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满分二娘 第三章

路靖麟一大早就外出了,纪丝儿将栖云阁打扫完,已是中午时分,忙了一早,肚子有些饿,她准备到灶房去吃午膳。

才刚走出栖云阁不久,便看见前方有两名穿着墨绿色农裳的女孩走来。

在连云庄里,婢女的服色一律都是墨绿色,男仆的服色则是藏青色。

她柳眉轻拧,想避开她们已经来不及了,见她们一脸不善笔直地朝她走来,她轻抿了下唇,出声道:“小倩姐姐好、玉梅姐姐好。”

“你抢走了咱们的位子,你说我们姐妹怎么会好?”玉梅拧眉瞋目地瞪她。

她低着头,沉默地想从她们身边走过。

“我话还没说完,你敢走!”小倩抬手便甩了她一记耳光,“你说,你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迷惑了二爷,他为什么会突然让你到栖云阁去伺候庄主?”

见她捂着左颊垂首不语,玉梅见了更气,用力推了她一把。

“说话呀,你哑了啊,老实给我招来,你究竟是怎么迷惑二爷的,要不然有你苦头吃!”上次去求庄主时碰了钉子,这口气她们实在咽不下去。

好歹她们也服侍庄主这么多年,庄主竟然一点情份都不顾的任由她们姐妹被调离栖云阁。

被她一推,纪丝儿踉跄了下,险些摔倒,站稳后道:“我没有迷惑二爷。”是二爷想成全她对庄主的一番心意,所以才给她这个机会,但这种事她不可能告诉她们。

“你还嘴硬不承认!”玉梅骂道,扬手想再打她,这时路过的一名男仆出声。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出了大事你们不知道吗?”

“出了什么事?”小倩回头问。

“南山的那座矿场崩塌了,听说庄主今天正好就是去巡视那座矿场,也被困在里头了,现在生死不明,总管跟二爷正在召集人手,准备赶过去救人。”

“阿牛哥,你说庄主被困在里面了?”纪丝儿情急地奔到他面前。

“我也是听说啦,不清楚实际的状况,我赶着要到前院去,待会儿要跟大伙一起到矿场去救人。”

听完他的话,纪丝儿二话不说地快步朝前院而去,想过去问个清楚。

来到前院,那里已有不少人,个个井然有序地排成一列,分批坐上一辆辆的马车,要赶赴出事的矿场。

抬目望见路靖飞带上了一批武师骑在马上,准备出发,她连忙跑过去央求。

“二爷,也带我一起去。”

“我是去救人,你一个女人家又没力气能做什么?”他皱眉看了她一眼。

“我、我……若是有人受伤,我可以帮忙包紮,求二爷带我一起去,我一定能帮上忙的,求求你!”

见她一脸忧急,加上时间紧迫,路靖飞直接伸手拉她上马,接着回头对总管交代,“李叔,把伤药拿过来,我先带过去应急。”

李泰走回大厅,将搁在桌上的一个包袱取来递给他。“二爷,伤药拿来了,全在这儿。”

“你待会记得让人多带几名大夫一起过来,我先过去了。”吩咐了声,他一踢马腹,马儿疾奔而去,在他身后三、四十名的随从也立刻骑马跟上。

路靖飞带着纪丝儿赶到矿场时,放眼望去只见四周一片凌乱,工人们全都忙成一团,一辆辆的推车从坑道里搬运出土石。

他跳下马,快步朝矿坑入口走去,纪丝儿也跟着过去。

“老杨,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大哥呢?”他脸色凝重地抓住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问。

“禀二爷,之前矿坑崩塌时,庄主下去救人,救上来几个人之后,谁知道矿坑竟又再次塌陷,这会儿坑道整个被堵死了,大伙儿正在清理坑道,里面的情形目前还不清楚。”他是矿场的二管事。

闻言,纪丝儿震惊地捂住了嘴,她不敢相信早上还好端端的庄主,如今竟被埋在矿坑里,一股刺痛顿时紧紧攫住她的心,她觉得心脏快要裂成两半。

“坑道怎么会突然崩塌?以大哥的经验,他不可能看不出来坑道还会不会再塌陷,便贸然跑进去救人。”路靖飞质问。

矿场坍塌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最重要的是,如何在发生灾变时将伤亡减到最低。大哥一向极重视矿场的安全,在坑道里设置了不少可以避难的地方,所以连云庄旗下的矿场若不幸发生崩塌,死伤人数往往会比破日堡来得少很多。

另外矿坑坍塌,在尚未弄清楚里面的情形时,是不会贸然进去救人的,因为若是派了大批人手闯进去,不幸再发生崩塌的情况,会死伤更多人。

“这我也不清楚,先前坑道只是小坍塌,问题并不大,所以庄主才会带人进去救人,没想到救出几个受伤的人后,整个坑道突然间轰塌下来,除了庄主,还有涂管事也被困在里面,这会儿大伙儿都在搬运土石,要尽快清出通道。”

路靖飞立刻指挥他带来的手下进去帮忙。

纪丝儿凝锁着眉心望向坑道入口,见一车车的土石被搬运出来,她下意识地朝那里走去,也想去帮忙清运土石,好早点将路靖麟救出来。

“丝儿,你要去哪?”路靖飞叫住她。

“我过去帮忙。”她头也不回地说。

“你一个女人家哪有力气去搬那些土石,倒不如去帮忙那些伤患敷药。”他拉回她,从马背上拿下李叔交给他的伤药包袱递给她。

“可是我……”看着坑道口,她此刻只挂心路靖麟的安危。

她焦急的心情全写在脸上,路靖飞温言劝她,“你放心,大哥不会有事,我保证很快就能将他救出来,你力气不够,去那儿只会增添大伙儿的麻烦。去吧,拿这些药,到那边替伤患敷药。”

担心自个儿真会给大伙儿添麻烦,迟疑了下,纪丝儿接过包袱,回头再看一眼坑道入口后,才朝左侧走去。

伤者约莫有十来个人,大部份的人都只是轻伤,几个人伤势较重的,必须等大夫来才能替他们治疗。她为轻伤者敷上药后,瞥见另一头也躺了三、四个人,她举步要走过去,却有人叫住她——

“他们都死了,不用过去了。”

“什么?!”她惊愕地停下脚步。

“坑道塌下来时,他们几个来不及逃跑,被掉落的大石头砸了个正着,当场就没气儿了。”

定睛仔细看去,她这才发现他们的头脸一片血肉模糊,辨认不出五官来。

她心下忍不住一颤,掐紧指尖。

庄主不会有事的,他一定还活得好好的,绝对不会有事!她不断在心里祈祷。

这时连云庄其他的人手也赶到了,他们立刻加入清理土石的工作,几辆马车则载送那些伤患回去。

然而从下午一直到深夜,坑道始终没有清通。

路靖飞原本想让纪丝儿先回去,但她不肯。见她坚持,他也只好由得她去。

入夜后,更深露重,夜风刮得人肌肤阵阵生疼,路靖飞让她进马车休息,但她不肯,此时路靖麟生死未卜,她根本无法入眠。

漫漫长夜过去,天边露出鱼肚白,晨曦从黑暗中透了出来,一批在里面清运土石的人走出来,换另一批人接班。

纪丝儿忙着为出来的人盛热汤和分送干粮。

“照这样看,可能还要再挖上两、三日才能清空那些土石。”

“也不知道里头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困这么多日,不吃不喝支撑得住吗?”

听见有人这么说,她盛汤的手抖了下,热汤泼洒在手上,她却浑然未觉,一脸焦急地问:“这位大哥,里面完全没法吃喝吗?”

“矿坑里设置了几处避难处,若是他们能逃到避难处,那儿有囤积一些干粮和水,可以撑个几天,小泵娘你别担心,快把手擦擦,烫着了吧。”

闻言,她这才略略安下心,随着天色渐渐明亮,接着艳阳当空,矿坑里依然没有传来好消息,又换了另一批人进去。

她的心情宛如热锅中的水,焦虑地沸腾着,无法平静。

一直到翌日傍晚时分,坑道里有人传来了欢呼声——

“通了、通了。”

原本在一旁休息打盹的数十人闻声全都一起涌向坑道入口,纪丝儿也欣喜地跑过去翘首以待,希望能在第一眼看见路靖麟。

隔了好半晌,终于有人陆续走出来,有人是被扶出来的,有些是被抬出来的,看见那些了无气息的屍首,她心口发紧。

尽避惊恐,但双目还是紧盯着坑道口,眨也不敢眨一下。

看见一个又一个人鱼贯而出,却始终见不到路靖麟的身影,她胸口不禁紧绷了起来。

待盼了好久,终于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她心喜的挤上前去,发觉他整个人是被路靖飞和另一个人搀扶着,前胸一摊怵目惊心的血迹。

“庄主……”她哑着嗓低唤,但没有人听见。

看见路靖麟被扶出来,一群人全都蜂拥而上,那些汉子块头一个比一个高大,挡了个密密实实,别说挤过去了,她连看都看不见。

只听见路靖飞的嗓音传来,“快找大夫过来!”

须臾,有两名武师排开众人,带了一名大夫挤了进去,纪丝儿也想跟进去,但没人护着的她,一下子就被众人挤了出来,她只能伸长颈子想看清里面的情况,无奈任凭她怎么跳,都只能看见一群黑压压的人头。

不知路靖麟此刻的情况如何,她急得红了眼眶。他前襟沾了那么多血,该不会……不,他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突然间,她听见有人在高喊,“来人,快把马车驾过来,要送庄主回去了。”

“这位大哥,庄主现在怎么样了,他的伤势严重吗?”她情急地抓住一人问。

那人回头说:“大夫说庄主伤得很重,要立刻送回庄里治疗。”

听见他伤重,她再也顾不得其他,用尽力气,拼了命往里面挤。好不容易钻了进去,前面还有一整排穿着黑衣的武师挡在前面护住他,眼见过不去了,她透过间隙瞅见路靖麟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脸上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心口一痛,瞥见他的手垂在一旁,与她隔着不远的距离,她弯下身,伸长了手握住他的手,带着哽咽的嗓音对他说:“庄主,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知是不是她抓痛了他,路靖麟手指颤动了下,紧阖的眼皮略略掀起。

“大哥,你醒了!”路靖飞看见他睁开了眼,喜道。

玄色的瞳眸缓缓看向他,虚弱的嗓音一开口问的却是,“人都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了,全都救出来了,你放心。”

“……那就好。”听到自个儿想要的答案,他疲惫地再阖上眼。

路靖飞在他耳旁说:“大哥,我们要送你回庄了,你忍着点。”

他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

“二爷,马车来了。”有人叫道。

“好,我们抬大哥上车,小心点。”准备抬起他时,路靖飞发现大哥的手被人抓住,循着那手望去,原来是纪丝儿紧握着大哥的手不放,她一副眼眶泛红,似要哭出来,他出声道:“丝儿,你就跟大哥一起进马车,小心照顾大哥,别让他颠着了。”

“是,我会照顾好庄主的。”她忙不迭颔首,跟着路靖麟坐上马车,小心地将他的头抱在怀里护着。

路靖麟昏昏沉沉的,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一个温软的怀抱里,就像幼年时被母亲抱在怀里那样,感觉很温暖,同时一缕女子的体香窜进他鼻翼。

他有些迷糊地想着这是谁,这个抱着他的女人是谁?

是丽娘吗?不,不可能是她,她身上的脂粉味总是浓得呛人。

那会是娘亲吗?不,他已经长大了,娘不可能再这么抱着他。

那么究竟是谁?

他努力想睁开眼看个清楚,可就是撑不开沉重的眼皮。

感觉到一双手在温柔地轻抚着他的脸,那力道轻轻的宛如怕弄伤了他似的,从他的额头、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最后轻轻抚过他干燥的唇瓣。

“庄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耳畔突然响起女声,这个声音他隐约记得,似乎是、是……他的意识整个陷入了混沌的黑暗中,再也无法思考。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