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誰說我要告白 終曲

「所以這就是你的決定?」薛愛玫低下頭,微笑。

「這樣的決定對你我都好。」濃密的長睫掩住他復雜的心思,安沐宇的神情難得嚴肅。

「這樣對我就真的公平嗎?」眸中忍不住泛起淚光,她狠狠咬住唇。

將近三年的付出,她到底換來什麼?

「如果你願意嫁給一個說不出愛你的男人?我願意負起責任。」他低沉地說。

「是因為左明緋嗎?」她強忍心痛的問。

「是,也不是。」

「和我分手,就是為了要和她在一起?」

「我們並沒有在一起。」薄唇微抿,他照實回答。

這純粹是場擦槍走火的意外。

如果他們沒有再見面,或許彼此都只是抱著遺憾卻能安穩的過下去。而現在無論是什麼樣的結局,他們都不可能在一起。

總而言之,他們注定無緣。

「你……很喜歡她嗎?」這句話從她嘴里說出來,不知道有多艱澀。

「還算喜歡。」想讓他不擇手段的留在身邊,好像比普通喜歡還多一點點。

「那你有親口告訴她,你很喜歡她嗎?」

「……」

「有嗎?」她執著。

有時女人的心態很奇怪,明明知道答案會讓她痛不欲生,卻還是要追根究柢。

「有。」他承認。

呵!她輸了,輸得徹底。

「你這麼喜歡她,為什麼不在一起?」

「有很多的條件、很多的原因。」他們都不想背負傷害他人的十字架。

「是因為我讓你們感到愧疚嗎?」強自鎮定地舉杯就口,薛愛玫輕聲問。

「……」

「既然好不容易重逢了,現在放棄不是很可惜?」

「你想要說什麼?」安沭宇皺眉凝望眼前泫然欲泣的女人。

眸光望向落地窗外,薛愛玫綻出一抹蒼白的笑容。

「我要你欠我一份情,一輩子記得我。」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耶?啊……痛!」剛下班回家就踢到桌腳的少瑾,抱著狠狠怞疼的腳低咒,「怎麼不開燈?」

好險她運動細胞不錯,反應還算尚可,沒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摔得鼻青臉腫。

「抱歉,我沒發現天黑了。」抱著抱枕發呆的明緋,現在才回過神。「我現在就去開燈。」

天黑這種事還能沒發覺?真的太扯了,明緋自從失戀後,就一直是這種失魂狀態。

「不用了,我自己來。」少瑾咕噥,很認命地打開電源。

動作遲緩的明緋,突然行動矯捷的收起擱在桌上的喜帖。

「那是什麼東西?拿出來。」挑著眉,少瑾朝她伸出手。

「沒什麼。」明緋心虛地搖頭。

「拿出來。」少瑾很有耐心地重申。

「……」

「拿出來。」

「……只是喜帖。」

「喜帖?」嗅到不對勁的氣氛,少瑾搶過一看,果然發現上頭印著安沐宇和薛愛玫名字的燙金大字。「他居然寄喜帖給你?」她氣憤的驚叫。

這男人到底有沒有良心啊?她當年肯定是眼楮沾到東西才會當他的粉絲!

沒心沒肺、沒血沒淚的家伙!

「明緋,你別去,別理他!」少瑾咬牙切齒。

「少瑾……」

「你怎麼不說話?」發現她的不對勁,少瑾皺眉。

「少瑾,我想了很久,我——」絞著手,明緋欲言又止。

「你別告訴我,你想去參加喜宴。」她眯細美眸。

「我知道我說過什麼,但是——」

「那個男人已經要結婚了,結婚之後,他就正式成為薛愛玫的丈夫,你去見他有什麼意義?只是傷害你自己!」

被她激動的言詞堵得無話可說,明緋咬住唇,美眸含淚。

「別用這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看我,我不會心軟的。」少瑾沒好氣地別過頭。

「少瑾,我明白那不具意義,但是你知道嗎?」明緋深深吸口氣,這是她這輩子做出最勇敢的決定。「我想看看他,就算一眼也好,我想知道他現在如何,就算會傷害自己也沒關系。」

這份牽掛的感情很深,她能明白她的心情嗎?

那種委曲求全、像飛蛾撲火般的執著。

「明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是你自己說不再見他的。」少瑾對她這副模樣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見他了。」明徘堅強地說。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莫名其妙,好端端的為什麼非要來討罪受不可?」下了車,少瑾不住恭怨。

她從出門前就開始碎碎念,到了目的地還在碎碎念。

「真是這里嗎?我看不出這里有辦喜事的樣子。」她嘀咕。

「是不像。」明緋對照喜帖上的門牌號碼。

「如何?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明緋拒絕。

「真的?」

「嗯。」

「好吧!我等你。」她退讓。

按照地址尋找,明緋發現根本沒有喜帖上的這個地方,出現在眼前的是間能俯瞰整個台北城夜景的餐廳。

「我以為你不來了。」地,身後響起渾厚富有磁性的嗓音。

「這算什麼?騙局嗎?」淚水不爭氣地在眼眶凝聚,明緋倔強的不轉身面對他。

「我只是賭一把而已,」安沐宇輕笑。「如果你來,就注定我們有緣分。」

「我說過我們別再見面了。」咬住唇,明徘固執地說。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出現在這里?」

「我是送來我的祝福。」

「我正需要你的祝福,」她不肯面對他,他走過去總可以吧!「不進去坐坐?」

「不用了,既然是騙局,我也不想多留。」明排頭垂得低低的,轉身要走。

「等等,先听我把話說完,」安沐宇先一步握住她的手,放軟語氣。「如果,我是說如果,沒有愛玫的出現,你覺得我們會在一起嗎?」

「她已經出現了。」明緋直言道。

「我是說如果——」她是牛嗎?很難溝通喔!

「……」

「會嗎?」

「如果我喜歡你的話。」

「那你喜歡我嗎?」嘖!事到如今她還玩文字游戲。

「會,」明緋聲音微微顫抖,「我希望我們能在一起。」

他還這樣問,他到底要欺負她到什麼時候?

「言下之意你喜歡我!」安沐宇又浮現招牌惡魔笑容。

忍不住揚眸瞪他,明緋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喜歡欺負自己。

是!她是希望,但這已經是不可能了,難道他不懂嗎?

「若是你真的希望我們能在一起,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是不是不會輕言放棄?」

「如果時光能倒流,我就不會放棄。」紅著眼眶,她輕聲道。

安沐宇忽地笑容一斂,瞬也不瞬地望住她。

「其實要我寄這封喜帖給你的人,是愛玫,下是我。」

「什麼?」

「她給我們三個人重新開始的機會,如果你有來,就代表你還記掛著我,我們沒理由再錯過一次。」

「我不懂你的意思。」明徘听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他現在說的是火星話嗎?

「應該這樣說,」他微微一笑,「先不管我們會不會在一起,但我和愛玫已經決定分手,可是愛玫她想再做最後的測試。」

「什麼測試?」

「她想知道當你見到這紙喜帖,你會不會來見我?我們之間的連系到底有多深?」

「……」

「而你不該來,卻還是來了不是嗎?」

「我來了又如何?」

「來了更沒道理放棄,如果錯過這次,說不定真的要等一百年了。」他笑。

望著他的笑臉,明徘的淚開始無聲無息的往下墜。

「若是我沒來呢?」這樣的賭注會不會太大了?

「如果你沒來,」安沐宇執起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吻。「我就再也不會和你聯絡,我們三人從此各過各的人生。」

「……」

「所以現在——就只剩你的決定了。」

「我的決定?」

「是呀!就是你,」安沐宇神情平靜。「留下來,還是分開?」他說了那麼多,只為了一個重點。

留下來?還是分開?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代表截然不同的未來。

「你自己決定,我不會強迫你。」他輕輕放開她的手。

明緋凝望被他松開的手,心好似也失落了,變得空空的、冷冷的,這是不是意味著如果她離開,她的心一輩子都會這個樣子?

「你的決定呢?」

「我決定……留下來。」眼眶瞬間決堤淹水,她不顧一切的撲進他懷里。

二十多年來,她很少有自己的意見,都是听旁人怎麼說、該如何做,如今她自己做出決定,她並不會感到後悔。

「很高興你能留下來。」終於開心的笑開來,安沐宇緊緊摟住她縴細的腰,看似鎮定的面具破裂。

其實他很擔心固執如她會選擇一走了之,不過就算她真的決定離開他身邊,他也會想盡胳法把她逮回來。

就像愛玫所說的,好不容易又重逢了,這樣輕言放棄值得嗎?

不過這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噓!不能告訴別人喔!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