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六章

休息了三天,她在家不是吃就是睡,偶尔用电脑打打文件,还会被妈妈和妹妹阻止,没事可做,她闲在家里很无聊。

“那些工作会有代理人替你做,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事,好好休养,别再动不动就昏倒。”那天见她昏倒在他怀里,他的心就像被什么揪住一样,乱了方寸。

之后看她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打点滴,那一刻他有些懊悔,也许不该调她到营运部的,竟然把她累倒了。

听出他语气里透着一丝责备,回想起那天自己给他添的麻烦,穆紫琳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那天麻烦副总了。”

言以诺皱起眉,不喜欢她现在一脸歉疚的模样,“你知不知道我在生什么气?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连发烧了都不知道?”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她愣愣的看着他,下意识的又说了句,“对不起。”

见她还是没弄清楚他话里的意思,他沉下脸,“你不要一直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因为你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我……以后会注意的。”

听了她这句话,言以诺脸色才稍缓,“下星期一你直接到企划部,不用再到营运部了。”

“为什么?”她讶异道,接着情急的解释,“是因为我没做好工作吗?我保证回去之后,一定会加倍努力,把休息这几天没做好的事全都补回来。”

“营运部不适合你,你回企划部吧,我会再另外调人过去。”

他无法想象,若是他那天没有到十八楼,她会不会就这样昏倒在办公室里没人发现?他不希望、也不允许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他一定是对她的表现很失望,所以才要把她调回来吧?穆紫琳不想就这样半途而废,她心急的央求道:“我还没学到什么东西,请副总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这么快调我回去好不好?”

“你不觉得营运部的工作太累了吗?”见她竟不想调回去,言以诺皱起眉。

“刚开始不是很熟,的确会有点累,但是最近我已经比较上手了,我想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完全适应,到时就能跟其他人一样,很快把事情处理好,不用再天天加班了。”

她不想辜负他调她到营运部的好意,她一定要在那里好好学习,而且,这阵子她发现营运部里确实有很多值得她学习的东西,那些实务经验,对她日后再做企划有很大的帮助。

见她不想这么快离开营运部,以及那充满热忱的眼神,言以诺想了下说:“好吧,你就再待三个月,三个月后就调回企划部。”

“谢谢副总。”见他答应了,还给了她一个明确的期限,穆紫琳忍不住漾开笑容。

盯着她粉色的唇瓣,言以诺突然有股想吻她的冲动。

他端起杯子,借着喝茶强迫自己转开视线,喝完半杯茶后,他放下杯子,望向她,沉吟了下,慎重的启口说:“你传给我的那封简讯……我现在回答你,我答应跟你交往。”

经历了这次事件,他决定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可以大方的关心她,他不想再像先前那样,为了要以什么身份过来探病而困扰不已。

他的话,让穆紫琳宛如被人点了穴,睁大眼,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见她对他的话一点回应都没有,言以诺有些尴尬,再问了一次,“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我……”她从震惊中回神,又惊又喜,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你说要跟我交往,是真的吗?”

“嗯,就依你简讯上所写的那样,我们先试着了解彼此。”

“什么简讯?”她茫然的问。

“你传给我的简讯,你忘了吗?”不会还不到一个月她就不记得了吧?

“我什么时候传过简讯给你?”穆紫琳一脸纳闷。

听见她竟然这么问,言以诺索性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她传给他的那封示爱简讯,“你自己看。”他有些气恼她居然忘了她传简讯给他的事,这让一直记着这件事的他,看起来有点蠢。

她接过手机,看完简讯内容,整张柔美的脸孔瞬间涨得通红,呐呐的说:“这封简讯不是我传的……”

言以诺惊讶的挑起眉,“不是你?”

“虽然上面的署名和手机号码都是我的,可是我没有传这封简讯给你,真的!”她又羞又慌的解释,那样露骨的告白,她根本写不出来,更不可能传给他。

言以诺忖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偷拿了你的手机,假借你的名义传了这封简讯给我?”

“……”穆紫琳突然想起之前妹妹曾问过她,言以诺有没有问她简讯的事。

该不会是……紫文搞的鬼吧?

见她默不作声,言以诺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堪过。难怪他先前觉得奇怪,以她的个性,怎么会突然传给他一封如此大胆告白的简讯?

事实证明,讯息果然不是她传的,上头的情意也不是她的,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顿时变成笑话。

他起身说:“既然这封简讯不是你传的,那么我刚才说的话,就当作没有发生。我走了。”压下心中的失望、难堪,他勉强冷静的说。

“等一下。”见他起身就走,穆紫琳情急之下拉住他的手臂。

他停下脚步,不解的回头看她。

她抿了抿唇,终于鼓起勇气说:“那个……刚才你说的话,我……可不可以把它当真?”

“你的意思是?”他不确定她说的跟他所想的是不是一样,方才闹了个笑话,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如果可以,我想……跟你交往,我……”她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表露心迹,“我喜欢你。”

“你是认真的吗?”她不是承认了那封简讯不是她所传的?

穆紫琳眸里流转着异常的光彩,热切的注视着他。“我是认真的,所以请你不要收回刚才的话好不好?”

他刚刚突然说要跟她交往,比中了乐透更让她惊喜,曾经只敢在梦里奢望的事竟然发生了,她不想错过。即使要抛开尊严,她也要把握住。

言以诺凝视着她,她羞怯的红着脸看他,脸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抹期待。

他在她眼里读到了她的真心,片刻后,他缓缓出声,“好,我不收回那些话。”

听到他答应了,她笑逐颜开,开心得有些语无伦次,“那、那我去切水果。对了,你吃午餐了吗?我煮东西给你吃。”

言以诺看她这样,觉得很可爱,眼底有了笑意,他取出一张名片,从口袋里掏出随身带着的笔,抄下一组号码递给她,“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我要回公司了,你这几天在家好好休息,星期一再到公司上班。”

“那、那我送你出去。”他拿东西时的动作,才让穆紫琳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握着他的手臂,她脸红红的松手,然后接过名片,陪他一起走到门口。

“我走了。”言以诺回头说。

“嗯,你开车小心。”她依依不舍的目送他离开,直到电梯门都关起来、看不到他的人影后,她才轻飘飘的走回屋里,在湖绿色的布沙发上坐下,拿起他刚才喝过的杯子喜孜孜的笑着,一脸甜蜜的一口一口喝着他没有喝完的茶。

胸口堆积着一股宛如要爆出来的快乐,让穆紫琳忍不住拿起电话打给妹妹,分享这份喜悦。

不是说要跟她交往吗?她都已经来上班两天了,他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既没有约她,也没有打电话给她,难道……言以诺后悔了吗?

坐在电脑前,刚打完一份报表的穆紫琳有些惴惴不安的想着,她拿出手机,里面早已输入了他那天抄给她的那组电话,她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打电话给他。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公司的同事正陆陆续续离开,她想着该用什么理由打给他。是要约他吃饭?还是假借说有公事想问他?

还在考虑着哪个理由比较适当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匆忙间忘了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了接听键。“喂?”

“是我。你收拾好了吗?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

她愣了下,听出是言以诺的声音,忙不迭的用力点头,“……噢,好,我马上就下去。”她匆匆收拾好桌面,关上电脑,兴奋的走到电梯前。

不久,电梯下来了,穆紫琳走进去,看见几个楼上企划部的同事,她满脸笑容的跟她们打招呼。

陈淑嫒打趣的说:“紫琳,你要去约会吗?笑得这么开心。”

她只是一迳笑着没有回答,下一秒,她看着陈淑嫒时,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浮现让她脱口说:“淑嫒姐,你要小心你老公外遇。”话一出口,她就万分后悔,她竟然又没管住自己的嘴,冲动地说了出来!

旁边一名女同事听到她的话,瞪了她一眼,“紫琳,你在胡说什么?谁不知道淑嫒的老公是最顾家的,怎么可能有外遇?你不要乱说。”

“就是呀,淑嫒的老公是标准的新好男人,不可能有外遇的啦。”另一名同事也跟着说。

陈淑嫒倒也没骂她,只是有些不悦的板起脸,“紫琳,你这么说,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穆紫琳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对不起,淑嫒姐,我只是随便说的,你不要介意。”她真想缝住自己的嘴,明明已经一再提醒自己,为什么刚才预感上来时,她还是没能忍住?

还好电梯这时到了一楼,中断了话题,几个同事全都走了出去。

见她没出来,一名同事回头问;“紫琳,一楼到了,你不出来吗?”

“我有事要到地下室。”她说完这句话,电梯门正好合上了,将她带到地下室的停车场。

言以诺坐在车子里,见她从电梯里走出来,便将车开了过来。

穆紫琳打开车门坐进去,刚才的事暂且放在脑后,她嘴角噙着笑望向他,“你等很久了?”

“没有很久,你有赶着要回家吗?”

“没有。”她立刻摇头。

“那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再送你回去。”

“好。”这算是约会吗?她悄悄瞥了他一眼,见他也在看她,连忙羞涩的飘开眼神。

她害羞的表情可爱得让言以诺忍不住多看她一眼,才将车开出停车场。

“营运部的事有什么不懂的吗?”他问。

穆紫琳想了下说:“我昨天交了份报告给许课长,分析一家门市营业额下降的原因,可是她说我提出的看法没有完全点到最重要的部分,就算换掉那位服务态度不佳的晚班店员,业绩也不可能提升多少。”

“那家门市在什么地方?”言以诺问。

她报了个地址给他。

记下地址,言以诺说:“许课长辅导门市的经验很丰富,她会这么说,一定有她的理由,待会儿吃完饭,我们再过去看看。”

“好。”穆紫琳心头涌起一抹甜意,开始有在跟他交往的感觉了。

两人到了一家中式餐厅,言以诺问她想吃什么,她看了下菜单,点一道蒸蛋,其他的便都交给他点。

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她很紧张,不用量,她也感觉得出来她此刻的心跳大概超过一分钟一百三十下。

点完餐后,两人之间突然弥漫着一股沉默,她努力想着该说什么话来打破这片窒人的静默,“那个……”

她才刚开口,就听到他问:“你查到那封简讯是谁假借你名义传给我的了吗?”

“我……”她怔住,迟疑着该不该坦白告诉他,那封简讯是妹妹紫文偷偷瞒着她传的。

那天,言以诺从她家离开之后,她便从紫文那里得到证实,那封简讯果然是紫文传的。她虽然有些生气紫文竟敢瞒着她做出这种事,但看在言以诺因此而主动说要跟她交往的份上,她很快便原谅了紫文。

瞥见她迟疑的表情,言以诺确定她应该知道是谁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