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8 4

肖恩沒有感覺,但是他知道唐敏和呂竟男此刻正在他的身體上做些什麼︰「哎呀!我我在發燒嗎?這是怎麼回事啊?如果我在發燒,我的頭應該出現疼的感覺啊,而且意識也應該模糊啊。怎麼我我卻覺得自己越來越清醒呢?難道說這是我血液的溫度升高了?是我心跳的速度加快了?可惡!我連自己的心跳也

完全感覺不到了,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寄生蟲,這這個身體完全就不屬于我。等等等等,我剛才想到什

麼了?什麼了?我剛才已經想到什麼了?我想到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不對勁」

第三天,體溫還是沒有降下來,他的心跳更快了。這樣下去,他會肖恩的身體上出現了麥芒大小的紅點︰臉上、脖子、手背、胸部、背脊、腳踝到處都是,就像是被跳蚤叮咬過,或是被蜘蛛爬過。

第四天,肖恩的體溫開始下降,紅斑消失了,可是,唐敏又發現了別的問題︰他的身體正在急劇的消

瘦。雖然每天在注射維生劑並且注入足量的生理液,可肖恩就像三四天沒有吃東西,不,不,比他們從冥

河中出來還要慘,原本他那白皙飽滿的皮膚,如今像是干涸的樹皮,薄薄的一層貼在骨頭上。充滿彈性的

肌肉變得像牛肉干那樣的緊巴巴的。唯一的清晰可見的如同一根根的蚯蚓一樣突出的血管。好像隱形的怪

獸依附在貧瘠的土地上。

第五天,唐敏悄悄地告訴卓木強巴︰「我想啊,我發現肖恩消瘦的原因了。那是,在他的身體里,好像有什麼東西。」

「什麼?你說什麼?走,我們去看看。」

呂競男站在肖恩身邊,緊緊地皺著眉頭。

肖恩的情況很不好︰雙眼潰爛,流出了黃色的黏液,看來已經失去了重見光明的機會。他兩頰消瘦,

顴骨高高的突起,眼眶剩下兩個充血的大窟窿,就像一具木乃伊正在在咧著嘴笑。而更可怕的是,肖恩那

瘦的凹下下去的月復部,只剩下一層皮,軟塌塌地搭在盆骨上。在那層皮的下面,明顯的可以看見,有手指

粗的生物在蠕動,不止一只,有像他們在沙灘上看到的情形。皮下的一個小丘,從一點挪移到另一點,很

明顯的蠕蟲的移動方式,最多的時候同時看到六七個小丘在皮下移動。它們有時就像蝌蚪在池塘里游泳,

蠕動的速度非常的快;有時又停下來,像像蠶在啃食著桑葉般地一寸一寸地挪,有時候兩只相遇,糾結

在一起,好像在爭奪,總有失敗的。當游上肖恩的胸腔,就在那里消失

這就是肖恩消瘦如此之快的原因。

他們注入肖恩體內的營養液,被那些奇怪的生物吸收,而它們似乎沒有打算停下來。還在繼續蠶食肖

恩的內髒,卓木強巴仿佛似乎听到,它們吃食時發出的「沙沙沙」的聲響。

張立、岳陽也來了,他們看到這一幕差點喊出來,岳陽捂著嘴,把張立也拖到一邊,惡狠狠地說︰「你

想死啊?你不能說,讓他听見怎麼辦?」

留下亞拉法師照看,其余的人退到一旁商議。

呂競男說︰「現在,總算知道肖恩身體異常真正的原因了。為什麼消炎沒有用?為什麼發燒?為什麼癱

瘓?全都是他體內的寄生蟲在作祟。」

張立說︰「寄寄生蟲啊?什麼什麼時候有的啊?啊?哦哦是那只蚊子吧」

岳陽說︰「蚊子?蚊子不是應該用尾巴在水中產卵嗎?怎麼會用嘴呢?會不會是在水塘里呢?」

唐敏搖搖頭說︰‘不會啊!咱們當時都受傷了呀!怎麼肖恩一個人出現問題了呢?」

卓木強巴說︰「看來是這樣了,這也是為什麼我沒事,而肖恩出現問題的癥結所在。當時那只蚊子把我

的手扎穿了,而肖恩卻只刺入了一半,透過口器把後代注入了宿主的體內,而又不驚動宿主,這的確是很

好的繁殖的方式啊!」

卓木強巴發現呂競男听到宿主的時候,眼色怪異的看著自己。

胡楊隊長說︰「哎呀!我覺得吧嘶也不一定就是蚊子的後代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吧?啊?要知道蚊子本身是傳播者呀。它們在吸血的過程中,有可能把自身攜帶的寄生蟲,傳播到別的個體的身上啊!」

岳陽說︰「咱們竟然早沒想到,這下啊,就全清楚了。主要是因為那些巨大的蚊子,體型猙獰,實在是

讓人難以與外界的蚊子聯系在一起想事情。」

呂競男說︰「通過血液循環首先搶佔中樞神經,然後癱瘓掉獵物的身體,麻痹獵物的感知,這樣可以保

證獵物正常長久的存活不至于因為痛苦而過早地死亡,以便它們慢慢地蠶食。它們一邊進食,一邊排泄,

這種排泄物還有很大的毒性,已經給宿主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這種寄生,太可怕了。」

「那那現在怎麼辦呢?啊?把把蟲子給抓出來呀!」胡楊隊長著急的說。

唐敏說︰「先現看看吧!前天用彩超還沒能發現它們呢!」

「唔!」呂競男接著說︰「筒體結構和人體軟組織極其相似的,它們藏在血管里,彩超是很難分辨的。」

他們回到了肖恩的身邊,再用彩超一查,所有的人都驚呆的說不出話來了。

空洞!空洞!空洞!彩超顯示肖恩的胸腔內到處都是空洞。

唐敏查著查著,眼淚掉下來了︰肝髒被吃掉三分之一,肺幾乎只有一半正常組織,胃部和腸道更是千

瘡百孔。

肖恩的內髒,就像是打滿了通道的蟻穴。

而這一次通過3d成像,更是清楚的看到︰在肖恩肺內的那些手指粗細的寄生蟲,就像是一節一節的小

腸子,在月復腔內扭曲著、跳動著。不知道它們用什麼辦法,把實體組織慢慢地啃食,卻能把血管很好地保

留。只見樹根似的粗壯的血管,此刻就像是蛛網般布滿了空蕩蕩的月復腔。隨著心髒的掙扎波動,時而塌陷

,時而充盈。

圖象上那詭異的形狀,讓他們想起倒懸空寺那種可怕而詭秘的 。

巴桑冷冷的說︰「他活不成了!」

言下之意,是該考慮放棄了,事實上他已經讓忍了好幾天了。

卓木強巴一伸手,抓住了巴桑了衣襟,把他拎到了自己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他,雙手微微地在顫。巴桑沒有想到強巴少爺會如此的震怒。

「他沒有病。」卓木強巴的嘴角在抽搐。

他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終于克制住了他滿腔的怒火,壓抑的聲音卻無比堅硬的說︰「我我不想在說了!我卓木強巴從來不輕易放棄任何一個人!他是我們的隊友啊!巴桑!」

這是肖恩听到的最後一句話。

他的耳膜終于破潰了,膿液順著他的耳道留了出來。他感到了一絲清淨。

心里頭默然說︰「強巴!沒有更早的認識你,真是遺憾啊!哎哎這個世界原來可以這樣清淨啊!我要死了嗎?這就是報應嗎?按照你們中國人的說法。」

卓木強巴放下了巴桑。

不過巴桑卻並不打算放棄他的意圖,他反問說︰「那你打算怎麼辦?現在的情形是十分明顯的,肖恩的

月復腔被蠶食得一團糟,雖然他的表情看不出絲毫的痛苦,但是誰都可以肯定,那種無法表達出來的痛苦不

是更痛苦嗎?無論是否殺死那些未知的寄生蟲,肖恩只能多活一兩天,而且就目前的狀況,他每多活一天

,就多痛苦一天。」

卓木強巴沒法回答。

巴桑的手握在刀柄上,冷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樣刺入了卓木強巴的胸。

卓木強巴眼楮涌起了無限的悲涼而心中在喊︰「巴桑!巴桑!你怎麼能如此冷漠呢?那是我們生死與共

的戰友啊!」

而巴桑,他的目光毫不退卻,那冷漠的眼神作回答︰「我從墳墓中出生,我是踩著戰友的尸體活下來的。我的心死了!我的心死了,可是我們還要繼續活下去呀!請接受我的無情!接受吧!」

卓木強巴轉過了身,他沒法面對!其余的人也低下了頭。

巴桑拔出了刀,刀鋒閃著森森地寒氣!但是拔到了一半被競男按住了。

呂競男淡淡地說︰「讓我來處理吧!」

她打開了那個醫療用的皮包。這里不僅用各種用來治療的藥物,同樣也還帶來毀滅的藥物。

呂競男取出了一只安貝,緩緩地轉動瓶身。上面的文字說明,只需要十五秒,就可以讓人陷入永恆的

安眠。

她不由的咬住了下唇︰「是呀!是呀!這是第一次扮演這樣的角色。」

那透明的液體注入了肖恩的血管,很快它將會隨著血液流遍肖恩的全身,那時侯一切就結束了。

呂競男注完了液體,輕輕地顫抖地拔出了針頭。

突然,她把注射器遠遠的扔出去。仿佛那是魔鬼觸踫過的東西,她再也不能握在手里。

所有人都默默的站著,默默的低著頭。

卓木強巴則在遠處蹲在地上,他仿佛看到了︰那和熙的親切的微笑、那彬彬有禮的握手、那飄逸的銀

發就在昨天,仿佛就在昨天。

呂競男靠近了他,手放在他肩上勸解地說︰「是啊!咱們在出發之前,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不是嗎?」

卓木強巴一舉肩,擋開了呂競男的手,毫不留情地說︰「人家從大洋的彼岸過來,沒有任何要求!只因

為曾一起去過美洲叢林,就義無反顧地幫助我們。如果沒有肖恩,我們中還活著的人還有幾個呢?你們

呢你們呢!你們除了懷疑懷疑你們還做過些什麼?」

呂競男愣了,她沒有想到卓木強巴是這樣反感他們謹慎的態度,這件事情她有她的原則,呂競男說︰「

沒錯!我就是懷疑他!現在也不排除他的嫌疑,這就是我的職責!」突然她話鋒一轉說︰「如果哪天我也像肖恩那樣呢?」

卓木強巴愕然回望。

這個時候唐敏突然喊︰「強巴!強巴!競男!競男!開來快開看呀快來看肖恩快!」

肖恩的呼吸急促而短暫,他月復腔里的寄生蟲受到了藥劑的影響在月復腔內翻滾著,那層皮的下面好像有數

只青蛙,它們掙扎著,要跳出肖恩的身體,那層松散的皮突然會彈跳起來,月復部被撐的像帳篷,跟著,又

會落下去,一個點又跳起來,有時,幾個點同時蹦起來,就好像肖恩的月復腔蒙著一個怪獸,它張牙舞爪要

破月復而出!

在那寧靜的世界,肖恩在回憶︰「無數的古墓甬道各式各樣的機關密道,如果不是那場官司如果不是那幅地圖自己或許會成為一名出色的律師吧!」他又想起了形形色色的組織里的人,他從那學習了可怕的知識,跟著他們去一個個可怕的地方,刺激,瘋狂,自己片刻也不曾有過有過休息啊!

突然,肖恩靈台一片清明,他的知覺似乎恢復了,鑽心的劇痛從身體的各個器官傳過來,月復部,有什麼

東西來回竄著,有東西在在啃噬自己!

他猛然明白了一切,自己前些天不是還一直擔心這件事嘛,呵,到最後自己竟然沒有想到他,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

肖恩突然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他的嘴一下子張開了,接著他吃力的嘶聲的吼道︰"bolisi(拼

音)makegood」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