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8 1

他的話剛說完,密林之中,響起了整齊的「嗡嗡」之聲。

這種聲音讓卓木強、巴桑等人本能地直立起汗毛,身體曾受到過的嚴重創傷,此刻又被回憶起來。那

是美洲殺人蜂!雖然不確定來襲的是不是那種東西,但聲音的確驚人相似。

岳陽緊張地舉起望遠鏡,看著看著,將望遠鏡丟給了旁邊的肖恩,驚呼道︰「是蚊子!我從沒見過那麼

大的蚊子!」接著開始檢查身邊的武器,可是選來選去,怎麼也找不到適合用來消滅蚊子的武器。

肖恩的臉色也白了,將望遠鏡遞給卓木強時,手腕甚至有些抖。卓木強接過望遠鏡一看,整片密林,

由近及遠,好像被淡淡的煙霧包裹著,那便是成群的蚊子大軍!而飛在最前面的先鋒部隊,已經非常清晰

地出現在望遠鏡的視野中。

驟然看見體長超過一米的蚊子,相信無論是誰,都會毫無疑問地認定,那是一種怪物。這些怪物有一

個布滿網球眼的腦袋,大約有嬰兒頭顱大小,後面拖著一個好似牛皮水袋的月復部。渾身上下,包括翅膀,

都布滿鋼刺一般的硬毛。在綠色視野的夜視鏡下,灰白相間的條紋變成黑色和白色相間隔。腦袋和月復部之

間,好似被繩子勒過,隨時都有斷掉的危險,真不知道這兩部分是怎麼連接在一起的。

真正讓人顫栗的,是那標志性的吸血口器。這些怪物的頭上,全長著足有一尺長度的口器,就像一支

超大號的注射針頭。不難想象,為了吸到暴龍的血,這些口器必須鋒利。而那雙觸須,則在針頭上方挑釁

似地上下揮舞。

卓木強巴放下夜視鏡,他沒有把它遞給下一位隊員。因為這個時候也已經不需要了。那些怪獸已經振

翅而來,在黑暗處,只听到一陣陣刺耳的「嗡嗡」聲。讓人沒法預知究竟有多少?

張立的眼楮在各個背包上游弋不停。岳陽說︰「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哎!你找什麼呢?」

張立緊張地說︰「有,有沒有什麼什麼殺蟲劑什麼的呀?啊--」

岳陽說︰「哼!殺蟲劑對這些家伙有用嗎?哼!」

「哎呀!要是下層的那些巨蜻蜓能來那就好了……」

肖恩安慰說︰「不要擔心,不要擔心!嗯,據我所知,遠古的巨型的蚊子它是吸吮樹汁液的。」

「開火!」卓木強巴心知這個時候是不能有半點猶豫的,不管這些蚊子它是不是吸人血也不能讓它們距離我們的隊員太近。

「呯,呯,呯」隨著槍聲,飛舞在空中的可怕的怪獸紛紛墜落。但是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被槍擊落的只是很少的一部份。越來越多的巨大的飛蚊環繞在他們周圍。顯然,對火障它們顯得十分的畏懼。不敢

冒然撲進。而真正被擊斃的蚊子是很少的。它們大部份只是被擊落了。它們在地上一翻身,又重新站起來。隔著火牆,和牆里的人遙遙相望!

地上的蚊子的數量開始多了。開始層疊踩踏的時候。巴桑毫不猶豫地把手雷扔出去,把那些蚊子炸得

肢離破碎,四散紛飛。

而岳陽則注意到,那些蚊子的翅膀上燎起了火星,那就好象尚未燃盡的紙灰。一道道火一從翅膀上掠

過,那些翅膀在一瞬間就變成了灰燼。

岳陽說︰「它們怕火!快!用火燒它們!」

隨著岳陽的大叫,他用腳踢起了一層火星,火星落入了蚊群,就好象火星引燃了秋天的草原。那些蚊

子的硬毛和許多動物的毛發是一樣的易燃的。而它們的翅膀顯然也是易燃品。燃燒的速度非常的快,那團

火星對地面蚊群造成的傷害甚至比巴桑的手雷還厲害!

其余的人紛紛效仿。一面持槍擊落空中的飛蚊,一面用腳在踢打著火堆。或者拾起燃燒的木棍向蚊群

之中扔。

然而更多的蚊子已經升入高空。那一台台振翅的殺戮的機器,顯然,它們已經適應了這道火牆的障礙。它們升到了火焰無法燎烤的高度,然後在火圈的中心外盤旋,跟著它們羽翼一挺,就象箭頭一樣直扎下

來。

「小心!小心!」離開箭簇一樣的密集的攻勢。在火圈里的人已經顧不上地面的蚊群了。他們的槍口紛紛直指高空,抱著能打多少就打多少的態度,子彈毫無保留的向上發射著。

「唰」一支利箭就插在離張立身邊不足一米的地方。張立毛骨悚然地看著這個怪物。它四腳用力,正打算把那支巨大的針頭從泥沼里拔出來。他抬手,就給了那家伙一燒火棍,那家伙頓時被火星所繚繞。

連接火圈的火勢小了,張立向右沖了兩度,拉動了第二根纜繩,另一桶汽油順著搭建好的溝槽,傾斜

入了火圈,火上澆油,火勢頓時大了一倍。

火苗「悵悵」竄起,有十數米高,那些升空高度不夠的巨蚊被火一燎,頓時跌落火圈之中。它們軀體都化為了新的燃料。

火圈內,飛蚊象飛機一樣,一架接一架地自殺式地襲來,人們狼狽地躲避著,不時開槍還擊。

跌落在圈中的巨蚊並沒有死,有的翅膀被泥沼粘住,月復部朝天,六爪亂蹬;有的則四處亂跑,它們瞪

著篩一樣的網狀的眼楮,挺著針頭一樣的凶器亂刺亂扎;有的從火中掙扎著爬出來,渾身躥著火。

在火圈的外面也是同樣的情形。只是蚊群的數量比火圈內更多,它們層層疊疊,挨挨擠擠,上有火線

蔓延,場面更加驚人。引爆聲、驚呼聲、尖叫聲、槍聲、爆炸聲、振翅聲、火燒的「劈劈啪啪」的聲音都夾雜在一起。開槍還擊的、躲避攻擊的、用木棍引火的、扔手雷的、扔火把的、扔吸引彈的,場面十分的混亂,一時間好象到處都在爆炸,到處都在燃燒。

隨著跌落火圈的大蚊子越來越多,卓木強巴他們幾乎陷入了與巨蚊的肉搏戰,什麼對法、陣法全亂了

套,不是撞上自己人,就是撞在蚊子的身上,哪怕是被蚊子的刺毛刮一下,也會留下一道明顯的傷口,如

果被巨蚊那注射針頭插一下,很難講還有活命的機會。在混亂之中,卓木強巴閃身避開正面沖來的一個大蚊子,只覺得大腿上火辣辣一陣的灼痛,褲管被那

蚊子的硬毛給擦傷了,三道口子象被獵犬抓過。

卓木強巴飛起一腳,踢開了另一只巨蚊子,卡賓槍的子彈打完了,他就用五四式手槍射擊,大團大團

的稀泥一樣的漿汁被打得飛濺起來。

這時,又有一只巨蚊爬著過來了,它沖刺迅猛,哪里能避得開呢,卓木強巴當機立斷,身子一扭,沖

著它小腦袋拍了一槍,他只覺得︰「哎,怎麼,怎麼好象拍到了裝滿谷粒的麻袋上呢?」那種如硭在背的感覺,讓他全身一緊。不過還好,那蚊子的腦袋與身子的結合部果然是不牢靠的,被卓木強巴一拍,已然將

帶著注射針頭的腦袋一起給拍掉了。一些好象溶化了的巧克力似的物質從那斷口處汩汩地涌出來,而那具

身體依然向前沖,直直沖入了火圈。

「啊,」一聲驚呼!唐敏被一只巨蚊掀翻在地,另一只也沖過來,整個身體已然趴在了唐敏的身上了,它的凶器高高的仰起來,一直守護在身邊時時關注唐敏的卓木強巴,哪里會讓唐敏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只見他手臂一掌,儼然將那注射器的針頭握手里。他用立一拉,連同那小腦袋和與身體相連的管狀物一塊給拉下來了,之後,把它遠遠地扔出去。

「救命啊!救命啊!」躺在地下的唐敏還在驚呼,連連後退。

卓木強巴抬頭看,一只挺著利箭的空襲者正對著敏敏飛下來,已經來不及了,卓木強巴伸出了手臂,

生生地承受了這一次攻擊,那吸血的針管毫不客氣地扎穿了卓木強巴的手臂。

但同時,卓木強巴右手那把已經發射完的五四式手槍也被他砸過去,一槍頭,把那小腦袋砸得稀爛。

「哦,我的神!」肖恩用英文在大叫,一只大蚊子偷襲到了他的背後,只見他捂著又蹦又跳,卻始終也甩不掉那尖挺的凶器。

巴桑幫肖恩解了圍,他一腳踢開了那巨蚊身體和腦袋的連接處,跟著他自己也差點被偷襲,趕緊一個側

翻避開去。

肖恩自己拔出了針頭,還在那里嗷嗷地叫喚。

這個時候有人叫喊︰「接著!」

一個黑幽幽的東西扔到了肖恩的手里,那竟是一個帶著氧氣瓶的呼吸面罩,只見呂競男對著水塘拼命

地甩動著手臂,大聲地喊著說︰「跳,跳到水里。快!跳到水里去!」

只見火光地映照之下,岳陽、張立早早地跳進去,但是頭卻露在水面,等著那呼吸面罩。

亞拉法師守侯在一旁,只見他左一掌,右一掌,正拍,反拍,就好象隨手甩著耳光,把向他靠近的蚊

子的頭通通地拍掉了。失去了腦袋的蚊子就算再多,也不容易造成致命的傷害。

而呂競男在一旁邊,正在打開一背包,向那些仍在避難的人和已經跳進水里的人分發著呼吸面罩。

其余的人也拿到了呼吸器,他們「撲通,撲通」一個個跳到了水里,向較深地方潛去。

巴桑跳入水中之前,正看見亞拉法師他好象閑庭信步一樣地揮舞著手臂,那姿態優美得就好象是交響

樂的指揮家,心里頭不由一寒︰「這個老頭!」

誰也不敢肯定那些從空中俯沖的蚊子會不會一頭扎進水中,不過,既然是岳陽通過觀察分析得出的結

論,水底應該是安全的。

透過岸邊熊熊的火光,依然可以看見,那些失去了目標的蚊群在水塘的上空久久地盤旋,最終才不甘

願地飛舞著離去。

如果沒有簡易呼吸裝置,他們根本是沒法在水下呆這麼長的時間的,為了安全起見,又怕那些蚊群,

它們狡猾地躲在一邊,他們在水中多呆了一會兒才回到了岸上。

火光已經漸漸地熄滅了,岸邊就象是剛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剛經歷一場世界大戰,到處都是彌漫的硝煙,烤焦的尸體。回

憶起片刻之前的生死之戰,那些仍然活著的還在不住扭動的蟲體,還在讓他們心神不定。

唐敏檢查了大家的傷勢,卓木強巴臂扎的那一針,從尺骨和橈骨之中穿過,肌肉有所損傷,但是並沒

有傷到筋骨,也沒有扎破大血管,隱行輕創、消炎、引流、包扎之後,甚至還能活動。

相比之下,肖恩受的傷要重一些,唐敏看著肖恩左臀的傷口,這傷口讓肖恩撬著挑起來,這一針刺的

肯定不是一般的人,那拇指粗的瘡口內全是紅色的翻卷的肉,不知道有多深,不過從肖恩的表情看,起碼

穿過臀大肌直插到髖骨,或者刺穿了髖骨。這種深度的傷口連清洗都很困難,唐敏不由地露出了為難的表

情,看著肖恩他「嘶嘶」地吸著冷氣,唐敏有些猶豫。

呂競男看著唐敏手中拿著的玻璃注射器,大概知道唐敏打算怎麼做了,她拿過了那個玻璃針筒在火上

燒烤著說︰「我來吧。」

又對肖恩說︰「有點疼啊!忍著!」跟著把針筒夾在中指和無名指之間就象按釘子一樣,把整個針筒按進了肖恩的上的傷口。

「呃!」肖恩疼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地滲出來。

呂競男把針筒內的液體完全注如了那個傷口,然後拔出了針筒,為了讓傷口得到徹底的清洗,她又注

入了一管,並且象搓衣服似的,在傷口的附近還搓了搓。直疼得肖恩差點兒沒昏過去。

「這樣的傷口要是不徹底的消毒,那是非常容易感染的,是不是啊,啊?」

唐敏听到這個話,她輕輕地點了點頭。她終于不得不承認,在某些方面自己永遠不可能達到呂競男的境地。她偶然想起了那名醫師告訴她的一句話︰「作為一名醫生,首先你就得學會殘忍!」

事後,大家分析了造成巨蚊襲擊的原因。已經疼得半死不活的肖恩的解釋最令人信服︰「普通的蚊子便

能感到一公里外的信息,而這些巨蚊的嗅覺明顯更為敏銳,大家剛剛干掉一頭暴龍,估計這些暴龍的血液

的氣息,便是把這些餓蚊引來的原由。」

不管怎麼說,他們都被這群突如其來的蚊子大軍攪得無心睡眠而傷痕累累,而更為嚴重的是,大副的

武器在這場沒有任何意義的戰斗中已然消耗了七七八八,如果再次遭遇可怕的怪物集團軍,可真不知道該

怎麼面對了。

這一夜注定將無法平息,同樣的悲慘的遭遇,也出現在另一群剛剛降落在香巴拉的現代人的身上。

西米一行人正如岳陽所預料的那樣,是直接朝著工布村降落的,不過他們僅有十三個人成功的降落在

工布村里,還有四個人降落在了第二層平台。只有三個集裝箱到達了預定的位置,有兩個不知去向。

隨後,在工布村的十三名傘降者由于與第二層平台相距太遠,他們的對講機內只能听到斑駁的雜音,

和不時的一陣陣的歇斯底里的慘叫聲。那些慘叫的聲音是如此的劇烈,以至于不用對講系統都能听得到。

「他娘的,啊,啊,有病」

「卡那拉,卡拉」

「撕裂了,撕裂了」

「霹靂他哇,沙啦,沙啦一地,各拉嘎」

西米躊躇滿志地告訴大家︰「看到了吧,听到了吧,這里就是你們想來的地方。這可不是一般的地獄!

想在這里活下去,就得听我的!」

馬索接著說︰「沒錯,沒錯。你們都听清楚了嗎?在對,在這里,我們都得西米的,听老大的,只有跟

著西米老大我們才能找到那個寶藏!也只有西米老大才能讓我們活下去嘿對嗎西米老大!」說著,他咧開嘴笑著,望著西米。

西米看著馬索的這副面容,那就象看到了一只伸長的舌頭,猛烈地搖著尾巴的哈巴狗。

第二天一早,卓木強巴等一行人帶夠了儲存水,離開了這個可怕的水塘。

由于大量的武器彈藥消耗在了昨天夜里,他們不得不更加小心,而且快速的前進。肖恩行走不便,被

巴桑等人輪流用擔架抬著,不過看他的情況似乎並沒有受到感染。

岳陽跟張立在前面探路,路上遇到一些奇形怪狀的生物,不過大都避開了。實在避不開的,就把它消

滅了。

奔波了大半天,總算有驚無險地回到平台的邊緣。對他們而言,目前只有沿著邊緣前進,才不至于太

危險。沿著邊緣沒走多久,岳陽眼楮一眯,好象是發現了什麼。

他身邊的張立也極目遠眺,但是什麼也沒看到。他問岳陽說︰「哎,哎,看什麼呢?發現什麼了?啊?」

「不知道啊,再走幾步就能看清了。」

又走了一段,岳陽突然一聲歡呼向前沖,張立不明就理也就跟著沖。後面的人一直跟著。

這個時候大家才看清,一個降落傘在平台的邊緣被風吹得搖來晃去,但是就是動彈不得,在傘的下方

有一個長條狀的方形的鐵桶,有些像集裝箱,不過比集裝箱要小。走到近處才發現,那不是一個箱子,而

是數個大號的旅行箱緊密地扣連在一起,箱子的外殼都是合金鋼制成的。

張立也認出來了︰「這是特種兵常用的傘降物資,通常這樣的一個組合箱里面要裝著一個小組的全部常

用物資,包括武器、藥品、食物等等,等等。」

岳陽說︰「哎呀,這,這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隅啊!一定是那些空投傘兵裝備被風吹得轉了向,看,

看,激光制導儀被撞壞了,哦,可真是老天保佑啊」

對于他們而言,這批裝備那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卓木強巴拍了拍這些鋼制金屬殼,伸手拉了拉,它們

嵌合得非常的牢固,根本取不出來。

張立一面取電腦,一面說︰「沒用的,現在這些箱子被鎖定了,被鎖定成為一個整體。沒有光碟解碼根

本就取不出來,哼,更別說打開了。」

他飛快地接撥上電腦,並且開始尋找接口,同時說︰「不過我們也有電腦,哼,破解這種密碼並不比我

破解古人的機關難多少啊!」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