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二章

前几天新闻才报导过,陶依萱这次回来是要成立一家服装设计公司,而言以诺刚才也说他的一个朋友要筹备一家公司。

她实在没有办法自欺欺人的认为言以诺要帮的人不是陶依萱,而他为了要帮陶依萱,没有空再陪她,这是不是也表示陶依萱在他心里仍有很大的分量……

可换个角度想,至少他没有瞒骗她……她努力这么安慰自己,却还是没办法止住胸口涌起的酸涩情绪,那种椎心的刺痛感受,仿佛盐酸一样蚀痛了她的心。

下班后,穆紫琳绕到公司附近的水果摊买水果,昨天母亲要她下班顺路买些水果鲜花回去,因为明天是父亲的忌日。

她对父亲,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父亲过世那年,她才三岁,还不懂事,而紫文也只有一岁。

这些年来,是母亲一个人独自将她们姐妹俩带大的,尽避她和紫文都不排斥母亲能再有第二春,但母亲始终不愿再为自己找个伴,拒绝了不少追求者。

她依稀记得在哪一年父亲的忌日时,曾听母亲对着父亲的灵位喃喃的说——你太好了,让我到现在都没办法再接受别人……

因为曾经有过最好的,所以其他的人再也看不进眼里。妈妈当时是这个意思吧?

穆紫琳提着挑好的水果,走向附近的一间花店,一边低头想着。

言以诺也是她生命中到现在为止,所遇到最好的那一个,她不敢想象若是失去他,她会有多心痛。

快到花店时,她抬起头,眼前却看见了令她意外的一幕,让她的血液瞬间冻结,整个人冷得宛如掉入冰窖里。

她看见言以诺与陶依萱从花店里走出来,陶依萱手里拿着一大把鲜花,脸上明媚的笑容连那些花朵也为之失色。

他替她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后才走回驾驶座驱车离开,从到头尾都没有发现到距离几步之遥的自己。

交往到现在,言以诺还不曾买花送给她,从来都没有。

然而现在,陶依萱手上却捧着那么大一束花,各种颜色的玫瑰花,没有上百朵,至少也有几十朵。

穆紫琳愣愣的站在人行道上,一直到言以诺的车消失在眼前,还无法收回视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直到紫文推她才惊讶地唤回她的思绪。

“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穆紫文轻摇着她的肩,有些担心的看着好像失了魂的姐姐。

刚才她进门就看见老姐呆在客厅里,她叫了姐好几声,姐都没有半点回应,好像灵魂出窍似的,吓了她一跳。

回神后,穆紫琳轻轻摇头,“我没事。”

穆紫文狐疑的打量着她。“真的没事?”

“嗯。”她站起来想走回房间,突然想起她似乎没买花回来,于是望向妹妹,“紫文,我忘了买明天要去祭拜爸爸的花,你去帮我买好不好?”

“好,不过你要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都没有。”穆紫琳低下头。

穆紫文没这么好敷衍,紧盯着姐姐追问:“你还骗我!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跟言以诺有关?”

“紫文,你不要再问了好不好?我现在好烦,你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下。”她知道紫文关心她,但是她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再说什么。

闻言,穆紫文没再逼问她,“好吧,等你想说的时候再来找我。”看老姐这模样,她知道事情铁定跟言以诺有关,该不会……言以诺真的跟陶依萱旧情复燃了吧?

可恶,那家伙如果真的为了陶依萱敢抛弃她老姐,她绝对要他好看!

在穆紫琳走进房间后,穆紫文立刻拿起手机打给汤品光。

“你确定他们真的没有旧情复燃?”

“他们两人是这样说的。”

“他们这样说你就相信?我严重怀疑你的智商有没有一百,要不然就是你故意唬弄我。”坐在咖啡馆里,穆紫文极度不满的瞪着对面的汤品光。

“小姐,我怎么可能唬弄你?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表,倒是你才在唬弄我吧。你不是说,只要让你姐姐和以诺搭上线,你就跟我交往吗?结果我每次约你,你都说你在忙。”汤品光埋怨的指责她蓄意欺骗他的感情,他第一次追一个女人这么久还没追到手,不禁让他对她愈来愈心痒难耐。

“我是在忙呀,而且你刚才的话有很大的问题。”穆紫文没好气的驳斥他的话,“我当初说的是,如果能把言以诺和我姐姐送作堆,我就考虑跟你交往。你知道送作堆的意思是什么吗?就是让他们两个结婚,有个圆满的结果。结果呢?别说结婚没一撇,现在还半路杀出了个陶依萱来破坏他们的好事,你这个红线到底是牵到哪里去了?”

汤品光挥了挥手,“你放心,以诺不可能跟依萱破镜重圆的啦!他这个人说一是一,我问过他了,他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对他的话,穆紫文嗤之以鼻。“切,感情这种事谁说得准?尤其现在言以诺不是在帮她筹备什么服装公司吗?他们每天见面讨论,近水楼台,搞不好干柴烈火就这样烧了起来。”

她伶牙俐齿,汤品光说不过她,只好问:“那你想怎么样?”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拆散他们,你叫言以诺不要再去帮陶依萱了。”她下达命令道。

“不行啦,以诺答应了的事,他就一定会做到好为止,他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你到底还有什么行的?”

“我行的很多,你要不要试试看?”汤品光朝她暧昧的抛了个眼神,立刻被她踢了一脚。

“下流!”穆紫文嫌恶的骂了声。

汤品光很无辜的说:“我又没说什么,你自己要乱想,干么踢我?”

“我乱想?哼!我看你的脑袋里才只有精虫没脑浆。算了,我自己去想办法。”穆紫文起身,懒得再跟这个花花大少多说话。

汤品光拽住她的手,“你这个女人很没耐性耶,我都跟你说我行的事很多了,你不听完再走会后悔的。”

“你说的最好是有用的。”她可没空跟他蘑菇。

“你坐下来好好听我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以诺没心思再帮陶依萱。”美色当前,汤品光毫不迟疑的决定出卖朋友。

“什么办法?”

“男人都习惯吃着碗里、肖想着碗外,不过如果这时有人跑来想叨走他碗里的那块肉,你说他会怎么做?”他坏坏一笑。

“这要看人吧,如果是你可能整碗都送给人家,因为你早就吃腻了。”穆紫文毫不留情的奚落他。

看来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真的很差,汤品光哀怨的道:“紫文,想不到你对我的误解这么深。”

“说重点。”她没空跟他哈啦。

“好好好,我觉得以诺对你姐是真的动了心,虽然他跟依萱有过那么多年的感情,但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他现在之所以帮她,应该只是把她当成朋友。”汤品光先替言以诺解释了几句,接着再说:“如果这时让他知道自己后院失火,有人妄想要叨走他碗里那块肉,以他的个性,他一定会先回来灭火,护住那块肉。”

听了汤品光说的话,穆紫文忖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设一个局,假装有人要抢走我姐姐,好让他紧张?”

“没错。”

穆紫文觉得这个办法还算可行,两人便立刻接着商量该怎么进行。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商议着怎么算计某人时,汤品光悄悄靠近穆紫文,手趁机覆住她搁在桌面的手,想偷偷吃个小豆腐。

穆紫文眯起眼瞪着那只毛手,还没来得及甩开他时,就听见一道凉凉的嗓音插了进来——

“呦,这不是紫文吗?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徐捷安笑吟吟的眸光接着移向坐在她身旁的汤品光,“咦?这位先生好像有点眼熟……你不是康平集团的二少汤品光吗?幸会、幸会。”他一把抓起汤品光覆在穆紫文手上的那只毛手,十分热情的用力握住。

感受到对方手上传来的劲道,汤品光在心里暗骂了声。

这家伙是怎样?打算跟他比赛握力吗?

不过他脸上表情却没有一丝不悦,跟徐捷安一样,堆满了爽朗的笑,“请问你是……”

“我叫徐捷安,是紫文的邻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跟她熟到她身上有几根毛我都一清二楚。不过,这女人可是凶悍得很,为了一点小事,她曾经拿刀追杀我追了两条街。”

闻言,汤品光面容微微抽动了下。她拿刀追杀别人?

还来不及消化这件事,耳边又听见徐捷安继续说道:“紫文最痛恨男人花心了,她曾撂下话,她的男朋友如果敢背着她劈腿,她就切了他的命根子拿去喂狗。哈哈!你说她是不是很猛?”

说完,徐捷安自觉幽默的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无视一旁气得要将他千刀万剐的穆紫文。

“姓徐的,你敢再阴魂不散的恶意毁谤我,下次我就真的一刀捅死你!”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两眼冒火的瞪着他。

徐捷安还是一脸笑眯眯,“你说我有哪一句话毁谤你?当年你确实曾经拿刀追了我两条街,那句要切了劈腿男命根子拿去喂狗的话,也是你自己说的,我有说错吗?”

“你!”穆紫文忍无可忍,干脆一拳朝他那张笑得讨厌的俊脸挥过去。

徐捷安利落的侧头避开,顺势扯回自己的衣领闪到一边,接着,他气定神闲的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看傻眼的汤品光。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汤先生如果有需要,看在紫文的面子上,我可以帮你打八折哦。”接着,他靠近汤品光耳边,低声丢下了几句话,“汤二少,当心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心哪天被人阖了命根子。”说完,他才笑得很愉快的朝一起来的几位朋友走去。

汤品光瞥了眼被塞到手里的名片,眼角抽搐了下。

名片上印着——天河生命礼仪公司总经理徐捷安。

生命礼仪公司……不就是殡葬社吗?

他居然还说要帮他打八折?他一定是故意的。

汤品光没好气的将那张名片揉烂丢掉,抬头看向穆紫文。

她拿起包包,满脸愤怒的说:“走吧,这地方被姓徐的那家伙弄臭了。”

瞟了眼身后跟几个朋友坐在一起的徐捷安,汤品光忍不住问她,“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不要跟我提那个讨厌鬼!扁听到他的名字就会污染我的耳朵。”穆紫文头也不回,没好气的走出咖啡馆。

“你要我请假跟你一起到香港?那公司的事怎么办?”听见妹妹的建议,穆紫琳一脸犹豫。

“你们不是都有职务代理人吗?”穆紫文拿起一颗鲜红欲滴的樱桃塞进嘴里,甜而多汁的樱桃在嘴里化开,让她满意的眯起了眼。

“可是那样太麻烦别人了。”上次感冒时才请过好几天假,穆紫琳实在不想再请假了。

对老姐这种总为别人着想的个性,穆紫文是又爱又恨,“难道别人没麻烦过你吗?这种事是互相的啦!你帮忙别人,别人也要帮你呀。而且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要再考虑公司的事,先把男朋友顾好再说吧。”

“但是……”言以诺真的会因为这样就开始紧张她吗?她很怀疑。

也坐在客厅里的朱霞,听见两个女儿的谈话,想了想,出声说:“紫琳,你就跟紫文到香港散散心吧,这样也可以测试一下言以诺到底有没有把你放在心里。如果这三天里,他都对你不闻不问,你就要重新评估你跟他之间的感情还要不要继续走下去了。”勉强跟一个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的人在一起,只会让两个人都陷入痛苦中。

“你看,连妈也赞成我的建议。你明天就请假,后天跟我们一起去香港。”穆紫文已经想好了,这次到香港,同行的还有一个不错的家伙,如果言以诺真的不在乎姐姐,那么她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替姐姐介绍朋友。

看着妈妈和妹妹,穆紫琳思索了下,终于点头答应,“好吧。”

反正言以诺最近一直在忙,她连要见他一面都很难,还不如放自己一个假,出国转移心思,免得一直纠结在他与陶依萱的事情上,心情愈来愈低落。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