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七章

“是你妹妹吗?”

“你怎么知道?”她诧异地道。

“因为她骗我你病得很重,还要求我过去劝你安心养病。”能拿到她手机的人应该不多,再者,穆紫文在接到他打去的电话后,又故意骗他到她家再外出,摆明是要他们独处,不难推测出穆紫文的嫌疑最大。

穆紫琳连忙替妹妹说话,“紫文她只是想帮我,没有恶意,你不要生她的气。”

“我不会生她的气,不过请她以后不要再说谎。”就算穆紫文是好意想撮合他们,也不该一再欺骗他。

“对不起,我已经说过她了,她不会再这样。”她小心的留意他的神情,见他似乎真的没有生气了,这才放心。

这时菜送上来了,她拿起筷子,却听见他说了声,“反了。”

“什么反了?”她不解的问。

言以诺索性伸长手,替她将手上的那双筷子转过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筷子拿反了,羞窘的说了声谢谢。

“下班之后,我就不是你上司,只是你的男朋友,你不需要这么拘谨,只要做你自已就好。”看出她一路上都很紧张,言以诺出声说。

听见他的话,她腼腆的笑了笑,“因为你肯跟我交往,我很高兴,怕在你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其实我也很紧张。”

“你会紧张?骗人,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如果让你看得出来,我这个副总也不用混了。”他面不改色的回说。

他的话,令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他仍是一脸冷峻,没什么表情,但她知道他这么说是想化解她紧张的情绪。她心头顿时流淌过一股温暖,神情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

“连副总都会紧张,我就觉得比较不紧张了。”她笑道。

他眸底隐隐浮现一抹笑意,然后开口问道:“我上次抄给你的电话,你没有记下来吗?”

“有啊,我已经存进手机里了。”

“那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打?”

“呃……”他是在等她主动打电话给他吗?“我担心会打扰到你。”而她却是一直在等他打来。

“不会打扰到我,以后你可以打来。”

“……好。”她一愣。原来他是真的在等她打给他!

他这样一讲,她忽然有点明白了,他跟她一样,对感情的事都不是主动的那一方,他们两人若要继续下去,她必须主动积极一点。

想通这点,她接着说:“我以后会常打电话给你,希望你不会嫌我烦。”

“嗯。”言以诺应了声,接着补了一句,“尽量不要在上班时间打。”

“好,我会选在下班的时间打。”

这顿饭吃下来,穆紫琳觉得她向他跨近了一大步,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本来有些生疏的距离,让她眉目间充斥着满足的笑意。

吃完饭,两人接着到她说的那家超商。

进去绕了一圈,言以诺询问了店员几句话,已经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回头提醒穆紫琳,“你注意看这里商品的陈设,跟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经他提示,她仔细再绕一圈,看出了问题,“这里货架陈设的位置跟其他的店不太一样。”

“还有呢?”言以诺再问,问题不止这个。

她再绕了一圈,最后来到柜台前,盯着摆在上面的一尊神像,“柜台为了摆放这尊财神爷,把一些比较小件的促销商品全都移走,放到了货架上。”

言以诺点头,见她说出了重点后,才将原因解释给她听,“什么商品摆在哪个位置会最符合消费者的需求,这些都是经过精心规划的,但是晚班的店员态度不佳,导致来客率下降,店主不知情,反而在柜台前摆了尊财神爷,希望能让营业额好转,还重新调整了所有商品的位置,这样一来,反而会让客人不容易找到他需要的商品,减低他再来的意愿。”

听完他的说明,穆紫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真笨,居然都没有考虑到这些。”课长一定也来看过,才会说她没讲到重点。

“你不是笨,只是经验不够。以后有问题你可以直接来问我,若是我不在,你可以去请教许课长,她在这一行做了二十几年,经验很丰富。”

“嗯,我知道了。”她满脸笑容的点头。

离开超商,穆紫琳突然看见对面不远处走来两个人,她下意识的拉着言以诺闪进旁边两栋大楼间的缝隙,那里空间很窄,两人站着,身子几乎都要碰到对方。

“你在做什么?”他眉峰微微一蹙。

她低声说:“前面有两个我们公司的同事。”那两个人是企划部的人,若是被她们看见这么晚了她还跟言以诺在一起,明天公司八成会传出什么蜚言流语。

“你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我们在交往吗?”他眸底掠过一丝不快。

她讶异道:“难道你不介意被公司的人知道这件事吗?”她以为他会比她更不想让同事知道他们正在交往。

他反问她,“为什么要介意?我们都是单身,交往并不犯法。”

“我只是以为你会想保密。”听他不打算向同事隐瞒,这意味着他很认真看待跟她交往的事,不是一时兴起,她心中顿时开起了一朵朵小花。

“这种事不用特意张扬,但也不需要特别保密,顺其自然就好。”虽然办公室恋情比较容易引人注意,但他并不打算偷偷摸摸的跟她交往。

他转念一想,问道:“还是你介意?”

“我不介意。”她连忙摇头。他都不在乎了,她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那就好。”随着话落,他突然俯下脸,唇覆上她的,轻吻了她一下,为今天两人第一次约会留下纪念。

他是个慢热的人,然而一旦认定了一件事、一个人,便不会轻易更改。所以,先前他才可以跟陶依萱相恋将近七、八年,直到女方主动提出分手,才终止了这段感情。

这是他第二段感情,不同于陶依萱的大方热情,穆紫琳害羞而腼腆,他若不主动一些,也许他们两人一年后,还停留在手牵手的阶段。

他吻上自己的那一刹那,穆紫琳觉得她脸上仿佛“轰”的一声,炸出了一片红晕,心跳的速率钢破了一分钟一百三十下,令她不禁担心怀疑那疾速跳动的山脏,下一秒会迸出她的胸口。

他吻了她、他吻了她、他吻了她……天啦,他真的吻了她!

一吻结束,她羞怯的低着头,任由他牵着自己朝他的车走去,早已忘了那两个同事会不会看见他们的事。

她的脑海里,反反复覆都是他吻了她这件事……

挂上电话,穆紫琳一回头,就看见妹妹坐在床边,一脸贼笑的盯着她。

“呵呵,姐,你刚刚是不是在跟言以诺讲电话?”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刚才跟言以诺说的话,不会都被紫文听光了吧?

“刚刚。”穆紫文兴匆匆接着问:“啊,老姐,你跟言以诺现在进行到哪一个阶段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结婚?如果订不到场地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乔哦,不用客气。”如果可以,她其实是想直接把老姐打包,送去给言以诺。

妹妹说得太离谱,穆紫琳没好气的嗔她一眼,“你在说什么?我跟他交往还不到一个月,怎么可能这么快结婚?”

最近每晚睡觉前,她都会打电话给言以诺,有时谈谈公事,有时闲聊家里的事。

提到公事时,他都会仔细为她分析各种问题的处理方法,还会比较其他国家的超商是如何经营运作的,以及其中的利弊得失,这阵子从他那里,她学到很多事,对他在爱慕之余更增添了份崇拜,但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跟他闪电结婚。

“姐,言以诺条件那么优,你要尽快先下手套牢他,免得煮熟的鸭子给飞走了。”穆紫文一边吃着棒冰,一边劝道。

看见妹妹拿在手上的棒冰开始融化,穆紫琳皱起秀眉赶人,“紫文,你给我下来,不要在我床上吃冰。”

穆紫文挪动**,移到姐姐房间另外一张椅子上,“姐,我刚刚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快点打铁趁热套牢他。”她不死心的再说一次.

“紫文,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跟他的事?”穆紫琳狐疑的看着妹妹。

紫文先是偷拿她的手机传示爱简讯给言以诺,接着又骗他说她病得很重为两人制造独处机会……她们姐妹感情虽然不错,但紫文以前从不管她的事,怎么会突然间那么积极想撮合她和言以诺?

咬了一口棒冰,穆紫文一脸姐妹情深的模样道:“还不是因为你难得有个喜欢的人,我希望你这段感情能幸福圆满。”

“真的只有这样?”她为什么觉得妹妹话语的背后似乎另有原因。

面对姐姐怀疑的眼神,穆紫文面不改色的说:“我是你妹妹,难道我会害你吗?你自己想想,如果不是我瞒着你传简讯给言以诺,还把他骗来我们家看你,你会这么顺利就跟他交往吗?”

“紫文,虽然你帮了我,但毕竟用的是欺骗的手段,这种事可一不可二,你不要再过问我跟他的事了。”她是很感激妹妹没没错,但是感情不该是欺骗的手段得来。

“那叫善意的欺骗,就是上帝也会原谅的。”穆紫文辩解道。

“言以诺不喜欢有人说谎骗他。”

“啧,姐,你也未免太重色轻妹了吧?现在有了言以诺,就开口闭口都是他,他说的话就是圣旨,我说的话就是狗屁。”穆紫文不满的叫道。

穆紫琳走过去,搂住妹妹的肩,“我没这个意思。紫文,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妹妹,你为我做的事我很感激你,可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让我自己来面对好不好?”

姐姐打出温情牌,穆紫文只好没辙的抬起双手,“好好好,你的事我不管了。”说完,见姐姐突然盯着她看,就跟以前每次预感到什么时一样,她顿时像兔子般惊跳起来,“姐,你什么都不要说,我马上出去。”

“紫文……”见妹妹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穆紫琳脸色蓦地一黯,喃喃的说:“我只是要跟你说,你脸上沾到东西了。”

她知道,紫文是怕她又乌鸦嘴了,所以才会跑得这么快。

妹妹的反应让她忍不住想起今天在公司时,陈淑嫒把她叫出去质问的事——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老公有外遇?”

“我不知道。”看见陈淑媛一脸愤怒,穆紫琳知道自己又不幸说中了。

“你还敢否认?你那天在电梯里明明就叫我小心我老公外遇,你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有预感而已。”穆紫琳两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她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想到陈淑媛会突然跑来质问她。

“预感?”

“对,就像第六感那样。”

“你少骗人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我听说之前丽雅吃坏肚子前,你也曾事先对她说过,叫她小心吃坏肚子;还有玉枚皮包被抢前,你也跟她说过,要她小心皮包会不见。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会诅咒人?”

穆紫琳上次叫她小心老公外遇后,不到几天,她就发现老公真的有了外遇。这几天为了处理这个问题她心力交瘁,都无心上班了。

听见她的指控,穆紫琳有些动怒了,“我不会诅咒人!”

陈淑嫒不肯放过她,语气严厉、咄咄逼人的说:“我听说你在以前的公司,就是因为诅咒别人,害不少同事遇到不好的事,才被迫辞职的,有没有这种事?”

没想到对方竟会知道她以前的事,穆紫琳脸色蓦地一僵,“我……不会诅咒别人,那些都是预感,不是我害他们的。”

陈淑嫒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只是恨恨的瞪着她,“穆紫琳,我一向对你不错,你为什么要这样诅咒我?”

“我没有诅咒你,真的!就如你所说的,你一向对我很好,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对你?”

“谁知道你存了什么心?”

“我……”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