可是在這一層呢?我們除了第一步選對了路以後,就一路平安,什麼機關都沒有,與水火地獄名不符實,而現在,水和火都有了,地獄……」他再次看了看腳下。

方新教授明白過來,輕呼道︰「天吶,你是說,如今,地獄之門才剛剛打開,而我們要在水里通過,才算正式接受地獄的考驗?這才是瑪雅人建造這層地獄的真實目的?」亞拉法師只是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