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出清禍害 第十一章

這是穆紫琳第一次來言以諾的家。

他的住處一如他的人一樣簡潔利落,干淨整齊到讓她想為他整理,都沒有地方可以下手。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他煮一頓飯,算是答謝他幫她澄清了謠言。

他那封郵件發出之後,有不少同事立刻來向她示好,甚至連陳淑媛都親自來找她,向她道歉——

「不好意思,我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那天我之所以那樣罵你,實在是因為被我老公外遇的事氣昏頭了,才會拿你發泄,但那些謠言絕對不是我傳出去的,真的!你想想,我老公外遇這種事很光榮嗎?我怎麼可能再去跟別人說。」

「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當時她微笑的這麼回答陳淑嬡。

之後,又有不少人好奇的跑來詢問她預感的事,還要她幫他們算命,只不過她壓根不會算命,幫不了他們。

他的一封郵件就讓大家改變了對她的態度,讓她不再被人排擠,事情看起來很簡單,但她很清楚,若不是他出面,效果不會這麼好。

看著他站在一旁幫她切菜,利落的刀法將紅蘿卜都切成相同的大小,穆紫琳忍不住問︰「以諾,有沒有什麼事能難得了你的?」他工作能力強,家事也一把罩,還會廚藝,真不知道有什麼事是他不會的。

「有,很多,譬如生小孩我就絕對不可能會。」言以諾抬眸看了她一眼,手里還是沒有停,繼續切著紅蘿卜。

她被他的話逗笑了,頓了會,才說︰「謝謝你。」

「下次有事不要再瞞著我。」他正色的表示。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也許他就能更早解決,她也不至于受這麼多委屈。

「好。」她微笑的點頭,接著問︰「那請問大廚先生,這些料可以下鍋了嗎?」本來是要切成塊狀的,但他把它切成絲,再讓他切下去可能要變成泥了。

「可以。」言以諾不動聲色的停手,將被他切成絲的紅蘿卜裝進盤子里。「我再切點馬鈴薯絲,讓你一起炒。」都怪她今天打扮得太性感了,才會令他一時失神。

一襲淺米色的合身洋裝,將她玲瓏有致的曲線完全烘托出來,及肩的長發盤了起來,露出修長的粉頸,沒有上妝的她膚色晶瑩剔透,粉色的唇瓣漾著甜美的笑容。

這樣的她站在他身旁,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馬,很想化身為大**,將她壓在牆上強吻。

但他是言以諾,有著超強的自制力,是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好。」穆紫琳羽睫輕揚,娟秀的臉龐露出迷人的笑靨,下一瞬,她驚詫的看著突然抱住她的他,「以諾,你……」

「我要吻你。」什麼狗屁自制力,全都到九霄雲外去吧!他驀地俯下臉,攫住她的唇,盡情的蹂躪。

她微微一怔,接著閉上了眼,雙手環抱住他,全心的回應著他。

他的吻如狂濤巨浪朝她席卷而來,不留給她任何思考的余地,灼熱的唇舌仿佛要融化了,恣意在她口中游走掠奪著。

穆紫琳從沒想過他會有如此狂熱的一面,她的胸口震顫著、悸動著,他的吻彷佛熱浪,帶領著她攀上一波波最高的浪頭再俯沖而下,激烈而狂野。

在她覺得快窒息前,他才從她的唇移開,她依偎在他懷里輕喘著。

言以諾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抱著她,片刻後,他再次眷戀的吻了吻她的唇,將她帶到客廳,「我來做菜,你在這里休息一下。」

被按在沙發上坐下,她抬起酡紅的臉看著他,「可是說好了我來做飯請你吃,當作是謝禮。」

「你下次再做,這次先嘗嘗我的廚藝。」說完,他走回廚房。

看著他碩長的背影走進廚房,她心窩里就像灌滿了蜜糖一樣,甜得化不開。

怎麼辦?她好喜歡他,好喜歡、好喜歡,喜歡得她都不想跟他分開了,想整日整夜都賴在他身邊。

嘟——對講機突然響起來,轉移了穆紫琳痴迷注視著言以諾的眼神,見他在廚房忙,她走過去幫他接起來——

「喂,這里是管理室,有一個言先生的快遞包裹哦。」

「好,謝謝,我待會兒下去拿。」掛上對講機,她走到廚房告訴他,「以諾,管理室說樓下有一個你的快遞,我幫你下去拿好不好?」

「好,大門鑰匙和電梯的感應卡放在鞋櫃的抽屜里,你帶下去。」

「嗯。」她拿著鑰匙和感應卡搭電梯下樓,替他取回了一個扁平的紙箱。

不久,飯菜上桌了,言以諾坐在餐桌前,看著她吃下幾口菜,忍不住問︰「還合胃口嗎?」

「嗯……好好吃哦,比米其林三星級廚師煮的還好吃。」她綻起一個大大的笑容稱贊。

他捏了下她的鼻子,「太夸張的稱贊就顯得虛偽了。」他的廚藝不差,但也沒好到那種地步。

「我是說真的,我真的覺得你做的菜比任何人做的都好吃。」穆紫琳一臉真誠,幾乎要舉手發誓表明真心了。

「你喜歡就多吃一點。」言以諾嘴角牽起一抹笑,眼神透著寵愛。

這一頓飯,穆紫琳足足吃了兩碗半,吃到肚子都鼓了起來。

能吃到心愛戀人煮的菜,她半夜作夢都在笑。

穆家母女三人坐在餐桌旁吃飯,穆紫文一邊吃,一邊打量著老姐臉上春風滿面的笑容,她盛了碗湯,喝一口後問道︰「啊,姐,你和言以諾現在進行到哪一壘了?上床了嗎?」

穆紫琳還沒出聲,朱霞便先開口訓斥小女兒,「紫文,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人話呀,你們听不懂嗎?」

「哪有人像你這麼問的?」

「那要怎樣問?哦,我知道了,我換種方式問。請問姐姐,你跟準媳夫現在可發生了肌膚之親?」

「才沒有!」穆紫琳羞赧的瞪了妹妹一眼。

這一個月來,他們幾乎天天見面,只要休假,她就會到他家吃飯,有時是她煮,有時是他,他也常會很熱情的吻她,但,就僅止于此。

「沒有?靠,言以諾動作也太慢了吧?他會不會是有什麼問題?」話才說完,穆紫文的頭就被朱霞拍了一下。

「紫文,雖然在家里說話可以很輕松,但是也不能口沒遮攔。」

「媽,很痛耶,我只是擔心姐姐的性福,問一下也不行哦。」穆紫文齜牙咧嘴的揉了揉被打的頭,抱怨了聲後,接著轉頭看向老姐,「姐,你若真的喜歡言以諾的話,就要快點下手,要是遲了,我怕你後悔都來不及。」

「這是什麼意思?」穆紫琳納悶的問,妹妹的話里似乎有什麼暗示。

「我听說……」穆紫文懶得再搞委婉那一套,開門見山的說︰「算了,我直接跟你說吧,言以諾的前未婚妻再過兩天就要回來了。」這個消息是湯品光透露給她的,應該不會錯。

穆紫琳愣了下,「可是你不是說他們已經解除婚約了嗎?」

「話是那樣說,可難保他們不會舊情復燃。他們兩人有七、八年的感情,當初解除婚約的要求,也是對方主動提起,說她在法國學服裝設計,要待上幾年,不想耽誤言以諾,兩人才和平分手。這次她學成返國,很可能會回頭找他。」穆紫文一口氣說完她從湯品光那里听來的消息。

穆紫琳突然想起,那天第一次到言以諾家時,她替正在做飯的他下樓收了一份從國外寄來的快遞包裹。

吃完飯,言以諾打開那個紙箱,里面只擺了兩套休閑男裝,他拿起附在上面的卡片看了下,什麼都沒解釋就把衣服拿回房間了。

那兩套衣服……該不會就是陶依萱寄來的吧?穆紫琳不安的猜想。

她雖然能預感到別人的事,卻預知不到自己的,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讓她突然有些慌。言以諾和陶依萱之間有那麼多年的感情,而她和他才短短兩個多月而已。

如果陶依萱要回頭找他的話……穆紫琳打住思緒,不敢再想下去。

見大女兒臉上的笑容不見了,明白她在擔心什麼,朱霞安撫道︰「紫琳,既然他們都解除婚約,那就代表他們的事已經過去了,有些感情,不是想復合就能復合的,你別想太多,自己嚇自己。」

怎知穆紫文接腔說︰「媽這樣講是沒錯啦,可是總也要有所防範呀。兵法上不是有句話說︰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嗎?情場就像戰場,有防備的人總是多一分勝算嘛。」

「你怎麼把感情說得像在打仗一樣?那也太累了吧。」朱霞不以為然的說。

「啊,想保住自己的愛情總是要花些心機的。姐,你听我的準沒錯啦,最好盡快把言以諾定下來,想辦法讓他跟你求婚。」

穆紫文看過陶依萱的照片,不是說老姐比不上人家,而是對方很會打扮自己,知道怎樣呈現自己最美的一面。加上湯品光說她是個性感又熱情的女人,對于自己想要的東西,會很積極的爭取……她擔心的是,以老姐的個性,若要跟這樣的女人爭,恐怕會爭不過。

看看母親再望向妹妹,穆紫琳心里有些亂,他們才交往兩個多月,怎麼可能這麼快定下來?他和她都不是那種會閃電結婚的人,況且就算她願意,言以諾也不會這麼快就跟她求婚的。

穆紫琳怔怔的掛上電話,他取消了他們今晚要去看電影的約會。

這是言以諾第一次取消他們的約會。

他的理由是他今晚有事,至于什麼事他沒有說。

她記得那天紫文說過,陶依萱回國的日期就是今天……

她努力勸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他們都已經分手,他不可能再去見她的……就算去見她,那又怎樣?畢竟交往了這麼多年,即使沒愛情,起碼也還有些情分在,去替她接風也不為過呀。

穆紫琳深吸口氣告訴自己,沒錯,就算這樣也沒什麼,那是很正常的。

收拾好東西,穆紫琳回到家,家里一個人都沒有。母親要加班,紫文昨天就說過她今天跟朋友有約,會晚一點回來。

坐在空蕩蕩的家里,她沒有心情煮飯,隨便泡個面吃,同時打開電視拿著遙控器胡亂轉,突然,一則正在播報的新聞攫住了她的視線——

新銳設計師陶依萱今天返國,她在巴黎與米蘭舉行過幾次服裝展,廣受好評,她本人表示,這次返國是打算成立自已的服裝設計公司。以下是記者的采訪……

穆紫琳沒注意听記者說了什麼,眼楮一瞬也不瞬的盯著電視里那位神采飛揚、穿著一襲黑色緊身低胸洋裝的美艷女子,她的笑容里充滿了自信,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嫵媚性感。

這樣的陶依萱,連她都看得移不開眼了,更何況是男人。

穆紫琳突然覺得胸口緊澀得難以呼吸,她關掉電視,深深吸了幾口氣,想紆解心里那股沉重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怎麼辦?她比不過她!

陶依萱若是想要搶回言以諾,她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她該怎麼做?

取消約會後的兩個晚上,她都有打電話給他,但他的電話都在通話中。

今晚再打,還是一樣忙線中。

穆紫琳緊緊握著電話,無法不去猜測言以諾究竟是在跟誰通電話,一講便講上一個多小時還沒完。她從九點多打到現在都十一點了,他還沒有結束。

他跟她講電話,最長也不會超過半小時,為何跟這個人有這麼多的話可以說?

就在她心亂如麻的放下電話沒多久後,電話響了,她飛快的接起——

「喂?」

「紫琳,是我,你睡了嗎?」

听見話筒里傳來言以諾的嗓音,穆紫琳緊鎖的眉心略略舒展開來,「還沒有,我剛剛打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我在跟一個朋友討論事情。對了,紫琳,我最近會很忙,可能會比較沒時間陪你。

「是要忙……公司的事嗎?」她試探的問。

「不是,是一個朋友要籌備一家公司,找我幫忙,我白天要處理公司的事沒辦法幫忙,所以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和她討論。」

「……這樣呀。」

「很晚了,你早點休息,我還有事要處理。」

「嗯,你也不要忙太晚哦。」掛上電話,穆紫琳不知道自己是該放心還是擔心。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