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四章

他老头很奇怪,自己外面养了一堆情妇,居然还叫他找个女人结婚定下来,不要再花心。他也不想想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他这些可都是跟他学的。

言以诺低头继续处理公事,耳边也没遗漏他的话,他听了之后微微嘲讽道:“我看他是担心你得爱滋吧。”

“拜托,我怎么可能得那种病!”汤品光不满的叫道。

“你那么滥交,怎么不可能?”女人一个换过一个,难保不会中镖。

“我每次防护措施都做得很好,不可能啦。”而且他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都交的好不好!虽然他向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洒脱生活,但还是有在慎选对象的。

“你不要说大话,这种事很难说。”

“绝不会有这种事。”想起他来好友办公室的真正目的,汤品光一手轻敲着桌面,佯装不经意的问:“啊,以诺,你上次不是说要调两个企划部的人到营运部去吗?你准备调谁过去?”

“你有什么意见吗?”言以诺这时才从公文中抬头,瞥他一眼。

“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一般来说,应该会从资历最浅的人开始调吧。要说企划部的人,资历最浅的是……穆紫琳和阮国强。”

营运部分成三课,一课是招揽加盟店和拓展新的直营店,二课是负责培训新店的人员,三课则是人数最多的,主要负责辅导所有的门市,针对营运欠佳的店提出建议和辅导计划,并且,辅导不是光看报表上的那些数字就好,他们还需要常常出差,巡视各个门市的实际营运情况。

这次营运部主要缺人手的是三课,比起企划部的工作,三课的工作的确繁重,换成是他的话,他是不会想调到营运部的,其他人的想法八成也跟他一样。

所以,企划部里应该不会有人主动请调,那么要调谁过去,就要由以诺来决定了。

“这件事我明天会抽空约见企划部的人员,询问他们的意愿。”言以诺明天已特地排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处理这件事。

“若没有人愿意呢?”汤品光追问。

“我会再斟酌,看看调谁过去最适合。”

以诺说的是“看谁最适合”,而不是说“从最资浅的人”?

汤品光眼睛一亮,立刻接腔说:“所以你不会调穆紫琳过去喽?”这是不是表示,以诺对穆紫琳有私心,所以不打算调她到营运部?

“我没这么说。倒是你,对穆紫琳似乎特别关注?”刚刚已经连续提了她两次。

“也不算特别关注,因为她是穆紫文的姐姐嘛,所以就随口问一下了。哎,以诺,说真的,最近因为穆紫文的关系,我留意了下穆紫琳,发现她性情温和,人也长得不错,你们俩站在一起还满登对的,很适合你。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她吗?”

“你想追穆紫文就去追,不要扯上我。”说完,言以诺指着摆在办公桌上的一只电子钟,下逐客令,“十分钟到了,不送。”

“以诺,你不需要这样吧,我……”

睨他一眼,言以诺毫不客气的说:“你要是还不想走也没关系,这些工作就自己拿回去吧。”

汤品光一听,黏在椅子上的**连忙抬起来,涎着笑脸说:“我这就走、这就走,不耽误你工作了,你好好做。”怕好友真会把工作丢回给他,他赶紧跑出去,然后打了通电话给穆紫文,将方才的观察告诉她。

言以诺在不久前约见了企划部的人,果然没有人自愿请调到营运部。

穆紫琳十分不安,她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被调走的两个人里,其中一个有可能就是她,毕竟她是企划部里资历最浅的员工,调她到营运部是合情合理。

就在刚刚,有个待了四年的男同事被叫进了言以诺的办公室,企划部里已经开始有人在传,他有可能被调走了。

十分钟后,言以诺办公室的门开了,那名男同事走了出来。

他皱着眉,直接走到穆紫琳办公桌前,丢下一句话,“副总叫你进去。”

她愣了下才应道:“……喔。”

那名男同事把话带到,就走回自己的座位。

她心情有些紧绷,慢慢走到言以诺的办公室前,深深吸了几口气,才敲门走进去。

“副总,你找我?”

“坐。”言以诺指着摆在桌前的一张椅子说。

穆紫琳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坐下。

言以诺没浪费时间,直截了当的开口,“没有人自愿调到营运部,所以我必须要从企划部里调两个人过去。你来企划部半年多,表现不错,我打算把你调到营运部。”

果然是她!

穆紫琳心头一紧,脱口说:“你说我表现不错,那为什么还要调我过去?”

“难道你以为我会把表现差的人调到营运部去?你把营运部当成什么了,垃圾收集中心吗?”言以诺听见她的话,脸色微沉。

见他似乎生气了,她慌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我想留在企划部,况且我觉得以我的个性,并不适合到营运部。”

她想留在企划部,她想待在他的身边,拜托不要调走她。

见她似乎十分不愿意调到营运部,言以诺沉吟了下问:“你认为调到营运部是一种惩罚吗?”

穆紫琳低下头,沉默着没有答话。对别人来说也许不是,但对她来说确实是一种责罚,因为那样一来,她就没办法每天见到他了。

见她眉心紧蹙,神色有些黯然,言以诺胸口莫名涌起一种近似心疼的感觉,他思索了下,决定说出他调她到营运部的原因。

“营运部的工作虽然比较辛苦,但是在那里可以让你学到很多东西,包括从如何展店、如何招揽加盟主、如何训练新店的员工,还有,开了店后,如何维持门市的运作、如何找出门市上业绩不好的原因,进而改善它。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值得你学习了解,而且有了这种实务经验,对你以后再从事企划工作会有更多的帮助。”

听完他的话,穆紫琳有些惊讶。他的意思难道是她还能再回到企划部?

她不敢置信的问出心里的疑惑,“副总的意思是,我可以再回到企划部吗?”

见她一扫脸上的愁容,言以诺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表现良好,就有机会再调回来,如果你表现得不好,别说调回企划部,就连营运部也别想待下去了。”他把话说得很白。

从她进企划部,他便观察到她一直很用心,也很有自己的创意和想法,他有心想栽培她,才刻意调她到营运部去历练。

通常这种事他不会明言,可是刚才看见她脸上那种落寞的神情,他不自觉想让她开心一点,才会坦然说出自己的用意。

言以诺的话仿佛一帖精神振奋剂,令穆紫琳重拾笑颜,挥去低落的情绪。

她抬起头来,眼神熠亮的看着他,语气轻快的说:“我一定会在营运部好好学习,不辜负副总的期望。”

“嗯。”言以诺点点头。“待会儿出去把工作交接后,明天上班你就直接到营运部报到。”未了,他接着再补一句,“若是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

听见他后面那句话,穆紫琳顿时露出一抹粲笑,“谢谢副总。”

离开他的办公室后,她不停在心里一直回味着他那句“若是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眉目间因此染上了掩不住的喜悦。

“你说,言以诺把你调到了营运部?”

“没错。”穆紫琳拿着拖把在拖地板,拖到妹妹脚边,示意她让开。

穆紫文索性把脚缩到沙发上盘起来,狐疑的打量着老姐脸上轻松愉快的神情。

“那你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你不是不想调去营运部吗?”

就她所知,营运部的工作十分繁重,老姐之前就曾说过她不想调过去,怎么今天回来,居然一脸笑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被调去的样子。

穆紫琳没有多想的告诉妹妹,“我们副总说他调我过去,是希望我能到那里多学一些东西,只要我工作表现好,就会再把我调回企划部。”

“他这么告诉你的?他会不会是在骗你?”

穆紫琳立刻为言以诺申辩,“他才不会骗我,他做事一丝不苟,做人也一样,从不说假话。”

穆紫文沉吟了片刻,试探的问:“那……他最近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譬如说……简讯之类的事?”

“什么简讯?”

“就是……”见老姐一脸茫然,穆紫文不用问,也知道言以诺一定不曾提过那封简讯。

那家伙还真是如汤品光所说的那样,整个人闷到不行,连收到这么直接的示爱简讯都没什么反应。

不过……他调老姐到营运部去,会不会就是因为那封简讯的关系?因为他对老姐无意,所以才故意把她调走?

不对呀,既然这样,他干么对老姐说只要她表现好,还会再把她调回去?

以他那种个性,如果不喜欢一个人,不可能还说这种客套话。

而且汤品光也说过,言以诺的个性说一是一,只要承诺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他调老姐到营运部,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让她去历练?

拖完地板,穆紫琳放好拖把走回客厅,就看见妹妹捏着下巴,像是在沉思着什么事。紫文每次想事情的时候,眉毛都会像毛毛虫一样地皱起来。

她走到厨房端来一盘切好的哈密瓜问:“紫文,要不要吃哈密瓜?”

“嗯。”穆紫文随口应了声,思绪仍没停下。

她想起汤品光曾说过,虽然言以诺嘴上没说,但基于他们两人十年多的交情,他可以感觉出来,言以诺绝对对老姐有某种好感。

就是因为听了汤品光的话,她才会偷偷用老姐的手机,传了封示爱简讯给言以诺,谁知道言以诺竟然当作没这回事,完全不动声色!

想了想,她觉得还是要用最直接的方法,于是她语出惊人的说:“姐,你既然喜欢言以诺,干脆倒追他好了。”

穆紫琳震惊的瞪向妹妹,“你在说什么?谁说我喜欢言以诺的?”

“你不要再嘴硬了,我看得出来你喜欢他,这种事没什么好害羞的。以前我遇到喜欢的男生,不也都直接向对方告白?”暗恋这种没效率的事,她才不干。

“所以你每次都被拒绝了。”穆紫琳冷冷回了她一句。

提起这件事,穆紫文咬牙切齿的说:“被拒绝起码比没出息的暗恋强吧!而且我会被拒绝,还不是因为每次都有人破坏我的好事。”想到那家伙,穆紫文恨恨的用力拿叉子叉了一块哈密瓜塞进嘴里,把哈密瓜当成那家伙用力吃掉。

“紫文,喜不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多管闲事。”穆紫琳跟妹妹不一样,她无法轻易把感情宣之于口,更不可能直接去向对方吐露心意。

“我只是想帮你。”以老姐的温吞个性,若没有人帮她一把,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嫁出去。

“我不用你帮,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紫文自己的感情帐都弄得一塌糊涂了,每次喜欢的人她一告白最后都不了了之,还敢说要帮她?

好意被拒绝,穆紫文一脸讪讪然的磨牙,直到想起一件事,她才再出声说:“姐,你是不是以为言以诺有了未婚妻,所以才只敢偷偷喜欢他,不敢让他知道?”这话虽然是疑问句,但其实她和老妈先前早就偷偷从老姐的日记里知道了这件事。

穆紫琳沉默不语。这确实是她的顾虑之一。

“姐,我跟你说,汤品光跟我说,言以诺跟他未婚妻早在两年多前就解除婚约了,他现在是单身,你不需要顾虑这个。你要是喜欢他,就放手去追,若是不知道怎么追男人,我可以教你。”穆紫文极力鼓吹着老姐。

“你教我?”抬眸觑向妹妹,穆紫琳脸上的不以为然明明白白的流露出来。紫文自己都没什么成功的爱情经验了,要怎么教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