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黑暗邊緣 第四章 手掌印

第四章手掌印

順著五洲大道從水灣頭一路西行,快到頭時候有間三棵樹飯店,這里是我的大本營。

這間三棵樹飯店的地理位置確實不錯,整體依山而建,有水環繞。

十多年前一個很有眼光的老板從市府手里低價買下這處荒山,做成個農莊模樣,自養魚蝦,連帶著種菜養雞,招待四方好吃之人,到了現在,更是因為原生態和無污染,而備受四方食客推崇,不過老板做事還算低調,不張揚,所以珠三角知道的人並不是很多,地方也不是很鬧騰。

我住的地方就在農莊最里頭,單獨的一棟房子,除了我,還有手指王林、大俠鄭一桐、花瓶舒麗三個人,各有一個自己的房間。

而我們高價租下來的借口,是給老板說我們要找一清靜地兒寫書,都是作家,文化人。

回到家,進了門,已經快半夜了,我瞅見王林的屋里還亮著燈,這小子是夜貓子,通宵上網的一黑客級別高手,我心里一動,招呼大俠先去休息,自己走進去給王林說道︰「手指公,趕緊別玩了,有活兒給你干!」

王林好像正在看一個衛星地圖,也不知道闖進那個網站,聚精會神的忙乎著,面前足有三四個液晶電腦的顯示屏都在工作,頭也不抬的說道︰「啥事?正閑的發慌呢,剛找一現場直播……老大要不要也來看看?」

我說道︰「你給我查查一個人,名叫林大成,上市公司海王電器的一個高管,男的,大概有三十五六歲,你趕緊弄清楚這人的資料,抓緊點別玩了,明早上給我,有用。」

王林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得了老大,我辦事,你放心。」

我比較相信王林的工作能力,交代的活兒一向都完成的很出色,所以也就放心的回去洗洗睡了,不過我可沒想到,這小子第二天給我的,竟然是這樣一份邪門兒的資料,真是見鬼了!

早餐桌子上王林不在,因為沒正經活兒開工的日子里,這廝從來不吃早餐,不過,我要的資料他倒是打印了一份給我,厚厚的一疊子。

………從派出所的數據庫上查到這個林大成,現年三十四歲,六年前是因為購房,由湖北遷入的非農業戶口,沒有隨遷親屬,旁邊是王林的備注︰戶口這麼簡單估計是有些紙質的家庭資料,沒存在派出所的電腦數據庫里,所以也沒辦法通過網絡偷出來,至于民政局也無記錄顯示林大成領過結婚證,要想得到更詳細的必須去實地調查。

林大成的工作單位確實在海王電器——生產空調的一家大型上市公司,職務是研發部的總監,已經工作了快十年,老臣子了,名下還有不少的職工股份沒賣,社保費、所得稅的什麼雜費,一概都在正常繳納中。

王林還挺細心的,在網上搜索了不少其他資料,比如林大成的MSN、QQ號碼,更難得是找到了林大成經常閑逛的社區論壇,打印了一份他發帖的標題,我翻了翻,有價值的不多,倒是淘寶上的購物清單很有趣,這家伙都是用的網銀轉賬,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采購一批,我看是除了吃的喝的,很多用品都是快遞給他送上門的,而且不同的收貨地址,他就有三四個。

從這個網銀賬號,王林又查到了林大成的信用卡戶頭,還有股票的交易賬戶,羅列出了完整的交易清單,最後說道︰還有林大成在本市各個ATM機的取款視頻,在電腦上存著,要我自己去看。

這疊A4紙的最後,是林大成的手機通訊情況,不過我估計都是些沒用的,這樣的人,肯定有私密的預付費號碼,通訊公司那些是靠不住的,至于航空公司的電子購票記錄,更是不少都半年前的了。

工商局那邊的紅盾網上沒查到林大成當法人的公司,或許是高管的身份特殊,他就算有公司也是瞞著公司找了其他不相干的人,做自己的法人代表。

就算這樣,一份如此翔實的資料已經看的我後腦勺直冒涼氣——現在這個社會竟然走到了這一步,只要和外界有牽扯,就會留下如此之多的蛛絲馬跡,真他娘的恐怖!

更恐怖的還在後邊,王林戲謔的說道︰不知道虎哥您為啥對這個死人這麼感興趣?難道又有大生意了?

看到這句話,頓時讓我對前面羅列的一堆資料暫時沒了興趣,三口兩口吃完早餐,我就弄開了王林的門,真是太玄乎了,不可能啊,昨晚我還跟這個林大成一起喝酒呢!

王林睡眼惺忪的不肯起來,只是拿手指了下電腦,含糊的對我說︰「…在電腦里,沒關呢,老大您就饒了我吧,我還得睡會兒……。」

放開王林,我也知道他昨晚肯定沒睡,這一大疊資料,需要攻入不少服務器去搜羅,也是辛苦了一宿到處搜索,可憐見的孩子,接著睡吧。

扭頭一看電腦顯示器的燈還亮著,晃晃鼠標,一堆瀏覽器從屏幕上亮了起來,我立刻坐下,一個個開始仔細閱讀。

林大成,這人還他娘的果然已經死了!

真是有意思!

城市特搜的網絡電子版刊登了這麼一則新聞︰昨天中午十二時二十分,本市著名企業海王電器集團總廠,發生一起惡性事件,造成一人死亡,事件原因正在調查中,據悉,在事件中喪生的員工任職于海王電器研發部,是一名林姓總監的中國籍男子,現年三十四歲……。

另外一個頁面是貼吧里的,這公司里有人爆料說喪生的人叫做林大成,還附上了林大成的大頭像,我掃了一眼,基本確定就是昨晚跟我喝酒那人,不過我更著急的是有沒有事故經過的詳細說明!

刷新!

一個帖子浮了上來,標題上還注明有圖,正是我要找的,趕緊點開去看,囫圇吞棗的明白了事情經過。

昨天中午,該公司的研發部門一起外邊聚餐,只有林大成說是感冒沒去,這頓飯吃到了下午快上班才匆匆結束,回到辦公室竟然發現他們的部門老大——林大成總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上吊自殺了!

上傳的圖片是公安走後拍攝的,指明了林大成吊死的位置,不過就沒拍到辦公室里的家具和擺設,而且那鏡頭是對準了天花板向上拍攝,模糊不清,應該是偷偷用手機拍了後傳上來的。

從這簡單的一個照片,我辨別出這辦公室裝修的有吊頂,距離地面的整個高度不超過兩米,上頭還有中央空調的出風口、照明用的不袗燈管盒子、煙感、溫感探頭之類,看了一圈,楞沒地方掛繩子不說,吊頂也承受不了這麼大重量,應該不可能就在這里上吊自殺啊?

像海王電器這樣的大公司,他研發部門肯定有監控攝像,林大成想死,應該不是這麼容易死的了啊?

再說何必呢,為啥要死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還玩出上吊這麼高難度的動作?

一邊尋思這里頭的問題,我一邊把這張馬上要被和諧的圖片保存下來,靜靜思索這林大成是怎麼死的,但是更多還是回憶昨天晚上那一幕。

難道世界上真的有鬼?

鬼還會來騙人,支付的報酬還給真鈔?那他圖啥呢?

到底是我騙了死人,還是死人跑來騙我?

這里頭肯定有人搞鬼!

模出手機看看,又登陸自己的安全郵箱查了下,沒有新收到的短信和郵件,這死鬼林大成說好今天給我郵件,此時竟然也沒了消息。

翻出那張林大成上吊地點的圖片,我端詳好久,愣是沒弄明白這個地方怎麼可能上吊,不由一陣煩躁起來,站起身,不耐煩的回屋找煙抽,看到扔在椅子上的衣服,突然想起昨晚大俠鄭一桐跟我說肩膀上有倆巴掌印的蹊蹺事兒,不由自主拿起來仔細檢查起來。

看來看去,陽光下看、透著光看,看不出來啊,我穿的是件淺白色的薄襯衫,要是有污漬,應該可以看的到。

我想了想,跑去敲開舒麗的門,問她要紫光燈,我記得她那兒好像有一個便攜的驗鈔機。

舒麗已經起來了,正懶洋洋的在床上玩電腦,我也沒廢話,站在門口接過驗鈔機,淡淡說道︰「起來了?那你去換換衣服吧,估計咱們是有事要做了。」

不知道紫光燈下會有什麼效果,我嘀咕著回了自己房間。

便攜式的驗鈔機很小,發出一片紫色的光線,我把窗簾什麼都拉上,仔細一看衣服,頓時覺得後腦勺都是涼颼颼的,出了一脖子冷汗。

只見衣服的肩膀兩側,在紫光燈下,赫然浮現出兩個手掌印,一左一右,圍攏住衣服領子,極像是後邊有個比我高大的人,正要掐我脖子,四個手指關節的地方有些褶皺,卡在衣服的肩膀接縫上,更駭人的卻是兩個大拇指不見,瞅那形勢,極有可能是摁在我的耳朵後邊某個部位!

我把衣服攤在桌子上,反復看這手掌印是怎麼印上去的,卻是看不出來,最後我拿了一卷封箱膠帶,往下試模著黏這個掌印,才弄到了一層稀薄的粉塵樣東西,這是什麼?化學物品麼?

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人跟我開玩笑?又或者是別的原因?

我用刀尖從膠布上刮下來少許,放在一張白紙上包好,想了想,又取出那十萬港紙,捏在手里出了房間。

鄭一桐和舒麗已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看到我出來,招呼了一聲老大,就一起走過來看我手上拿的什麼。

看看表,已經是上午快十點了,我叫大俠去把王林弄起來。

簡略的把昨晚上發生的事情,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三個信得過的人,然後把十萬港紙往茶幾上一扔︰「你們說說,怎麼辦?………這可不是假鈔,我拿驗鈔機看過,真的。」

王林一副沒睡醒的模樣︰「這有啥,干唄!老大你昨晚踫到的肯定不是林大成,如果是林大成,那死去的家伙就肯定不是,兩個人中,總有一個是假的!」

小子練出來了嘛!一下就找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我贊賞的看他一眼,淡淡說道︰「那這倆巴掌印又怎麼說?……你們誰有熟人是搞化驗的,拿去給檢測一下。」

正想按照我計劃好的來分配工作,手機卻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條新短信,心說這可別是昨晚那死鬼發來的吧?

打開一看,還真是,我立刻回撥這個發短信的號碼,不通,再撥林大成昨晚上和我聯系的電話,還是不通,不由苦笑著搖搖頭,先看這說的什麼事兒再做定論。

短信還是很短,除了一個地址之外只有一行字。

上頭寫的地址是︰西灣區聯港路十八號御玫瑰山莊十五棟,後面有句話︰虎哥,我大成啊,這個地址的鑰匙我扔門口的信箱了,小心點,里頭有鬼,等你好消息。

看來這個地址就是讓林大成擔心的地方。不過,我目前最關心的是吊死在辦公室那位到底是誰?

剛給我發短信的這位仁兄,似乎還以為我不知道上吊自殺的事兒呢!真他娘弱智!

我清清嗓子說道︰「這樣吧,王林你去派出所,找找負責這起自殺案件的辦案人員,弄明白林大成的尸體停放在哪兒?要馬上去辦!……大俠你去弄一套海王電器的制服和工卡,記住別弄工人的,要辦公室那種西服,另外配合著王林蹲個點,把停尸地方的環境和保安情況模模清……舒麗你換衣服,裝成這個林大成的女朋友,有了消息就跟我一起去瞅瞅林大成的尸體,到底是死是活,是誰在那兒躺著,都必須親自去看看,搞清楚到底咋回事兒?」

王林遲疑了一下︰「和公安打交道?合適嗎?」

我沒好氣的說道︰「去看看而已,又不偷什麼東西!」

只有大俠心領神會的對著王林嘲笑道︰「你個笨蛋,咋忘記咱們老大的獨門秘技呢!過了頭七就沒用了。」

我不耐煩的說道︰「去去去,都干活去,別再提什麼狗屁的秘技之類。」

分配完工作之後,我看著白紙上的一點粉末,心里一動,想起有個朋友是保健院的化驗師,他那兒應該有可以檢測的儀器,不如把這東西拿去給他看看,到底是什麼成分?

想到就去做,我給房間里的舒麗打了個招呼,準備開車出門。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