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步步驚心 上部 第四十章

夜已過半,我卻仍然輾轉反側、無法入睡。他既已遣了姐姐來說情,看來我必須要給我們一個結果了。白日和姐姐的對話一幕幕在腦里回放……

仍然是良妃娘娘的宮中,可姐妹之間卻無上次的溫馨舒適。我尷尬地頭都不敢抬,如坐針氈。姐姐倒是一如往常。

「爺已經告訴我了!」姐姐拉著我的手柔聲說。

我不是沒有設想過類似的情景,可真當姐姐語氣平和地說出這樣的話時,我還是覺得羞愧難當,無以自處。只是全身僵硬,緊咬著牙,埋頭默默坐著。

姐姐伸手想抬起我的頭,我輕輕一側避開了她的手,姐姐輕笑了幾聲說︰「好妹妹!你這是在生我的氣,還是生自己的氣呢?」我心里一酸,伸手抱住姐姐,撲到了她懷里。

姐姐摟著我說︰「你若是生自己的氣,大可不必。其實上次我在額娘這里見你時,就有心勸你,跟了爺也是好的。他性子溫和,待妻妾都是很好的。再說我們姐妹還可以常常見面,彼此做個伴。」我悶悶地問︰「姐姐,你真的不介意嗎?」姐姐輕拍了兩下我的背嗔道︰「介意什麼?哪個阿哥身邊不是三妻四妾的?莫說我本就對這些不關心,就是關心,你可是我妹子,怎麼會介意?」

我默了半晌,終于還是沒有忍住,低聲問︰「如果,如果……是那個人,你也不介意他娶別的女人嗎?」姐姐身子一僵,半天沒有吭聲,我忙抬起頭說︰「我胡說八道的,姐姐,你別理我!」

姐姐沒有看我,臉帶哀淒,自顧沉思著緩緩說︰「我不知道!但只要是他喜歡的,能讓他開心的,我會願意的!而且我相信,即使有了別人,他依然會呵護我,疼惜我,待我很好的。」

姐姐默默出了一會子神,柔聲說︰「你剛出生沒有多久,額娘就去世了,所以沒有印象!當年我雖小,可仍有記憶,阿瑪雖也有三房姬妾,可一直待額娘極好!我至今還記得你躺在額娘身邊睡覺,我在床上玩,阿瑪坐在床邊給臥病在床的額娘細細畫眉。」

我和她一時都沉默下來,看來若曦的母親雖然去世的早,可不失為一個幸福的女人。可她的兩個女兒呢?

姐姐沉默了好半晌,看著我問︰「妹妹,你在想什麼?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呢?只要他疼寵你就好了,哪里來的那麼多莫名其妙的介意?而且多妻多子才是福兆呀!」

我強笑著搖搖頭,忽然想起八福晉,神色肅然地問︰「八福晉可有欺負你?」姐姐一笑說︰「我自念我的經,她怎麼欺負我?」我盯著她眼楮說︰「你別哄我,我知道弘旺欺負你的。」姐姐笑說︰「小孩子都是一陣陣的,隨他去鬧鬧也就過了。何須放在心上?」我看著姐姐心想,你不介意,是因為你根本就不關心,既不關心也就不會上心了。

……

隨後姐姐勸我既然和八阿哥情意相投,不如早點去求了皇上,早早完婚才是正事,這些我一句也沒有听進去。心里只想著,難道我以後就和八福晉爭風吃醋著過日子嗎?

唉!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放棄尊嚴,什麼都不計較,只是去專心做一個小老婆,坦然無愧地面對姐姐,學會在幾個女人之間周旋,然後一轉身還能情意綿綿的和他風花雪月。

他有自己的雄心,不能放棄皇位,他是一個父親,寵愛自己的兒子,他已經有四個女人在身邊,其中一個還是姐姐。這些我一樣都不能改變,我嫁給他,只能注定我的不快樂,我若不快樂,我們之間又何來快樂呢?

我做不到象姐姐一樣一笑置之,八阿哥根本很少去姐姐那里,這樣都無法避免矛盾,我若真進了門,緊接而來的大小沖突可想而知。若再有象上次的事情發生,我肯定還是忍不了那口氣的,可當時我還有個乾清宮的身份憑持,八福晉不能奈何我,可若進了府門,我是小,她是大,進門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她磕頭敬茶,從此後只有她坐著說話,我站著听的份。

一次矛盾,八阿哥能站在我這邊,可若矛盾漸多,他不會不耐煩嗎?不明白為什麼別人能過的開開心心,我就為什麼老是拗著。他為了朝堂上的事情焦頭爛額,而回到家里還要面對另一場戰爭。我的委屈,他的不解,天長地久能有快樂嗎?兩人本就有限的感情也許就消耗在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中了。如果我不顧生死嫁給他,求得只是兩人之間不長的快樂,可是我卻看不到嫁給他之後的快樂。我看到的只是在現實生活中逐漸消失蒼白退色的感情!

如果他明日就斷頭,我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的,剎那燃燒就是永恆。可是幾千個日子在前面,怕只怕最後兩人心中火星俱滅,全是灰燼!

安娜•卡列尼娜和渥倫斯基之間何嘗沒有熊熊燃燒著的愛情,可是一遇到現實,當男人的愛情被磨盡時,渥倫斯基一轉身可以重回上流社會,安娜卻只能選擇臥軌自殺!

天哪!如此理智!如此清醒!居然可以這樣去分析自己的感情?我以為你已經是若曦了,原來你還是張小文!

禁不住大聲苦笑起來,笑聲未斷,卻漸漸變成了低低嗚咽之聲。

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連著下了兩日,清晨才放晴。不知為何,我覺得今年份外的冷,衣服穿了一層又一層,可還是覺得不暖和。面對著八阿哥,想著待會要說的話,更是覺得寒意直從心里凍到指尖。

我緊裹著斗篷,瑟瑟發抖,幾次三番想張口,卻又靜默了下來。他一直目注著側面因落滿了積雪而被壓得低垂的松枝,神色平靜。我咬了咬嘴唇,知道再不能耽擱,既然已經決定,就不要再耽誤他人。

「最後一次,你肯答應我的要求嗎?」我看著他的側臉,哀聲問道。

他轉頭,靜靜凝視著我,眼中絲絲哀傷心痛,似乎還夾著隱隱的恨。我再不敢看他,低下頭,閉著眼楮說︰「告訴我答案,我要你親口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若曦,為什麼?為什麼要逼我?為什麼逼我在根本可以並存的事情中選擇呢?」

「我只要問你,答應或不答應?」

……

「不答應了?」

……

我苦笑了一下,我盡力想挽住你,可你卻有自己的選擇和堅持。

我想了想,抬頭凝視著他哀傷夾雜著恨意的眼楮說︰「你一定要小心提防四阿哥。」

他眼中恨意消散,困惑不解地看著我。我想了想,又說︰「還有鄔思道、隆科多、年庚堯、田鏡文,李衛,你都要多提防著點。」我所知道的雍正的親信就這麼多了,也不知道對不對,只希望那些電視劇不是亂編的。

說完低頭深吸了口氣,一字字地說︰「從此後,你我再無瓜葛!」

說完,轉身就跑,他在身後哀聲叫道︰「若曦!」

我身形微頓,看著前方說︰「我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不值得挽留。」語畢,狂奔而去。

從此後,你我就是陌路!為什麼你不能答應我呢?為什麼非要爭皇位呢?如果我不能挽救你的生命,我嫁給你又有何意義?前路看不到快樂幸福,我的委屈又有何意義?我知道你不會答應的,卻還是欺騙著自己又問了一遍。為什麼,你不能答應呢?

一路踉踉蹌蹌,腳一軟,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這次身旁再無人伸手來扶住我了。我臉埋在雪里,身冷,心更冷。想爬起來,腳猛地一疼,又趴回了雪地里,顧不上去看哪里受傷,只覺心中苦痛,整個人就這麼趴在雪地里,臉貼著冰雪,一動不動。腦中只是想著他身披黑斗篷,戴墨竹笠的樣子,漫天雪花中,他在身側陪我緩步而行。一幕幕彷若昨日,但今日已是咫尺天涯。

「這是誰呀?怎麼趴在雪里不動?」听聲音是十三的,我心下淒然,身子未動。

十三伸手攙扶起了我,滿臉驚駭,一面替我撲去臉上、頭上的雪,一面問「若曦?!怎麼了?摔傷了嗎?」說完攙我起來,低頭仔細查看我全身上下。

旁邊立著的四阿哥也是臉帶驚異。我顧不上他們的驚異,只是對著十三低聲說︰「送我回去!」十三忙問我︰「走得了嗎?」我搖搖頭,現在腳站著都疼,肯定是走不動了。他微微一思量,看了四阿哥一眼,俯下身子說︰「我背你回去!」我點點頭,扶著他的背就想趴在他背上。

四阿哥卻大跨一步,扶住我,對著十三說︰「你去叫人拿藤屜子春凳來抬她回去。哪有阿哥背宮女的道理,讓人看見,只會招惹不必要的麻煩!也不急這一時半刻的。」十三一听,忙直起身子道︰「一時情急,還真是顧慮不周!」一面說著,一面匆匆跑走。

我扶借著他手上的力量單腳站著。腦子木木,好似想了很多,又好似什麼都沒有想過。原來還是心痛難忍,再理智的分析也不能緩解心的疼痛。四阿哥一直靜靜地陪我站著。

正自哀傷酸痛,「你若真想作踐自己,最好關著屋子干。沒得在眾人眼前如此,既有可能被人打擾阻撓,落了口實,還不能夠盡興!」我腦子好象有些凍僵了,半天後才慢慢品出了他話里的意思。剛才還心如死灰,這會子卻又一下子火冒三丈。

猛地想甩開他的手,他胳膊紋絲不動,手仍然扶在我胳膊上,我瞪著他。他不為所動地看著我,淡聲問︰「你是想坐到雪地里去嗎?」說完,一下子松了手,我一個腿不能用力,一個腿又有些僵,沒有依靠,身子搖晃了一下,摔坐在了雪地里。

我不敢相信地怒看著他,從沒有人如此對我!他神色平靜地俯視著我。我一時氣急,從地上胡亂抓了一把雪,揚手向他扔了過去。他頭微微一側避開了,我又趕快抓了個雪球,朝他扔過去,他身子一閃又避開了。

他嘲弄地看著坐在地上氣急敗壞的我。淡淡地說︰「自己能躺在雪地不動,現在不過只是讓你坐一會,你有什麼受不了的?」我只覺心中氣急,恨恨地瞪著他,他嘴邊含著一絲冷笑說︰「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指望別人憐香惜玉嗎?」手里握著雪,卻知道再扔過去也是白搭。心中恨極,卻拿他無可奈何。

「怎麼在雪里坐著?」十三一面快步過來扶我起身,一面疑惑地看向四阿哥。四阿哥神色平靜地讓兩個抬春凳的太監起身。

太監扶我在春凳上坐好,十三囑咐他們送我回去後,趕緊去請太醫,又讓我好好養傷。我低頭偷眼打量著四阿哥表情淡淡地看著十三和太監們忙碌,未留意我。

十三叮囑完,太監們抬著春凳從十三和四阿哥身旁經過,我趁著四阿哥沒有防備,一錯而過時又離得近,把手里一直捏著的雪團狠狠打在了他袍子擺上。其實更想扔到他臉上,可實在沒有熊心豹子膽。不過即使這樣,心中的氣也是消了不少。

身後的十三‘呀’了一聲,復又大笑起來。我忍不住微微側頭,偷眼看去,十三正看著四阿哥袍擺上的雪大笑,四阿哥眼中帶著絲笑意,正對上了我躲躲藏藏的視線,我心中迷惑,忙扭正了頭。

怒氣漸消,腳上的疼痛這才覺察出來,可是更為疼痛的卻是心。‘從此後再無瓜葛!’……我在草原上時就一再想過這句話,可總是殘存著些希望,沒有想到世事就是如此,我以為自己放棄固執,忍受姐妹共侍一夫的尷尬,變著花樣討好他,也許能挽住他的心,可是終不過如此!他不會為我停留。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