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之12︰香巴拉之夜 第四章 純真年代

越往前,氤氳的水氣越是淡薄。那遙遠的地方,就像迷霧中的一幅水墨畫。

傳說中的香巴拉,逐漸褪去朦朧的輕紗,將它那唯美的一面,真實地展現在這群久經磨難的人眼前。

浪頭推動下,遠方的香巴拉如同少女的初夜,逐一褪卻薄如蟬翼的輕紗,半帶羞澀地將最迷人的胴體,怦然心動地出現在視野之中。

最初浮現在迷霧中的,是青灰色的樹影,不,應該說是森林的影子。那片墨綠森林,遠遠望去,憑空虛立,蒼蒼郁郁地連綿成起伏的草甸,就像鋪在半空中的魔毯,向遠處展開,最後同霧化開,隱于天際。

船中的人都明白,那是三級平台。從遠處觀,只看到前端,便是這般如空中樓閣的景象。疊翠壘碧,雲籠其間,逶迤緩行,好似雲中有仙人駕馭,留戀美景不勝收,一步回頭,步步回頭。

浪卷飛舟,及至更近了,便能看見樹影中另有奇景,水影迢迢,卻是那飛瀑流雲,但那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氣魄,卻是詩仙李白所未能親見。

只有這里的三層平台,才有超過兩千米垂直落差。除去香巴拉,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角落,再也看不到這般瀑布景色。遠遠看去,似無數縷銀絲秀發,從碧綠美少女光潔的肩頭垂下。有的垂入海中,|1がk小說wαf.ぇがk.CN整理|讓人感覺好似通天絲帶,能順著攀爬上去,更多的只在半空就消弭得無影無形。當狂風崩吹,那絲發亂舞,猶勝真龍戲于九天之上,騰于雲海之中。

更近了,水蒙朧迷離,飛瀉千里,飄帶迎風抖光華,宛若仙女指尖散落的銀沙,從三級台階一掠一滑,便如古人所雲︰「上級如飄雲拖練,中級如碎石摧冰,下級如玉龍走潭。」林木也褪去墨綠之色,漸顯翡翠之綠,青翠欲滴,如詩如畫。

一剎那沖破層層迷霧,光明乍現,再無氤氳的水氣阻隔。水在山中,山映在海里,碧海銀沙,水天相接,雲在海里游,魚在天上飛,再也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山,哪里是水?腳踏古生代,身在水雲間。

那一刻令人窒息的心醉啊!已不需用雙眼去觀察。呼吸清新的海風,聆听和弦的濤聲,整個身心舒展開來,每一寸肌膚都被情人的手輕輕觸踫,每一個毛孔都在貪婪地吸吮著空氣,要同這個世界融為一體。

那是香巴拉的召喚!承載了太久的眷念,只渴望為這船插上一雙翅膀,迎著風,飛向那神聖的彼岸,如乳燕投林般,回歸心中的天堂。

所有的人都無法克制心潮的澎湃,不管起先帶著何種目的,當親眼看到香巴拉時,便放棄了一切世俗的念頭,只渴望離它近些,近些,更近一些……

只有巴桑,那雙冷漠的眼楮藐視著遠方,心中譏笑道︰「一個怪獸橫行的世界,地獄莫過于此!」

不久,岳陽首先感到納悶,那青山綠水中,並末看見香巴拉密光寶鑒上描繪的一座座宏偉建築,只有茫茫一片綠色,心中不禁疑道︰「這里究竟是不是香巴拉?我們會不會漂到了另一個奇怪的地方?」

「或許,是目前所處的角度不對。」他接著安慰自己。

這次的潮汐之浪,一直把小船送至距離海岸不足十里的地方才平息。順著海濤繼續向前,看到那一抹新綠的人們,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不需要發號施令,紛紛抄起船槳,船內響起了敲破水花的聲音。

接近海岸的水域,與大海深處全然不同,清澈的海水足以倒映出天上白雲的每一根雲絲,也可以看見海面下的沙以及另一個絢爛的世界。七彩的珊瑚築起城堡一般的珊瑚礁,五色的水母和各種閃著粼粼波光的魚在城堡中暢游,還有些不曾見過的生物露出猙獰的面孔,虎視眈眈地盯著城堡的原住民和尋求庇護的逃生者。

沙盤下是三葉蟲的棲息地,那種長著外骨骼的硬殼動物一定不怎麼好吃,它們在水中到處竄游,卻絲毫不擔心自身安危。只是有時,沙地會突然騰起一股煙霧,一些偽裝得很好的龐然大物猛然自沙底現身,擁有強勁的巨螯。在那鉗子面前,三葉蟲的外殼根本不堪一擊。

卓木強等人看見了有三四十米長,如人臂粗細的海參的祖宗(岳陽命名法,不認識但似曾相識的生物,使命名為某種生物的祖宗),有體寬兩米,身體加雙螯長度超過了六米的螃蟹的祖宗,還有蝦的祖宗。它們都是另一種巨大的盔甲型動物的盤中餐,後經查實,那種古生物叫飛羽鱟,是現代鱟的祖宗。

海星的祖宗偶爾會被珊瑚的祖宗驅逐出城堡,可憐地淪為各種生物的美味。海膽的祖宗看來從很遠古就開始對珊瑚的祖宗下手了。筆石、海蕾、海百合等奇形怪狀的東西競相出現,當場也說不出是什麼的祖宗,得查閱數據才知道。

絕大多數生物,連數據里也是一片空白,諸如一只巨大的海蜘蛛——估計是蜘蛛的祖宗,有六條長逾三米的細腿,可以在水下面結網。為了保障呼吸,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將一大團空氣罩在海下,形成一個可供休息的氣囊,隨後就像漁夫捕魚一樣,將編織好的漁網拋撒出去,自己待在氣囊里,等待獵物上鉤。

他們還看見許多奇怪的水藻類植物,有些像那巨大的海參,有些則好似海膽,不知道是海生物寄生在了那些植物上面,還是那本就是一種動物。

近了,海岸近在眼前。一望無際的銀色沙灘,後面是一抹火紅的熔岩,再往里,便有稀拉的巨樹,最後融合成一片綠色海洋。湛藍、銀白、火紅、碧綠,便如同油畫家手中的筆,均勻地涂抹在香巴拉的天空下,好似波浪並未在沙灘止步,而化作另一種色彩蕩漾開。那碧海銀沙,細膩得讓人想起夏威夷之春。

無數貝殼和好似烏龜的甲殼類海生物,正隨著浪頭反復練習如何登陸,看那蹣跚的步履,很明顯,它們還在初學階段。

這里是被歷史遺忘之處,一切的一切,都停留在最唯美的純真年代。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