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三章

他欣赏她?

从陈淑嫒的嘴里听见这样的话,穆紫琳的心仿佛坐云霄飞车,一下子往上直冲。

她按捺住莫名涌出的喜悦,努力让声音不透出异样的情绪,“他对我跟大家都一样,哪有特别欣赏?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才来半年,所以副总对我比较客气一点。”

“副总才不管你是不是新手,像上次营运部有个女孩子才来一个月,不小心犯了错,副总也不管人家刚来不久,不假辞色的冷着脸就骂了她一顿,听说她后来还跑到厕所去哭呢。”

听见这样的话,穆紫琳心头忍不住开起了灿烂的花朵,但陈淑嫒接下来的话,又令她那朵心花瞬间凋落。

“如果不是知道副总有个相爱多年的未婚妻,我会以为他看上你了呢。”

当初言以诺刚来康平,总经理汤品光在介绍他时,就曾玩笑般的提过,言以诺已经订婚死会了,公司女同事最好收起爱慕的心,不用打他的主意。

穆紫琳闷闷的回到现实中。她差点忘了,言以诺已经有个出身名门的未婚妻。

听说,他深爱着他的未婚妻,所以即使这三年来他未婚妻出国深造,不在身边,他仍然很洁身自爱,每个想倒追他的女人,都被他严辞拒绝了。

既然如此,她穆紫琳何德何能?还是别作白日梦的好。

没一会,陈淑嫒接了通电话,没空再跟她闲聊,穆紫琳收回视线,看向自己的电脑萤幕,似是专心想着冰品促销的点子,可实际上,她的思绪却是回到了四个月前,她做简报的那次——

那是她第一次在康平做简报,所以很紧张,简报的内容前一天她全都仔细小心的反复检查过,但就在她第二天上台做简报时,却发现资料里头引用的几项很重要的数据,数字竟然完全不对。

这么明显的错误,自然马上就被大家发现了,底下的同事交头接耳的低声谈论着。

而她看着那些错误的数据,整个人都傻了,一时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正当她结结巴巴的开口想解释时,言以诺冷峻的嗓音传来“以后资料要再确认一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错误。”

做完简报散会后,她低头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拼命的想着为什么会这样。

准备要离开的言以诺突然朝她走了过来,“怎么还不走?”

“那些资料我昨天明明检查过了,我不知道为何那些金额会全都不对。”她一脸茫然又无辜的抬起眼看着他。

言以诺当时冷峻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着她说:“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不该没把自己的资料保管好。你不是刚出社会的新鲜人了,有一句话你难道不知道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了他的话,她才蓦然醒悟,原来是有人窜改了她的资料。他是在提醒她,她虽然不会去害人,但不表示别人不会来害她,她要小心提防别人。

就是从那时开始,她对言以诺渐渐有了好感,觉得他不像同事嘴里所说的那样严厉不近人情。

事隔不到几天,企划部里一个待了四、五年的女同事突然离职,那名同事离开后,她才知道,原来其他同事里有几个人也跟她一样,曾被暗中窜改了企划和报告。这种事次数一多,大家自然就发现是哪个人做的,但因为对方是公司某个董事的外孙女,大家不好说什么,只能暗暗吞下闷亏,小心提防。

因此那位女同事一走,大家都高兴的直说要去放鞭炮庆祝,不过对于她竟然会主动离职,大家倒是也议论纷纷。

“真奇怪,陈倩倩居然会突然辞职,我还以为她会一直在康平做到退休呢。”

“好像是那天副总找她进办公室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出来之后脸色就很难看,第二天就递了辞呈。”

“该不会是副总逼她辞的吧?”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自从她进康平后,仗着她是苏董事的外孙女,这几年来她看谁不顺眼就暗中动手脚,陷害别人,很多人早就看不下去了。”

“不过副总为什么会逼她辞职?他这么做,不怕苏董事向董事长告状吗?”

“言副总可是总经理的麻吉,有什么事总经理自然会顶着。更何况,自从言副总来了之后,我们的业绩翻了两三倍,他为公司赚了这么多钱,董事长对他欣赏得不得了,是绝不可能动他的。”

“我看,大概是陈倩倩这次真的做得太超过了,居然把穆紫琳的简报数据改得那么离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被动手脚。副总八成也看不下去了,才会逼她离职。”

听见同事们猜测言以诺可能是因为她而让那个女同事离职,穆紫琳既感动又讶异,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这事过了几天后,有一天,她加班到晚上八点,下了楼才发现下雨了。

她没带伞,自己一个人站在公司大楼门口看着哗啦啦的大雨,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在大门前停下,车窗降了下来,从车里递出了一支雨伞。

“我开车用不到雨伞,你拿去用吧。”

听见坐在车里的言以诺这么对她说,她怔了下才走过去接过雨伞,朝车里的他点了点头,“谢谢。”

他没再有任何回应,便将车子开走。

可就在她撑开雨伞、准备走向附近的公车站时,那辆车又开了回来,降下的车窗里再度传来言以诺的嗓音。

“雨很大,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她有些吃惊的傻傻站在原地,没有立刻上车。

“还不快上车?”他面无表情的催促道。

于是她不敢再犹豫,开了车门随即坐上车。

而他问了她的住址后,便没有再说话,安静的车子里,只有外面传来的浙沥沥雨声,还有突然响起的——咕噜咕噜声?

穆紫琳霎时红了脸,把头垂得低低的,想假装那个声音不是从她饿得咕咕叫的肚子里发出来。

她把皮包用力压在肚子上,想盖住那阵令人难堪的声音。

“你还没吃晚饭?”他瞥了她一眼。

“我想早点把工作赶完,等回家再吃。”她羞窘的回答。

没想到,不久他把车停在一家餐厅前,说:“我也还没有吃饭,一起吃吧。”

见他说完就开门下车,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她迟疑了下,也只好跟着下车。

他们进去点了餐后,便沉默的对坐着,各自看着从架上取来的杂志,等着餐点送来。

面对眼前这个全身都透着一股冷峻气息的男人,她其实有点不自在,只希望餐点快点送上来,快点吃完,她能快点回家。

她拿起杯子正要喝水时,不经意看见有桌男女吃完饭正起身准备离开,在看清那名男子时,她全身微微一僵,连忙低下头想把自己藏起来,希望对方没有看见她。

可惜她的希望落空了,对方不仅看到了她,还朝她走来。

“嗨,紫琳,好久不见。”孔德林打完招呼,瞥见坐在她对面的言以诺,随口问:“你男朋友?”

穆紫琳连忙摇头否认,“不是。”她偷偷瞟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言以诺,发现他在孔德林说话时,抬头看了他一眼。

站在孔德林旁边的女孩娇声问:“啊,德林,她是谁呀?”女孩亲昵的挽住孔德林的手臂,像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他扬了扬下颚说:“她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大三时交的那个女朋友。”

“就是那个有一张乌鸦嘴,害你跟她交往那段时间衰爆了的女生哦?”那女孩瞪大眼看着她,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丝毫不觉得自己所说的话会令别人难堪。

没想到孔德林竟然会跟其他人这么说她!穆紫琳放在膝上的手握紧成拳,一股怒气直冲胸臆,但她不擅跟人吵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凝着一张脸,垂下眼不理他们。

言以诺觑她一眼,再看看那对男女,冷竣的嗓音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原来你以前眼光这么差。”

闻言,孔德林脸色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听不懂中文?”言以诺面无表情的横他一眼。

“你说谁眼光差?”孔德林火大的质问。

言以诺没理他,直接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女孩,“你听得懂中文吗?”

女孩下意识的点头,言以诺接着说:“那你跟你朋友解释吧。还有,我们要用餐了,请不要再打扰我们。”

“X的,你……”孔德林恼羞成怒的要开骂。

他身旁的女孩怕发生事情,赶紧拉走他。“不要说了,我们走啦。”

他们出去后,穆紫琳依稀还能听见孔德林的骂声由店外传来。

她看向言以诺,抿了抿唇,低声说了句,“谢谢你。”她知道他刚才是在帮她。

她其实早就已经不把孔德林放在心上了,若非今天再遇到他,她不会再想起这个人。

她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跟别人说跟她交往的那段时间他“哀爆了”!原来,在他心中,居然是用那样厌恶的心情看待他们之间曾有过的感情……

轻睐她一眼,言以诺淡淡开口,“不需要为那些不值得的人破坏心情。”说完,餐点送上来,他低头用餐,不再开口。

她细细思索着他的话。没错,她不需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让自己难过。

她把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全都抛到脑后不再去想,也跟着专心进食。

这件事后,她对言以诺的好感就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转变成情愫,她悄悄喜欢上了这个总是一脸冷峻的男人,想要待在他的身边,期待每天都能看见他。

直到后来听到同事在无意中提起,他已有个相恋多年的未婚妻时,她整个人宛如被从山崖上毫不留情的推下去,胸口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失落重击。

于是,她只能将这份不能对人诉说的爱慕之情深深藏在心里,连最亲近的母亲和妹妹都不敢告诉她们。

言以诺接完一通电话、准备收起手机时,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从手机里的收信匣调出一封简讯。

其实这封简讯的内容他都会背了,却还是忍不住一看再看,本来打算删除的,也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删掉它——

你好,我知道这样有点冒昧,但是我忍了很久,再也无法忍下去了,所以才会写这封简讯给你。因为有些话,当着你的面我会难以启齿。

我想向你告白我喜欢你,我每天上班最大的快乐就是能看见你。我请求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不要急着拒绝我,让我们能试着了解彼此。也许你会发现,我是最适合你的女孩。深爱你的穆紫琳。

“以诺?”

听见汤品光的声音,言以诺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收进抽屉里。

“你刚才在看什么?连我进来你都没发现。”汤品光好奇的瞅着他,再瞄了瞄关上的抽屉。

“没什么。有事?”面对好友,言以诺跟平常一样,仍是板着那张万年不变的冷峻脸孔。

“我老头刚刚又在催我找个人定下来,烦死了。”汤品光拉来一张椅子,在言以诺办公桌前坐下,一副准备长聊的模样。

“你看得见我桌上这堆公文吗?”言以诺指着堆在他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

汤品光瞟了一眼说:“我又没瞎,当然看得见。”

“这堆公文里有三分之二都是你的,但因为你的懒散和不负责任,变成了我的工作。”他控诉道。

汤品光跷起二郎腿,脸上没有半点愧色,嘻皮笑脸的说:“哎,我们可是死忠兼换帖的好兄弟,这点小事你也要跟我计较?”

对他把两人多年的交情抬出来,言以诺还是不为所动,投给他一记冷眼,“如果你不打算拿回去自己做,就不要耽误我工作的时间。”

“啊,你就让我抱怨十分钟嘛。我刚才在老头那边受了一肚子鸟气,你就当作是工作累了,休息一下,顺便听我发发牢骚吧。”汤品光连忙装可怜。

“你那些抱怨的话,我已经听到耳朵快长茧了。”

“我还不是一样。我老头每次找我去训话,骂来骂去也都是那些话,听得我都会背了。他只要开口说上半句,我就知道他下半句要骂什么,一点新意都没有,烦都烦死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