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一章

这是穆紫琳第一次来言以诺的家。

他的住处一如他的人一样简洁利落,干净整齐到让她想为他整理,都没有地方可以下手。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煮一顿饭,算是答谢他帮她澄清了谣言。

他那封邮件发出之后,有不少同事立刻来向她示好,甚至连陈淑媛都亲自来找她,向她道歉——

“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那天我之所以那样骂你,实在是因为被我老公外遇的事气昏头了,才会拿你发泄,但那些谣言绝对不是我传出去的,真的!你想想,我老公外遇这种事很光荣吗?我怎么可能再去跟别人说。”

“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当时她微笑的这么回答陈淑嫒。

之后,又有不少人好奇的跑来询问她预感的事,还要她帮他们算命,只不过她压根不会算命,帮不了他们。

他的一封邮件就让大家改变了对她的态度,让她不再被人排挤,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但她很清楚,若不是他出面,效果不会这么好。

看着他站在一旁帮她切菜,利落的刀法将红萝卜都切成相同的大小,穆紫琳忍不住问:“以诺,有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了你的?”他工作能力强,家事也一把罩,还会厨艺,真不知道有什么事是他不会的。

“有,很多,譬如生小孩我就绝对不可能会。”言以诺抬眸看了她一眼,手里还是没有停,继续切着红萝卜。

她被他的话逗笑了,顿了会,才说:“谢谢你。”

“下次有事不要再瞒着我。”他正色的表示。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也许他就能更早解决,她也不至于受这么多委屈。

“好。”她微笑的点头,接着问:“那请问大厨先生,这些料可以下锅了吗?”本来是要切成块状的,但他把它切成丝,再让他切下去可能要变成泥了。

“可以。”言以诺不动声色的停手,将被他切成丝的红萝卜装进盘子里。“我再切点马铃薯丝,让你一起炒。”都怪她今天打扮得太性感了,才会令他一时失神。

一袭浅米色的合身洋装,将她玲珑有致的曲线完全烘托出来,及肩的长发盘了起来,露出修长的粉颈,没有上妆的她肤色晶莹剔透,粉色的唇瓣漾着甜美的笑容。

这样的她站在他身旁,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很想化身为大**,将她压在墙上强吻。

但他是言以诺,有着超强的自制力,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好。”穆紫琳羽睫轻扬,娟秀的脸庞露出迷人的笑靥,下一瞬,她惊诧的看着突然抱住她的他,“以诺,你……”

“我要吻你。”什么狗屁自制力,全都到九霄云外去吧!他蓦地俯下脸,攫住她的唇,尽情的蹂躏。

她微微一怔,接着闭上了眼,双手环抱住他,全心的回应着他。

他的吻如狂涛巨浪朝她席卷而来,不留给她任何思考的余地,灼热的唇舌仿佛要融化了,恣意在她口中游走掠夺着。

穆紫琳从没想过他会有如此狂热的一面,她的胸口震颤着、悸动着,他的吻彷佛热浪,带领着她攀上一波波最高的浪头再俯冲而下,激烈而狂野。

在她觉得快窒息前,他才从她的唇移开,她依偎在他怀里轻喘着。

言以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抱着她,片刻后,他再次眷恋的吻了吻她的唇,将她带到客厅,“我来做菜,你在这里休息一下。”

被按在沙发上坐下,她抬起酡红的脸看着他,“可是说好了我来做饭请你吃,当作是谢礼。”

“你下次再做,这次先尝尝我的厨艺。”说完,他走回厨房。

看着他硕长的背影走进厨房,她心窝里就像灌满了蜜糖一样,甜得化不开。

怎么办?她好喜欢他,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得她都不想跟他分开了,想整日整夜都赖在他身边。

嘟——对讲机突然响起来,转移了穆紫琳痴迷注视着言以诺的眼神,见他在厨房忙,她走过去帮他接起来——

“喂,这里是管理室,有一个言先生的快递包裹哦。”

“好,谢谢,我待会儿下去拿。”挂上对讲机,她走到厨房告诉他,“以诺,管理室说楼下有一个你的快递,我帮你下去拿好不好?”

“好,大门钥匙和电梯的感应卡放在鞋柜的抽屉里,你带下去。”

“嗯。”她拿着钥匙和感应卡搭电梯下楼,替他取回了一个扁平的纸箱。

不久,饭菜上桌了,言以诺坐在餐桌前,看着她吃下几口菜,忍不住问:“还合胃口吗?”

“嗯……好好吃哦,比米其林三星级厨师煮的还好吃。”她绽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称赞。

他捏了下她的鼻子,“太夸张的称赞就显得虚伪了。”他的厨艺不差,但也没好到那种地步。

“我是说真的,我真的觉得你做的菜比任何人做的都好吃。”穆紫琳一脸真诚,几乎要举手发誓表明真心了。

“你喜欢就多吃一点。”言以诺嘴角牵起一抹笑,眼神透着宠爱。

这一顿饭,穆紫琳足足吃了两碗半,吃到肚子都鼓了起来。

能吃到心爱恋人煮的菜,她半夜作梦都在笑。

穆家母女三人坐在餐桌旁吃饭,穆紫文一边吃,一边打量着老姐脸上春风满面的笑容,她盛了碗汤,喝一口后问道:“啊,姐,你和言以诺现在进行到哪一垒了?上床了吗?”

穆紫琳还没出声,朱霞便先开口训斥小女儿,“紫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人话呀,你们听不懂吗?”

“哪有人像你这么问的?”

“那要怎样问?哦,我知道了,我换种方式问。请问姐姐,你跟准媳夫现在可发生了肌肤之亲?”

“才没有!”穆紫琳羞赧的瞪了妹妹一眼。

这一个月来,他们几乎天天见面,只要休假,她就会到他家吃饭,有时是她煮,有时是他,他也常会很热情的吻她,但,就仅止于此。

“没有?靠,言以诺动作也太慢了吧?他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话才说完,穆紫文的头就被朱霞拍了一下。

“紫文,虽然在家里说话可以很轻松,但是也不能口没遮拦。”

“妈,很痛耶,我只是担心姐姐的性福,问一下也不行哦。”穆紫文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被打的头,抱怨了声后,接着转头看向老姐,“姐,你若真的喜欢言以诺的话,就要快点下手,要是迟了,我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是什么意思?”穆紫琳纳闷的问,妹妹的话里似乎有什么暗示。

“我听说……”穆紫文懒得再搞委婉那一套,开门见山的说:“算了,我直接跟你说吧,言以诺的前未婚妻再过两天就要回来了。”这个消息是汤品光透露给她的,应该不会错。

穆紫琳愣了下,“可是你不是说他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吗?”

“话是那样说,可难保他们不会旧情复燃。他们两人有七、八年的感情,当初解除婚约的要求,也是对方主动提起,说她在法国学服装设计,要待上几年,不想耽误言以诺,两人才和平分手。这次她学成返国,很可能会回头找他。”穆紫文一口气说完她从汤品光那里听来的消息。

穆紫琳突然想起,那天第一次到言以诺家时,她替正在做饭的他下楼收了一份从国外寄来的快递包裹。

吃完饭,言以诺打开那个纸箱,里面只摆了两套休闲男装,他拿起附在上面的卡片看了下,什么都没解释就把衣服拿回房间了。

那两套衣服……该不会就是陶依萱寄来的吧?穆紫琳不安的猜想。

她虽然能预感到别人的事,却预知不到自己的,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让她突然有些慌。言以诺和陶依萱之间有那么多年的感情,而她和他才短短两个多月而已。

如果陶依萱要回头找他的话……穆紫琳打住思绪,不敢再想下去。

见大女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明白她在担心什么,朱霞安抚道:“紫琳,既然他们都解除婚约,那就代表他们的事已经过去了,有些感情,不是想复合就能复合的,你别想太多,自己吓自己。”

怎知穆紫文接腔说:“妈这样讲是没错啦,可是总也要有所防范呀。兵法上不是有句话说:勿恃敌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吗?情场就像战场,有防备的人总是多一分胜算嘛。”

“你怎么把感情说得像在打仗一样?那也太累了吧。”朱霞不以为然的说。

“啊,想保住自己的爱情总是要花些心机的。姐,你听我的准没错啦,最好尽快把言以诺定下来,想办法让他跟你求婚。”

穆紫文看过陶依萱的照片,不是说老姐比不上人家,而是对方很会打扮自己,知道怎样呈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加上汤品光说她是个性感又热情的女人,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会很积极的争取……她担心的是,以老姐的个性,若要跟这样的女人争,恐怕会争不过。

看看母亲再望向妹妹,穆紫琳心里有些乱,他们才交往两个多月,怎么可能这么快定下来?他和她都不是那种会闪电结婚的人,况且就算她愿意,言以诺也不会这么快就跟她求婚的。

穆紫琳怔怔的挂上电话,他取消了他们今晚要去看电影的约会。

这是言以诺第一次取消他们的约会。

他的理由是他今晚有事,至于什么事他没有说。

她记得那天紫文说过,陶依萱回国的日期就是今天……

她努力劝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们都已经分手,他不可能再去见她的……就算去见她,那又怎样?毕竟交往了这么多年,即使没爱情,起码也还有些情分在,去替她接风也不为过呀。

穆紫琳深吸口气告诉自己,没错,就算这样也没什么,那是很正常的。

收拾好东西,穆紫琳回到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母亲要加班,紫文昨天就说过她今天跟朋友有约,会晚一点回来。

坐在空荡荡的家里,她没有心情煮饭,随便泡个面吃,同时打开电视拿着遥控器胡乱转,突然,一则正在播报的新闻攫住了她的视线——

新锐设计师陶依萱今天返国,她在巴黎与米兰举行过几次服装展,广受好评,她本人表示,这次返国是打算成立自已的服装设计公司。以下是记者的采访……

穆紫琳没注意听记者说了什么,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着电视里那位神采飞扬、穿着一袭黑色紧身低胸洋装的美艳女子,她的笑容里充满了自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妩媚性感。

这样的陶依萱,连她都看得移不开眼了,更何况是男人。

穆紫琳突然觉得胸口紧涩得难以呼吸,她关掉电视,深深吸了几口气,想纡解心里那股沉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怎么办?她比不过她!

陶依萱若是想要抢回言以诺,她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她该怎么做?

取消约会后的两个晚上,她都有打电话给他,但他的电话都在通话中。

今晚再打,还是一样忙线中。

穆紫琳紧紧握着电话,无法不去猜测言以诺究竟是在跟谁通电话,一讲便讲上一个多小时还没完。她从九点多打到现在都十一点了,他还没有结束。

他跟她讲电话,最长也不会超过半小时,为何跟这个人有这么多的话可以说?

就在她心乱如麻的放下电话没多久后,电话响了,她飞快的接起——

“喂?”

“紫琳,是我,你睡了吗?”

听见话筒里传来言以诺的嗓音,穆紫琳紧锁的眉心略略舒展开来,“还没有,我刚刚打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在跟一个朋友讨论事情。对了,紫琳,我最近会很忙,可能会比较没时间陪你。

“是要忙……公司的事吗?”她试探的问。

“不是,是一个朋友要筹备一家公司,找我帮忙,我白天要处理公司的事没办法帮忙,所以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和她讨论。”

“……这样呀。”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要处理。”

“嗯,你也不要忙太晚哦。”挂上电话,穆紫琳不知道自己是该放心还是担心。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