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幽靈客棧 幽靈來信 第五封信(4)

她立刻睜大了眼楮,仔細地打量著木匣。我注意著她的眼神,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曾相識,但又難以言說。

秋雲忽然大口地喘息了起來,仿佛木匣里有一股特別的空氣。突然,她問道︰「這究竟是什麼?」

「你不認識它?」

她似乎對木匣有些忌諱,把身體往後挪了挪說︰「不,我從來沒見過。」

我不知道她是否說謊,但再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我重新用衣服包好了木匣說︰「算了吧。」

「等一等,周旋,這只木盒子是從哪里來的?」

「你真的要知道?」我冷冷地看著她的眼楮,猶豫了好一會兒,也許全都說出來以後,她還能記起什麼有用的東西。于是,我把這只木匣的來歷,也包括田園離奇的死亡,全部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秋雲。

說了足足半個多小時,說到最後連我自己都有些後背心發涼。

在這整個過程中,秋雲一直都默默地听著我說,始終一言不發。最後她閉上了眼楮,似乎是在回憶和思考,終于她說話了︰「我認識田園。」

「什麼?」

我的心立刻抖了一下,也許我找對方向了!

秋雲嘆了口氣說︰「幾年前,有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來到幽靈客棧,她的氣質非常特別,立刻就吸引了我的注意。也許是休假吧,她在這里住了有一個多月,經常和我在一起聊天。我知道她的名字叫田園,是一個戲曲演員。我還記得有幾次,在半夜里發現她在客棧的底樓徘徊,我問她在干什麼,她卻驚慌失措地躲開了。我所知道的就這些了。」

我點了點頭,至少我知道田園曾來過這里,幽靈客棧對于她一定有特殊的意義。

「謝謝你,秋雲。」

「周旋,你要當心啊,你的臉上有一層灰色。」

「灰色?」我模了模自己的臉,搖搖頭說,「再見。」

我帶著木匣離開了三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後,我立刻拿出一面鏡子照了照自己的臉,卻實在看不出臉上有什麼灰色,也許是秋雲在嚇我吧?

這時候,我的目光落在了木匣身上。

該如何處理它呢?

一看到它就仿佛見到了田園的眼楮,她正在另一個世界期待著我,可是我該怎麼辦呢?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和死去的田園說說話。

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已經來到幽靈客棧5天,這個木匣始終都放在這里,就像個骨灰盒一樣看著我。今天我又差點在海里淹死,這難道不是冥冥之中的警告嗎?

對,我必須快點解決它。

這時候,有一個強烈的念頭涌上了我的心頭——木匣里面是什麼?

我低下頭仔細地看著那把鎖,這把破鎖衒o都快爛掉了,要打開它的話易如反掌。我的腦子里開始不停地幻想,當打開木匣以後會見到的東西——從一顆僵硬的人頭,到一大把的黃金,各種可怕或可愛的東西我都想遍了。夠了!與其在這里空想折磨自己,不如把它打開來看看。

一剎那間,我已經做出了決定!

我看著放在寫字台上的木匣,深呼吸了幾口氣。然後從旅行包里拿出一塊扳手,那是旅行時經常會用到的東西。猶豫了片刻之後,我用扳手夾住了木匣上的鎖,小心翼翼地轉動起來,那把鎖實在衒o不成樣子了,扳手剛一動鎖就斷開了。

不知為什麼,心跳又加快了。

我小心地取下那把斷掉的鎖,雙手捧著冰涼蓋子。我感到自己的手在顫抖,但木匣里面卻似乎有一種力量要跳出來。

幾秒鐘後,我緩緩地打開了木匣的蓋子。

……

暗香浮動。

瞬間,鼻子聞到了一股奇異的清香。我深深地吸了一下,那味道順著我的氣管而下,立刻充斥了我的肺葉。這種味道非常奇怪,既像是燻衣草香,又像是印度的迷迭香,我沒辦法說清楚。

在暗香漸漸地飄散後,我才看清了木匣里面的東西——

居然是一套古裝!

不,更確切地說,是一套戲服。

天哪,我的眼楮幾乎看呆了,只見一團團絕美的刺繡,配合著光滑如新的絲綢面料,在燈光下反射出美麗的光澤。我立刻想到了《游園驚夢》里杜麗娘的唱詞「原來奼紫嫣紅開遍」,沒想到這「奼紫嫣紅」竟開在了木匣里。

說不清這是哪一個劇種的戲服,與在電視里看過的其它戲服相比,我只覺得它美而不俗,鮮而不艷,既有花團錦簇流光溢彩,又不失清新簡潔淡雅寫意,充滿了獨特的中國古典美。

我的雙手顫抖起來,小心地拿出了其中的一件。很明顯這是一件女裝,在絲綢面料上恰到好處地繡著一些花團,我想應該是一件女褶吧。我把它敞開來看了看,下擺只到膝蓋的位置。木匣里面還有一條青色的裙子,正好配在女褶的下面。我又看了看木匣里面的其它十幾件行頭,看起來全都是女裝的,也許是青衣或者花旦吧。從剪裁的尺寸和風格來看,應該是單獨為一個人專用的。

木匣的外觀很古老,那把破鎖似乎從來就沒被打開過。可想而知,這些戲服也許有很多個年頭了。可是時光似乎在木匣里面凝固了,經過了那麼漫長的歲月,這些色彩斑斕的戲衣,竟然還和新的一樣,就好像剛剛從某個青衣花旦的身上月兌下來的一樣。

戲服按照某種傳統的格式疊放著,恰到好處地擠滿了木匣內的空間。我把手伸到了木匣的最下面,那是一件紅色的蛌嶀p襖,從剪裁樣式來看應該是貼身穿的。

忽然,我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加快了。一股難以表達的恐懼,瞬間充滿了我四周的空氣。

我似乎看到了什麼?

就在同一秒,我伸到木匣里面的手微微一麻,那感覺就像是觸電一樣。

突然,窗戶無緣無故地自動打開了。于是一陣奇怪的冷風,夾雜著雨點闖進房間,吹得我渾身毛發都豎了起來。

看了看時間,子夜0點。

子夜的風,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某些事情——我立刻頂著風沖到窗前,費了很大的力才關緊了窗戶。

我靠在窗戶後面喘息著,再回頭看看木匣,幾件薄薄的雲肩剛才被風吹了出來。我迅速地回到木匣邊上,把所有拿出來的戲服又都放了回去,然後我又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遺漏。

幾秒鐘後,我關上了木匣的蓋子。

木匣又恢復了原樣,只是少了一把破鎖。

真是奇怪,木匣里面居然是會是一套戲服,我猜想田園從來都沒有打開過它。我關了燈躺在床上,想了許久卻始終想不通,這只木匣包括里面的戲服,究竟與幽靈客棧有什麼關系呢?現在我已經知道了,田園曾來過這里,她是戲曲演員出身,她給我的木匣里正是一套戲服,現在我已把木匣帶到了幽靈客棧,其中或許有某種關聯?

這些疑問如碎片一樣在我腦中穿梭,直到我昏昏睡去。

一覺醒來,天色已微微放明。

睜開眼楮後,卻發現木匣的蓋子正開著,那件繡花女褶在清晨光線的照射下,泛出驚艷的反光。

不對,我明明記得自己入睡前是把木匣關好了的。

難道我記錯了?我隨手關上木匣,便洗漱去了。

來到底樓的大堂,只見到阿昌一個人。我第一個吃完了早飯,就匆匆回房給你寫信了。

寫到這里我渾身都快虛月兌了,天知道哪來的精力,讓我幾個小時就寫了這麼多字。我累了,今天的信就到這里為止吧。

葉蕭,我想上次那封信,一定使你想起了小曼,我非常抱歉。你說過要永遠忘記她的,但恐怕你我都做不到。

此致!

你的朋友周旋于幽靈客棧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