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八章

穆紫琳刚想开口,陈淑嫒口袋里的电话便响起,她瞥了眼来电显示后,脸色难看的握着手机离开,走到角落去接听电话……

想起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穆紫琳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嘴,第十万次警告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说出不该说的话。

“以诺,你真是太不够朋友了,这么大的事竟然都没通知我。”男人一进门就不满的抱怨。

对突然闯进他办公室的汤品光,言以诺只从公文中抬眸瞥一眼,“什么事?”

“我听说你在跟穆紫琳交往。”汤品光两手撑在他办公桌上,一脸准备好好审问他的表情。

“那又怎样?”言以诺冷峻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你怎么没跟我说?我们可是麻吉,这种事应该通知一下嘛。”要不是穆紫文告诉他,他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他不觉得有必要通知。

“喂,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言以诺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就不会把所有工作都丢给我,跑到夏威夷去度了一个星期的假。”

被这么一说,汤品光的气势顿时全没了,他摸摸鼻子,陪笑的说:“呃,那个……你也知道最近老头烦我烦得要死,我压力很大,需要去度个假纡压一下……哎,不提这个了。你怎么突然想通,愿意跟穆紫琳交往?”他赶紧转开话题。

“你有空跑来这里盘问我的私事,还不如把这些公文带回去处理。”言以诺将堆在桌上的一叠公文推到他面前。

汤品光死也不肯接过那些文件,“这些你处理就好了,你做事我信得过。”他赶紧说回正事,“对了,我来找你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关于苏董事他外孙女陈倩倩上次辞职的事,苏董事最近闹到我老头那里去了,说是你看陈倩倩不顺眼,以莫须有的罪名硬逼她辞职,要我老头给他一个交代。”

“陈倩倩的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为什么苏董事现在才有意见?”言以诺疑惑的问。

上次陈倩倩窜改穆紫琳的简报,改得实在太夸张了,加上她这种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其他同事身上也曾发生过,他才无法再放纵,把她叫到他办公室,希望她能节制自己的行为。

谁知陈倩倩竟一口否认她窜改了穆紫琳的资料,他只好将事先从大楼监控室里调出的影像给她看,办公室监视器录下她在穆紫琳做简报的前一天晚上,趁大家都下班离开时,跑到穆紫琳的电脑前,窜改了里面的资料,画面一清二楚。

证据摆在眼前,陈倩倩当场恼羞成怒,她先痛骂他栽赃诬陷她,接着便愤而辞职。

提起这件事,汤品光拉来一张椅子,坐下解释,“其实之前苏老头就为了陈倩倩的事,找我老头闹了一顿,被我老头挡下了。后来为了安抚他,老头只好把陈倩倩安插到其他的子公司里去。也不知道他最近是哪根筋不对,又跑来找我老头闹这件事,还说老头不给他一个让他满意的交代,他在年底的董事会,就不会再支持他担任董事长,还会联合其他的董事推举方忻为董事长。”

“他恐怕只是借题发挥,想要从中捞到些好处吧。”言以诺思忖道。

“没错,他想安插他儿子到总管理部当采购部的协理。哼!别说他儿子资历根本不符合,就算符合,那么重要的职位怎么可能给他儿子?那是我老头特地要留给我弟的,就等他两个月后从美国回来走马上任。”

康平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言以诺约略了解,他思量了下说:“方忻虽然是康平的大股东之一,但是你们家族手里的股份加起来,应该远远超过他和其他的那些董事,他怎么可能威胁到董事长?”

“问题就出在我三叔前阵子为了我老头将他儿子调到香港去的事,跟我老头大吵了一架。你也知道,我奶奶比较疼我三叔,虽然我老头手里的股份目前是最多的,但奶奶和我三叔,再加上其他董事手里的股份,就会超过我老头了。到时候,如果那些董事倒戈向着方忻,我老头董事长的位置可就要不保了。”

言以诺放下手里的笔,望向他,“那么你希望我怎么做?如果要我辞职负责,我可以立刻递上辞呈。”就算不做这个工作,他也不愁没地方去,以他的能力,早就有不少公司私下表示想挖他过去。

汤品光连忙澄清,“我绝对没有要你辞职的意思,我老头也没这么想。其实我们早就知道苏老头他那个外孙女这几年在公司的所做作为,但是碍于苏老头的面子,才会一再容忍她。”

“那么,董事长打算怎么做?”言以诺问。

汤品光搔搔头发,一脸哀怨的说:“他打算调你到康平集团的总管理处,担任执行副总,然后让苏董事的儿子来接你的位子。”

以诺才来公司三年,就让康平连锁超商的业绩翻了两、三倍,老头早就想把好友调到总管理处担任要职,这次借着苏董事的事,刚好可以顺理成章的进行。

不过,到时候他手下没了以诺,可就苦了他凡事得自己来了,汤品光无奈的想着。

“总管理处的执行副总不是三个了,难道有人离职吗?”言以诺诧异道。

“呃,齐副总年底要退休,我老头的意思是,这段时间你先到那边,跟着他熟悉集团的业务。”

垂眸思忖了片刻,言以诺拒绝了这项安排,“你跟董事长说我谢谢他的好意,我决定辞职,免得让他为难。”

听见他要辞职,汤品光跳了起来,“以诺,到总管理处当执行副总,算是升官耶,我老头这样安排并没有亏待你。”

“我知道,不过我对到总管理部没兴趣。既然陈倩倩的事是我造成的,只要我辞职,那苏董事就没话可说了。”愈接近集团的权力核心,内部争权的斗争便愈多,他不想被卷进去。

“以诺,这件事我先去跟我老头商量,你不要冲动。”临走前,汤品光一脸动容的握住他的手,上演兄弟情深的戏码,“好哥儿们,你愿意跟我留在这里同甘共苦我很感动,我会尽量说服老头不要把你调过去的。”哈哈,这样一来,他就能理直气壮的留下以诺,继续过他逍遥的日子了。

“等一下。”言以诺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拿起桌上那堆待批示的文件放到他手上,“这些给你。”

“呃,以诺,你这是干么?”汤品光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他不会真的要拍拍**走人了吧?

“你去夏威夷玩了这么多天,该轮到我休假了。明天起我要休假两天,在我下星期一回来前,希望你能把这些事情全部处理完。”

“什么?以诺,你不能这么对我!”汤品光惨嚎。

“你可以只跟秘书说一声你要去度假,就走得不见人影一星期,起码我还知会了你一声,比起来,我算是有良心多了。”言以诺凉凉的说。

汤品光看看言以诺,再看看自己手上这堆公文,他理亏在先,也不敢再说什么。下一秒,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一抹诡笑,“你该不会是……想要带穆紫琳出去玩吧?”

言以诺没有满足好友的好奇心回答他,直接将他推出门外,然后关上办公室的门。

“哇,这里就是你姑姑开的民宿吗?好漂亮哦!”站在一栋仿童话故事中姜饼屋打造的一栋三层楼建筑前,穆紫琳惊喜的瞪大了眼。

“进来吧。”言以诺眸里闪过一抹笑意,提着她带来的行李,牵着她的手走进去。他前两天休假时自己先过来这里,今天再到火车站接她。

看他那么自然的牵着自己的手,穆紫琳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坐了几个小时火车来到台东的疲累,也在刚才下车看到他等在车站外的身影时,全都一扫而空。

“啊,你有跟你姑姑说我要来的事吗?”她轻摇了下他的手问。

“我来的那天就说了。”知道她的事后,姑姑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见她。

她好奇的问:“那她怎么说?”

言以诺曾跟她提过,他的父母在他十岁时就离婚了,他母亲改嫁,父亲则到美国去,一年后,便再娶了个妻子。而被留在台湾的他,则在姑姑的照顾下长大,因此他与他姑姑之间的感情,更甚于他那对离异的父母。

几年前他姑姑退休后,便来台东开了这家民宿,实现年轻时的梦想。

因此这次来,她不禁有种见对方家长的感觉,让她紧张之余也有一丝兴奋。他肯带她来见他姑姑,是否代表他认定了两人的交往,才会带她过来呢?

“她说很欢迎你。”说着,言以诺推开大门,领着她走进去,“我先带你去楼上的房间把东西放好,再去看姑姑。”

“好。”

民宿里的陈设充满了可爱的童趣,教穆紫琳看得目不转睛,她跟着他走上二楼,走进一间房间。

“好美哦。”一进房,她便忍不住惊呼一声,房里的布置宛如童话故事里公主住的房间,中间摆着一张贝壳形状的雕花大床,四周挂着白色的帷幔,还有一张草莓形状的梳妆台和两张香菇造型的椅子,既浪漫又可爱。

敞开的窗子外面,是蔚蓝的天空和碧蓝的海洋,海天一色的风景,令人顿觉心旷神怡。

言以诺将她的行李放好,回头说:“姑姑说你一定会喜欢这间房间。”从她此刻的表情看来,他知道她真的喜欢这里,嘴角微微噙起一抹笑。

“喜欢,我好喜欢哦。”穆紫琳欣喜的点头,眸光触及他隐隐带笑的脸庞,她随即一瞬也不瞬的痴看着。下一秒,她连忙从包包里翻出相机,“我们一起拍张照片好不好?”不等他开口,她的头就靠向他,拿起相机对着两人连接了几下快门自拍。

拍完后,她看见数位相机上清晰的捕捉到两人的神情,这才满意的准备要收起相机。

此时,言以诺伸手接过她的相机,“我帮你拍几张照片。”

“好。”她兴奋的跑去坐在那张贝壳造型的大床上,之后又坐在草莓造型梳妆台前,然后站到窗边,把她自己的身影连海天一色的风景一起收进相机里。

言以诺一连拍了好几张,透过相机看着她笑得开心的神情,他脸上的笑意也不知不觉变得更深了。

拍完照,带她去见姑姑前,他在柜台边拿了顶草帽帮她戴上。

她开口询问:“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我姑姑在后面花圃那边,我先带你在民宿周围逛一圈再去找她。”言以诺很自然的牵着她的手走出去。

“好。”垂眸望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穆紫琳胸口开满了灿烂的心花,这几天来在公司里发生的不愉快,这一刻全都消失了。

只要有他在身边,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不在乎了!

逛了民宿一圈后,他带她来到后方的花圃,那里种了一整片的玫瑰花和向日葵。

迎风招展的花,美丽得让人目不暇给,一名戴着斗笠在除草的妇人,看见他们,笑吟吟的朝他们走来。

言以诺还来不及开口介绍穆紫琳,言贞屏已热情的握住她的手,“你就是紫琳吧?样子比以诺这小子形容得还要更好看呢。”

“姑姑。”她腼腆的叫了声。

“坐了这么久的火车累了吧?走,我们到凉亭那里坐着聊。”

言贞屏笑眯眯的拉着穆紫琳,走进旁边—座用竹子搭建的凉串。

凉亭的竹桌上摆了一壶香草茶,言贞屏倒了两杯给他们。

穆紫琳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抬头说:“这茶好香。”

“这是香草茶。”言贞屏比着左前方的香草园,“你看见没有?那里有一片香草园,你现在喝的茶就是从那里采来的,全都是有机栽培,没有洒过农药哦。”

凉亭的四周种满了花花草草,放眼望去一片花海,美不胜收,穆紫琳再度惊叹道:“这里好漂亮,一定花了姑姑很多心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