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藏地密碼 6 第二節 帕巴拉家族

「猜想?」卓木強巴心中一愣,旋即明白,塔西法師的職位太低,他也沒有辦法了解整個事情的始末,大多內容都是听長老說的,所以不知道的事情,也就只能猜想了。「那麼,莫金和十三圓桌騎士,又是如何聯系上的呢?」卓木強巴詢問。

塔西法師道︰「你不覺得莫金的身份,和十三圓桌騎士的其余成員很相似嗎?他突然出現,以前的身份卻十分神秘,而且有極好的身手,對特種作戰有相當的研究,更關鍵的是,他出現以來,私下秘密從事的,也是盜墓。」

卓木強巴想了想,道︰「也有偶然巧合的可能性。」

塔西法師道︰「還有一件事,你听了就知道了。十三圓桌騎士出現以來,總是咄咄逼人,他們想要的東西總是勢在必得,從來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的腳步,不過在帕巴拉這一件事上,他們卻屢屢受挫。這個組織,也算相當了得,是越挫越強,如果哪次損失了人手,過兩三年,他們又能湊齊十三個人,再來西藏。每次他們都是來勢洶洶,突然出現,一旦離開西藏,又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與他們交手多次,卻始終摸不清這個組織的底細,他們的規模有多大,訓練基地在哪里,人員的構成和分布,完全不知情。但就在大約八九年前,這個組織好像完全放棄了帕巴拉,再也沒出現在西藏了。」

「八九年前……」卓木強巴心中一動,「那不正是……」

塔西法師道︰「不錯,那正是莫金橫空出世的時間。你依然可以說這是個巧合,但是別忘了,莫金身邊還有個灰衣人,據亞拉法師提供的資料,他極有可能是名操獸師。而十三圓桌騎士里面,正有操獸師,那些與他們交過手的密修者,有不少都在操獸師的手下吃過大虧。如果這名操獸師,在社會中偽裝的身份是那名動物學家索瑞斯•卡恩的話,那麼,他第一次發表論文引起學界轟動時,也正是八九年前。在這之前,他只是一名默默無聞的動物研究員,甚至可以說,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卓木強巴遲疑道︰「這……」

塔西法師又道︰「而我們也一直很奇怪,十三圓桌騎士組織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放棄帕巴拉。直到你們從美洲叢林歸來,我們才得知一個可能的真相。」

「可能的真相?」卓木強巴又迷糊了,開始回憶在美洲叢林經歷了什麼?他首先想起的,竟然是那句巴巴-兔給他的警告——「看不見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隨著這句警告,想起了巴巴-兔,想起了庫庫爾族的村落,那殺人蜂、洪荒、白城。但這些似乎和十三圓桌騎士以及莫金一點關系都沒有啊,怎麼扯到一塊去的呢?他集中精力,仔細地听下去。

可是接下來塔西法師說的話,立刻讓卓木強巴想到了很多,有明悟的,也有驚喜的。「你們最後抵達的那處,阿赫地宮里的珍寶都不見了,而且最後一道石門上,七個鑰匙孔里,已經插入了五把鑰匙,所以,阿赫地宮是被盜過的,對吧。里面有很多機關,听說進去的游擊隊幾乎死光了,對于親身經歷過的你,應該深有感悟吧。但是同時,莫金身邊的那個灰衣人,他很準確地找到了地宮的最核心處,並且知道如何用鑰匙打開那道門。種種跡象表明,他曾去過那里,他甚至很清楚,最後那扇未被打開的門後面,有他想要的東西。」

見卓木強巴張口欲言,塔西法師不停歇地說道︰「而且,亞拉法師在食人族里救出的那名奴隸,更加印證了我們的猜測︰正是八九年前,他和他的另外十二名伙伴,穿越重重險阻,前往那座地宮冒險,但叢林里的危機比他們想象的還可怕,他們還未抵達地宮,就折損了不少人手。因此,所有的事件聯系起來就很清楚了——十三圓桌騎士不知從哪里得到了消息,尋找帕巴拉的線索有可能出現在南美洲,所以他們匆匆離開西藏,前往阿赫地宮。結果,那一次他們損失慘重,很可能只有莫金和索瑞斯兩人活下來了,而且他們到底沒能打開最後一道石門。那次行動,肯定給他們留下了慘痛的教訓,並讓他們在這麼長的時間里無法恢復。直到近兩年,莫金才緩過勁來,又開始尋找帕巴拉,不過他的同伙,再也不是十三人,只剩下一個人。」

卓木強巴先前想好的問題完全被打亂了,只是盯著呂競男看,那質疑的眼神分明在問︰「這件事,我怎麼不知道?」

呂競男露出一個歉意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塔西法師道︰「事情就是這樣了,你還有什麼問題嗎,強巴少爺?」

卓木強巴搖搖頭,道︰「如果這樣說的話,莫金是十三圓桌騎士之一,那他手上應該有很多關于帕巴拉的資料才對,他為什麼會盯上我?我在他眼里,應該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無名之輩才對。」

塔西法師道︰「目前我們只能認為,應該是蒙河那位戈巴族人將你們聯系起來的。或許是,你在和蒙河的瘋子接觸時,他在暗中發現了你。據我們掌握的資料,莫金這個人很多疑,他一定想弄清楚,你為什麼要去找那個蒙河的瘋子,所以才會跟蹤調查你。而且,十三圓桌騎士在帕巴拉神廟一事上蒙受了太多損失,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任何關于帕巴拉神廟的線索。」

卓木強巴道︰「我還想問,他為什麼會找到蒙河的戈巴族人呢?」他心思百轉,卻始終理不清頭緒。雖然說塔西法師的話表面上似乎說得通,但是很多細節問題卻經不起推敲,這件事听起來像是一個編造的故事,而故事的很多地方,都引起自己的疑惑。莫金或許是十三圓桌騎士,但他為什麼要找自己?從可可西里就開始緊盯著自己,那時自己可是連帕巴拉這三個字都沒听過啊?想到這里,卓木強巴心中苦笑一聲。嘆息一聲,當自己以為已經掌握了許多資料時,卻突然發現,自己掌握的,只是少得不能再少的那一丁點兒內容。究竟那個帕巴拉神廟,還隱藏著多少秘密?

就在卓木強巴心中已經相信莫金是十三圓桌騎士中的一員時,呂競男手機響了。她接了電話,對卓木強巴和塔西法師道︰「教授在網上,他要我開電腦,說有東西給我們看。」說著,打開了電腦。

卓木強巴看了看窗外的環境,問道︰「這里也能無線上網?」

呂競男指了指隔壁房間,道︰「我們安有信號接收放大系統,只要衛星覆蓋的地方就可以。」

網絡視頻接通,方新先問了句︰「強巴拉已經到了吧。」看到卓木強巴就在一旁,教授拿出資料道︰「這是你們從俄羅斯取回的二戰資料,你們看這個。」

電腦上出現一封信件一樣的東西,手寫體,影印咕,文字是字母。但卓木強巴不認識。呂競男也不認識,詢問道︰「這是什麼文?」

這時,卓木強巴突然看到那封信的落款,最後一組符號很眼熟,他很快反應過來,莫金的名字,最後兩個字莫金,就是這個符號。

方新教授道︰「葡萄牙文,我已經請專家翻譯過了,這是譯文。這封信,是十七世紀,由一名叫馬庫斯•莫金的葡萄牙傳教士寫給一名叫坎布爾。帕拉西奧•特尼德的西班牙傳教士的。」

電腦中出現了譯文,開頭一段是問候和宗教上面的探討,從第四段起,教授標注了紅線,內容是十七世紀的莫金詢問起特尼德的外祖父的手稿。莫金在信中說,他知道特尼德的外祖父去過瑪雅,並見過許多瑪雅典籍,他希望看看特尼德的外祖父已經破譯的瑪雅的文字,並詢問在瑪雅記載中有沒有提到一個叫帕巴拉的地方。信的旁邊還有專家特別標注,按原文音譯,可以讀作「穆巴拉」或是「沙姆巴拉」。

石頭砌成的房間里靜悄悄的,說不出的詭異,三個人都盯著電腦里那封翻譯過來的信,很長時間,誰也沒開口說話。

卓木強巴反復讀了三遍,確定每一個字都沒有漏讀,才小心地開口道︰「這個莫金,和那個莫金……」

方新教授微笑道︰「我是先看到這封信的內容,後來才注意到這個名字的。不僅是莫金哦,你看清楚,是莫金寫給特尼德的信。或許你沒注意,我提醒你一下,福馬的全名,叫福馬•特尼德。」卓木強巴將瞪大的眼楮瞪得更大。

方新教授繼續道︰「發現這一點之後,我便通過電腦檢索你們這次去俄羅斯取得的所有資料,同樣的字母組合,莫金這個名字,還在另一個地方也同樣出現過。另外那份文件,是德軍曾派遣一名叫西爾•莫金的外籍諜報人員,前往布賴奇麗莊園潛伏,可是那名諜報人員成功潛入布賴奇麗莊園之後就失去了聯系,那份文件正是那次潛伏行動的上線發給他們長官的,說那個西爾•莫金有可能是多面間諜。隨後不久,盟軍就破譯了德軍的恩格爾密碼。我從另一些渠道了解到,那個西爾•莫金,曾經與圖靈在一個工作小組參與德軍密碼破譯工作,可是二戰結束後,美軍卻隱瞞了那個人的身份信息。事後蘇聯曾試圖尋找那個莫金,但最終沒有結果,而據同一工作組的成員回憶,那個人也有很濃重的葡萄牙口音。至于特尼德,除了後來的福馬•特尼德,倒是沒有了其他發現。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巧合,所以馬上就告訴了你們。」

卓木強巴回過頭來,看著呂競男和塔西法師,問道︰「這,究竟又是怎麼回事?」

呂競男面無表情,似在自語道︰「應該不是巧合。莫金雖然先後取得了美、英、法三國國籍,但他祖籍葡萄牙,這是經過詳細調查後得出的準確情報。」

塔西法師神色復雜,良久,才嘆息道︰「如此說來,我們先前對莫金的推斷,竟然錯了?他竟然是帕巴拉家族的人!」

「帕巴拉家族!」卓木強巴和呂競男,以及電腦里的方新教授異口同聲道。

塔西法師道︰「是的,帕巴拉家族算是出現時間較早的一個外秘了。早先的資料上有所記載,這個家族出現的時間應該是在1700年左右,由于那個時候西藏少有金發碧眼的外國人,所以古籍才會記下這個家族︰這個家族,從他們出現在西藏起,就宣稱,帕巴拉是他們家族的產業,他們來西藏,只是為了收回。這個家族出現的時間比福馬早,但他們已經明確地提出了帕巴拉這三個字,與史詩《格薩爾》里對帕巴拉神廟的稱謂吻合。不過按古籍上的記載,這個家族的成員自稱姓穆才對。」

「外國人的姓氏是排在最後的,莫金就是他們的姓,穆•莫金,這也應該是音譯上的問題。」方新教授道,「關于這個家族,還有什麼資料可以提供的,法師?」

塔西法師道︰「也不是很多。一開始這個家族出現的次數還比較頻繁,大概每隔二三十年就有一名自稱是穆家族的人來西藏,後來漸漸地他們消失了,在福馬出現之前,他們已經無跡可尋了。可是這封信……難道說這個家族那時候,就已經知道有關帕巴拉的線索被送去了美洲?他們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帕巴拉和他們家族,真的有什麼關系?」

方新教授道︰「我還要再查閱一些資料。看來這座千年的神廟所涉及的人和事,都遠遠超出我們的估計。」

教授的視頻中斷後,卓木強巴和呂競男依然盯著電腦上那封信,側目對視,同時涌起這樣一種感覺︰人生相對歷史而言,實在是太短暫了。

後來呂競男要和塔西法師談問題,卓木強巴先行離開。他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那間石屋的,滿腦子里都是問號。十三圓桌騎士、帕巴拉家族,這些從未得知的信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化,而從信息帶來的問題就更多了。莫金究竟是十三圓桌騎士,還是帕巴拉家族?十三圓桌騎士真的消失滅亡了?帕巴拉家族為什麼會宣稱帕巴拉是他們家族的財產?一開始每隔二三十年就有一名姓穆的外國人去西藏找帕巴拉,也就是說,莫金家族,每一代都有人到西藏尋找,可是最後無功而返,那麼後來他們又去了哪里?他們怎麼知道帕巴拉神廟的信息在美洲……對于這些問題,卓木強巴連一點頭緒都沒有,更別說去理清它們的關系了。還有塔西法師進屋前,自己對呂競男產生的那股莫名怒火,怎麼會突然就那麼生氣呢?

卓木強巴邊走邊想,思緒混亂,便走到屋外去呼吸兩口新鮮空氣,正在出門拐角,卻和一個人撞個滿懷。就在兩人相撞的同時,卓木強巴突然想到,當那個胖子第一次來找自己的時候,自己身在上海,那個胖子是怎麼知道自己地址的?而事實上能想到自己可能會在上海,又知道自己在找帕巴拉的,就只有一個人,那便是自己的導師——方新教授!

卓木強巴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憤怒了,呂競男的暗示,直接將矛頭指向了自己最尊敬的人,卓木強巴心中暗罵一聲︰「如果連導師都懷疑的話,那麼尋找紫麒麟這件事,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不如趁早解散!」

這些念頭一瞬間閃過,卓木強巴很快便不去想它,只見與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人仰頭後倒,他趕緊扶住那個人。那年輕人有張方正的臉,應該有三十出頭,但面容略顯滄桑,手里捧著本書,一見卓木強巴,馬上露出一個岳陽式的陽光笑容,道︰「嗨,強巴少爺,出來走走啊?」

卓木強巴也露出微笑,道︰「你……」突然頓住,他清楚地知道,剛才來的時候,岳陽向自己介紹過這個小伙子,可是他叫什麼來著,自己竟然想不起來了。想想兩年前,100余人的商業大會,自己只听一遍就能完全叫出那些陌生朋友的名字,卓木強巴笑容不禁僵在臉上,心道︰「真的是老了啊。」

那小伙子全不介意,合上書頁,重新自我介紹道︰「我叫張健,是胡隊長介紹我來的。」他本想和卓木強巴握手,見卓木強巴沒有伸手,他遲疑了一下。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