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藏地密碼 6 第二節 莫金與福馬

卓木強巴道︰「那麼,先說重點吧,我想我們已經從歷史資料中,查到一些莫金以及他家族的來歷了。我們如今面對的莫金,和我們熟知的那個福馬,他們的祖先之間是有聯系的。」

「啊!」張立和岳陽俱是大驚。

卓木強巴道︰「當然,我們沒有確鑿的歷史證據,我們只能靠推測得出結論。首先,向你們說幾個人的名字。第一個叫狄格。德。蘭達,是隨西班牙人入侵瑪雅的傳教士,他在瑪雅文明史上干了一件空前的大事,可以說,瑪雅人留下的文化遺產,一半以上毀于他手。當西班牙人抵達美洲時,瑪雅文明已經隕落,他們遇到的,全是穿著獸皮、沒有文字、還處于原始社會形態、智力低下的原始人,所以西班牙人沒有費什麼勁就佔據了美洲。但是隨之而來的是,那些原始人帶他們去看了瑪雅的石城,那奇跡一般的建築簡直就是外星人制造的,還有那些精美的黃金飾品,讓西班牙人眼楮發紅。更重要的是,那些原始人拿出了許多寫在樹皮上的文字,那便是獨特的瑪雅文了,他們雖然忘記了文字的意思,卻也知道這是祖先留下來的,所以當寶物一樣珍藏著。那些文字記載,便全是由蘭達一個人閱讀的,所以現在瑪雅史學家普遍認為,蘭達是讀懂過瑪雅文的。可惜,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他將所有收集到的瑪雅資料,統統付之一炬,也正是他的行為,造成了後人研究瑪雅史的困難重重,也讓瑪雅的歷史至今成謎。」

卓木強巴換了口氣,繼續道︰「至于他為什麼要徹底銷毀那些瑪雅文獻,並且近乎瘋狂的抓捕、折磨、殺死那些獻出文獻或者知道文獻存在的瑪雅人,歷史學家給出兩種解釋。第一種是,當時蘭達為了徹底摧毀瑪雅人的精神信仰,好讓那些原始人都信仰主,所以才采取這種極端措施;而另一種解釋是,當時蘭達從他見到的瑪雅文獻中,確實發現了什麼他認為不能遺留在這個世上的東西,因為蘭達自己曾經宣稱,那些文獻都是魔鬼的謊言,他稱那些見過瑪雅文獻的人為異教徒,並說不燒死他們,他們就會成為魔鬼的代言人。因為這件事,他被召回西班牙,受到了宗教審判,並被扣留在西班牙11年,後來他的案件得到上訴,一個學者組成的委員會赦免了他的罪,在1573年他又返回瑪雅擔任主教去了。但是這次返回,蘭達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他從一個瑪雅文獻瘋狂的毀滅者,變成了一個文獻搜集者和保護者。他開始承認,那些被他燒毀的文獻中,有許多關于瑪雅古人的習俗和科學的記載。後來他搜集的資料,成為研究瑪雅文明的第一手材料,那就是《尤卡坦風物志》,後世的許多瑪雅學者都是從這本書開始著手的。」

卓木強巴又停了停,繼續道︰「蘭達的事就說到這里,現在我們說第二個人。這個叫狄格•加西亞•德•帕拉西奧,也是西班牙傳教士,據考證他和蘭達有親屬關系。蘭達死于1579年,在1576年左右,他就因年齡而無法對瑪雅文獻和古跡做大範圍的考察和搜集工作了。這時候,這位帕拉西奧就出現在了瑪雅,他開始深入美洲更南方,考察和搜集瑪雅資料。他將自己搜集到的資料也匯編成了一部手稿,他的手稿和蘭達的手稿當時並沒有公開,而是被秘密藏在一個地方,是在十九世紀才得以面世。你們記住,這點很重要。」

卓木強巴站了起來,道︰「下面就說到正題了。這次我們從俄羅斯得到的資料中有一封信,是十七世紀末一名叫馬庫斯•莫金的葡萄牙傳教士,寫給一名叫帕拉西奧•特尼德的西班牙傳教士的。信中的內容是這名莫金向特尼德打听,他的曾外祖父的手稿是否還在,里面有沒有提到一個叫帕巴拉的地方。」

「啊!」岳陽和張立驚訝得發出了聲音。

卓木強巴道︰「經過多方搜尋、反復比對,我們發現這名叫特尼德的人,他的曾外祖父不是別人,正是狄格•加西亞•德•帕拉西奧。而這里面巧合的是,馬庫斯•莫金和帕拉西奧•特尼德,他們正好分別與莫金和福馬兩人同姓。而我們這份資料,是二戰時期蘇聯從德國手中搶來的,而德國應該是通過各種渠道搜集到福馬的資料,所以這有可能是福馬保存下來的一封家書。更為巧合的是,馬庫斯•莫金與我們今天敵對的這名莫金,都是葡萄牙人。還有一點,帕拉西奧的手稿是被藏到1840年才面世,但是當時的瑪雅研究學者就指出,手稿中有缺頁。而根據我們以前的資料認為,福馬是受了斯蒂芬斯的影響,先前調查瑪雅,然後突然轉向西藏的,這可能有誤區。很有可能,他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計劃的。他應該從家人保留下來的書信中發現了一些秘密,而我們所看到的只是其中一封,別的信件里還提到過什麼我們就不清楚了。而福馬自稱是從失傳的《阿里王史詩》中得知帕巴拉的名字,多半是他編撰的,因為除了他,再沒有別的學者听過那首史詩了。」

岳陽道︰「我很奇怪,為什麼馬庫斯•莫金能直接說出帕巴拉這個地名,而且那份手稿不是被藏起來了嗎?他又是怎麼知道手稿的事?」

卓木強巴道︰「這里面就不得不提一下葡萄牙的歷史了。葡萄牙原本屬于卡斯蒂里亞王國(西班牙的前身),在1140年脫離卡斯蒂里亞王國統治,宣布獨立統一,並在1143年得到羅馬教皇的承認;此後經歷了許多王朝,其中最強盛的便是艾維茲王朝,是1415年至1580年,他們開創了海權時代,那時的葡萄牙人是航海技術和探險的世界領導者。但是當艾維茲王朝沒落時,西班牙的國王用強勢壓迫令葡萄牙重新歸附到西班牙之下,也就是說,在帕拉西奧時期,葡萄牙曾是西班牙的附屬國。我們甚至可以猜想,馬庫斯。莫金的祖先,和帕拉西奧有可能在同一所教會工作過,因此他清楚他們曾經知道的一些秘密。而蘭達究竟曾在瑪雅文獻上看到過什麼,導致他做出如此驚人的瘋狂的舉動,帕拉西奧又在研究調查些什麼,為什麼會被藏起來,這些都是無法查找的秘密了。」

張立道︰「這樣看來,馬庫斯•莫金和帕拉西奧•特尼德,應該就是本•海因茨•莫金和福馬•特尼德的祖先了?」

卓木強巴道︰「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們知道他們是從哪里探究到帕巴拉的存在了。」

岳陽道︰「我明白了,我們是從遺失海外的古格金書中獲悉,或許曾經有使者去過美洲,他帶去了有關帕巴拉的秘密,所以才去美洲探查。而莫金他們正好相反,他們是從美洲瑪雅人那里,得知了帕巴拉的秘密,才來西藏探查的。」

卓木強巴道︰「對,這正是我們通過猜想獲取的一個重要信息。而上次呂競男也給你看過那份資料了,我們已經掌握了莫金那伙人的組成和專長,如今,我們才可以說和他是站在同一高度。接下來再與他相遇,我們就不會一直處于被動了。」

敏敏見卓木強巴說得有些累了,給他和教授各倒了杯水。張立伸手來討,敏敏拍了他手背一下,道︰「自己去倒。」接著又道︰「我們還從資料上有其他發現,就由我來給你們說說吧。」

敏敏搓搓手,甜笑道︰「我要說的是,二戰中德國納粹與帕巴拉之間的關系,我也先說幾個人名。我說的第一個人比強巴拉說的要有名許多,他叫海因里希•希姆萊。」

張立和岳陽同時「哦」了一聲。這個二戰中德國蓋世太保的頭目,自是無人不知。

敏敏道︰「希姆萊是個狂熱的種族主義者,他崇尚超能力並堅信雅利安人種是最優秀的人種,從小就幻想著能指揮一支無敵的戰隊,並有吞滅全世界的野心。他的這種思想說來好笑,據說是來自他小時候讀過的一本半科幻半宗教性質的書籍。那本書的作者在書中說,雅利安人是從外太空來到地球的,他們首先在地球上建立了富庶的亞特蘭蒂斯大陸,後來由于大洪災,被迫逃亡,分別成為今天西藏和他們德國人的祖先,由于逃亡中人數的稀少,雅利安人不得已與地球上的普通人雜交,導致後來他們失去了超能力。希姆萊對此深信不疑,並堅信,只要讓純種的雅利安人交配,誕生下純種的雅利安人,他們就能重獲超能力。這個思想很重要,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因此而起。」

張立和岳陽都覺得好笑,他們只知道希姆萊是二戰中的劊子手,因種族滅絕論而殺害了許多猶太人,並在歐洲建立了無數滅絕營,對他那種思想的由來還是頭一次听說。

敏敏接著道︰「希姆萊因為他那瘋狂的思想,組織了一系列的活動,其中最有名的幾件都是在1935年完成的。這一年,他成立了黑色軍團,就是後來著名的黨衛軍。據說要參加黨衛軍的雅利安血統必須純正,除了本身要有優秀的能力外,還要有可供查閱的家譜,士兵的雅利安純正血統必須能追溯到1800年,軍官的血統則需要追溯到1750年。他這種嚴格的挑選還是起到了一定成效,後來這支隊伍成為德國一支可怕的力量。就是二戰結束之後,人們又漸漸發現,許多世界知名的建築師、醫生、律師、科學家等等,以前都是黨衛軍成員,但他們很好地隱瞞了自己的身份,並且在二戰後為建設作出了很大貢獻,受到人們的尊敬。曾經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一位德國作家,就是在他辭世前才公開了自己曾是黨衛軍的真實身份。」

說到這里,敏敏頓了頓,卓木強巴知道她又想起了剛剛發現黨衛軍特點時的疑慮。當時,敏敏說︰「教授,強巴拉,你們看看,這個黨衛軍團,里面的每一個人都是精英啊。你們不覺得,他們和上次說到的那個十三圓桌騎士很像嗎?你們看,戰爭結束後他們都成了某一領域的專家和權威,但誰也沒想到他們過去曾是沾滿鮮血的劊子手。他們有一個很好的身份偽裝自己並且受到人們的尊敬,太可怕了!而且,他們中的某些人還一直崇拜著曾經的種族主義。看這個醫生,如果不是因為他偷偷做了太多人體實驗被發現了,誰會知道他是黨衛軍殘余?他在這個醫學領域,可一直是世界上公認的權威啊。」

不過這時敏敏似乎並不打算提出這一觀點,她很快接著道︰「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支隊伍。此外,希姆萊還展開了生命之源計劃,也就是臭名昭著的純種人口繁殖計劃;另外他還組建了祖先遺產協會,這個協會,是我今天要告訴你們的重點。希姆萊將那些血統純正的德國專家編入了黨衛軍,除了猶太人,其余血統不純正的專家,被他組建成為祖先遺產協會。這個協會聚集了當時希姆萊可以搜羅到的世界上各個學科頂級的專家,除了物理、化學、生物、動植物、醫學等常見學科外,甚至還有靈學、巫蠱學、咒學、星象學、佔卜學等各種稀奇古怪的研究者。據統計,當時這個祖先遺產協會成員大約有好幾百人,但是沒有被統計到的究竟有多少人,至今人們還不清楚。像後來德國第一次組建去西藏考察的塞弗爾探險隊里面的成員,便有一半來自于這個協會,另一半來自黨衛軍。更關鍵的是,這個協會里,還有一個人我們不得不提。」

說到這里,敏敏走到教授身邊。方新教授早就準備好了,不等敏敏開口,他將電腦反轉過來對著大家,對敏敏微微一笑。

敏敏甜甜一笑,對張、岳二人道︰「你們看這張照片。」

電腦上是一張兩人合影的黑白照片,其中較矮的一個穿著納粹軍服,笑逐顏開,兩只手握著另一人的一只手,顯得極為高興;而另一人看起來極為高大威猛,穿著長衣擺沒有標記的束腰軍衣,戴著軍帽,只是站在那里,就讓人感覺到一股壓力。照片上的兩人岳陽一個都不認識,張立卻是大吃了一驚︰那個高大的男子,簡直就是莫金的翻版︰一樣的刀削面容,一樣的冷峻,眉宇間蘊藏著同樣的狂野;所不同的是,這個男子看起來比莫金更年輕,更深沉,眼神中透出的光顯得更陰狠。張立指著那酷似莫金的男子道︰「這……這個人,他……」

敏敏道︰「這個稍矮的就是希姆萊了,很少有照片照到他露出這種獻媚的表情,就連在希特勒身邊也沒有。而使他露出這種表情的,就是他旁邊的這個人,如果我們判斷沒錯的話,他的名字叫……西爾•莫金。」

「啊!」岳陽一跳而起,驚道︰「又是個叫莫金的!」

敏敏道︰「是的。一開始,這張照片混雜在眾多的二戰檔案文件中,並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是強巴拉偶然發現這個人和莫金極為相似,我們才注意到這張照片的。你們注意看莫金的左手,中指上那枚戒指,看到了嗎?」

岳陽注意到莫金左手中指帶了枚銀戒,很大,在照片上留下了反光。敏敏利用電腦將照片局部放大、去模糊化處理之後,一枚清晰的銀戒出現在電腦上。銀戒正面是一個奇異的骷髏頭,兩側用纏枝蓮紋細刻,靠右側緊貼六芒星符號後是一些形狀古樸的文字。敏敏指著文字道︰「這上面是他的姓氏莫金,這是用很古老的楔形文字篆刻的,也可看做是家族的標志。我們相信,他的名字應該在戒指的內側。後來希姆萊在制造德軍的骷髏戒指時曾說過,他在一位友人那里獲得了靈感,我們想,他的靈感多半就是從這里來的。這張照片沒有留下拍攝時間,而我們僅擁有電腦資料,所以無法具體判斷,只能從希姆萊的制服上大致推測,這張照片拍攝于1935年左右。你們注意看照片的背景,他們後面就是當時作為祖先遺產協會的辦公地址,1935後就換地方了。」

岳陽奇怪道︰「既然只是有莫金家族的標志,又怎麼知道他全名叫西爾•莫金呢?」

敏敏道︰「這是另一部分資料提供的,但我們不能完全等同起來。所以只是推測。」接著,敏敏向岳陽和張立說了西爾•莫金作為雙面間諜可能混入過布賴奇麗莊園的事。

听完西爾•莫金的事,張立奇道︰「從這張照片看,西爾。莫金是被邀請到祖先遺產協會去的吧,怎麼會又進入了布賴奇麗莊園?」

卓木強巴開口道︰「這件事情,我們也只能推測。當時西爾。莫金不知是用什麼身份進入希姆萊的祖先遺產協會的,但從照片上可以看出,他受到了希姆萊的熱烈歡迎。我們假設,他是利用了戰爭的混亂局面和希姆萊對超能力的狂熱,所以向希姆萊推薦了去西藏尋找純種雅利安後裔的計劃,所以才有1938年德軍第一次西藏考察之行。而他加入布賴奇麗莊園時,接到的任務或許是破壞或誤導盟軍對德軍恩格爾密碼的破譯工作。但那時德軍在戰場上已經處于下風,如果西爾。莫金是看到了德軍無力回天這一點,他大可以利用這次機會,反過來協助盟軍破譯德軍的密碼,這樣,他就為自己找好了退路。而從1938年到1945年間,德軍兩次對西藏進行研究,西藏喇嘛神秘出現在德國,究竟與這個西爾•莫金有沒有直接聯系,一切都還是未解之謎。而且,據我們手中的資料,這個西爾•莫金,極有可能參加了第一次西藏之行。」接著,他又說了英德聯合入藏行動和HM的事。

張立叫停道︰「等會兒,強巴少爺,你說那個什麼符號,就是魯那什麼……」

「魯尼文。」。

「對,就是那個,你再給我說一遍,HM的魯尼文是怎麼寫的?」

卓木強巴從電腦點出那段資料,道︰「喏,就這個。」

張立指著符號道︰「我見過!讓我想想!肯定見過,是二戰歷史里面的!那個很有名,我一下子想不起來……」

見張立一臉認真的樣子,卓木強巴等人都暫時停下,不敢打擾他。張立猛一拍腦門,道︰「米字間諜,二戰最神秘的間諜!我想起來啦!」

「怎麼回事?」岳陽追問。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