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8 9

房間很快就布置好了,呂競男唐敏和瑪吉一個房間。卓木強巴,張立,岳陽,三個人一處。胡楊隊長

他們三個人一個房間,啊,很久沒有睡舒適的牛毯了,三個人在房間里瞎聊天,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岳陽很早就醒了,在醒來的第一見識就去搖張立起來了︰「起來了,懶鬼呀。」

張立嘟囔的說︰「瑪吉……」

岳陽的身體向後微微一傾說︰「你呀,你這個小子中毒了,你睡覺的時候還叫人家的名字,昨天晚上叫你去,你不敢找人家說話。起來了,起來了。」又推了兩下,聲音把卓木強巴也驚醒了。

卓木強巴說︰「你呀。讓他再睡會吧,呵呵。」

當岳陽發現不對勁的時候,他開始搖張立,但是張立沒有反應,他一踫張立的臉頰,跟著又趕緊模了模

自己的額頭,又模了模張立的額頭,趕緊說額︰「不對不對啊,這小子在發燒呢。」

卓木強巴淡淡的說︰「知道知道自從昨天他看到瑪吉開始。他就一直在發騷呵呵。」

「不是啊,強巴少爺,他在發燒。你看,他這腦袋好燙啊。」他從原子表的側邊抽出了牙簽粗細的溫度計,在衣服上蹭了兩下,就說︰「白痴混賬,你怎麼能發燒呢,你怎麼會發燒啊。」

張立嘟囔的說︰「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岳陽正準備說這小子還清醒這。張立又嘟囔了一句︰「你太美了……」還吧唧著嘴。

卓木強吧過來模了模張立的額頭說︰「敏敏醒了,張立發燒了,快過來看一看。「

沒多久,呂競男就過來了,唐敏跟在後面,瑪吉也跟了過來,這時候張立的體溫也測出來了,竟然高燒到四十度。

唐敏說︰」一定是昨天的的傷口感染了吧,唉,昨天晚上忘記了看他的傷口,他自己也不說,唉都怪我忽略了。「說著,拉開被褥查看張立的傷勢。瑪吉呢臉色一紅害羞的轉過了頭,她還沒見過穿褲衩的男人呢。不過見這個屋里沒有人注意,她又紅了臉,轉過了頭,關切的的看著張立。

天黑沒有亮,打開照明設施,只見張立的手又紅又腫,已經有膿液了。呂競男說︰」唉,這個小子怎麼昨天什麼也不說呀,趕緊給他清創。「

岳陽低聲說︰」嘿,他呀昨天飄飄欲仙,他哪能感覺到疼呢還,恩唐敏又肯定的說我也覺得昨天他那個魂,就不在他自己的身上。「說著看了臉色紅潤的瑪吉一眼,不過他們說的都是標準的普通話,瑪吉呢只能瞪大眼楮看著呢。

清創、抗生素治療、降溫處理完這一切以後,唐敏望著卓木強吧,卓木強巴毫不考慮的說︰」我們等到他痊愈,從這里到確吾,是用不了多久的不是嗎?「

岳陽拍了拍張立的臉,無奈的說︰」傻小子。」然後又擰了一下,一扭頭,就看到了瑪吉的嗔怪的臉色了。他趕緊友好的笑了笑,把位置讓出來。

瑪吉蹲在了張立的旁邊,試探的模了下張立的額頭,又趕緊縮回了手,怯怯的看著岳陽說︰「張大哥,是因為我才受的傷,是麼?」

岳陽心里說︰別傻了,他老早就受傷了,跟你沒關系。嘴上卻說︰「額……這個嘛……這個……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或許……可能……額……這個……恩……」這小子我是仁至義盡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立嘟嘟囔囔的說︰「瑪吉,瑪吉你真漂亮……」雖然不明白他想說什麼,但是那聲瑪吉確喊得清清楚楚,在看其他人的表情不用猜都知道他在說什麼,想起昨天那個慌慌張張從林中逃出的身影,瑪吉那明亮的大眼楮開始合上,不經意間,嬌羞無限。

岳陽心里說這小子是燒糊涂了,還是清醒呢,一定是腦子燒出毛病了,清醒的時候他敢當著瑪吉說這話?

這個時候,天已經亮了,胡楊隊長他們也都起來了,得知張立病了,也都同意休息幾天,這些天天天在

原始森林惡化野獸打交道,能多看看同類也是不錯的拿張立做試驗,唐敏抽空教起瑪吉一些護理的常識。

打點滴的滴速,測體溫。

瑪吉學的很認真,唐敏時不時的看著對面的卓木強巴,兩人相視一笑,笑里包含的內容,只有他們知道。這個時候呂競男說︰「瑪吉你昨天不是說要帶我們去看幾個重病人嗎?現在有時間了。是現在帶我們去,還是……哦……瑪吉」

這才想起,昨天請他們去看那幾位大叔的,她看了看張立,又看了看大家,一臉難以抉擇的表情。

唐敏提示她說︰「那。還有別的人知道那個地方嗎?」

「恩,你們等一下。」瑪吉像是想起了什麼,沒多久就回來了。「迪吾大人帶你們去,那好吧。我……我流下來……」說著臉又紅了。

「那好吧瑪吉張立就交給你照顧了。」瑪吉撲閃著大眼楮點了點頭。

岳陽笑的樣子很古怪,唐敏把張通訊器戴在了瑪吉的耳上,告訴她怎麼使,並且說如果有什麼情況,

就用這個告訴我們離的很遠也能听的到。

胡楊隊長奇怪的看著岳陽和唐敏兩個人說︰「我我也留下照看張立吧。」

岳陽又是遞眼色又是打手勢,你留下干什麼呢!唐敏也說︰「張立已經沒有什麼大妨礙了胡楊隊長流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我們一起去看看那病人,說不定到時候你還得幫忙呢。」

胡楊隊長看了看張立,又看了看一旁緊張的小姑娘。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說︰「噢噢噢噢……那我們走,走。」出了屋子。

呂競男詢問唐敏和岳陽︰「你們在干什麼呢?」她頓了頓,遲疑的說︰「我們自己的事情,還不夠多嗎?帕巴拉神廟找到了嗎?紫麒麟找到了嗎?強巴身上的蠱毒揭開了嗎?後面還有追兵前面一切還是未知。我們在這一路上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了?張立跟瑪吉他們有好感,我知道,可是你們干嘛在一邊推波助瀾呢,你們認為這是對他們好嗎?你們有沒有想,我們要是離開這里,你們是想要張立留在這呢,還是想讓他後面的行程,心神不寧呢,或者留給這位小姑娘一段刻骨的相思呢?別忘了他們之間有多大的差距,他們根本

就不可能在一起,而且我們不是觀光,不是旅游,我們這次的行動是很危險的。萬一張立他……你們

能不能先考慮一下咱們的環境啊。」胡楊隊長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亞拉法師,和強巴沒有表態,岳陽被這頓臭罵低下了頭。

敏敏不服氣昂起了頭︰」我覺的吧……「

剛說了三個字就被卓木強巴搶過了話頭︰「我覺得我覺得教官說的有道理,對于這事情,我們應該保持客觀的態度,張立的事情我們讓他自己去解決我們不主張也不阻止,對吧。」

胡楊隊長說︰「哎,我說,我說,咱們還是先去迪吾大人呢,人家已經都等急了。「

呂競男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里在說在,你們已經在主張了一個生活在封閉的環境下,正值得憧憬的小姑

娘,面對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兵,你們教她怎麼能,怎麼能有抗拒力呢。

前方是一個奇怪的洞穴,在村子的下方,迪吾大人說︰」他們都是在戰爭中中了蠱毒的人,由于我們的王國,與大迪吾的王國了解的蠱術有所不同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解蠱。昨天我卡了一些你們治療村民的手法。或許你們對此有所幫助。多了解一些蠱毒,或許對你們也是有幫助的。「

呂競男看了看周圍的布置,詢問說︰」這里是被隔絕起來的嗎?「」是的,因為害怕傳染也避免嚇到村民,他們都被隔絕到這個地方,除此以外我們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了。」

唐敏說︰「他們吃什麼呢?」

「瑪吉每天給他們送食物。」

「事實上這個地方也就我和瑪吉願意來,村里的人,不敢過于靠近瑪吉,他們害怕被傳染。其實瑪吉應該沒有染上可怕的蠱毒。我知道我知道像瑪吉這樣善良的孩子,她她怎麼會被感染呢。」

在洞口迪吾大人在此重復和強調了一遍。「額,希望希望你們不要發出過于驚訝的聲音……額,畢竟里面的人,有些……額……可怕……」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迪吾大人的強調,站在洞口,他們都已經深深的感受到了……

站在洞口,卓木強巴他們就已經深深感受到了洞內的可怕。一陣陣惡臭從里面傳出來,那是肉質腐敗夾

雜著腐敗物散發出來氣息。洞內光線奇差,有微弱的光從洞頂投射下來,看那光柱里面的空氣,就像是粘

稠的膠質物,混濁,而各種微弱的痛苦的聲音從洞內往外震蕩著,聲聲刺耳。

剛走到洞口,敏敏已然皺起了眉頭,這里的氣味實在是太難關了,不僅她如此,岳陽的表情也不好看,

每個人都強忍著嘔吐的沖動。

這個時候,迪烏大人停下來,他說︰「帕佳,帕佳,我們來看你了。你還好嗎?」

卓木強巴他們左右張望著,沒有人啊。周圍只有灰色的岩壁啊,迪烏大人是在和誰說話啊?只有亞拉法

師和呂競男注意到,在岩壁一角,有微弱的生命的氣息,而那里,也是迪烏大人的目光停留的地方,不過

,乍一看上去,那只是一堆石頭。

「迪烏大人啊,今天瑪吉沒有來啊?」牆角傳來了微弱的回答,是一個蒼老的聲音。但是卓木強巴他們張大了眼楮也沒有看到那個人。直到那岩石動了,石屑撲稜稜落在了地里,他們才發現,那是一個人。他們

被嚇了一跳,這個人的全身都長滿了礫石一樣的物質,連頭連臉都被包裹在其中,他靠在那石壁上,不仔

細看,根本就沒有發現這是一個人,這副面容,不能說是猙獰,簡直就是恐怖。

「瑪吉說,已經替我找了一個好地方,什麼時候去啊?」這個叫帕佳的男子一說話,他臉上的石屑紛紛掉落,他稍一動作,身體上也有大塊大塊的石粒落下,露出了鮮紅的女敕肉,有的地方竟然露出了白色的骨頭。

迪烏大人告訴帕佳說,「再過一兩天吧,你的身體不是還行嗎?近期不會有什麼問題,啊。你的地方我看過了,很不錯,瑪吉親自選的。」

當听到瑪吉親自選的地方時候,帕佳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希望的光彩。他動了動嘴角,「早早了就好,早了就好,免得連累你們啊。啊啊,瑪吉她好嗎?今天為什麼沒來啊?」

迪烏大人說,「有新的病人。瑪吉要照顧那位病人。」

「噢噢,」帕佳那可怕的臉上竟然蘊含著溫馨的笑。迪烏大人走到了那個水桶的邊上,一勺勺地往帕佳身上澆著水。

「這是那日帕佳,他曾是我們朗布王國的勇士,在一場刺殺行動失敗以後,他中了鹽蠱,對,他的身體正在鹽化,他的身體會慢慢變成一塊石頭,現在已然是晚期,他哪兒都去不了,現在,他連食物都很難下咽,每天都需要用水澆灌三到四次,否則他的全身就會僵硬,就像剛才你們看到的那樣,一動就會開裂。」

唐敏用小鑷子夾起一塊掉落在地上的石頭,驚訝地說,「噢,這,這是角質層啊,里面是骨組織,他的身體不是正在變成石頭,而是到處都在變成骨頭,等一等,我知道這種病,好像有過這種病例的報道。」

胡楊隊長提醒道,「查資料。」卓木強巴半蹲下去,把電腦取出來,輸入「骨化,全身多器官組織骨化」等字樣進行搜索,沒過多久,電腦就給出來幾個答案,其中的進行性肌肉骨化癥,大致符合眼前這個人的癥狀。

唐敏說,「對了對了,就是它,我記得那些人被稱為珊瑚人,這是一種基因變異,人體的肌肉、軟組織至器官、血管等,都會慢慢變成骨頭,病情發展到最後,患者的全身再沒有可以活動的地方了,全身,都會

變成骨頭的。」

卓木強巴合上了電腦,其余的人心里似乎暗暗舒了一口氣,能用科學的方法知道這是什麼疾病,是啊。

蠱DU與現代醫學畢竟還是有所聯系的。

迪烏大人懷著一絲希望詢問說,「怎麼樣?啊?有辦法嗎?」

唐敏小聲地說,「我們知道這是什麼病了,但是,沒有辦法救他。事實上,這種病癥,以目前的醫學手段,還沒有切實可行的辦法。唉。」

唐敏在松氣的同時,也暗暗多了幾分驚恐,難道這蠱毒,已經厲害到可以達到基因變異的地步了嗎?這

可是一個千年的古人就發明了的巫蠱之術啊。

迪烏大人點了點頭,「嗯,帕佳已經有所準備了。這里,只有他一個鹽人,瑪吉給他找了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他會在那里安睡的。」

岳陽問,「不進行天葬嗎?」

迪烏大人面色一沉,隨即微笑著說,「天葬,那是品德高貴的人才可以享有的待遇,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用的。而且,種了蠱的人,只能用土葬或者火葬,因此,能夠尋找到一處清秀僻靜之所,就是他們最好的歸

宿。」

說完,那種詢問的眼神,望向了亞拉法師和卓木強巴,好像在問,你們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安頓好了帕佳,他們繼續往里走,他們都不再說話了,特別是敏敏,沒有什麼比看到一個重病患者而自

己卻無能為力更能讓她難過了。

第二個人,在相隔不遠的地方。

她躺在一張石床上,一陣陣有氣無力的聲音就是從這里發出的。

走到近處,發現石床上躺著一個頭發花白的女乃女乃。他們心中又舒了一口氣,起碼這位老女乃女乃的相貌還沒

有發生什麼改變,只是她的頭部,她的頭部似乎一下子發生了什麼變化,她的身體龐大的,與頭部完全不

成比例。灰色的氈毯象征性地搭在她的身上,老女乃女乃動彈不得,嘴里不斷地發出令人心顫的聲音。

迪烏大人說,「丹珠阿媽石堆旺的母親,她兒子在戰爭中不知道什麼原因中了萬蛇噬心蠱,結果,堆旺傷重回村,沒等蠱發就離開了人世,老媽媽抱著兒子的尸體哭了一天一夜,我不知道這種蠱是會傳染的,沒

想到丹珠阿媽竟然也中了萬蛇噬心蠱,那就是好像有一萬條蛇在咬她的肉一樣,啃她的骨頭。」

好像,好像她听到有人在說話了,丹珠女乃女乃的聲音小了很多,她盡量用柔和的聲音問道︰「瑪吉嗎?是瑪吉來了嗎?」這張痛苦的臉上竟然擠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呂競男看到了這一幕,心頭一悸。

迪烏大人說,「噢,丹珠阿媽,是我。我們來看你了。

丹珠女乃女乃睜開了一雙混濁的眼楮打量著這群人,看到光影後的唐敏,她笑了笑,「哎,你騙我呢,那不是瑪吉是誰。」等到看清不是瑪吉,丹珠女乃女乃又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對不起,認錯人了。」

迪吾大人說︰「他們是,他們是外面派來的白度母,是來幫你看病的。」說著,就準備弗去丹珠女乃女乃身上的氈毯,好讓他們看清萬蛇蝕心蠱對她的身體造成的傷害。不過,丹珠女乃女乃看到這麼多的人,卻驚恐的拉住了那氈毯的另一頭,開始哎喲哎喲的申吟起來。

胡楊隊長發現了這個事情,提議說︰「阿,嗯,這樣啊,咱們幾個去那邊看看吧。」還對迪吾大人說︰「我們不會亂走也不會亂踫得,放心,放心。」卓木強巴等人都離開了,只留下了唐敏和呂竟男,迪吾大人這才小心的揭去了那覆蓋在丹珠女乃女乃身體上的氈毯。

「啊!」唐敏已然盡量的克制,還是忍不住用雙手捂住了她的嘴。

在氈毯的下面,不能說是一個身體了,只能說是一堆肉了,又像是蟻後那樣,是一個超乎想象的巨大的

身軀,說是一座小山也好,不過份。如果說卓木強巴算得上是虎背熊腰,這丹珠女乃女乃的一條胳膊就足有卓

木強巴的腰身那麼粗。那胸口的一圈就像戴了個汽車輪胎做成的游泳圈,皮膚皺褶著,耷拉在她的身體上

面。而月復部的贅肉竟然遮住了膝蓋,露出了2條小腿,就像是兩面鼓,腳板就像是吹脹的氣球,是常人的

4到5倍大小,腫得發亮,而且這位老女乃女乃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難聞的氣味。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