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出清禍害 第十章

當天下班,言以諾特別抽出時間送穆紫琳回家。

「最近在公司還好嗎?」送她回家的路上,他輕描淡寫的問。

「還好。」她點點頭,垂眸看著自己的指尖。

「有沒有遇到什麼問題?」他再問。

「……沒有。」遲疑了下,她低聲說。

連問她兩次,她竟然什麼都不肯說,這讓言以諾生氣了。「我再問你一次,真的什麼事都沒發生,你在公司一切都很好?」

他們正在交往,而她受了委屈卻什麼都不說,是信不過他,還是她根本不如她所說的那樣愛著他?

終于察覺言以諾的怒氣,穆紫琳心慌的抬頭睇向他,情急的解釋,「你……是不是听到了什麼傳言?那不是真的,我不會詛咒人。」

「為什麼不告訴我?」他質問,眸里閃過一絲不悅。

他知道了!她胸口一震,咬著唇瓣,沉默片刻才出聲,「我……不知道要怎麼說,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會詛咒人!淑嬡姐他們發生的那些事情都是我的預感,就像第六感一樣,就算我不告訴他們,那些事情還是會發生的,不是因為我的緣故!」她惶然不安的抓緊腿上的皮包。他會相信她的解釋嗎?

「你的意思是說,你有預知能力?」言以諾詫異道。

「可以這麼說,但是我只對不好的事情有預感。」

沉吟了下,言以諾把車靠向路邊停下來,準備好好跟她談談。

「你這種能力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看來,他對她還不夠了解。

見他沒有恐懼和嫌惡之意,穆紫琳才略略放下心,坦白說道︰「從我懂事就有了,但那時候我能預感到的只有最親近的家人,後來漸漸長大,才開始能預感到身邊比較常接觸的人。」

第六感這種事眾說紛紜,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但是她的情形倒是很特別。

言以諾思索了下問︰「你是說,只要你預感到的事都會發生?」

「嗯。」她點頭,接著特別強調,「就算我什麼都不說,它還是會發生,所以淑媛姐他們發生的那些事不是我詛咒的,我沒有詛咒別人的能力。」胸口像壓了塊大石頭,緊迫得有些無法呼吸,她好怕他會跟她的前男友孔德林一樣,因為她有這種能力而嫌棄她。

她緊繃的神情讓言以諾看得皺起眉,他伸手輕撫她凝鎖的眉心,輕聲問︰「這件事帶給你很多困擾嗎?」

他語氣里流露出來的關心讓她鼻頭一酸,頓時啞了嗓子,「因為我每次預感到的都是不好的事,說出來之後,大家听了都不高興。這種事發生幾次之後,有人便覺得我是烏鴉嘴,只報壞事不報好事,最後,大家看到我都開始回避,怕我會說出不好的話。」

「那你為什麼還要說出來?」他不解的問。

「我已經盡量在忍了,可是有時候預感突然上來時,還是會忍不住想提醒他們……」說到這里.積在穆紫琳眼眶里的淚再也鎖不住的滑落面頰。這幾天她拼命憋住的委屈,到這時宛如潰決的洪水,一下子全傾泄了出來。

他將她摟進懷里,輕拍著她的背,哄著她,「我知道,我明白了,別哭了,這不是你的錯,那些不實的謠言我會解決的。」她的淚沾濕了他衣服,狠狠揪疼了他的心。

居然讓她哭得這麼傷心,那些造謠的人真該死!

穆紫琳在他懷里發泄的哭了一頓,才抬起帶淚的臉問︰「你要怎麼解決?」

「我今晚回去會好好想想,你不要擔心。」他抽了張面紙,小心替她擦去臉上的淚痕。在他眼皮底下,居然還讓她受了這樣的委屈,沒有保護好她,他很生氣,生自己的氣。

「這種事很難說得清的,我想……我還是離職好了。」這樣就不會讓他為難了。

「為了這種不實流言離職,你覺得值得嗎?」如果無法為她討回公道,那麼他也沒有資格再待在康平了。

「人的嘴是沒辦法堵得住的。」不是她想逃避,而是人言可畏,謠言是最厲害的武器,能把人活活逼死。

「你之前的公司,也是因為這樣而辭職的?」

「嗯。」沒人希望身邊有個烏鴉嘴……驀地,一股直覺突然浮現,她直勾勾的盯著他,「以諾,你明天……」

「明天怎樣?」見她忽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他不解的接腔問。

她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忍住想要說出口的話,但目光依然膠著在他臉上。

她強忍著什麼的神情,令他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你該不是……有什麼預感了吧?」

「嗯。」她輕輕點頭,很想提醒他,但是又怕說出來之後會嚇到他。

「你直說沒關系。」

「可是……」穆紫琳有些遲疑,她不想再因為透露預感惹人討厭了。

「你說吧,我想親自驗證一下你的預感有多靈。」

「……還是不要好了。」提前知道卻又躲不過,那種感覺並不好受,還不如不要知道的好。紫文就是因為這樣而對她發了好幾次脾氣,要她有預感時不準再告訴她。

「你說,不管後果如何我都不會怪你。」言以諾很堅持。

「……」考慮了片刻,她才抿了抿唇說︰「你要小心明天車子會被人撞。」

「我知道了。」只要他小心開車,他不信會避不掉,安慰的吻了下她的唇,揉了揉她的頭頂,「不要想太多,今晚好好睡一覺,只要你不在意,再惡毒的話也傷害不了你。你只要記住,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謝謝你。」他對她這麼好,害她又想哭了。

翌日,開車上班的路上,言以諾格外的小心謹慎,一路都維持著安全的行車距離。

眼見只剩兩個路口就能抵達公司,他才有些放松下來,手機鈴聲就突然響起。

他順手戴上耳機接听,「喂。」

「啊,以諾,你有沒有听說?陶依萱下個月要回國了。」耳機里傳來湯品光的聲音。

砰!

言以諾還來不及出聲,車後就陡然傳來一聲巨響,接著,整輛車子便往前暴沖,他用力地踩下煞車,才在最後一秒鐘險險停住車子,沒有追撞到前車。

電話那端的湯品光等了片刻,沒听見他的聲音,叫了幾聲,「哈羅,以諾,你還在地球嗎?」

言以諾解開安全帶,沒好氣的吼了他一句,「地球?我差點就到地府去了。」

「發生什麼事了?」

「我被撞了!」丟下這句話,他掛斷電話,下車查看車尾受損的情形。

看見車尾被撞凹的地方,言以諾腦子里閃過昨天穆紫琳說過的話——你要小心明天車子會被人撞。

還真的是被她說中了!

在等警察來處理這件事故時,他接到了穆紫琳的電話。

「你到公司了嗎?」昨天預感到言以諾的車會被撞後,今天一早,她整個人就都提心吊膽的,無法安心。

「還沒,我的車被撞了,現在正等警察來處理。」他突然間有點想笑,因為她的預感還真靈驗。

「那你有受傷嗎?」她焦急的問。

「我人很好,一點傷都沒有,你不要擔心。警察來了,我到公司再跟你說。」

這件事讓他對她的預感能力有了個了解,他知道該怎麼處理公司那些謠言了。

等處理好車禍的事,言以諾趕到公司時,已經十點多了。

「以諾,你沒事吧?」湯品光特地過來看他。

「我的車現在停在修車廠準備大修,你說有沒有事?」言以諾斜睨他一眼。

仔細打量他片刻,湯品光捶了他一拳,「至少你人沒事就好,不過,車禍是怎麼發生的?」

「我後面的第二輛車子爆胎,撞向我後面那輛,後面那輛來不及閃避,也跟著撞上我的車尾。」簡單說完車禍的原因,言以諾沉吟了下問他,「品光,你相信預感這種事嗎?」

「預感?什麼預感?」

「昨天我送紫琳回家時,她曾說過我的車今天會被撞。」

「咦,她怎麼知道?」下一瞬,湯品光醒悟過來,「你不會是說,她有預知能力吧?」

「嗯,像陳淑嬡老公外遇的事,還有之前蔡麗雅吃壞肚子和楊玉枚皮包被搶這些事,她都提前預感到了,所以才會提醒她們。」

「哇靠,這麼神!那她可以去算命了。」

言以諾解釋道︰「不過她只對身邊比較常接觸的人有預感,而且只能預感到壞事。」

「哈,這不就跟烏鴉嘴一樣,只報憂不報喜嗎?」

「沒錯,但那些事就算她不說,事情也是會發生。」

烏鴉之所以會被討厭,正是因為傳說只要有它出現的地方就會發生災難,而穆紫琳擁有預知災難的能力,與烏鴉的傳說有異曲同工之妙,自然也不會受人喜歡。

「大家都不喜歡听不好的話,而她如果又每說必中,也難怪大家會害怕了。」

湯品光想了想後問︰「那你想好要怎麼處理這件事了嗎?」

「想好了,我下午會向全公司的同事發一封E-mail。」

「里面的內容是什麼?」湯品光好奇的問。

「你也會收到,等你看了就知道。」

湯品光拿起一枝筆在手指間旋轉著,猶豫了下,又開口,「以諾,我早上跟你說的那件事你有听到嗎?」

「什麼事?」言以諾低頭整理著晚點開會要用的資料。

「陶依萱下個月要回來了。」湯品光目不轉晴的盯著他,想從他臉上捕捉到他听見這件事時的神情變化。

言以諾仍是那張冷臉,「那又如何?我跟她已經沒有關系了。」

「你這樣說也沒錯啦,你們早就已經解除了婚約,不是未婚夫妻的關系了。」

可湯品光擔心的是陶依萱並非這麼想。

她特意透過關系讓他知道她要回國的事,無非就是希望借由他的嘴來轉告以諾這件事。據他所得到的消息,她似乎有意想再跟以諾復合。

「你就是為了這件事特地打電話給我?」言以諾挑眉問。

「我想先讓你知道這件事,好讓你有心理準備嘛。」他可是基于好意啊,以諾干麼用那種眼神瞪他?

「如果不是你打那通電話,說不定我的車就不會被撞了。」事後回想,若是當時他不接電話,也許在後方的車追撞上來前,他還能來得及反應,及時避開。

湯品光一臉無辜,他哪里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呀?「那在你的車還沒修好前,我車庫里的車讓你隨便挑一輛,當你的代步車怎麼樣?」他這樣夠意思了吧。

「那就你上個月新買的那輛保時捷吧。」言以諾毫不客氣的要求。

「什麼?那輛車我才剛買沒多久耶,自己都還沒開過幾次。」湯品光叫道。

「既然你這麼沒誠意,那就算了。不過,下次你再去度假前,請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完。」

在好友冷峻的目光威脅下,湯品光沒有第二句話,立刻妥協,「好好好,你喜歡那輛就那輛吧。」

當天下午,康平連鎖超商的員工,每人都收到了一封由言以諾發出的E-mail。

郵件標題是「無知的恐懼」,內容則寫到——

近日公司里,有一則謠言傳得沸沸揚揚,有人散布不實的流言,指稱某位同事會詛咒人,令公司人心惶惶,也對那位同事造成了莫大的傷害。

烏鴉之所以被人嫌惡,是因為傳說它能預言災難,但是災難難道是它所引起的嗎?當然不是,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有它背後的原因。

根據這些惡意的謠言,我特地調查了傳言中那幾個人身上發生的事。

首先是企畫部的某位同事,對于她先生的外遇,我很遺憾,然而在我深入了解後,發現此事並非始于最近,而是早在兩年前便開始了。

再者,是一位吃壞了肚子的同事,那天她與朋友在一家餐廳聚餐,因食物不新鮮,不只她,當天還有好幾名客人都因食物中毒進了醫院。

還有一位在下班時被搶了皮包的同事,搶劫的那兩人在第二天就被抓。他們是慣犯,在這之前已連續犯下了好幾起的搶劫案;試問,這些事情有可能都因為一個人的詛咒就引起嗎?

公司里的每一位同仁都受過高等教育,難道沒有自己的判斷力,只會人雲亦雲,無知到連如此淺顯的道理都想不通?

如果還有人不明白,昧于事實繼續造謠,那麼,公司有必要為那位被這些不實謠言迫害的同事提出法津行動,追究毀謗生事的人。

看完這封郵件,穆紫琳眼眶里頓時盈滿了淚水,他真的用他的方法,幫她解決問題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