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之11︰冥河之路 第五章

船上的人都明白,張立所說的海怪,指的是巨型章魚或是王烏賊等頭足網軟體生物,一頭成年王烏賊腕足可以伸展至一二十米,巨型章魚听說也有十幾米的體型,相對于他們這條小船和船上的人來說,確實過于巨大。

沒想到用頭燈釣魚,釣來的竟然是這樣的怪物。

肖恩已經松開了手上的安全繩,可是那本該存在于深海的巨型生物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離開,蛇形船發出「喀喀喀」的聲音,有東西攀著船舷爬了上來。

是腕足!這只不知道是章魚還是烏賊的生物,將它的觸手伸了進來,展現出科學家一般的好奇心,打算對蛇形船的內部一探究竟。

觸手上的吸盤整齊地蠕動著,像一條活蟲,在空氣中探尋方向。其中的一條觸手距離唐敏只有不到一米距離,唐敏緊張得都快哭了。張立更加倒霉,坐在船尾負責打探照燈的他已被一只出手模到臉上,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一排排小吸盤在臉頰游走,緊張得臉部肌肉都快痙攣了。誰知道這巨型怪物會不會像抓小雞似地把他突然卷走?岳陽也急了,卻只能在一旁,雙手握拳,拼命要張立堅持住。

巴桑晃了晃手中的槍,意在詢問︰「能不能射擊?」

肖恩指了指船底,悄悄道︰「它在船的下面,有水緩沖子彈的沖力,而且本身就是軟體動物,這樣的環境下無法對它造成傷害。如果擊打腕足,它一發怒,極有可能把船拖下海去。」

岳陽道︰「難道它會自己離開?要是它也餓昏了頭,把我們整個兒吞了怎麼辦?」

肖恩道︰「起碼現在它還不打算那麼做,或許只是想找個東西纏著,這種生物本能讓它感到親切和舒適,就像你小時候老要抱著洋女圭女圭才能睡覺一樣。」

岳陽道︰「誰說我小時候老要抱著洋女圭女圭才能睡覺!」

肖恩道︰「總之,先確定一下是什麼,然後再想辦法。大家都確認一下,身邊能看到多少條觸手?重復的不要計算進去。」

唐敏道︰「我身邊有一根。」

卓木強道︰「我身後有一條。」

胡楊隊長道︰「我兩邊都有,兩條。數它的觸腕有什麼用嗎?」

亞拉法師道︰「我們這邊有四條,我和塔西法師還有呂競男三人。」

肖恩道︰「沒有了?哦!那邊還有一條。」

岳陽指著張立道︰「那里……」

肖恩道︰「哦,那麼我們可以看見的就有九條觸腕,看來這家伙是烏賊,估計是大王烏賊。」

胡楊隊長道︰「章魚只有八條腿,而烏賊有十條。」

張立終于開口道︰「那現在該怎麼辦?」

那條觸腕已經離開他的面頰,帶著令人作嘔的氣息搭在他肩頭,尖端貼著胸口向小月復探去,並且還在往下。濕滑的感覺讓張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手指著觸手道︰「這個家伙,它想對我圖謀不軌啊!」

岳陽安慰道︰「沒事,如果他是雌性的話,有強巴少爺頂著,你肯定沒有問題。」

張立瞪大眼楮道︰「可是,已經伸下來了!」

岳陽道︰「忍住,我的戰友,革命尚未成功,你一定要做好犧牲一切的準備。」

張立身體激烈地抖動著,猛然跳了起來,遠離船尾,端起槍大聲叫道︰「我忍不住啦!」

與此同時,巴桑持槍而立道︰「動手!」

肖恩忙道︰「不要!」

卓木強驚道︰「小心!」

胡楊隊長則慌忙地說︰「等一下!」

所有的聲音混在一起,便在此時,那巨型軟體動物像提前探知到危險一般,突然收起了觸腕,放開了小船。船上的人端著槍,一時間陷入空前寂靜,心中有如擂鼓。

接著,一股巨大的沖力將小船遠遠地推開。

胡楊隊長道︰「發生什麼事了?」

唐敏道︰「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一股巨大的洋流,把我們推開了。」

岳陽道︰「張立,快打開燈看看,是從後面傳來的。」

燈光一開,只見黑暗之中,像有一座小島突然升了起來,正是那巨大的體積變化讓浪潮將他們的船推得往前,看起來像是某種生物的背脊,黑黝黝的,在水面的部分體積和蛇形船差不多大小,在水下則不知道有多大。

「那是什麼啊?」張立和岳陽不由張大了嘴。

海面水花四濺,一個巨大的白色生物也浮出水面,拋出接近二十米長的觸腕,向那黑色物體的背脊卷去。

此時,肖恩才道︰「那……那個黑色的,該不會是抹香鯨吧?天哪!它們都是深海里才有的東西,怎麼會……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岳陽道︰「抹香鯨是哪位老大?有什麼來頭?」

肖恩道︰「抹香鯨也是深海生物,體型應該在二十米以上,是肉食鯨,根據漁民的傳說,好像和大王烏賊是一對冤家,兩個一見面就要打架的。或許剛才它就是把我們的船當作了抹香鯨的尸體,這才纏上來的。」

卓木強道︰「好了好了,不管是什麼,趁它們在掐架,我們趕緊先離遠一些。還能劃船嗎?」

張立道︰「劃!劃不動也要劃!那個家伙實在是……太惡心了!」

蛇形船就像老鼠,要繞過兩只打架的貓,悄悄地、輕輕地,試圖一溜煙竄過去。海面被掀起了大浪,將小船遠遠地推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船上的人都在想像,那該是一場多麼驚心動魄的大戰。

沒劃兩三下就沒有力氣了,張立癱坐在船內道︰「還……還釣魚嗎?再這樣釣兩次,我……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肖恩白著臉道︰「你……你們覺得呢?這里……這里的生物實在太巨型化了,不適合捕獵。」

卓木強道︰「沒關系,既然出現如此巨型的生物,說明距出口不遠了,我們一定可以見到光明,一定可以找到適合吃的食物。大家堅持,再漂一段距離吧!」

……

拉薩

莫金和索瑞斯手持茶杯,相對而坐。莫金開口道︰「組織上沒有任何動作,也就是說,肖恩他想單干。雖說他已經成功地混了進去,但是以他一個操獸師的力量,能干出點什麼事來?我不看好他。」

索瑞斯道︰「我擔心的倒不是他,我擔心的是,組織上已經有所動作,我們卻沒有察覺。」

莫金道︰「不可能,以組織一貫的做事風格,如果他們認定這次有行動的必要,一定是大動作。雖然我們小組的機制已經癱瘓,但畢竟還算是組織內的人,怎麼也該听到風聲才對。」

索瑞斯道︰「那車臣那檔事呢?總不會無緣無故發生吧!」

莫金道︰「阿默斯基說過了,是庫諾夫想讓那些勢力聯合尋找,沒想到談判失敗,相互火拼,造成了那樣的結果。其實稍有腦子的人想想就知道,那些勢力根本不可能聯合在一起,庫諾夫把他們聚集,等于在制造火藥庫。」

索瑞斯道︰「柯夫親自告訴你的?」

莫金道︰「馬索帶回來的。」對上索瑞斯懷疑的目光,他笑道︰「我知道,馬索是個小心眼,曾經向我表示過對你的不滿,我當然不會完全相信他,畢竟他沒有我們之間這種多次生死與共的經歷。我們才是最佳拍檔!」

說著,他友好地攀拍著索瑞斯的肩膀。索瑞斯則在心中冷笑︰「莫金,你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否則怎麼不把你和柯夫去雪山的事情告訴我?哼哼!馬索,說不定他比你更可信。」

這時,馬索興沖沖地沖進房間道︰「老板!老板!有他們的消息了。」

莫金霍然立起道︰「查到什麼了?」

馬索道︰「他們果然已經出發了!最後訓練的項目是漂流,在雅魯藏布江訓練漂流,然後就失蹤了。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們的人再沒有傳回消息。」

莫金思索著︰「漂流……」

索瑞斯拍案而起,道︰「有沒有搞錯?馬索,你的情報來源準確嗎?好好的訓練什麼漂流?他們應該爬雪山!」

馬索誠惶誠恐道︰「不,不會有錯,他們購進了大量的密封艙、充氣筏,還有很多漂流潛水的設備,然後就出發去了雅魯藏布江。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但是……但是……」

莫金打斷道︰「好了,馬索,做得很好。看來,他們真的去漂流了。」

索瑞斯皺眉道︰「你說什麼?本,究竟是怎麼回事?」

莫金笑道︰「看來沒錯,他們選了一條從沒有人走過的路……」他長出一口氣,「根據我掌握的資料,前往香巴拉,一共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潔白的神山之路,還有一條,則是漆黑的冥河之路。文檔記載,帕巴拉就在冥河的對岸,但是那條河,卻在任何地圖上都找不出來。」

索瑞斯站起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問道︰「你……你怎麼知道的?你從來沒說過!」

莫金皺起眉︰「我沒說過嗎?噢!你瞧,我以為你知道的。你還記得我們參加那次拍賣會嗎?就是找你的那次,最後我失敗了,我告訴過你,那些是西藏一個古代王朝的卷軸,上面用金汁寫字,是古格經卷,還記得嗎?」

索瑞斯道︰「當然,怎麼會不記得?我們就是因為那個才來到中國的。」

莫金道︰「沒錯,那麼你一定還記得,我告訴過你,那批卷軸並不完整。」

索瑞斯露出恍然的神情,指著莫金道︰「難道……難道……」

莫金點頭道︰「沒錯,另一半卷軸,在我手中,那是我祖輩留下來的,上面記載得很清楚,去帕巴拉神廟有兩條路徑,潔白的神山之路雖然艱辛,但只要有一顆虔誠的心,總會找到入口。至于另一條冥河之路小說整理發布于ωωω.ㄧVk.cn,那是真正的死亡之路,是千年前的古人走過之後,也再不願回憶的一條路。我真不敢相信,他們居然能找到那條路,看來這就是重大的發現了。」

索瑞斯道︰「可是對于那條路,我們沒有任何資料,現在該怎麼辦?」

莫金道︰「不用著急,拿出耐性,繼續等待。一旦抵達了安全的地方,我們的人會安置鐳射發射器,美國的恆星會替我們找到他們。馬索,你做得非常好,我忍不住要贊揚你,告訴西米,叫他們準備來西藏集合。」

說完這些,他接著又對索瑞斯笑道︰「你瞧,這些險路就應該他們去闖,我們在家里等消息就可以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