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龍樓妖窟 第三章 步步殺機

第三章步步殺機

楊世勇乍著膽子湊過去,順著石板裂開的縫隙往下看,黑糊糊啥也看不見,有人扔過來一個火褶子,才隱約見到一塊石碑橫躺在下面,上面影影綽綽刻的有篆字,楊世勇對篆字可一竅不通,想著族長識字多,叫來族長費力的看好久,才只拼出幾句︰

「……沙蠤,肉身沙衣,以玉為足……無目無首,不論日月……沙衣內藏觸須,細若游絲……中者血肉立盡,人為之飲……以其拱衛王墓,來者盡摧之……」

沒幾個人听的懂這段話,族長也說不清楚沙蠤究竟是什麼東西,只琢磨出有個厲害東西埋伏在沙里,沒頭沒眼,專門吸人血肉,莫非是地龍蚯蚓一類的大蟲子!

王墓寶藏的誘惑抵消不了對死亡的恐懼,個個都想快點找路出去,帶上老婆孩子遠走他鄉,但楊世勇可不怕,執意要下去瞧瞧,萬一弄點黃金美玉的寶貝來,也不至于再挨窮了。再說,這個沙蠤既然是被抓來守墓的,也就不是無敵,自有克制它的東西在,要不然,楊莊的人豈不早被吃了個精光?說不定這黑劍就是斬妖除魔的神兵利器!

楊世勇費盡心機的說了半天,終于說動了幾個人。

族長、楊世勇和另外兩個膽大的村民,擠過裂縫往下爬,還有一些死活不下,族長只好再三囑咐他們不要亂動,听天由命吧。

四個人模模索索的擠進石板縫,古劍發出的熒熒紅光,只能照見周圍一小塊地方,卻是不大的一個小房間,四面有四個黑糊糊的洞口,一點沙粒都沒有,都是結實的黑土,空氣很潮濕,撲鼻而來腐爛的臭味。

楊世勇小聲的問族長︰「咱們往哪邊走?怎麼看起來都是一樣的石頭洞。」

族長看了看說︰「左邊這個洞風大,說不定通著外邊,我們就走這個洞,你上去把他們都叫下來,就說我們找到路,要出去了!」

不費什麼力氣,一說有路回家,上面的人就全都下來了,一個挨一個,楊世勇拿著黑劍打頭走,族長走最後,鑽進了左邊這個洞口。

沒走幾步,腳下出現狹窄的石板小路,濕滑濕滑的,兩側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听起來不是水流,倒像有什麼東西在撲騰。

楊世勇拿黑劍往兩邊照照,借著微光,驚奇的發現,石板路兩側都是水潭,前面通到水中心的一小塊陸地上,潭子里密密麻麻很多黑色小魚,都有張很大的嘴,滿布鋸齒樣的小牙,嘴上面是兩只圓眼楮,身後連著一條細尾,只有魚頭,沒有魚身,連頭帶尾只有手掌那麼長,看著異樣,很是恐怖。

楊世勇看的心里發怵,這樣的魚要是圍上來一起咬一口,恐怕連骨頭都不剩!正想停住腳步,讓大家小心點,千萬別跌落水里,已經遲了,耳邊一聲狂叫,走在後面的一個村民捂住眼楮慘嗥︰「我的眼,我的眼,什麼東西咬進去了!」連滾帶爬,帶累著三個人一起撲通撲通的掉進了水潭里!

立刻,水面一片騷動,無數小魚迅速爬滿幾個人身上,有一個手指摳住石板邊,使勁想爬上來的,只來得及叫了一聲︰「我叫楊茂才,族長,別告訴我娘!我叫楊茂才!」瞬間,黑色小魚就把他變成了一具骷髏,一張大大張開的嘴,甚至還沒合上!

楊世勇再也不敢遲疑,招呼嚇傻的大伙快點走,這個石頭小路和水潭實在可怕,充滿危險,搞不清楚的沙蠤似乎無處不在,又來了這麼多吃人小魚,究竟後面咋辦,心里更沒底,恐怕今天要死在這兒了。

石路很快走到頭,大伙站在了一個平滑如鏡的冰面上,堅固的象鐵一樣的冰層下,閃著不少星星點點的微光,楊世勇心里暗想,看來楊秉如家沒一個人進來過,那羊皮卷上所講的墓穴構造,只有外面的流沙是真的,哪里知道沙里掩蓋著,竟是冰水寒潭的一座大墓!

站在冰面上周圍瞧,黑糊糊的一片漆黑,楊世勇和族長點點人數,除去又跌下去的幾個,這會只剩十二個人了。已經被逼到絕境,只有小心翼翼的繼續往前模索,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堅硬的冰面也不知用了什麼來維持封凍,走在上面感覺怪怪的,借著點點的微光,楊世勇瞧見每隔十幾米,腳下就會出現一個龐大的長方黑影,看起來極象棺材,一模一樣的,走了半個多時辰,周圍情況還是這樣,楊世勇心里一動,莫非大伙都在原地兜圈子?用黑劍割下一點衣角,悄悄扔在地上。

果真,不一會,那片衣角又出現在眼前,楊世勇停下腳步,絕望的對大伙說︰「看來這恐怕是個小島,四面環水,咱們是走進了什麼迷魂陣,都他媽在原地兜圈子。」說的大伙都泄了氣,有個膽大的就叫︰「反正要死了,我可瞧見那大棺材,就在腳底下,干脆挖他出來,問問這鬧的什麼玄虛?說不定有路會在下面呢?」

族長也無計可施,這群抱了必死之心的莊稼漢,倔強的很,已是各自找出工具,叮叮當當的亂鑿,一番忙亂,冰面卻根本鑿不開!楊世勇心里一動,想起羊皮卷上猜測,古劍有可能是打開王墓的關鍵,莫非應在此時,只有用劍才能弄出棺材?

楊世勇拿著劍對準腳下的黑影,在冰面上輕輕戳了下,劍身立刻熾熱起來,堅冰居然神奇的開始融化,這才發現冰里混合著許多碎骨,閃出微微的光芒,很快,古劍融化出一個大坑,十幾個漢子一起跳進去,七手八腳拽出那黑影,一看果然是個青銅棺材,表面刻滿了花紋,沒有一點袑騑陷釭獐瓞芊C

撬開棺蓋,一個身穿鮮紅色衣服,頭戴高冠的矮胖尸體躺在里面,雙眼圓瞪,兩手舉著,還是栩栩如生,大家正在嘖嘖稱奇,楊世勇想起這個就是那被活埋的太子丹,不由多看了兩眼,就在這多看兩眼的工夫,矮胖尸體臉上突然長出密密麻麻的白色絨毛,瞬間蓋滿了臉。

族長低聲說︰「這是尸煞,叫白毛煞,听老人們講過,感染了陽氣就會長白毛,大發尸氣的!」吃這一嚇,大伙嘩啦散開一個大圈,只苦了三個伸手進去亂模的,來不及逃走,那白毛尸煞極快坐起身,兩只手掌一揚,就打飛了兩個天靈蓋,另一個更慘,被白毛尸抱住腦袋,一口咬掉半邊脖子,鮮血激灑的到處都是!

大伙拼命的往坑外飛奔,幸虧那沉重的棺材蓋象是焊在白毛尸身上,追完這個追那個,也沒得手一個,白毛尸越來越怒,喉嚨里  作響,蹲下來使勁扯掉棺材蓋,抄起來就扔,準頭居然不錯,忽的一聲一箭雙雕,打倒了兩個村民,立時撲上去一頓大嚼。

楊世勇和族長以及另外幾個躲來躲去,又跑回了埋棺材的地方,只見已經融化的深坑下面水聲湍急,嘩嘩作響的有回音,不知道有多深,流到哪里去?彷徨無計,根本來不及多想,白毛尸抄著棺材蓋越跑越近,大伙發聲喊,一起跳了進去。

楊世勇抓起黑劍慢了一步,給白毛尸攥住了腳脖,死命掙扎到最後,才勉強掉進水去,整條腿已經沒了知覺,順著冰冷的河水飄。拿著重劍又舍不得扔,楊世勇只好咕咚咕咚連喝幾大口水,身子直往下沉,正在絕望中,就听見遠處撲通撲通一片響聲,那白毛尸煞居然也跳下水追來了!

耳邊嗤嗤幾聲微響,似乎有很多肉線在水里穿梭,大伙頓時給嚇的魂不附體,前有吃人怪物,後有白毛尸煞,千辛萬苦跑到這,還是難逃一死!

那白毛尸踏水追來,速度竟然不慢,一會功夫,就趕上了這伙不敢動的村民,肉線仍然嗤嗤的在水里穿插,象一張肉線織成的巨大魚網,把大伙包起來,而黑劍上的紅色水霧越來越濃,遠看就象個煮熟的紅心咸鴨蛋,中間紅色肉球,外邊白色肉線。那白毛尸似乎知道肉線的厲害,在外面逡巡不前,喉嚨里不停的發著怪叫。

肉線魚網扯著大伙在水面滑行,離那白毛尸越來越遠,大伙知道死期到了,想必這怪物正把美餐送往口邊,楊世勇心下焦急,雖然沒給白毛尸咬到,葬身蟲子肚里也不好受,舉著黑劍一動不敢動,橫下心干脆賭他一把,只希望楊秉如的女兒猜測正確,黑劍插進怪物嘴里是個魚死網破的局面!

水里的血腥味越來越濃,楊世勇眯著眼,已是瞧見前面一個肉乎乎的東西在水里載沉載浮,肉線團更是加快速度,帶著大伙滑過去,那肉蟲身體下很多吸盤樣的小嘴張的大開,楊世勇甚至看見了絨毛在極快的一開一合,楊世勇渾身發麻,大吼一聲︰「去死吧!」

咕嘟一聲,黑劍帶著幾個人被怪物吞了進去,沒等楊世勇暈過去,就是地動山搖的一聲悶吼,蟲子給崩的四分五裂,腥臭碎肉落的整個水面都是!

帶著賭贏的狂喜,外加喃喃感謝的聲音,楊世勇終于暈了過去。

等到醒過神來,楊世勇就發現自己伏在一塊肉皮上,那救了命的黑劍已經不翼而飛,旁邊只放著一個袑騑陷釭澈C銅匣,費勁的抓過來,夾在腋下,就听見族長的驚喜叫聲,楊世勇順著聲音瞧過去,有一絲亮光透了進來,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這會才發覺整條腿越來越麻,心知大事不妙,趕忙看自己的腳脖,幾道烏黑的指印深深勒進皮里,腳脖細了一圈,麻木的舉不起來,看來白毛尸的爪子上攜有很強尸毒,今後恐怕凶多吉少。

順著亮光,幾個人陸續爬了出來,竟是到了深山里的一個水潭,白晃晃的陽光,刺的幾個人半天睜不開眼,坐在草叢里直喘粗氣,連驚帶嚇,個個都是傻乎乎的互相笑著。

楊世勇打開青銅匣子,哇,里邊東西可真不少!玉器,銅器,書簡,寶珠,還有一枚古怪的黑龍盤鈕印章,刻著很多篆字,拿給族長辨認,卻只認出最後民榮兩個字!

楊世勇心里一想,明白了,根據楊秉如的記載,他們家傳的這把戰國古劍就是三國時候一個先祖,名叫楊民榮的發丘中郎將盜出來的,看來這個楊民榮運氣實在不好,恐怕是葬身在怪物的肚子里,實在可嘆!

僅剩的幾個人分了青銅匣里面的東西各奔前程,楊世勇也離開村子,去了京城謀生,所幸寶貝不少,順利的出手幾件,很快發了財,于是也就在京城娶妻生子,安家落戶了。

十幾年中,楊世勇每當想起殺人牆的事,都心有余悸,不過慢慢的,那晦澀的發丘秘術倒是讀了個通透,也知道那枚黑龍盤鈕印章乃是正宗的發丘印,印上刻著「天官賜福,百無禁忌,民榮之印」。

道上的朋友見多識廣,殺人牆的困惑卻一直到十年後才解開,道上高手分析道︰這個會殺人的牆,簡單的說,當年楊秉如的女兒往牆下埋藏寶劍時,一定也是正逢雷雨之夜,這面照壁牆就象空白的留聲機,把她這個彎腰的動作給錄了下來,後來,每逢雷雨交加,都會重新釋放出來,死的那兩人,一個是被沙里的怪物弄死的,另一個則純粹是被嚇死的。

唯一讓楊世勇臥不安枕的,就是那條被白毛尸攥過的腿時好時壞,吃了許多藥也除不了根,隨著尸毒發作的越來越厲害,知道自個挨不了多久,臨死前把從燕王墓里死里逃生的經過,連同幾年來鑽研發丘秘術的心得詳細記錄下來,同時留下大批古董玉器,也就與世長辭了。

楊世勇有兩個兒子,大的叫楊重威,小的叫楊玄威,沒什麼意外,健健康康的長大,老大楊重威後來投奔解放事業,南征北戰,一直做到軍區的副參謀長,八十年代末,才正式退休。老二楊玄威則飄洋過海遠走美國,听說已經在美國娶妻生子,但從沒回來過,渺無音信。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