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5 第三十三章 絕沒見過的狼

[絕沒見過的狼]

這時,岡日才抬起頭來,對岳陽道︰"不對,我以前看到的狼群不止這個數,還有別的狼,被安排在別的位置。"

"你說什麼!"岳陽差點大叫出來。這兩軍作戰就好比兩人對弈,你需要知道對手下子的用途和對手將要走的棋路,才能想出破解對手的招數來。如果說,你連對手的下棋意圖都看不出,那就說明二者之間棋力相差太大,那是必輸無疑的。岳陽作為一個局外人,已將戰場演變精闢地分析了一遍,他也自認為算無遺策,可岡日這樣一說,無異于告訴岳陽,狼群還有些想法和作戰意圖,是你沒有考慮到的,這對岳陽打擊太大了。

岳陽的反應卻在岡日意料之中,他反過來安慰岳陽道︰"不用灰心,畢竟這群狼在這里已經經營了一年多了,而你卻是在一瞬間就想到了各種策略,已經很不錯了。"

岳陽很想哭,心中呼喊道︰"可它們是狼,那只是一群狼啊!"

岳陽眉頭緊鎖,瞪大了眼楮用觀鳥鏡尋找,同時也在苦苦思索,到底還有什麼地方是自己沒想到的。找了半天也沒有新發現,終于,他一咬牙,把心一橫,不得不承認,自己想不出來了。

卓木強巴這時卻道︰"找到了,對面山壁,距離母狼群以南,大約一千米處,它們在移動。"

岳陽趕緊察看,果然,有四頭狼在山坡上,它們行動的方式很古怪,急速奔跑一段距離,就停下來,昂首張望一番,隨後嘴微張,似乎在發出低吼。他突然有種感覺,其中一只狼,似乎有意無意朝自己看了一眼,岳陽嚇了一跳,再看時,那狼又跑開了。

"是巡邏兵!"岡日道,"那是白眼的手下,它們負責外圍的警戒工作,如果有別的敵人來打亂它們的作戰意圖,它們就向狼群發出警告,這樣的巡邏兵肯定不止一隊。"

張立驚奇道︰"大叔,你能認出那是白眼的手下?"

岡日道︰"白眼那群狼來得最早,到這里都快七年了,那白眼狼還在我家附近住過半年,我怎麼會不認識?"

"嗯,在大叔你家附近住過半年?"

岡日看了看卓木強巴,又看了看岡拉,悠然嘆息道︰"唉,還不是因為岡拉!"他壓低音量道,"強巴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後,岡拉心情很不好,每天都蹲坐在門口,天黑了也不肯回來。就這樣過了半年,一天晚上,它突然把那只白眼狼領了回來,安置在我家後山那草坡上,從那時候起,我才知道,白眼的家族移居到了我家附近。當時那只白眼,估計是挑戰頭狼的失敗者,一身都是傷,長得又瘦,在風里直哆嗦。你是知道的,岡拉是喝狼女乃長大的,它和狼之間一直就有某種情愫,那時候你又剛離它而去。那白眼狼別的倒沒什麼,只是一身白毛和岡拉有幾分相似,估計也就是這個原因,岡拉才把它救下來,在那山坡養了大半年的傷,岡拉經常把自己的食糧藏一部分起來,偷偷地給它。那狼也知恩,傷好了之後也會捉些野兔什麼的,給岡拉打打牙祭。有時能看到它們在一起,雖然那狼小了點,但岡拉似乎很開心,也沒從前那麼憂郁了,我想它也到了那個年紀,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誰知道並不是那麼回事,雖然有時候它們顯得很親密,但岡拉根本不允許那匹狼踫自己,每次那匹狼要有什麼越軌的舉動,岡拉就會狠狠地教訓它。有一次教訓得狠了,那匹狼跑掉了,就沒回來了。原來,它又一次去挑戰頭狼,而且成功了,在岡拉和狼群之間,它選擇了後者。"

卓木強巴嘆惋道︰"可惜了,岡拉為什麼不接受那匹狼呢?"

岡日低聲埋怨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岡拉它真正喜歡的,是你啊!"

卓木強巴一愣,岳陽和張立也是相當的驚奇,不過他們很快對了一眼,同時想起他們的雌性吸引論,果不其然!

岡日低聲道︰"你不知道,當年我們讓岡拉自己選擇,是留下來還是跟你走,對它來說是件多麼痛苦的事,你走了之後它在我懷里委屈地哭啊,哭得我心都碎了。這些年你寫的每一封信,我都要念給它听,每次听完,它都會坐在家門口,望著你走的方向,它一直都在等你回來……"

那一人一狗,在草甸上自由地嬉戲奔跑,追兔子,扔樹枝,下河泡澡,不管走到什麼地方,一蹲下岡拉就會撲到懷里;躺在草地上看藍天白雲,岡拉就會坐在一旁;給它插朵小花,它會去河邊映照,岡拉是頭罕見的有我識的靈獒,它知道那個水中的倒影是自己……

剎那間,與岡拉生活的點點滴滴都涌上心頭,卓木強巴覺得心尖一酸,眼眶濕潤了。

岳陽和張立也收起戲謔的心情,回頭看岡拉,只見岡拉背對著他們蹲坐,仰望著胡楊隊長手中的精密儀器,雙肩隱隱**。他們可以想見,當年強巴少爺離開時,岡拉需要做出怎樣痛苦的抉擇,一面是養育自己長大的親人,一面是自己心中喜歡的人,對岡拉而言,那才是真正的愛在心中口難開呢。

為了避開這個傷感的話題,岳陽對岡日道︰"岡日大叔,我看現在它們一時也打不起來,不如你跟我們說說,這第三群狼,究竟是一群怎樣的狼,它們的首領在哪里?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長了兩個腦袋。"

岡日苦笑道︰"首領啊,呵呵,我從來沒見到過,但它肯定是在狼群中,我一直有種感覺,那首領知道我在暗中觀察,它只是不揭穿我。哼,畢竟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

"什麼,什麼?什麼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大叔你說清楚啊。"

岡日道︰"你們到我家的時候,有沒有看到我的羊?"

羊?岡日這麼一說,岳陽想起來了,道︰"沒有啊,你的羊圈是空的,難道說……"

岡日點頭道︰"對,我家的羊,都被這群狼給偷……哦,是被借走了!"

卓木強巴也暗吃一驚,道︰"你是說,你的一百多頭羊,全都被狼虜走了?岡拉呢?"他看了岡拉一眼,岡拉假裝望著遠山,耳朵卻豎得高高的。

岡日無奈道︰"岡拉,唉,別說岡拉了,就連我這麼個大活人,親自睡在羊圈里,還不是沒守住?我覺得吧,它們就是在試探我忍耐的極限,一開始還只是三五頭三五頭地借,到後來膽子是越來越大,愣是一頭也沒給我留下。"

岳陽道︰"難道,大叔就沒采取防御措施?"小說整理發布于ωωω.ㄧVk.cn

"防御措施!"不提還好,一提這茬,岡日重重地哼了一聲,道,"下套,捕獸夾,抹藥,挖坑……我告訴你,古往今來,所有人類能想到的招我都用完了,人家是照借不誤。就這些手段在人家眼里,跟玩兒似的,我和這群狼明爭暗斗幾十次……"他突然把頭一低,"沒一次贏過它們。"

他嘆息道︰"也不是岡拉不盡職,只是這群狼太狡猾,跟它們斗法,什麼調虎離山、瞞天過海、借尸還魂、李代桃僵、暗度陳倉,計謀是層出不窮,反正每到夜里,它們就能把羊從我和岡拉的眼皮底下借走。那羊也老實,連吭都不吭一聲,就乖乖跟著人家走了。不光是我,那納拉村里,哪家哪戶,沒被借走過羊。"

岳陽道︰"那村民怎麼不聯合起來對付狼呢?"

岡日嘆道︰"唉,你是不知道它們的狡猾。對其他村民的羊,它們每次只借三五只,又都是在白天放牧時,那些村民還以為是羊自己走失了的,而且它們玩了一套借東家補西家的把戲,那些村民的羊身上又沒做標志,都說自家的羊跑到別家的羊圈里去了,自己在那里鬧騰。只有我家的羊,它們是鐵了心有借不還,大大咧咧,連根羊毛都沒給留下。"

岳陽心道︰"大叔啊,你一個人住在這荒山野嶺,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那狼來了,它不管你借羊,它找誰去啊!"

張立卻道︰"我怎麼听不明白啊,為什麼借村民只借三五只,你的羊卻全被借走了?"

岡日道︰"這件事,得從頭說起。這群狼,大概是一年前到這里的,剛開始,它們用一種以物換物的方法,找我借羊。大概就是去年的今天,我早上一起來,那羊圈里莫名其妙多了三頭藏野驢,我就覺得不對勁,結果一點數,羊少了五頭,我問岡拉,它竟然不知道,這就奇怪了。第一次我以為是誰給我開玩笑,就把藏野驢放了,那群狼也有意思,它們以為我不喜歡藏野驢,又給我趕了四只長毛羊到羊圈里來,又換走我五頭羊,這次,我發現羊圈圍欄上有狼爪子扒拉過的痕跡,我知道,這是遭了狼,同時我也知道,這次遭遇的狼,與以往任何一次來我家的狼都不一樣!我就是那時候和這群狼開始鉚上的,我和岡拉在羊圈蹲點,一連七天,沒有動靜,剛剛松懈下來,隔天我的羊又少三頭,把我氣得,我和狼的戰斗,就這樣打響了。一開始吧,我想這些狼都是國家保護動物,它們吃了我的羊,國家會給補償的,我沒打算用槍,只想嚇唬嚇唬它們,讓它們別那麼囂張。所以剛開始時,無外乎是扎草人、掛鈴鐺、埋絆線、挖大坑,沒想到這法子不靈,我家的羊,照樣今天三頭明天五頭地丟,更可氣的是,它們能瞞過岡拉的眼楮把羊偷走。普通的陷阱沒有用,那我就把陷阱升級,我弄了七八個綁了鮮肉的捕獸夾子,埋在暗處。結果你們猜怎麼著,那七八個捕獸夾,統統被拖到了我家門口,我一開門,差點就中招,不僅如此,它們還把里面的肉給吃光了。我是怎麼都想不明白,這狼還成了精了!後來你們也可以想象,我自然把十八般法寶統統用上了,那些陷阱設計得,我自認就算是最厲害的獵人,他也要中招,我還玩不過幾只狼麼?沒想到,它們給我上了很深刻的一課。我也記不清有多少次了,我被我自己設計的陷阱搞得狼狽不堪,要不是岡拉,好幾次我就掉陷阱里出不來了。"

張立不敢相信道︰"這也太神奇了吧?它們怎麼做到的?"

岡日沒好氣道︰"那誰知道,我要知道我就不是人了!不過有幾次,它們像是表演給我看的,也故意在我面前強搶走幾頭羊,你猜它們怎麼弄的……"不等張立答話,岡日接著道,"你絕對想不到,就在我家母羊發情那期間,它們不知道從哪里趕來幾頭英俊高大的公羊,一下子就把我家養的公羊給比了下去。你說那些羊婆娘,也是傻不啦嘰的,都不看看那些公羊背後站著的是狼還是別的什麼,就屁顛屁顛跟著人家跑了,趕都趕不回來。"

岡日憤憤不平地道︰"而且那些狼的意圖很明顯,你用多狠的招,它們就用多毒的計。比如有一次,我給羊腿上都抹上辣椒水,那些狼只要敢動我的羊,就讓它們的鼻子開花,這一招夠狠了吧,連岡拉我也不敢讓它靠近那些羊,沒想到,它們竟然用了招更毒的!"

"是什麼?"

岡日苦笑道︰"它們怎麼把羊弄走的我不管,不過隨後而來的報復行為,卻讓我差點承受不了,它們……它們竟然把納拉村里,那些村民的羊趕到我的羊圈里來了。第二天,那些村民就找到我來興師問罪,我是有口難辯,有苦說不出啊!想我岡日普帕,自問行得正,坐得端,沒干過一件壞事,卻被一群狼搞得聲名狼藉,後來村里丟了羊,大家都來找我,唉……"

張立、岳陽張著大嘴,下巴就差沒磕到地上。卓木強巴也陷入呆立狀態,腦子里想的是︰岡日說的是狼嗎?這是不是狼?是什麼品種的狼?

岳陽最先醒過神來,忙道︰"等等……大叔,你剛才說狼趕著公羊來勾引你家的母羊,還把別的村民的羊趕到你的羊圈里,難道,它們不是為了吃羊而擄羊的?"听岳陽這樣一說,張立也反應過來,沒錯,听岡日的說法,那些狼並不是為了獵食才來盜羊,它們的行為,仿佛只是為了和岡日斗法。不吃羊的狼?那它們把羊又擄到哪里去了呢?

岡日贊道︰"這個問題問到了點子上。沒錯,那些狼,不吃羊。"他回過頭去,放眼山脈,對岳陽他們道︰"這大山腳下,地肥草青,棲息了大量的藏野驢、長毛羊、馬麝、野豬什麼的,這群狼的數量雖然不少,但這里的生態系統要養活它們還是綽綽有余的。"

"那它們為什麼要來偷羊?"張立不解道。

岡日道︰"這又是一個誰也想不到的問題,如果不是我親眼見過,我自己都不會相信,它們偷走這些羊,竟然是為了喂養它們!"

卓木強巴一愣。喂養牲畜,這絕對是人類才擁有的行為,這群狼,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

岡日指著前方道︰"就在對面那道山梁後面,估計也是古冰川遺跡,形成了一個像盆子一樣的地形,所有的羊都被放養在那里,還有許多野生食草動物。這群狼比最優秀的牧羊犬干得還要好。它們將羊群整合成編隊,劃定了範圍,指揮著羊群有計劃、有規律地啃食青草。它們為什麼要偷家養的羊呢,就是因為它們知道,家養的羊好管理,你讓它們去西邊就去西邊,讓它們去東邊就去東邊。"

"嗯?"大家更加迷惑了,岳陽奇怪道︰"它們喂養羊,又不吃羊,目的何在?難道是想把羊養肥了再吃?"

張立道︰"難道是為了可持續性發展?有效利用再生資源?"

岡日道︰"別說是你們,我想了半年之久,也是打破腦袋都想不出來,它們究竟是為什麼這樣做,直到一周前,這群野生犛牛突然出現……"

看著周圍的地形,想到被困住的野犛牛,再想想狼群的所作所為,岳陽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背後嗖嗖地冒著冷氣,"你,你是說……"

岡日道︰"現在你知道我沒有說假話了吧,這群狼,的確是從一年前就開始算計這群野犛牛了。我估計,一年前,他們就是跟蹤著這群野犛牛來到這里的。這群野犛牛,在喜馬拉雅山脈間進行有規律的遷徙,它們從南吃到北,又從北吃到南。對面的谷地里是一片極大的草甸,而要到達那里,需要翻越高海拔的山脊,因此,沒有什麼野生動物去到那里,對那群野犛牛來說,那里簡直就像極樂園。每年這個季節它們就遷徙到那里,那里的青草足夠它們吃上好幾個月,它們可以在那里修養生息,完成交配。只可惜這次,當它們翻山越嶺到達那里的時候,留給它們的,只是一塊連草根都不剩的荒地,還有幾百頭惡狼。"

每一步都經過了深思熟慮,每個過程都經過了精密算計,岳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後怕,仿佛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不是一群狼,那是一群陰謀家。別說對付一群野犛牛,就連岡日,也被它們玩弄于股掌,折騰得夠戧。它們仿佛看穿了人性,小小的一個計謀,就能讓人與人相互懷疑,相互猜忌,或許人在它們眼里,也就是一種普通動物,比犛牛聰明不了多少。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