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九章

“这是我年轻时的梦想,但碍于现实的因素,当时无法实现,退休之后才有机会完成。不过,现在能过上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多亏了以诺,要不是他投资了大部分的资金,我这座梦想世界还盖不起来呢。所以,以诺才是这座民宿的大老板。”

言贞屏晒成古铜色的脸上绽起豪爽的笑容,接着说:“这孩子从小就不爱笑,你别被他的冷脸吓到了,不要看他老是板着一张脸,其实这小子是个很体贴的人。”

穆紫琳回头望着言以诺,认同的点头,“嗯,从我一进公司,副总就帮了我很多忙,所以我知道他不像他外表那样冷峻不近人情。”

听见她的话,他抬眸望了她一眼。

言贞屏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打量了下,笑道:“你怎么还叫以诺副总?”

“在公司叫习惯了,有时候会改不过来。”感觉他放在桌上的手握住了她的,穆紫琳露出温柔的笑靥,明亮的眼里闪烁着喜悦。

言贞屏没有忽略小俩口的亲昵举动,笑得半眯的眼里流露出一抹欣慰。以她六十几年的人生阅历来判断,眼前这女孩,比当年的陶依萱更适合以诺。

日落时分,一辆脚踏车沿着滨海公路骑着,迎面而来的海风消去了白天炽热的暑气,带来了几分凉意。

由于民宿里的脚踏车被房客借光了,只剩下一辆,所以言以诺只好骑车载着穆紫琳。她坐在脚踏车后座,双手轻轻圈抱着他的腰,脸上漾着满足的笑靥。

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又更爱他了!

看着他宽阔的背影,她忍不住幻想他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她穿着一袭白色蕾丝婚纱,站在绿草如茵的教堂前举行婚礼的情景。

当结婚进行曲响起,他牵起她的手走过那道迈向幸福的红毯,在亲朋好友的面前,宣誓说他会爱她一辈子……

就在她兀自沉浸在美梦中时,脚踏车冷不防停了下来,她没有防备的一头撞向他的背。

从幻想里跌回现实,她脸红红的道着歉,“对不起。”

“你看。”言以诺回头,伸手指着左边的海面。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红红的太阳浮在海面上,宛如一颗红色的球,随着海浪浮啊沉沉,海面反射出一片碎金般的粼粼波光。

“好美!”她叹道。

言以诺停好脚踏车,找了块石头与她并肩坐下。

美景当前,还有心上人陪在身边,穆紫琳幸福得说不出话来,海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也不在意,沐浴在夕阳余晖下,她整个人和心房都弥漫着一股甜蜜的暖意。

“这里海风有点大。”言以诺伸手环住她的肩,让她靠向自己。

她的头枕上他的肩,轻声说:“我觉得好快乐,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他垂眸看着她脸上那抹温柔的笑容,“你很容易满足。”

她抬眼凝视着他被夕阳余晖映得发亮的俊脸,微笑的吐露心里话,“一开始我只是偷偷喜欢你,只要能见到你就很高兴了,没想到后来居然能跟你交往,现在还能跟你一起在这里看日落,你说,我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听见她的话,言以诺眸色变深,双手捧起她的脸,轻轻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她就像山中的一道清泉,水流不大,却一点一滴的穿透了他的心。

现在想想,也许他在更早之前就喜欢上她了,所以才会在见到她被窜改简报资料,一脸惊讶无措的表情时,再也无法忍受陈倩倩的所做所为,不顾她是苏董事的外孙女而逼她离职。

“姑姑说她很喜欢你。”他们出来前,姑姑曾悄悄跟他说,只要是他喜欢的女孩,她也会试着喜欢,但这次,她是真心喜欢穆紫琳。

姑姑还说,若陶依萱是玫瑰,那么穆紫琳就像香草,虽然没有陶依萱亮眼艳丽的外表,却甘醇悠长,令人回味无穷。

“我也很喜欢姑姑,她好慈祥又很开朗,跟她在一起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没有任何压力。”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唇,望着他,“那你呢?”

“我什么?”他不懂她指的是什么。

“你……喜欢我吗?”她仰着脸看他,脸上透着一丝紧张的期待,他从没说过喜欢她,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跟她交往。

顿了下,言以诺出声说:“把眼睛闭上。”

不知他想做什么,她依言闭上眼。

他低头覆上她的唇瓣,但这次不像之前那样只是轻吻,而是浓烈的深吻。

这绵长而热切的吻令穆紫琳屏息,差点忘了要呼吸,片刻后,她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他的颈子,开始回应着他的吻,点燃了他体内潜藏的热情,他更加狂烈的吻着她。

言以诺想,以前他对她太客气了,才会让她竟然感受不到他的心意,他决定先用这个吻让她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感情。

若是不喜欢她,他怎么可能会跟她交往?又怎么会带她来见姑姑?

半晌后,两人交缠许久的唇舌才分开,他嗓音低哑的说:“我喜欢你,这样你明白了吗?”

她赧红了脸,轻轻颔首,嘴角的笑容甜得像沾蜜似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得让人叹息。

回到康平后,穆紫琳只能靠着那两天的幸福,来度过难熬的上班时间,公司里流传的那些闲言闲语,开始像针一样扎得她每天如坐针毡。

“……听说企划部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她诅咒过了,而且每次都很灵验。”

“就是呀,尤其是那个企划部的陈淑嫒,人家本来夫妻很恩爱,结果穆紫琳竟然诅咒她老公外遇,后来,她老公还真有了外遇,弄得现在两夫妻每天都在吵架。”

“啊,据说陈倩倩也是因为她的诅咒而被迫离职的。”

“陈倩倩?你是说苏董事的那个外孙女?可是我听说她在企划部的风评并不好,好像陷害过不少人耶。”

“穆紫琳就是利用这一点,把自己做错的简报赖在她头上,最后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方法蛊惑言副总,竟让言副总训了陈倩倩一顿,背了黑锅,陈倩倩一气之下就离职了。”

“不止这些,听说她在以前的公司也常常诅咒别人,把很多人害得很惨,就是因为这样被逼辞职,才会跑来我们公司。”

“好可怕哦,我现在一看到她就躲得远远的,怕被她诅咒。”

“就是说呀,我还跑去庙里求了不少符咒带在身上避邪,你们有……”

话还没说完,穆紫琳突然走进洗手间,里面正在说话的几个人全都住了口。

“陈倩倩的事不是我做的,我也不会诅咒人,淑嫒姐还有其他人的事也跟我无关,不是我诅咒她们的。”穆紫琳难以忍受的反驳。

方才在洗手间外,她已经站了好一会儿,将她们的话全都听了进去,这些不实的谣言,让她再也忍无可忍。

几人面面相觑,一脸尴尬。

有人悄悄溜之大吉。

“我没有说你坏话哦。”有人惊恐的撇清,也连忙出去。

没有人肯听她说的话,几个人全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洗手间,当她是瘟疫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穆紫琳紧紧的咬着唇瓣,走向洗手台,打开水笼头掬水冲脸,想让气到全身发抖的自己冷静下来。

不是她!她没有诅咒任何人,也没有害人,为什么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就要这么说她?太过分了!

自从那天陈淑嫒来找她之后,公司里便开始有这些恶意的流言传出来,接着慢慢的,大家都开始回避她,一看见她来就闪得远远的,好像她是什么会咬人的毒蛇猛兽一样。

然而私底下,却又加油添醋的渲染关于她那神奇的预感能力,说得仿佛只要她一开口,就能咒死人般。

若不是这里有言以诺在,她早就待不下去了。

但,更让她害怕的是,这些恶意的流言若是被言以诺知道了,不知他会怎么想。

她好怕,怕他会跟其他人一样,把她当成洪水猛兽般躲避。

这几天晚上打电话给他,他并没有说什么,也许他还没听见这些离谱的传言,可是,他迟早会知道的。

到那时,他肯听她的解释吗?他会相信她说的话吗?

悲观的想法令穆紫琳无助的捂着嘴,压抑的低声啜泣着……

此时,在言以诺的办公室里,汤品光跷着二郎腿,得意扬扬的向他邀功,“你知道这次我花了多少的口水,才把我奶奶给哄住,让她劝住我三叔,不要帮着外人对付我老头吗?”

“需要我帮你拍拍手吗?”言以诺凉凉嘲讽。

他记得除了汤品光的三叔外,在孙子辈里,他奶奶最疼的就是他了,因为他那张嘴老是能说得天花乱坠的把老太太逗笑,这种事对他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哪有像他说的那么困难?

汤品光对他的态度大为不满,“喂,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跟我老头抢赢了,才能把你留下来,不用调去总管理处。为了这件事,我还牺牲了我这副青春的肉体,去跟我奶奶指定的女人相亲啊!”

“相亲?”言以诺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两个字怎么可能从花花大少汤品光的嘴里说出来?

“没错,就是相亲。我奶奶看中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还刚好是我最讨厌的那一型,做作又虚伪,看了就倒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哄得奶奶满意的,居然要我以结婚为前提跟她交往!”

“你答应了?”

“为了你,我能不答应吗?你看,我这么牺牲自己来成全你,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说那种风凉话,真教人心寒。”汤品光捧着胸口,一脸的痛心疾首。

言以诺很想劝他干脆去演戏算了,这么爱演。“你会乖乖听你奶奶的话,才有鬼。”要说阳奉阴违,没有人比他更熟练了。

“你这家伙就不会说些好听的吗?”演了半天没人捧场,汤品光讪讪的瞪他。

“拍你马屁的人够多了,不差我一个。”

看着好友那张万年不变的冷峻脸孔,汤品光扯了扯唇说:“有一件事,我就不信说了之后你还能无动于衷。”

“怎么?你在外面有了私生子?"言以诺抬眸看他一眼。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汤品光忍住想抬脚踹向那张冷脸的冲动,“这件事是跟你的穆紫琳有关。”

“紫琳?她怎么了?”

“你没听到公司那些传言吗?”见好友的眼神里多了焦急与关心,汤品光心忖,看来以诺对穆紫琳似乎是真的动了心。

“什么传言?”他从台东一回来就忙得要死,那天交给汤光品的公文,这家伙几乎原封不动的再搬回来给他,要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才能下班,顶多只能跟她通通电话,没空再约她见面。

“很多人在传她会诅咒人,而且公司里有好几个人被她诅咒过,害得很惨。”

“她会诅咒人?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这种荒谬的事!”言以诺驳斥。

“没骗你,这是公司最新热门的八卦,大家都这么传,说得言之凿凿,每个人都怕被她诅咒,没人敢再跟她说话,躲她躲得远远的。”

“这是谁传出来的?”难道是因为这样,她这几天打来的电话,才都说不久便挂断了?她在公司受了这种委屈,为什么不告诉他?

“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可是愈传愈离谱,还有人说,她在以前的公司也因为诅咒了不少人,才会被逼离职。”

“这种事她怎么都没跟我说?”言以诺蹙拢眉峰。

“她那种个性,有什么委屈可能也只是默默忍着,不会说出来……不过,这件事如果不好好处理,她可能会待不下去。”毕竟这样被人排挤,换作是他,他早就受不了,绝对会先大干一架再走人。

言以诺脸色一沉,“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汤品光看出他动怒了,但这种流言的事可不好处理,毕竟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要叫人闭嘴很难。他倒是很有兴趣知道,以诺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