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炎堡主 第二章

接收到炎武郎射過來的眼箭,紹揚趕緊收斂了笑意,用折扇指了指那個被他拎在手上的可憐人,「炎兄,我想你應該可以放下這個人了。」

炎武郎沒好氣的將手上的人當做貨物一樣往旁邊一丟,重重的撞上牆再掉落地面上。

「叫什麼臥龍寨!老子連只蚯蚓都沒看到,馬的!」他怒極大吼,悻悻然地轉身就走。

紹揚十分同情這個寨子里的人,無端被滅寨,還要背上取爛名害某大堡主挑錯寨的罪名,簡直就是無妄之災呀。

「該死的!那個升龍寨到底在哪里?!讓我找到之後,我一定要殺他們個片甲不留!」提著大刀揮個兩下,炎武郎大吼中又毀掉了人家搖搖欲墜的寨門。

唉唉!輕嘆了幾聲,紹揚趕緊往那只正在冒火的老虎走去告知他升龍寨的正確方位,這只火老虎也不先打個招呼,舉起大刀,一馬當先的往另一個山頭沖去,一刀砍了人家的寨門,接著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升龍寨跟那臥龍寨一樣下場,成了廢墟一座。

一天之內滅了兩個各據一方的土匪窩,照理來說應該會在江湖上博得好名,但是,只怕今天的消息走漏出去的話,江湖中人會大大嘲笑這個火堡堡主是個粗魯不文的家伙,大字看懂的沒幾個,才會微錯了寨、砍錯了人。

「咳!炎兄,你家總管似乎有事情要向你稟報呢!」紹揚指了指門外懼于他怒火而不敢踏進大廳里的總管。

本來就一肚子氣的炎武郎看見自家總管那畏頭畏尾的樣子,更是一肚子火,忍不住大聲斥喝,「看什麼看!還不給我滾進來!」

「是、是!」炎總管顧不得自己腰會閃到,顫巍巍地跨過了門坎後,還真的蹲下身子打算用滾的過來。

這愚蠢的舉動讓炎武郎看得更加大為光火,重掌一劈,桌上又是石灰漫漫。

紹揚真的超想個無人的地方抱著肚子好好大笑一番,天!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我說,炎總管,別瞎忙了,站起來說話吧!否則你家堡主只會更生氣。」

炎總管感激的看著紹揚,抖著腿低著頭的慢慢爬起,「堡……堡主……這個月堡里走了三個女婢兩個男工和一個侍童,方才又重新招募了一些人進來,想請堡主決定是否要讓這些人入堡。」

唉!說到他們堡主的壞脾氣,不只江湖上遠近馳名,現在就連奴僕招募也都不順,不但每個月都要招人補充人手,近來還面臨了招不到人手的窘況。

炎武郎皺了皺眉,不耐煩地說︰「這種小事你處理就好。」

「那堡主,其實人我都已經先挑進來了,但還是想先請堡主挑一個侍童或貼身婢女。」

「挑?之前那一個呢?」他疑惑地問。

他的侍意或者是貼身婢女老是換來換去的,讓他從來沒認真記住名字,只是他印象中好像三天前才換了個新的,听說是從廚房調來的,怎麼現在又要換了?

「回堡主的話,炎正跑了。」進了火堡的人全都換上炎姓,炎總管無奈的道出事實。

反正炎正也不是第一個跑掉的,從堡主繼承火堡之後,三天兩頭就要換人伺候,全是因為他如雷的吼聲還有火爆的脾氣所致。

炎武郎抿緊了唇,不想在這個話題上討論,因為不用炎總管說明他自個也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跑了。

「去去!將你新找的人叫進來。」他揮手吩咐。

忽然,他像想到了什麼,又招手把老總管叫了回來,「記得,這次找些耐打的進來。」

一听這話,炎總管忍不住苦了臉,心想這下恐怕更招不到人了。

要人忍受堡主的壞脾氣就已經很難了,還要找耐打的,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

火堡大廳里,男男女女站成一排,全都低著頭,不敢看著坐在主上的男人,除了站在最邊邊的湛初白例外。

她扎了兩條小 子,一身普通小姑娘的服飾,鵝黃色的布裙襯得她甜美可愛。

站在角落里仔細觀察環境,最後把視線調回據說是火堡主人的男人上。

這男人壯碩魁梧的身材讓人一眼生懼,五官看起來像是打家劫舍的土匪,黝黑的臉龐、堅硬的線條,眼角處還有一道疤痕,增加了不少威嚇性。

不過這男人要是只有先天不足也就算了,他連後天都不願意多照顧自己的外表一點。

下巴的點點胡碴讓他看起來更加的不修邊幅,而他身上穿著的灰色長袍上一大片暗紅,看起來像是經過一場殺戮……

總而言之,她的結論是──這個男人是個莽夫。

坐在上頭的炎武郎佔著地利之便看得一目了然,馬上就發現一群人中看起來格外大膽的女娃。

打量著她那矮不隆咚的個子,還有一臉稚氣未脫的臉蛋,他估計她頂多十一、二歲。

他從位子上起身走了下來,來到她面前,宏聲詢問,「女娃,我火堡找的是要能耐操耐打的下人,妳……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此話一出,不只炎總管倒抽了一口氣,一干新進下人也都倒抽了口氣,膽小一點的還全身抖個不停。

「經驗豐富」的炎總管心思一轉,馬上要人將大廳門口圍住,就怕人都還沒開始干活,就先被嚇跑了。

「不,我沒走錯啊!」湛初白笑咪咪地回望著他。這個男人真好玩,明明知道大家都怕他,也不收斂一下自己的個性還有舉止,若不是她天生膽子特別大,恐怕也要被他的外表還有超大的嗓門給嚇到軟腳了。

瞧!往她旁邊看去的那一堆人,已經有一個直接趴地了呢!

第一次有女娃看到他不會放聲大哭、昏倒什麼的,讓炎武郎覺得新鮮不已。

「娃兒,妳老實說,妳是不是家里過不去才讓人給賣了?」

現在雖然不是亂世,但是許多困苦人家還是會因為養不起所以賣了孩子,只是,他這話一出頓時又覺得不太可能,這麼可愛白胖的孩子與其說她是被賣進來的,不如她更像哪個大戶人家跑出來的千金。

被賣掉……她看起來有像那種受虐兒嗎?

低下頭,湛初白垂下了眼道︰「我是自願入堡來的,我爹娘死了,家里的親戚欺我一個人無依無靠,想要把我害死謀奪家產,我逃了出來,走到這里時沒了盤纏,未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正好踫上了堡中在招人,說這里有吃有住,還有銀兩可以拿,所以我就進來了。」

嗯,謊話真真假假的混在一起,才不容易讓人起疑,加上她純真童稚的臉,說服力應該百分百了。

「原來如此。」

在場所有的人,除了紹揚以外,全都接受了這個說法,炎武郎的眼神也露出憐憫之情。

紹揚揮開折扇看著她,心底忍不住起疑。

照她的說法,她也應該流浪一段時間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卻還是簇新的,臉上也沒有什麼歷經風霜的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堡主,那我可以留下來了嗎?」湛初白眨了眨眼,可憐兮兮地望著他。

「可──」炎武郎被她水汪汪的大眼給蠱惑,差點順口答應她,猛然意識到她恐怕「不符資格」,硬生生的打住,還差點咬到舌頭,「不行不行,妳做不久的。」

這娃兒一臉的細皮嫩肉,皮膚水嫩得像能夠掐出水一樣,這樣的白淨人兒哪能做什麼下人的工作,如果要他說的話,她只適合乖乖地讓人伺候,穿著漂亮的衣衫當大小姐。

這男人竟敢小看她?一抹不悅快速從湛初白眼底掠過。「我可以。」她堅持道。

不喜歡被違抗的他眉頭皺了起來,「老子說不行就是不行!」

兩人互瞪著彼此誰也不讓誰,讓一旁的炎總管看得又驚又喜。

驚的是,萬一等一下堡主生起氣來,不知道又會毀了幾張桌椅;喜的是,他終于找到一個不怕堡主的人了。

這下就算這個娃兒不是自願留下來的、堡主是不是反對,他跪也要跪著求她留下來。

「堡主,既然這娃兒暫時沒有地方可去,何不留她下來呢?我知道有個差事很適合她……」

那工作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只有一個條件──就是不怕堡主,能夠忍受他的壞脾氣,他敢打包票這個娃兒絕對符合條件。

炎武郎不悅地看著他,「什麼差事?」

堡里婢女的工作不脫挑水打掃或者煮菜洗衣,他不認為她做得來。

炎總管一改愁雲慘霧的苦瓜一號表情,喜上眉梢的宣布答案──

「放心,堡主,這個差事她絕對做得來,那就是當堡主你的貼身丫鬟。」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