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步步驚心 上部 第十二章

這幾日我時常不知不覺地就盯著自己的左手開始發呆。覺得好似明白八阿哥的意思,又好似不明白。我上高中時雖然談過一次轟轟烈烈的戀愛,可那時的小兒女心情簡單易懂。現在我完全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麼。

有情?無情?玩玩?認真?一時興起?早有蓄謀?我不知道!美麗的女人對于這些沉迷于鉤心斗角中的宮廷男子們來說,不過是一道開心時賞賞的風景,悶了時逗逗的樂子。直爽熱情如十阿哥,也覺得可以將我和明玉格格兼收並蓄。我已經實在不敢對他們抱有任何期望了。

我從開始學做幾何證明題時,就養成了個習慣。那就是一時想不通的問題,就扔過一邊。過一段時間,也許就會自然明白。所以這次我發現想不明白時,就索性放棄了這個超級難題。時間會告訴我答案的。

現在擺在眼前的事情是再過三日就是十阿哥的大婚日。自那日進宮見過他之後,這一個多月就沒有再見過。只听說,康熙賜了他府邸。我一直思量,他的婚宴,我去是不去呢?心里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不去的好。

姐姐听我說不去,淡淡應道那就不去吧!可一轉身,巧慧就拉著我說︰「主子除了逢年過節等必須去給嫡福晉請安的日子外,平常從來都不去請安。那邊已經很是不滿了。如果小姐再不去給人家格格道喜,只怕那邊又要怨怪到主子身上。說我們不知禮數。」我只好又去找姐姐說我要去,姐姐仍是淡淡應好,不過緊接著補了句,去了絕對不許鬧事!我只好笑著保證絕對不惹事。

轉眼已是婚禮當天。我挑了件桃紅瓖金滾邊夾襖穿著,讓自己看著喜氣一些,掩蓋住內心的神傷。八貝勒爺自先去了,稍晚,我和姐姐兩人才一起乘軟轎趕去。婚宴在十阿哥新賜的府邸舉行。我們到時,門前已是香車寶馬排滿。

這個府邸跟八貝勒府確是不可比,但在我這個現代都市人眼中已經是美輪美奐。一路張燈結彩,燈火輝映,香煙繚繞,鼓樂聲喧,真是說不盡的富貴風流,道不完的吉祥如意。

笑聲,歌聲,人語聲,整個廳里是一片快樂的海洋,人人都在笑。姐姐和我卻很是沉默,自管自的坐著,兩人在這個環境中顯得很是不合時宜。我雖低垂著眼楮,但我知道自打我進了這個廳,這里的每個人都在若有意似無意地偷偷打量我。我坐在那里,心里極度不舒服,很想立即起身走人。可是知道如果我這個時候走了的話,只怕笑話就鬧得更大了。好歹得等到新娘子進了門。

心里嘆了口氣,對自己說,既來之,則安之!試著扯了扯嘴角,發現自己還能擠出笑容來,忙展開一個燦爛笑臉,抬起頭緩緩環視四周。慢慢迎上各種各樣的好奇視線,可笑的是我並沒有怎樣,他們卻剛和我的視線對上就匆匆各自避開。我心里冷笑了兩聲,越發笑得百媚千嬌。忽地對上了四阿哥的眼楮,那里面冷冷的,冰冰的,漆黑眼瞳里好似沒有任何內容。但我卻覺得自己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感覺心底的難受迷茫都好似赤luoluo地展現出來,在他銳利的視線下無處可躲。我微微吸了口氣,硬逼著自己笑起來,還賭氣似地向他眨了下眼楮,然後笑著迎向下一個好奇視線。

一個小廝匆忙跑進來,叫道︰「新娘子就快到府門了!該準備接轎子了。」眾人這才發現一直沒有見過新郎官。我掃視了一圈大廳,發現八貝勒爺也不在。我和姐姐對視一眼,兩人都有些緊張。我快步溜到十四阿哥身邊,低聲問︰「怎麼回事?」十四也是一臉困惑,「昨兒個,我見十哥還一切正常呀!」我開始心里發毛,心想,天哪!老十你可別這個節骨眼鬧事情。十四看我臉色有些發白,忙道︰「不用擔心,有八哥在,出不了大事情。」我只能點頭。

廳里的嘈雜聲越來越大,我的心也越繃越緊。正在這時,听見門口的下人們叫道︰「十阿哥,十阿哥!」我一看,發現十阿哥身穿喜袍和八阿哥並立在門口。然後,十阿哥就被太監們匆匆領著向府門行去。八阿哥面帶微笑,一面和大家打著招呼,一面翩然而入。他去向太子爺請安時,太子問︰「怎麼回事?」八阿哥笑回︰「十弟嫌做的喜袍不合身,扭捏著不肯出來。」眾人一听這話,哄堂大笑!立馬就有人嚷道︰「十阿哥這是怕新娘子嫌棄,不肯和他洞房!」眾人越發笑得厲害。八阿哥負手站在太子身邊微微笑著環看著周圍的人,一面用視線和遇上的人打著招呼。看他視線要掃過我這里時,我忙低下頭。自從那日雪地行後,這是我第一次見他。低下頭時,瞥見在眾人的笑聲中,四阿哥仍是表情淡淡,漠然地看著廳外。

過了一陣子,听見鼓樂齊鳴,大家都涌向了廳門口,我縮在眾人身後,影影綽綽地看見十阿哥手拿紅色緞帶,牽著頭蓋喜帕的新娘子進來,然後在大家的哄笑聲中,兩人被送進了洞房。

看到這里,我心里重重嘆了口氣。想到過一會,十阿哥還要出來挨桌給大家敬酒。我實在想不出來他會怎麼給我敬這個酒。我向姐姐指了指門外,她微微點點頭。再看看四周無人留意,就悄悄溜出了喜廳。

十二月的北京,天是很冷的。可我覺得自己就是需要這樣的冷,唯這樣才能緩和內心的壓抑。我兜著手,縮著脖子,躬著背,哆嗦著淨揀僻靜的地方走。正行著,听見前面一個聲音道︰「既然這麼怕冷,干嗎在這里兜風?」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十三阿哥。他斜跨在欄桿上,一臉嘲弄地看著我。我一驚,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你怎麼不在廳里喝酒?」他嘲笑道︰「你又為何在這里呢?」我無話可說,正默著,猛然反應過來,還沒有給他請安。連忙蹲下身道︰「十三阿哥吉祥!」他冷笑了兩聲道︰「等著听吉祥的人在廳里呢!」因為他並沒有說起,我只能蹲著身子不動。過了一小會,終于听到他說︰「起來吧!」我緩緩站起,靜立著等他離開。

半晌,他都沒動,最後沒頭沒腦地說︰「今日你我都是傷心人!不如我們彼此做個伴。」我訝然地看著他。他卻跳下欄桿,大踏步地走過來,抓起我的手就走。

他的步子邁得又大又急,我掙不脫他的手,只能一面小跑著跟著,一面斥道︰「放手!」。他牽著我,從側門出了府。守門的小廝被他冷冷看了眼,什麼話也沒敢說。只聞他嘴里打了個呼哨,就听見‘得,得’的馬蹄聲。一匹黑得發亮的高大駿馬小跑著停在了我們面前。

我‘啊!’的一聲驚叫還未完,就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了馬背上,他也隨後翻身上馬,環著我的腰伸手挽著韁繩。只听一聲‘駕!’,馬已經飛奔起來。我從來沒有坐過這麼快的馬,只覺得恍若在騰雲駕霧,顛得厲害。心里極其害怕,只能拼命往後縮,靠在他懷里。迎面的風刮在臉上,直如刀尖刺在臉上,生生地疼,只得扭著頭,臉抵在他肩上。

一陣疾馳,我覺得自己已經凍得整個身子都是木的。心里想著這個霸王究竟要怎麼樣?他想凍死我嗎?莫非他喜歡明玉格格?要不怎麼是‘兩傷心人’呢?

馬速漸漸慢了下來,終于停了下來。他率先翻身下馬,然後把我抱下馬。站到地上,更覺得冷得徹骨,抱著手臂,緊咬牙齒,整個人直打哆嗦!他從馬鞍上解了個酒囊下來,扯開塞子,一手扶著我的頭,一手把酒囊口湊到我嘴邊說︰「喝一口!」我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只覺一股辛辣直下肚子。他又說︰「再喝一口!」我又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慢慢地那股子辛辣蔓延到五髒六腑,終于感覺自己有知覺了。可還是不停地打著哆嗦。

他不理我,自轉身向林子里走去。我想出聲叫住他,可發現自己冷得語不成聲。天色漆黑,我一個人站在那里,旁邊只有一匹馬。一邊打著哆嗦,一邊害怕,一邊心里發誓,以後再也不招惹明玉格格了。我斗不過這個霸王。

過了一小會,他抱著一大堆干材回來。一個人擺弄了一小會,一堆火生起來。我一看見有了火,馬上靠了過去,坐在火邊。他又遞了酒囊過來,我也不推辭,拿起就是一口。然後遞回給他。兩人就這麼坐在火邊,一面烤著火,一面一人一口的飲著酒。

我想姐姐肯定會擔心的,可是瞅瞅這個霸王在火光映照下的冷臉,我實在沒有勇氣說任何話。只盼他念在明玉格格嫁給十阿哥是康熙的主意,和我是沒有任何關系的份上,不要再搞別的花樣。否則只怕我見不到雍正登基,就要死在這個霸王手里了。

兩人你一口,我一口,慢慢的一袋酒已喝完,他起身又從馬上拿了一袋酒。然後我們繼續。喝著喝著,我就覺得前塵往事俱上心頭,想起以前在香港蘭桂坊和朋友買醉,想起小時候偷喝家里的香檳酒喝得大醉………然後我就一會傻笑一陣,一會又盯著火發呆一陣。然後?然後就是我也不知道再干了什麼。反正天仍黑著時,他搖醒了我,我暈暈乎乎地看著他,發現我整個人趴在他腿上。

他弄滅了火。把我抱上馬背,然後又是一陣狂奔,我仍然拼命往他懷里縮,也仍然凍得全身失去了知覺。等到八貝勒府的時候,天已經有些蒙蒙的亮。他把我扔在門口,說了聲,下次再找你喝酒,就駕馬而去。

我一面暈乎著,一面打著哆嗦,一面拿頭撞門。為什麼不用手?因為胳膊凍得不太好用了。大門迅速打開,我也順勢一頭跌了過去,一個小廝趕忙扶住我,踫到我的身體,驚叫道︰「天哪!怎麼這麼冰的身子。」然後我就被人抬回了姐姐的屋里,然後姐姐就沖了上來,然後就有人給我洗澡,再然後我就被送進了被子。期間好象姐姐問了我很多問題,看我一副傻傻呆呆的樣子,只得作罷。最後我就昏睡了過去。

丫頭們叫醒我時,已經是晚膳時間。除了頭有些重外,別的都還好,想到自己酒品一向良好,喝醉後從來不哭不鬧,只是歪頭就睡而已,不禁暗自慶幸。

穿戴整齊,進了飯廳,才發覺八阿哥也在。宿醉剛醒,腦子轉得比較慢,再加上從昨日下午到現在一直未吃過東西,草草請過安,就什麼也不顧的吃起來。

吃著吃著,開始反應過來。心想要怎麼交待昨晚的去向呢?正在暗自琢磨,就听到姐姐說︰「昨日,十三弟帶你去哪里了?」我一愣,順口問︰「你怎麼知道的?」姐姐說︰「那麼大的個人不見了,我能不知道?」我心想,不錯,問一下守門的小廝不就什麼都知道了。不過這干什麼去了,實在不怎麼好說。想著昨晚上的荒唐事情,不禁覺得有些可笑。少女時候,每看武俠小說,就幻想著我和一個長相俊美,武功奇高的俠客共乘一匹馬,奔馳在綠色草原上,他深情地凝視著我,我溫柔地回視著他。沒想到,這個美夢昨日倒算是變相實現了,的確是共乘一驥,不過其余就全不對。想著,越發覺得荒唐好笑。滿臉的笑意是忍也忍不住,卻還得硬憋著,因為姐姐的臉色不算好看。

姐姐看著我痛苦的樣子,最後帶氣含嗔,沒好氣地道︰「別忍了,笑吧!笑完了,好好回話!」我終于把心中的笑意釋放出來。正自笑得開心,覺得兩道沒有溫度的目光一直凝視在臉上,心里一驚,忙斂了笑意。肅了肅臉,看向八阿哥。他嘴角仍帶著笑,眼里卻夾雜著幾絲冷意。看得我一個冷戰,再也笑不出來,忙低頭吃飯。

姐姐等我笑完,「說吧!都干了些什麼?」我簡單地道︰「我們出去喝酒了。」姐姐困惑地問︰「十三弟為何要帶你出去喝酒?」我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替十三亂宣揚他的個人隱私,于是說︰「大概他看我心情不好,同情我唄!」姐姐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一個未出閣的姑娘一夜未歸,還嫌你的傳聞不夠多嗎?」我這才反應過來,想著,完了,這下全紫禁城的人更要好好瞧瞧我了。緊張到一半,突然又覺得,瞧就瞧!誰知道前面等我的日子是什麼?當然要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們怎麼看我。

舒了一口氣,臉色如常地繼續埋頭吃飯。姐姐等了會,見我一直低頭拔飯,又接著道︰「這次還好,幸虧爺發現得早,又是在十弟府上,爺已經處理妥當,除了幾個心腹小廝外沒有別人知道。當時想派人去找。可若多派人,只怕引人注意,若只派幾個,也沒什麼作用。想著既是十三弟帶走的你,他總得給送回來,所以只派了信得過的小廝守在門口。」停了停,她又續說道︰「不過你記住了,只此一回,再無下次!」我心想,難道你以為我想大冷天的在外面吃風?我是被那個霸王逼的!想到這里又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忙承認︰好吧!自己當時也不痛快,正想發泄一下。

用完膳後,八阿哥和姐姐笑著閑聊了兩句,就匆匆走了。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姐姐的面色,沒有不開心,反倒是松了口氣的表情。我心中暗嘆口氣想到,姐姐的那個心上人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八阿哥如此出眾的翩翩佳公子,都不能讓姐姐忘掉他!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