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五章

穆紫文假装没看到老姐脸上的那抹嘲弄,继续热切的自我推荐,“虽然我以前有几次失败的经验,但是你没听说过吗?失败是成功之母,有我当你的爱情军师,保证你手到擒来。”

见妹妹还不死心,穆紫琳轻叹一声,“就算言以诺没有未婚妻,我跟他也不可能。”

以她的个性,要她倒追男人,她做不到,但是要等言以诺主动来追求她,也许等到世界末日的那天都不可能。因为他若对她有意,应该早就已经有行动了,又怎么可能拖到今天?

“你干么说这种丧气话?你长相又不差,还是X大第一名毕业的,条件不错,哪点配不上他了?”她们姐妹俩长得虽然不是很艳丽,但至少清秀可人,属于耐看型。

“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感情的问题。”

“可是汤品光跟我说过,言以诺对你有好感。”

“有好感又怎样?我也对很多人都有好感,可是我不会去喜欢他们。”好感是一回事,喜欢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不管怎样,喜欢就要去争取呀,你这么消极被动,怎么可能得到想要的爱情。”穆紫文不喜欢守株待兔,想要什么她一向主动争取,看不惯姐姐的温吞。

“紫文,你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我跟你的个性不一样,我没办法像你那样,想要什么就勇敢去争取。”她做不来违背自己本性的事。

“姐,我只是不想看你一个人苦苦的暗恋言以诺,到最后却没有结果……要不然这样好不好,我有几个不错的朋友,介绍给你认识?”既然老姐坚持不肯倒追言以诺,言以诺那边也老半天没动静,她只好替老姐安排相亲,让别人来追求她了。

“不要,我没兴趣。”穆紫琳一口回绝,说完便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的心现在全放在言以诺身上,哪有那个心情再去认识其他男人?

营运部的工作比穆紫琳想象的还要辛苦,为了尽快熟悉工作内容,半个月来她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除了做报表、解决各个门市回报的问题,还要针对营运欠佳的门市提出改善的方针。这一点,就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吹吹冷气、看看报表、打打电话能解决的了,她必须亲自到现场去实际了解营运的情况。

她手上被分配到一家近来业绩不太理想的门市,为此她花了不少时间,留在那里观察营业额衰退的原因。

那是一家加盟店,附近并没有新开同类型的商店,可是营业额却明显的下降。

她白天去了几次,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问题,只好改在下班时间过去,观察两天,她就发现问题在哪里了。做了记录后,她便赶回公司写改善计划,准备明天向课长报告,再向加盟店说明原因。

可忙了一天回到公司,她实在很累,头昏昏沉沉的,还有点想吐的感觉,她努力振作精神,想把报告打完再回家,但报告才写到一半,她就已经撑不住的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不知隔了多久,有人轻轻拍了她的肩叫醒她。

“别在这里睡,回去休息。”有人在她耳边这么说。

她抬起眼,看见说话的人是言以诺,连忙站起来,但一阵突来的晕眩让她踉跄了下,喉咙接着涌起一股作呕的感觉,她连忙伸手捂住嘴。

“怎么了?”见她脸色不太好,言以诺问。

“没什么,可能是有些中暑。”这几天气温都高达三十六、七几度,顶着大太阳进进出出,她其实两天前就有些不太舒服了。

言以诺两道优雅的剑眉微微皱了下,“你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去医院。”

虽然头晕得快站不稳,但她不想麻烦他,于是勉强挤出笑容说:“不用了,我回去请我妈帮我刮个痧就好了,我报告还没打完,等一下打完就回去。”

“报告明天再做,先去医院,给你三分钟时间收拾好东西。”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在言以诺强势的坚持下,穆紫琳不得不收拾了桌面,拿起包包跟着他走出去。

虽然被他强迫去医院,不过她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开心,因为有种被他关心的感觉。

坐上车后,她瞥了眼车里的时钟,才发现已经快十点了,他怎么还没回去?

“副总,你……刚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营运部的同事都已经走了,他应该是来找她的吧。

言以诺沉默了下才答道:“没什么事,我刚才要下班回去时,经过十八楼,看见灯没关,所以进去看了下,正好发现你趴在桌上。”其实是他知道她这阵子都加班到很晚,所以今天下班时才会特地绕到十八楼看看。

自从她调到营运部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找些理由到十八楼去,但他不会直接去找她,有时只是远远看她一眼,就上楼了。

不过这件事他没打算让她知道。

“喔。”听了他的解释,穆紫琳疑惑的想着,副总的办公室在十九楼,按理说,他要回去应该会从十九楼直接搭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开车才对,不可能会经过十八楼的呀……想归想,她却没有问出口,她脑袋昏昏沉沉的,也没有精神再去想其他的事。

“很不舒服吗?”见靠向椅背,两手抱在胸前的她蜷缩着身子,似乎很难受,言以诺关心的问。

“……还好,只是好像有点冷,可不可以把冷气关小一点?”

她半眯着眼,觉得整个人好疲惫,身体好像挂了几百公斤的铅块一样沉重。

听见她的话,言以诺皱了下眉,立刻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你在发烧!”

穆紫琳睁开眼怔怔的看着他。他在摸她?他温热的手贴在她的额头上,好像一个超级暖暖包,瞬间让她的脸涨红了。

“你发烧了。”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言以诺以为她没听清楚他的话,又说了一遍。

“噢。”她愣愣的应了声。

言以诺收回手转正身子,加快车速开往最近的医院。

穆紫琳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脸上,眼神有些迷蒙,她想,刚才她是在作梦吧?要不然他怎么会摸她?

他原本想忽视她投来的眼神,但她的眸光仿佛带着某种热度,熨烫了他的肌肤,让他的心也跟着起了骚动。

过了半晌,见她还是没打算收回目光,他终于忍不住出声说:“你不要一直看着我。”

“为什么?”她下意识的脱口问,身体的不适令她反应变得迟钝不少。

“因为我在开车,你这样会干扰到我。”

“……对不起。”她呐呐的收回了目光,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方才竟然一直盯着他看,不禁羞窘的涨红了脸。

言以诺转头看她一眼,“你先睡一下,等到医院我再叫你。”

“好。”她乖乖的合上眼睛,不敢再看他,而眼皮一合上,她便昏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人轻轻摇醒,缓缓掀起沉重的眼皮。

言以诺站在车门边说:“医院到了。”

“哦。”她慢吞吞的步下车,才刚站好,就猛然一阵昏眩袭来,让她往前一倒,跌进他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她慌忙的起身,心脏像在打鼓一样,咚咚咚的飞快跳着。

言以诺扶着她,眸底隐隐浮现一抹担心,“你能自己走吗?”

他发现她整个人虚弱得仿佛随时都要昏倒一样。

“可以。”她勉强挤出笑容。

他不放心的扶着她的肩,带她走进医院。

这么近的靠着他,一股躁热从她脸上蔓延到全身的每个细胞,穆紫琳又羞又喜,恨不得这条路能走愈久愈好。

言以诺发现她面颊潮红,忍不住再伸手探向她的额头,“好烫。”

“那个……”她羞窘的想解释那是因为她害羞脸红的缘故,但这种话她哪说得出口?只好说:“可能天气太热……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她顿时两眼一闭,陷入一片无光的黑暗里,身子也整个一软,失去支撑的往后一仰——

“穆紫琳!”言以诺一惊,及时扶住昏过去的她,他拦腰将她横抱起来,快步朝急诊室走去。

第三天了。

穆紫琳已经请了三天的病假。

医生诊断她是感冒加上中暑,她住院一晚,第二天便出院回家休息。

那晚在她母亲和妹妹赶到医院后,言以诺便离开了,他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想去探望她,却又有些迟疑,不知该以哪一种身份过去。

他们没有任何私交,不可能以朋友的身份,而公事上他虽是她的顶头上司,但她只是感冒加中暑,并不是什么大病,他若亲自去探病,未免也太小题大作。

犹疑了半晌,他最后拿起电话。

“喂,我找穆紫琳。”

“你是……言副总?”那端接起电话的穆紫文,认出了他的声音。

“对,穆紫琳她不在吗?”

穆紫文回头瞥了眼姐姐,压低声音说:“她……躺在床上昏睡不醒,没办法接电话。”

“昏睡不醒?她的病没有好一点吗?”他下意识的拢起眉峰。

“我姐惦记着公司的事,前天还叫我到公司帮她带回没做完的工作在家里做,她不肯好好休息,所以弄得病情更严重了。”说到这里,穆紫文顿了下,语气透着央求,“言副总,你能不能来我家劝劝我姐姐?她再这样下去,只怕再拖一个礼拜病也好不了。”’

闻言,言以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他趁午休的时间驱车来到穆家,上楼来到门口,按下门铃。

等了片刻,有人过来开门,是穆紫琳,但她在见到站在门外的人是他时,他看到她脸上表情明显一愕,接着低叫一声,就又匆匆把门关上。

她不想见他吗?

被拒之门外,言以诺眸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不悦,再度伸手按了门铃。

“那个……副总,你、你等一下,我、我先去换一下衣服。”大门被拉开一道细缝,传来穆紫琳有些慌张的声音。

她刚刚在午睡,身上只穿着睡衣,一头乱发,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这么邋遢的模样,刚才下意识的关上大门后,她自己也傻住了。

听见门铃又响起,她赶紧嗫嚅的说完,便快步跑回房间换了套洋装,把一头长发飞快的梳好,再飞奔过来开门。

打开大门,看见言以诺还站在门外,穆紫琳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走。

“副总请进。”她领着他走进客厅,“请坐,我去倒茶给你。”

言以诺在一组湖绿色的布沙发上坐下,穆紫琳很快为他倒来了一杯茶。

他打量着她,她双颊有些酡红,隐隐透着刚醒来的慵懒,一头及肩的长发散落在肩上,身上穿着一件黑白菱纹的及膝小洋装,整个人看来淡雅柔美。

“对不起,我刚刚在睡觉,以为是我妹出去忘了带钥匙,所以才穿着睡衣就来开门。”穆紫琳解释着刚刚为什么突然关上门让他等那么久的原因。

“你看起来精神还不错,不像病情更严重的样子。”她气色不错,一点也不像穆紫文说的那样。

“咦?我病情更严重了?谁说的?”她不解的问。

“你妹妹。”看来有人故意夸大了她的病情。

穆紫琳诧异道:“紫文?她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已经好得差不多,明天就可以回去上班了。”

“你身体全都复原了吗?”

“嗯,差不多了。我本来今天就要进公司的,可是我妈不放心,坚持要我多请一天假。”

想起她那天昏倒在他怀里的情形,言以诺沉吟了下说:“明天是星期五,你下星期一再上班吧。”

没想到他竟然叫她等到星期一再去上班?穆紫琳为难的说:“可是我还有工作要做,留到星期一会堆太多。”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