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二章

汤品光是个很健谈的人,上次采访,她只问了几个问题,他就哗啦啦的说了三、四个小时,偏偏内容大部分都跟她的采访无关,泰半都是讲他吃喝玩乐的经验。

外界早有传闻他是个没有节操的花心男,只要是美女,他见一个猎一个。没错,他把跟女人的交往当作打猎,一旦被他猎到手,不久他就腻了,没有一个女人能待在他身边超过三个月。

穆紫文一向最讨厌这种风流鬼了,所以根本不想再见到他。

见妹妹没回应,穆紫琳替她答道:“我妹妹说有些问题想再请教总经理。”

“姊。”穆紫文横了姊姊一眼,她要找的人是言以诺,才不是这颗花心大萝卜。

穆紫琳被妹妹瞪得莫名其妙,“你刚才不是说你上星期来采访,有些问题没问清楚吗?”现在采访的对象就站在面前不是正好,她干么瞪她呀?

“我……”

穆紫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汤品光就热烈的开口道:“我正好有时间,你哪里没问清楚?不如到我办公室,我再慢慢跟你说。”

其实康平集团不乏美女,秘书室里的秘书个个都长得很正,然而汤品光风流归风流,却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吃窝边草,不碰公司的女人。

前两天他刚好跟一个女人分了,现在正缺女伴,穆紫文的性格和容貌都很对他胃口,今天又见到她,令他动了想狩猎的念头。

穆紫文暗暗翻了个白眼,骑虎难下,只好跟着汤品光到他的办公室。

走进去前,她想起了一件事,汤品光跟言以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言以诺三年前之所以会跳槽到康平来,也是因为汤品光的极力延揽。

她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当下改变主意,决定从汤品光身上下手。

“这三年来我们的连锁店增加不少,营运部门的人手有些吃紧,所以我打算从企画部调两个人到营运部。”午餐吃得差不多后,言以诺抬头对坐在他对面的汤品光谈起公事。

“你怎么不直接征人?”汤品光端起咖啡喝了几口。

“应征进来的人没有经验,还要再重新训练,要等到能独当一面还得一段时间,效率也可能会不佳。而企画部的人手我觉得太多了些,若是能直接从企画部调过去,他们对公司的运作已经很熟悉,可以很快就上手。”言以诺解释。

“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言以诺的决策,汤品光一向很放心。自三年前他被老爸找回来,担任康平连锁超商的总经理时,他就顺便把言以诺拉进了康平。

其后,言以诺推出的一连串营销手法,让康平原本的门市数量翻了两、三倍之多,也让本来市占率排在第三的康平,一举超越了排名第二的超商。

这一年来,随着门市的大幅增加,更是大有取代第一名之势。

他老爸甚至还因此对他说,他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言以诺挖到了康平来。

撇开公事,汤品光问出今天特意邀好友一起午餐的主要目的,“欸,以诺,你觉得企画部那个穆紫琳怎么样?”

言以诺瞄了他一眼,“为什么会突然问起她?”

“你记不记得上星期富星杂志有个记者来采访我?那个人就是穆紫琳的妹妹。”

“你该不会是看上她妹妹了吧?”言以诺微微皱起眉。

“她很对我的胃口。哎,说真的,你觉得穆紫琳怎么样?”汤品光追问。

“你不是要追她妹妹,问她干么?”

“你不觉得她们姊妹俩长得满像的吗?差别在穆紫文比较活泼开朗,而穆紫琳则比较温和文静。”

言以诺面无表情的瞟了好友一眼,提醒他,“你最好还是别打她妹妹的主意,到时候万一闹出什么事,会让穆紫琳在公司很难做。”

听他语气里对穆紫琳似乎透着一丝维护,汤品光俊颜登时露出一脸兴味。“啧啧,听起来,你好像对穆紫琳很有好感。快说,你是不是喜欢她?”

“你想太多了。”吃完午餐,言以诺不打算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对话,起身准备离开。

汤品光见状马上掏钱买单,追上他。“以诺,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她有那个意思?”

言以诺继续走,懒得理他。

丝毫不惧他摆出来的冷脸,汤品光继续说着,“我不谈办公室恋情,是怕麻烦,不过你跟我不一样,你若是喜欢穆紫琳,大可放手去追她,不用担心什么。”

言以诺横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别人的八卦我才懒得理,不过以我们俩的交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是你喜欢的人,我一定会帮你追到。”汤品光义气的说。

不想再跟他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不休,言以诺索性把话挑明,“穆紫琳对我而言就只是一个同事而已,我对她没有其它的意思。”

“是这样吗?”汤品光狐疑的盯着好友那张冷峻的脸看了看,想看出他有没有隐瞒什么,可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他想了想,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脱口道:“难道你还在等依萱回来?”

听见那个名字,言以诺脚步微顿了下,但很快又大步离开。

目送好友离开,汤品光不禁叹了口气。

以诺和陶依萱交往了好几年,三年前,在陶依萱准备前往法国学服装设计时,两人订了婚,谁知道才几个月,陶依萱便以她没打算太快回来、怕耽误到以诺终身的理由,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要求。

然而就他的了解,是陶依萱在法国另结了新欢,所以才要解除婚约。

他没把这件事告诉以诺,也不清楚他是不是知情,只知道从那件事以后,以诺不曾再提起陶依萱这个名字。

两人虽然是多年好友,但以诺一向鲜少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所以他也猜不出陶依萱的事在好友心里究竟有没有留下什么阴影。

只是这两年来,以诺拒绝了所有向他示好的女人,也不对外说明他和陶依萱早已解除婚约的事,而是一古脑的专心投入工作中,似乎是不想再碰感情。

虽然他很乐见公司的营运愈来愈好,不过他也真心希望好友能再有段稳定的感情。

以诺不像自己没有定性,见一个爱一个,他是那种一旦认定,就会全心对待对方的人,除非对方先离开,否则他绝不会背叛对方。

陶依萱解除婚约已经过了两年多,以诺也空窗够久了,所以昨天穆紫文拜托他来试探以诺的事,他才没有考虑太久便一口答应下来。

沉吟片刻,汤品光取出手机打给穆紫文。

走进会议室坐下后,穆紫琳低头整理着今天开会要用的资料。

同事陆陆续续的进来,十点一到,言以诺也准时的走进来。

穆紫琳抬起眼瞥向他,目光正好与他投过来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她微微一怔。他的眸光虽然很快就移走,但她隐隐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今天的会议是要讨论促销冰品的企画,穆紫琳难得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她发现不是自己多心,今天言以诺是真的有些奇怪,投向她的目光比平常还要多。

该不会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吧?

她努力回想这几天做的事,但却始终想不出来自己做错了什么。

耳边突然听到一声“穆紫琳”,她下意识的举手喊了声,“有。”

她这动作惹来会议室里众人的笑声,言以诺看向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我们是在开会,不是在上课,你不用举手喊有。”

“对、对不起。”穆紫琳赧红了脸,缩回右手。糟了,被他发现她刚才分心了。

言以诺接着问:“促销冰品的企画你有什么意见吗?”

她有些困窘的说:“我……那个……目前没有什么想法。”她羞都羞死了,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全都吓跑了,脑袋只剩一片空白。

“大家等一下回去想一想,明天下午开企画会议,每个人提出一个想法。散会。”言以诺道。

所有人都收拾自己桌前的数据起身离开,言以诺则若有所思的盯着匆匆走出去的穆紫琳。

想起昨晚收到的那封简讯,他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再调出简讯仔细重新看了一遍,里面的署名清楚的写着“穆紫琳”三个字没错。

原以为是什么人假藉她的名字恶作剧,但今天来公司后,他特地找人事部查了她的手机号码,发现传简讯给他的号码跟她的一样,真的是她。可看她今日的神色又跟往常没两样,让他反而很在意。

他犹豫了下,手指按在删除键上,准备删掉这则简讯。

不管简讯里讲的是真是假,他都不想回复,干脆当作没有收到这则简讯好了。

正要删掉讯息时,他突然听见脚步声走进来,反射性的抬头瞥去,发现进来的人竟是她。

没想到言以诺还在会议室里,穆紫琳愣了下,低声说:“呃,对不起,我有些数据忘了拿。”方才在他面前闹了个笑话,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她尴尬的低着头走到方才的座位上,拿起摆在旁边的数据便快步离开,不敢多做停留。

言以诺看着她走远,将手机放回口袋里,也收拾好自己的物品起身离开。

“紫琳,你刚才开会时在想什么?居然连副总在讲话你都敢走神。”坐在隔壁的女同事陈淑嫒关心的探头问。

“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不过被副总抓到你不专心,他居然没骂你,还真稀奇。”要知道,他们副总可是以严厉着称,自己做事一丝不苟,也会这么要求部属。若有人在开会时不专心被他发现,他绝对会拿出足以令人冻伤的视线,盯得那个人整个发冷,像身处在冰窖里一样。

可是刚才副总明明发现穆紫琳开会时不专心,居然只说了句“他们是在开会,不是在上课”就算了?

穆紫琳随口说:“可能他今天心情不错吧。”

“你怎么知道他心情不错?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副总虽然长得俊美,但他进公司三年来,从来不曾见他脸上有其他的表情,连骂人时也是板着一张脸。

有时真的很怀疑,他是不是打了太多肉毒杆菌导致脸部肌肉绷得太紧,才会一脸僵硬没有表情。

“呃,我是随便瞎猜的啦。”穆紫琳不敢说她是因为觉得言以诺今天看她的眼神怪怪的,所以才会有些不安的走了神。

陈淑嫒没再把话题停留在言以诺身上,转而小声问:“对了,你有没有听说企划部要调人到营运部的事?”

“为什么要调人到营运部?”闻言,穆紫琳吃了一惊。

“因为营运部缺人手,所以要从我们这里调过去。”

“你这消息可靠吗?”穆紫琳秀眉微蹙,企划部里以她的资历最浅,若是要调人的话,说不定会先调走她。

可她真的不想离开企划部,除了喜欢这里的环境外,最重要的是,企划部离言以诺的办公室最近,可以常常看到他。

“这是秘书室透露出来的消息,应该是真的,据说最近就会开始征询大家的意愿,看有没有人自愿请调了。”

“那……如果没有人愿意请调呢?”会不会真的就先调走她?

“那就要由副总来决定了。”副总主管企划部和营运部,可以直接决定他们的去留。见穆紫琳一脸担忧,陈淑嫒笑道:“你别这么快就愁眉苦脸,还不一定会调到你。”

“我才来半年,在企划部里是最资浅的,我想,上头应该会调走我吧。”穆紫琳垮下脸,不禁有些失落。

“不见得,我觉得副总对你似乎还满欣赏的。”陈淑媛提出证明,“你还记得三、四个月前,你做简报,但简报里的数据引用错了的那次吗?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一般来说,一定会被副总痛骂一顿,谁知道他竟然只说了句叫你以后小心点,不要再犯同样的错就算了。还有,今天开会时你没注意听他的话,他也没骂你。”

女人的敏感不止在爱情上,在办公室里也一样,上司对谁比较偏袒,轻易就能察觉,所以言以诺对穆紫琳的特别待遇,几个女同事早就暗中留意到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