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章

当天下班,言以诺特别抽出时间送穆紫琳回家。

“最近在公司还好吗?”送她回家的路上,他轻描淡写的问。

“还好。”她点点头,垂眸看着自己的指尖。

“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他再问。

“……没有。”迟疑了下,她低声说。

连问她两次,她竟然什么都不肯说,这让言以诺生气了。“我再问你一次,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在公司一切都很好?”

他们正在交往,而她受了委屈却什么都不说,是信不过他,还是她根本不如她所说的那样爱着他?

终于察觉言以诺的怒气,穆紫琳心慌的抬头睇向他,情急的解释,“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那不是真的,我不会诅咒人。”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质问,眸里闪过一丝不悦。

他知道了!她胸口一震,咬着唇瓣,沉默片刻才出声,“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诅咒人!淑嫒姐他们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我的预感,就像第六感一样,就算我不告诉他们,那些事情还是会发生的,不是因为我的缘故!”她惶然不安的抓紧腿上的皮包。他会相信她的解释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有预知能力?”言以诺诧异道。

“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只对不好的事情有预感。”

沉吟了下,言以诺把车靠向路边停下来,准备好好跟她谈谈。

“你这种能力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看来,他对她还不够了解。

见他没有恐惧和嫌恶之意,穆紫琳才略略放下心,坦白说道:“从我懂事就有了,但那时候我能预感到的只有最亲近的家人,后来渐渐长大,才开始能预感到身边比较常接触的人。”

第六感这种事众说纷纭,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但是她的情形倒是很特别。

言以诺思索了下问:“你是说,只要你预感到的事都会发生?”

“嗯。”她点头,接着特别强调,“就算我什么都不说,它还是会发生,所以淑媛姐他们发生的那些事不是我诅咒的,我没有诅咒别人的能力。”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紧迫得有些无法呼吸,她好怕他会跟她的前男友孔德林一样,因为她有这种能力而嫌弃她。

她紧绷的神情让言以诺看得皱起眉,他伸手轻抚她凝锁的眉心,轻声问:“这件事带给你很多困扰吗?”

他语气里流露出来的关心让她鼻头一酸,顿时哑了嗓子,“因为我每次预感到的都是不好的事,说出来之后,大家听了都不高兴。这种事发生几次之后,有人便觉得我是乌鸦嘴,只报坏事不报好事,最后,大家看到我都开始回避,怕我会说出不好的话。”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出来?”他不解的问。

“我已经尽量在忍了,可是有时候预感突然上来时,还是会忍不住想提醒他们……”说到这里.积在穆紫琳眼眶里的泪再也锁不住的滑落面颊。这几天她拼命憋住的委屈,到这时宛如溃决的洪水,一下子全倾泄了出来。

他将她搂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我知道,我明白了,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那些不实的谣言我会解决的。”她的泪沾湿了他衣服,狠狠揪疼了他的心。

居然让她哭得这么伤心,那些造谣的人真该死!

穆紫琳在他怀里发泄的哭了一顿,才抬起带泪的脸问:“你要怎么解决?”

“我今晚回去会好好想想,你不要担心。”他抽了张面纸,小心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在他眼皮底下,居然还让她受了这样的委屈,没有保护好她,他很生气,生自己的气。

“这种事很难说得清的,我想……我还是离职好了。”这样就不会让他为难了。

“为了这种不实流言离职,你觉得值得吗?”如果无法为她讨回公道,那么他也没有资格再待在康平了。

“人的嘴是没办法堵得住的。”不是她想逃避,而是人言可畏,谣言是最厉害的武器,能把人活活逼死。

“你之前的公司,也是因为这样而辞职的?”

“嗯。”没人希望身边有个乌鸦嘴……蓦地,一股直觉突然浮现,她直勾勾的盯着他,“以诺,你明天……”

“明天怎样?”见她忽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他不解的接腔问。

她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忍住想要说出口的话,但目光依然胶着在他脸上。

她强忍着什么的神情,令他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该不是……有什么预感了吧?”

“嗯。”她轻轻点头,很想提醒他,但是又怕说出来之后会吓到他。

“你直说没关系。”

“可是……”穆紫琳有些迟疑,她不想再因为透露预感惹人讨厌了。

“你说吧,我想亲自验证一下你的预感有多灵。”

“……还是不要好了。”提前知道却又躲不过,那种感觉并不好受,还不如不要知道的好。紫文就是因为这样而对她发了好几次脾气,要她有预感时不准再告诉她。

“你说,不管后果如何我都不会怪你。”言以诺很坚持。

“……”考虑了片刻,她才抿了抿唇说:“你要小心明天车子会被人撞。”

“我知道了。”只要他小心开车,他不信会避不掉,安慰的吻了下她的唇,揉了揉她的头顶,“不要想太多,今晚好好睡一觉,只要你不在意,再恶毒的话也伤害不了你。你只要记住,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谢谢你。”他对她这么好,害她又想哭了。

翌日,开车上班的路上,言以诺格外的小心谨慎,一路都维持着安全的行车距离。

眼见只剩两个路口就能抵达公司,他才有些放松下来,手机铃声就突然响起。

他顺手戴上耳机接听,“喂。”

“啊,以诺,你有没有听说?陶依萱下个月要回国了。”耳机里传来汤品光的声音。

砰!

言以诺还来不及出声,车后就陡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整辆车子便往前暴冲,他用力地踩下煞车,才在最后一秒钟险险停住车子,没有追撞到前车。

电话那端的汤品光等了片刻,没听见他的声音,叫了几声,“哈罗,以诺,你还在地球吗?”

言以诺解开安全带,没好气的吼了他一句,“地球?我差点就到地府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我被撞了!”丢下这句话,他挂断电话,下车查看车尾受损的情形。

看见车尾被撞凹的地方,言以诺脑子里闪过昨天穆紫琳说过的话——你要小心明天车子会被人撞。

还真的是被她说中了!

在等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故时,他接到了穆紫琳的电话。

“你到公司了吗?”昨天预感到言以诺的车会被撞后,今天一早,她整个人就都提心吊胆的,无法安心。

“还没,我的车被撞了,现在正等警察来处理。”他突然间有点想笑,因为她的预感还真灵验。

“那你有受伤吗?”她焦急的问。

“我人很好,一点伤都没有,你不要担心。警察来了,我到公司再跟你说。”

这件事让他对她的预感能力有了个了解,他知道该怎么处理公司那些谣言了。

等处理好车祸的事,言以诺赶到公司时,已经十点多了。

“以诺,你没事吧?”汤品光特地过来看他。

“我的车现在停在修车厂准备大修,你说有没有事?”言以诺斜睨他一眼。

仔细打量他片刻,汤品光捶了他一拳,“至少你人没事就好,不过,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我后面的第二辆车子爆胎,撞向我后面那辆,后面那辆来不及闪避,也跟着撞上我的车尾。”简单说完车祸的原因,言以诺沉吟了下问他,“品光,你相信预感这种事吗?”

“预感?什么预感?”

“昨天我送紫琳回家时,她曾说过我的车今天会被撞。”

“咦,她怎么知道?”下一瞬,汤品光醒悟过来,“你不会是说,她有预知能力吧?”

“嗯,像陈淑嫒老公外遇的事,还有之前蔡丽雅吃坏肚子和杨玉枚皮包被抢这些事,她都提前预感到了,所以才会提醒她们。”

“哇靠,这么神!那她可以去算命了。”

言以诺解释道:“不过她只对身边比较常接触的人有预感,而且只能预感到坏事。”

“哈,这不就跟乌鸦嘴一样,只报忧不报喜吗?”

“没错,但那些事就算她不说,事情也是会发生。”

乌鸦之所以会被讨厌,正是因为传说只要有它出现的地方就会发生灾难,而穆紫琳拥有预知灾难的能力,与乌鸦的传说有异曲同工之妙,自然也不会受人喜欢。

“大家都不喜欢听不好的话,而她如果又每说必中,也难怪大家会害怕了。”

汤品光想了想后问:“那你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吗?”

“想好了,我下午会向全公司的同事发一封E-mail。”

“里面的内容是什么?”汤品光好奇的问。

“你也会收到,等你看了就知道。”

汤品光拿起一枝笔在手指间旋转着,犹豫了下,又开口,“以诺,我早上跟你说的那件事你有听到吗?”

“什么事?”言以诺低头整理着晚点开会要用的资料。

“陶依萱下个月要回来了。”汤品光目不转晴的盯着他,想从他脸上捕捉到他听见这件事时的神情变化。

言以诺仍是那张冷脸,“那又如何?我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

“你这样说也没错啦,你们早就已经解除了婚约,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可汤品光担心的是陶依萱并非这么想。

她特意透过关系让他知道她要回国的事,无非就是希望借由他的嘴来转告以诺这件事。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她似乎有意想再跟以诺复合。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特地打电话给我?”言以诺挑眉问。

“我想先让你知道这件事,好让你有心理准备嘛。”他可是基于好意啊,以诺干么用那种眼神瞪他?

“如果不是你打那通电话,说不定我的车就不会被撞了。”事后回想,若是当时他不接电话,也许在后方的车追撞上来前,他还能来得及反应,及时避开。

汤品光一脸无辜,他哪里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呀?“那在你的车还没修好前,我车库里的车让你随便挑一辆,当你的代步车怎么样?”他这样够意思了吧。

“那就你上个月新买的那辆保时捷吧。”言以诺毫不客气的要求。

“什么?那辆车我才刚买没多久耶,自己都还没开过几次。”汤品光叫道。

“既然你这么没诚意,那就算了。不过,下次你再去度假前,请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完。”

在好友冷峻的目光威胁下,汤品光没有第二句话,立刻妥协,“好好好,你喜欢那辆就那辆吧。”

当天下午,康平连锁超商的员工,每人都收到了一封由言以诺发出的E-mail。

邮件标题是“无知的恐惧”,内容则写到——

近日公司里,有一则谣言传得沸沸扬扬,有人散布不实的流言,指称某位同事会诅咒人,令公司人心惶惶,也对那位同事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乌鸦之所以被人嫌恶,是因为传说它能预言灾难,但是灾难难道是它所引起的吗?当然不是,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有它背后的原因。

根据这些恶意的谣言,我特地调查了传言中那几个人身上发生的事。

首先是企画部的某位同事,对于她先生的外遇,我很遗憾,然而在我深入了解后,发现此事并非始于最近,而是早在两年前便开始了。

再者,是一位吃坏了肚子的同事,那天她与朋友在一家餐厅聚餐,因食物不新鲜,不只她,当天还有好几名客人都因食物中毒进了医院。

还有一位在下班时被抢了皮包的同事,抢劫的那两人在第二天就被抓。他们是惯犯,在这之前已连续犯下了好几起的抢劫案;试问,这些事情有可能都因为一个人的诅咒就引起吗?

公司里的每一位同仁都受过高等教育,难道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只会人云亦云,无知到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想不通?

如果还有人不明白,昧于事实继续造谣,那么,公司有必要为那位被这些不实谣言迫害的同事提出法津行动,追究毁谤生事的人。

看完这封邮件,穆紫琳眼眶里顿时盈满了泪水,他真的用他的方法,帮她解决问题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