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8 11

張立的臉在瑪吉的額頭磨蹭著︰「如果我還活著,我一定回來。」

「立哥,如果你回來,帶我去外面好嗎?」

「我。我向你保證,如果我能回來,我一定帶你去外面的世界,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恩?」

「你去哪我就去哪,瑪吉是你的,你要走,請帶她的心一起離開,它已經不屬于我,要它有什麼用。」說完瑪吉神情的看著張立,眼楮一眨不眨。一顆心急促的跳動著。他只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奔騰。看著瑪吉那羞怯的模樣,他那能不懂那話語和那雙眼楮之中蘊含的深意呢。

張立掙扎著,手在輕輕的顫抖,他的潛意識在警告自己,要考慮後果。要考慮後果,但是一看到瑪吉的一雙眼楮,他那還能考慮什麼後果。他情難自禁。

他總是情難自禁的。張立還在苦苦的支撐著。他說︰「瑪吉你不後悔嗎?」

「我……我不後悔。」瑪吉堅定的語氣,撕裂了張立最後的防線,他再也找不到放棄的理由,他懶腰抱起瑪吉,跳進了湖里朝岸邊跑在月光瑪吉靜靜的看著這個猶如野獸般的男子,她靜靜的看著這個只在傳說中听到過的事情,她又羞又喜,雖然不是第一次在這個男子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軀體,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依然興奮的全身發抖。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和立哥每一種感覺都是從來沒有過的。兩個人來到了那個好像是蘆葦蕩的草叢。張立踏平的草墊子,一條雲做的飄帶,悄悄的遮住了月亮的眼楮。負責高地勘察的岳陽突然跳起來了巴桑大哥張立他們不見了。急著就要往下沖被巴桑一把拉住了。這個冷漠的男子,露出了少有的微笑。「放心,暫時還沒有大事發生。」

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里的卓木強巴跳起來了,他剛剛那走出房門,就踫見了呂競男,兩個人的目光在黑夜里都炯炯有神,卓木強巴拿著報警器冷靜的說。有人在踩陷阱。唐敏和胡楊隊長也跟著出來了。呂競男點了點頭。卓木強巴說︰「亞拉法師呢?」

呂競男說︰「法師已經先去了,我們走,四個人朝村口跑。」

這個時候,馬索他一直在心里咒罵著西米。這個家伙。竟然把他自己的人馬全留下來看營地,帶著我們這群外人去探路。誰不知道探路哼。那是最危險的。在他的臉上,一直掛著敬仰的笑,嘴上說著西米老大,不應該親自出來呀。西米老大總是這麼身先士卒啊。是太關心下屬了。」這類的話,那高超的技巧,讓西米的三角眼時時的眯成了縫。

沒走多久,西米突然停下來,他扶了扶頭燈,眯縫著眼楮打量這正前方的那棵樹,馬索小心的警戒在他旁邊。他非常清楚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不該說西米習慣的望左回頭,正巧沒看到馬索多克,他隨便點了一個人名字說︰「你去看看那棵樹,對。它可不大對頭。看到樹下那堆草了嗎小心點多克。」他曾經是ICO的雇佣兵,身高一米六,平頭方臉,褐色皮膚,粗眉大眼。

他一手握著唯蟲。一面小聲的靠近了那堆草,撥開樹葉和草堆。多克回頭笑了笑。是絆線,果然有機關,西米仰頭看,樹丫處漆黑一團。他戴上了夜視鏡綠光中有一大團藤蔓纏擾的像一個簡殼《音,沒听出來》,他取下了夜視鏡喃喃的說那不是一個人能夠安置的機關。恩周圍還有,是機關群。看來不遠就能看到村落索說︰「恩哼。如果前面有村落,我們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布萊特低著自己金色的卷發︰「嘿……是可以……」

「睡個安穩覺了嘿……找幾個東方女人。嘿……嗯……」

伊萬張開了那蒲扇般的巴掌說︰「恩哈!我也要,哈哈」。而周圍的同伴笑作了一團,仿佛他們已經看到了舒服的床榻,縴細的東方美女,香噴噴的食。多克也在笑聲中站起來了。

「嗖!」西米等人發現在多克的腳下有草在搖晃著,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急速的抽走了。他二話不說端槍就朝多克的身旁射擊著,同時說︰「滾開,蠢驢!」

這如何叫多克避開,未能反應過來。可是槍聲一響,幾乎是處于本能的反應。這個戰場上下來的雇佣兵,一個側身翻滾就避向了一旁。剛剛離開,頭頂那扎滿了尖刺的巨大的檑木,就砸在了多克剛才站立的地方。

多克從地上爬起來才明白,自己剛剛逃過一死。他慘白著臉,回到了人群。

西米站在多克站立的反方向,找到了另一根絆繩,在繩頭,有一些更細,更隱秘的觸發繩。如果是注意到了那明顯的草堆掩體,那很容易就會踩到這根真正的機關。

西米拿起了這根比頭發絲都粗不了多少的觸發繩,喃喃的說︰「這不是用來捉野獸的機關,更像是用來對付經驗豐富的獵人的。」

索馬上反應過來了︰「恩。西米老大。你的意思是,恩。有人在防著我們?恩。你還是說這里面經常打仗,村落與村落之間在相互的防御。」

「沒錯,只有這兩種可能。」他看了馬索一眼,這個家伙還不只會吹牛溜須拍馬。

西米站起來,拍了拍驚魂未定的多克說︰「現在更要小心,要找到正確的路徑。否則,咱們就像是闖進了地雷陣,走,走吧。」這次所有的人都老老實實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樹林中,丁美又詢問雷波說︰「前面七公里處又有快速移動的物體,正向老大他們的方向靠近,我們要不要去支援?」

雷波說︰「咱們的任務是守在這里。如果要活下去,你知道該怎麼做。」

早在可可西里他們就已經知道了這樣一個事實︰要想活下去,就照著老大的說的去做。

西米帶著六個人繞過了暗樁,避過了飛弩,砍斷了捕人樹和刀網一路走來。把他們能夠發現的機關統統破壞。同時,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留一條安全撤退的路線。

現在,在貢日拉村那布滿倒刺的荊棘牆,依然隱約可見了,不過他們也不是一帆風順。伊萬就被一根檑木打的內出血,而萊夫斯基更是被飛弩射了個正著,如果不是穿了那個衣服,他早死了不下十次。

越靠近村子,機關越是凶悍和密集。西米相信︰這布置機關的絕對是高手。

馬索把夜視望遠鏡拿下來︰「西米老大,前方再有八百米就是村子的外牆了。和我們以前看到的那些村子一樣,都是插滿了鐵矛。不過這個村子的牆,外面還鋪了一層什麼東西。恩。還有前面的樹上很多很多藤蔓的掩體,地面上還有很多草的掩體,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些天相處下來,馬索一定大致模清了西米老大的性格︰他絕不喜歡別人說話只說一半。

「媽的!」西米一把搶過了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很是煩惱。他們選的這條路顯然不對,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陷阱群。可是這條路,是他選的。這個機關的布置者,讓他感到非常的丟面子。

「老大!老大!要不咱們繞道走吧!」那個叫蒙青的愣頭愣腦的說。他顯然不知道這位老大的性格,在這個時候,馬索就絕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的。

「你說什麼?你是在說我帶錯路了嗎?」暴怒中的西米一把抓住了蒙青,他才不管你是什麼人。跟著往密林里一推︰「媽的,你在前面給我帶路!」這一推,力道好大呀!

蒙青跌跌撞撞的往回走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身體告饒說︰「老大!我,我錯了。」他的話音還沒有落,就覺得腳脖子一緊,跟著就不被拉到在地,被拖拽著朝著密林的深處劃。

蒙青一手扒著地,一手用槍杵著地說︰「啊,老大,救我,救我呀。」

西米根本沒有反應,這怎麼救?前面全是機關陷阱,他又被拖的這麼快。還不如仔細觀察一下,看看他觸動了那道機關。只見繩索拖拽的路上埋著個小草堆,不用說那里埋藏著半截開膛刀,是一個對付普通野獸的陷阱。

蒙青見後面的人沒有反應,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他翻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身坐起來,準備去砍繩子,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小草堆,驚慌之下他扔掉了槍,反身俯臥雙手一撐,身子離開地面約30厘米,從草堆上劃過去。盡管如此,還是被他蹭破了草堆,露出了雪白的刀刃。蒙青甚至能夠感覺到那森寒的刀氣,貼著自己的月復部,一直拉到了咽喉。

蒙青轉過了身,還好!衣衫還沒有破,他知道自己活下來了,可是繩子怎麼一直還把自己往前拽呀。

蒙青還沒有明白,「呼!」他依然被倒著吊起來了。跟著林中「嗖!嗖!」飛弩盡數命中了半空中的蒙青,,他被射的像刺蝟。不過還好,又是那件衣服救了他一命。飛弩的箭頭,只刺入一半,就再難前進了。西米在遠處搖著頭。又是一個連環機關。如果是捕捉野獸,根本不需要連環機關。

蒙青在空中喜道︰「我……我還活著,我還活著,喂。救我呀,快來救我啊。」他心里明白,既然他已經破壞了機關。沒有了危險,那麼就算這些同伴再沒有人性,也不會放下自己不管的。再怎麼說多一份人,多一份力量吧。哪知道他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前方林子里「崩,崩」好像什麼斷了,黑暗中倒吊著的蒙青看的分明,一根起碼有四個人才能合抱的木樁,上面扎滿了尖刺,朝自己猛個勁撞過來了。

這一撞,「 」那是相當實在的。雖然這件衣服可以擋住子彈和飛弩,但是對這種勢大力沉的直接撞擊時沒有多大用處的。無數尖刺齊刷刷的沒入蒙青的體內,一口鮮血噴灑在了那巨大的檑木上。

西米三角眼跳了跳。這該死的連環機關,分明是讓入侵者死的不能再死。他還從來沒有听說過機關有這樣連接的。

「去,把他拉下來。看看有救沒有?」西米下達著命令,畢竟他只是盛怒下隨手一推,他並不像蒙青去送死,在這里,少一個人,就少一份力量。

剛走了五六步,繩子一斷。左邊的草叢又動著,一張扎滿了尖木釘的方形樹網彈跳了起來。西米不退反進,在那樹網彈速未到最快的時候,把手伸進了木釘中間,用槍架起了這張網。跟著,讓身邊的多克、布萊特,一起用力把這張網壓回去了。機關被卡在了半路上。後面的連鎖機關就都沒有發動。

蒙青和檑木一同被下來了。他的嘴里吐著血泡子。進氣多,出氣少。

萊夫斯基說︰「這個人已經廢了。」廢了,就是沒用處了。那這樣的人就不需要關注了。

看著要死不活的蒙青,西米終于放棄了夜探貢日拉村的想法。他下令說︰「拿走他的武器回去。」走了兩步他回過了頭,叫著正搜集蒙青武器的萊夫斯基說︰「接著!」一個手雷扔過來。萊夫斯基接著手雷,完全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西米指著蒙青說︰「給這個村子的人一些教訓,讓他們知道惹火了我們,是什麼下場?」

萊夫斯基還是傻傻的看著手中的手雷。不知道老大什麼意思。

西米氣的雙手握拳,氣憤道︰「給這個家伙按上手雷,只要一動就爆炸。明白了?」

「如果是雷波他們只要自己一個眼神,就該知道怎麼做了。這群笨蛋!」西米在心中暗罵著,而萊夫斯基還是不明白。

馬索在一旁解釋說︰「明天村民一定會檢查他的尸體。你想辦法讓他們一檢查尸體,一檢查他的尸體就會爆炸。對,給他們一個教訓。」

萊夫斯基這才反應過來。

卓木強巴他們趕到村口的時候,這里已清風雅靜。遠遠看到了被破壞的機關,看來他們已經撤走了。

胡楊隊長說︰「恩。破壞了外層防御,還有中間的防御,你看呢,一直突破到最里層了。哎呀!這一群人還真厲害。咱們費了這麼大勁,竟然沒有讓他們受傷。」

「哎。這有人。」呂競男看到了蒙青,而這個時候蒙青還有微弱的氣息。

見卓木強巴他們過來,呂競男說︰「這個人還活著呢,看來他們是放棄了他撤走的。是傘降者。沒錯!來得好快啊,武器被同伴拿走了。咦?這?」

危機感陡然激增。

「危險!」卓木強巴一個虎撲壓倒了呂競男,兩個人摟作了一團翻滾著離開。

轟!黑暗中陡然一亮,碎屑四散,跟著就陷入了沉寂。

半路上西米停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恩。哼!這麼快就有人給你陪葬,可以安息了。」

湖畔的岳陽突然直了起上半身,他側耳傾听︰「哎。有沒有听到什麼聲音啊?巴桑大哥!」

巴桑探頭看了看,遠處的草叢不見任何動靜。只有那只梁龍瞪著一雙好奇的大眼楮,在打量它身下的草叢中發生的奇怪的舉動。

巴桑不由的怪異的看了岳陽一眼說︰「哼。這麼遠你都能听到聲音,真不愧是偵察兵出身啊。」

卓木強巴在上,呂競男在下。遮住月亮的烏雲散開,月亮又露出來了。卓木強巴見到在他身下的呂競男,皮膚格外的白皙。在她胸口不住的起伏。那顯然不是因為緊張,或者是體力的原因。恩……他輕輕的哼了一聲。卓木強吧趕緊爬起來說︰「你沒事吧?」

呂競男也慌忙的坐起來︰「沒事,這回謝謝你。」

唐敏靠過來,抓住了卓木強巴的胳膊說︰「你沒事吧?」

卓木強巴模了模唐敏的頭說︰沒事,我怎麼會有事。」

胡楊隊長說︰「竟然在自己還沒有死的同伴上按炸彈,這些人真狠。」

卓木強巴說︰「亞拉法師呢?」

亞拉法師比他們先到,如果說這些機關加上亞拉法師的身手,對付這些入侵者,應該是綽綽有余的,可是卻完全不見了法師的身影。

呂競男說︰「法師一定有他的考慮,說不定跟上去了。」

呂競男說的完全正確,亞拉法師見到西米等人的時候,發現僅有七個人,發現他們只帶了進攻的武器,顯然他們在附近有營地,而且人也一定沒有到全。法師遠遠的調著西米等人西米等人完全沒有察覺,他們回到了營地。

雷波說︰「怎麼樣?」

西米搖了搖頭說︰「蒙青死了,機關厲害。明天白天我們再去。看來今天晚上,我們還得在樹林里呆上一夜了。」他拍著雷波等人的肩頭說︰「睡吧!睡吧!睡吧!」

雷波轉了轉身,「恩?」

「怎麼了?剛才出現了一絲電磁干擾。難道是錯覺嗎?」如果不是錯覺呢,那就是有人在發射信號。

西米說︰「什麼?什麼?有人跟著我們回來了。這不可能!如果說被人跟著,他們竟然毫無察覺。哪有這麼厲害的人西米覺得就算是莫金他也做不到。而莫金是他見過的最可怕的人。」為了避免萬一,他已然讓丁明、猶它接、胡子三個人帶了三名雇佣兵在周圍巡邏警戒。

呂競男掀動了眼楮旁邊通訊器的按鈕︰頻率33.8。「亞拉法師找到了他們的宿營地,他讓我們趕緊過去。」

四個人開始向亞拉法師靠攏,其余的人也都收到了信號。

唐敏說︰「我們是要去偷襲他們嗎?」

卓木強巴說︰「這群人連自己的同伴都不放過,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我們離開村子,他們一定會報復村民,趁他們沒有發現,在他們警覺之前,給他們最沉痛的打擊。」

胡楊隊長說︰「哎。我說,通不通知岳陽他們呢?」

卓木強巴想了想說︰「不!」

呂競男說︰「先來了七個人,回去了六個人,現在觀察到3張新面孔起碼有九個人,武器和我們相同。等等,停下。」她收起飛梭落在地上,其余三個人也跟著停下來。

唐敏說︰「怎麼了?」

呂競男說︰「我差點忘了他們的裝備跟我們是一樣的,我們這麼快速的接近會被發現的。」

樹林中雷波面色嚴肅的說︰「停了,他們停了?奇怪啊,離我們還有5公里呀。如果是來偷襲,這是否太遠了?」

西米昂起了頭︰「什麼?四個人?四個人就想偷襲我們,是不是太自高自大了?」

「不,是五個。別忘了還會有一個潛伏在我們周圍的高手呢。」馬索提醒著。

雖然西米不認為有能超過莫金的人,但是馬索卻知道有,而且太多了。他幾乎是馬上就想到了,他們的對手里有一個喇嘛,至少老板承認全力以赴也未必是對手呢。

隨後,動態捕捉雷達上捕捉到了4個光點,顯然對方並沒有受傷,而且在有規律的移動。顯然那是人類的行為。而且那不是人類跑步所擁有的速度。再聯想起那村口的陷阱,完全是針對那些熟知陷阱的人而設計的。

馬索最後得出一個結論︰極有可能他們此行最大的對手。就在這個村子里。而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就停下來了,只是他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呆頭呆腦的突然冒出一句︰「會不會是那群人?」他很清楚憑著西米的精明他應該已經有所反應了。

卓木強巴說︰「如果我們這種有規律的快速移動被他們捕捉到的話,我們的身份可就暴露了。」

「而且,」呂競男接著說︰「方向直奔目標,不用說也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了他們的營地。那麼他們一定會想到有人潛伏在他們營地的附近。他們會去尋找你,他們會去尋找你,亞拉法師。」

法師說︰「沒關系,我這里很隱蔽。就怕他們CHE離。你們快,快一些過來。」

卓木強巴說︰「好,我們繼續走。」他的目光正好對著呂競男,彼此從對方目光中看出了默契。手一揚,飛索再度蕩起。

唐敏不解地說︰「不是怕被發現嗎,為什麼?」

呂競男微微地一笑︰「要發現吶,剛才已經發現我們了。我們索性暴露身份。但是要知道,動態捕捉雷達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它只會捕捉會動的東西。」

「奇怪。」雷波又在說了︰「又在移動了。啊,膽子不小嘛。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里嘛。」

西米說︰「剛才停下來,或許是在跟同伴聯絡。其實也有可能他們已經知道自己暴露了。如果是這樣,正好告訴我們他們知道我們是誰,知道我們有什麼樣的裝備。那麼,朝這個方向來的,除了我們的敵人,不會是別的人了。」

「有才,還沒有監听到嗎?」西米轉過了身,詢問陸有才。陸有才戴著耳機,小心地撥動著高頻,搖著頭說︰「時間太短了,我需要更多的時間,而且還不確定我們是否使用這套通訊器呢。」

西米說︰「會用的。如果他們找到了我們遺留的裝備會用的。」他又轉向了馬索再次確認︰「他們在出發之時真的是十八個人嗎?」

馬索肯定地點了點頭,西米露出了冷笑︰「冥河果然不好漂啊,啊,嘿嘿嘿嘿……一旦讓我監听到他們的通信,我會給他們一個驚喜的。快點,快,他們已經接近這里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