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藏地密碼 之12︰香巴拉之夜 第三章 迷樣霧氣

做完這一切,大家又望向了卓木強。

如今,算是站在了香巴拉第一層平台上,這巨人腳的一側,一直與山根相連,向里走,可直抵瀑布下方,再往內,就是第二層平台下的凹陷處,是黑色的森林,又分左右兩側。如今只在路的入口處,而地圖顯示,從第一層平台上到第二層平台的唯一通道,在香巴拉偏右側。

但那密光寶鑒圖形的縮微比例實在太大,諸如巨人腳這一類地形特征,在上頭根本就找不到,他們有可能在通道右方,也有可能是在左邊。如果密光寶鑒的地圖比例和地下河系統圖比例相當,香巴拉每一層的橫向距離便都有好幾百公里,萬一走錯方向,一來一回,可不是說著玩的,更何況,天知道那黑森林中,有什麼樣的生物存在?

在這不辨方向的香巴拉里,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確定隊伍目前的位置,必須要賭一把,和命運對賭。岳陽站在卓木強的旁邊,懇切道︰「強巴少爺,我們現在需要你的手,指明一個方向。」

張立也道︰「強巴少爺,你說吧!我們跟著你走。」

「你是隊長。」

唐敏睜著一雙大眼楮,呂競男也輕輕點頭。

卓木強緩緩抬起右手,食指由曲伸直,終于伸得筆直,有如鋼筋一般遙指遠方。其余的人二話不說,各自背起沉重的行囊,朝著他指出的方向,大踏步前進。

密林深處,到處是看不見的陷阱,每時每刻都上演著人間蒸發。只有千年不變的風,依舊吹得樹林沙沙作響,平靜地看著每天發生的一切。

一頭約有一米長的蛞蝓般的軟體生物,正沿著粗壯的樹干慢慢往上爬,「啪」一聲,由于自身太過沉重而掉在樹底。一只約有五十公斤重的大蜘蛛型動物一見有機可乘,大力撲跳上去,按住軟體生物就是兩口,如同現代蜘蛛一樣,先用齶下毒腺麻痹對手,然後注入消化液,從內部加以消化,接下來,就等著享用美餐了。

但它運氣不好,另一只大型生物也看中了這條軟體生物。這是一只約有一人高的大螳螂,同樣從高處躍下,將那大蜘蛛一刀斬作兩段,但還沒反應過來,軟體生物已騰空而起,巨型螳螂只能瞪著三角頭兩側的眼楮,眼睜睜看著獵物被一只體長一米有余的蜻蜓帶著飛走。

巨型蜻蜓剛剛飛不遠,另一只也有約一米的巨蝗撲空而至,一口氣把蜻蜓按在地上,跟著是第二只,第三只。巨型蜻蜓掙扎了兩下,很快就不動了。眨眼時間就有二十余只巨蝗疊在一起,爭搶美食。

便在此時,地面的草皮泥土一齊松動,一張大網騰空而起,將那些貪吃的蝗蟲一網打盡。一人從樹梢倒掛著,雙腳絞繩,從天而降,正是張立。他哈哈一笑,對樹上的人道︰「一只沒殼蝸牛就引來這麼大一群蝗蟲,這下不愁吃了。」

岳陽在樹梢道︰「肖恩大哥說過了,是蛞蝓,不是蝸牛。」

張立道︰「還不都一樣!稈我放下去點,把網收高些。」

深入叢林已經十五天了,他們正在以呂競男教會的獨特的生存方式,逐漸熟悉、了解這片真正的原始森林。

森林里長滿了高達百米的蕨類植物,只有一根主干,沒有分枝,到了頂端,陡然伸展開葉片,像傘一般撐開一片。這些植物的葉子也與常見的樹葉不同,主干上輻射出去的其實是一條條睫,無數卵圓形薄片好似魚鱗般附著其上,便是葉子,每片葉子的卵圓形中心,又有一個梗。其實,那些葉子也就是這些蕨類植物的種子,飄落在地,便會長成一棵巨大的蕨類。

除此之外,密林深處,還生長著一類更古老的原始植物,沒有根,沒有枝葉,只有睫,遠遠看上去,和巨型蚯蚓一般,彎曲盤繞在巨型蕨類植物上,繞了一匝又一匝。起初大家還以為是一種動物,嚇得不敢從上頭蕩過去,幾番試探下來,才發現是一種植物。巴桑也說,不是他見過的纏人植物,那種植物的根睫不會如此粗壯。

至于密林中的動物,大多是體大無腦的原生動物,按各自的本能行事,一旦摸清楚了生活習性,對這群探險者便構不成威脅。

在這十五天內,幾乎所見過的動物,都成了他們的盤中餐,而且按照肉質高低,還被分為三六九等。

諸如那條巨型蛞蝓,肉的質感雖然不錯,卻有一股難聞的味道,大大降低了品級,但它卻是密林中其余生物的最愛,特別是那些巨蝗。巨蝗在密林的沼澤邊緣群居活動,什麼都吃,長相猙獰,但肉質非常可口,特別是一雙後腿殼里的肉,感覺和螃蟹肉有些相似。只是這些巨蝗難以捕捉,常常是一群群的活動,範圍非常大,能進行低空飛行,搏斗時,甚至可以依靠強有力的後腿直立,差不多有一人高,而那帶著尖刺的前腿和硬齶一般的嘴,也能給別的生物造成極大的傷害。

卓木強等人第一次遭遇這些巨蝗的時候,經歷了一場艱苦的搏斗,巴桑還負了傷,不過後來就搞清楚了,這些飛蟲的最高飛行距離不過十米,幾乎和那種叫蜻耵的巨型古蜻蜒一樣,于是開始在高處設下陷阱,加以捕捉。

同時,這些人也發現,越往密林深處走,里面的生物便進化得越高級,器官更復雜、更完善,動作也更靈敏,無論抓捕還是躲避,難度都提高了很多。這十五天來,估摸著約從史前四點五億年走到了史前三點五億年左右。當然,沒有絕對的界限,只是肖恩稱他的感覺如此。

巨蝗頭殼堅硬,四肢帶刺有力,但腹部極其柔軟,困在網里不久,就不再掙扎了。吃過蝗蟲,將蝗蟲腿部的肉剔出來打包裝好,一行人繼續向右前進。

在香巴拉,其實沒有方向可言,所有的辨認儀器都失靈,通過天空,通過植物,各種野外辨認方向的辦法也無法使用,唯有靠最原始也最簡單有效的方法,才不至于在森林中迷路——做標記。

張立在出發的地方做了一個小功率的電波發射器,定時監測與發射源的距離和方位,就知道他們有沒有在原始叢林中繞圈子。只是那些未知的原始生物和叢林沼澤阻擋去路,所以每天的前進距離最多只有二十公里。

從多拉雪山一直到蒙達雪峰,直線距離有接近兩百公里,也就是說,香巴拉的上空裂隙開口約有兩百公里,而這個錐形散射的下端距離,遠遠大于裂口距離,或許兩倍,或許不止。按照目前的方向前進,大家都認為是正確的,即便錯誤,十五天時間,也該走到裂隙邊緣了。

在樹冠層用飛索飄蕩飛行了一段距離,負責偵查的岳陽停了下來,對趕上來的大部隊道︰「前面好奇怪,有一層灰蒙蒙的霧氣,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肖恩接過望遠鏡一看,忍不住駭然,說道︰「那是什麼?又是我從來都沒見過的東西!計算機呢……」

這十五天,方新教師的計算機可謂幫了大忙,凡見了不認識的生物,都在計算機里找尋答案。一些國外的科學家利用化石標本對一些古生物進行了3D復原,基本形態結構還是正確的,盡管種類不是很多,畢竟讓他們對古生物有了大概的了解。

張立在一株厥類植物頂端分叉處將計算機取出,利用電子望遠鏡將其中的信號輸入,一幅清晰的畫面立刻出現。卓木強等人仔細看了,灰蒙蒙的霧氣被電子望遠鏡放大十六倍之後,變成淡青色的顆粒狀物,前面的樹冠層整個都被那些顆粒狀物覆蓋著。電子望遠鏡繼續放大,發現顆粒狀物呈毛絨絨的球形,每個球又由許多細絨毛組成,有些像蒲公英,全都飄浮在空中。

「這是什麼?」張立一面問,一面點擊計算機軟件進行截圖比對。沒有弄清楚那東西是什麼之前,任何人都不會前進。

大約半小時後,計算機查完了所有庫存圖片,只找到幾類蒲公英和雪花的圖片,相似率均不足50%,顯然又是一種全新的物種。

那片絨毛球狀飄浮物距離大約兩公里處,遠遠看去如浮雲,隨風涌動。經過岳陽辨認,中心部位像是有無數地泉在噴涌。他自告奮勇道︰「我想靠近看看。」

卓木強道︰「記住,不要靠得太近,恐怕對身體有損害。」

岳陽一笑,道︰「知道啦!」

他只去了下一會兒就返回,對眾人說道︰「在下面,那種東西,是下面的……一種噴射上來的。」

張立道︰「下面的一種什麼?」

岳陽道︰「我也說不清楚,你們去看看就知道了。還有,我發現,那在濃霧正下方的沼澤中,有很多死去的動物,這種東西估計對生物體有害。」

卓木強道︰「好!下去靠近看看,如果不行就繞過去。」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