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三章

翌日穆紫琳请了假,但没有告诉言以诺她请假的事,而一直到出发前往香港时,她也都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在香港的三天里,她一直留意着手机,唯恐会错过他打来的电话,然而她盼呀盼的,他却始终不曾打来。

他是不知道她请假的事?还是根本完全不在意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请假?

结果来香港三天,她纠结的心情完全没变好,眉间反而愈锁愈紧,心事重重的模样连穆紫文也看不下去,但是又拿她没办法。感情的事,不是别人劝几句就能想得开的。

今天是在香港的最后一天了,他们正在机场准备搭机返台,既然言以诺对姐姐还是不闻不问,穆紫文决定进行B计划。

她伸手搭向正在拍照的一位同行摄影师,问:“啊,莫金,我姐有什么好拍的?你这几天干么一直拍她?”

莫金是个颇有名气的人物摄影师,这次他们来香港,是为了做一位地产大亨的专访,很重视形象的地产大亨,点名要求随行的摄影师必须是莫金才肯接受专访,于是杂志社只好重金礼聘他,前来为那位大亨拍照。

“我在拍她的思念。”莫金头也不抬的拿着相机按下快门,捕捉穆紫琳此刻脸上的表情。

“你也看得出来她不开心?”

“有眼睛的人都不难看出来。”莫金横了她一眼。他有这么白目吗?身为对影像敏感的摄影师,怎么会连这也看不出来?

穆紫文接着状似随口的问:“啊,那你觉得我姐怎样?”

“她是个很纯、很有味道的女人。”

穆紫文闻言眼睛一亮,看来莫金对老姐果然有好感。

她正要继续推销姐姐时,同行的另外一名记者拿了手机递给她,“总编打来的。”

她只好暂时打住话语,走到一旁接听电话。

莫金则走到穆紫琳旁边的椅子坐下,闲聊般的开口,“我这几天帮你拍了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我很满意,如果洗出来的效果不错,我会寄到纽约去参加一个摄影展,若是得奖了,我再通知你。”

“为什么要拍我?”穆紫琳淡淡的抬眼看向他。

她知道这三天来他常常拿相机对着她,可她心情低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表情,她不知道像他这样一个有名气的摄影师为何要拍她?

“你脸上那种相思欲绝的表情很深刻。”

“这有什么好拍的?”她不解的问。

“那震撼了我。透过相机的镜头,你浓烈的思念也感染到我,我没想到当思念着一个人时,脸上的表情会那么美,美得让人仿佛也感受到那种心酸的情绪。”

“你没有思念过人吗?”

“有,但没有你那么浓烈。”停顿了下,莫金直接问;“你失恋了吗?”

他问得太直率,让穆紫琳一时之间沉默了,片刻后,她才喃喃说:“我不知道。”

虽然言以诺这几天一通电话都没打给她,但他也没说要跟她分手,这样的话,她还不算失恋吧?

不知道?她的回答令他玩味。“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清楚,那么你这份感情恐怕已经岌岌可危。不过,就算失恋了那又怎样?痛苦是必经的过程,但时间会治愈好伤口,最快的方法,就是展开另一段感情来取代它。”

她指着自己的心房说:“我这里已经住了人,没有人可以取代他。”

“我不介意在外面排队,等你有一天把他赶出来。”莫金大刺刺的发出追求的讯息。

穆紫琳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我可以等。”莫金性感不羁的俊脸露出一抹笑容。他承认,这几天透过镜头,他迷上了她。

下了飞机后,穆紫琳与妹妹一起搭计程车回家。

她的眸光一直看着窗外,失去笑容的脸上面无表情,直到不经意瞥见一对男女一起走向一家珠宝店时,她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剧烈的波动。

发现到这点的穆紫文,顺着姐姐的眸光望去,正巧看见陶依萱挽着言以诺,两人亲密的一起走进一家名牌珠宝店里。

“言以诺跟陶依萱上珠宝店做什么?”穆紫文脱口问。

穆紫琳紧抿着唇瓣,双手紧紧的抓住放在膝盖上的包包,闭上了眼。

“姐?”穆紫文收回目光,担心的看向她。

看刚才那样子,陶依萱跟言以诺八成是旧情复燃了,怪不得这几天言以诺连通电话都没打来,一定是跟陶依萱打得火热,根本没空再理姐姐了,可恶!

“我没事。”穆紫琳缓缓睁开眼。

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伤心那么深刻,怎么可能没事?穆紫文不舍的握住姐姐的手,接着劝道:“那种男人不要也罢,你别再去想他了。莫金想追你,你不如就跟他在一起吧。你别看他看来像个浪子,实际上他这个人是不轻易投入感情的,一旦爱上,就绝不会背叛对方。”虽然很想让姐姐早点出嫁,但要不是对莫金的人品很放心,她也不敢如此推荐。

穆紫琳摇头,拒绝了妹妹的提议。“我还没有跟言以诺分手。”

“你还不死心吗?他都带陶依萱上珠宝店了,这表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穆紫文忍住想一棒敲醒她的冲动,继续说:“我问你,他带你上过珠宝店吗?他买过任何首饰给你吗?”在他心里,孰轻孰重,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了。

“只要他没亲口跟我说分手,我们就还算在交往。”没错,她是还不肯死心。

他的身影早已牢牢占满了她心里的每个角落,要她就这样放弃他,她做不到。

对她的死心眼,穆紫文既心疼又没辙,“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紫文,你不要管我了,我的事我会自己处理。”妹妹帮她够多了,她想保留最后一分尊严。

她会亲自去问言以诺,如果他真的选择了陶依萱,她会成全他的。

回到公司上班,穆紫琳没想到言以诺会主动打电话给她——

“去香港玩得开心吗?”

“你知道我去香港?”

“这几天你请假没来上班,我问许课长的。怎么会突然想去香港?”

他还是关心她的,他没有对她不闻不问。她的心瞬间又重新活了起来。“我妹要去香港采访,找我顺便一起去玩。”

“我们好几天没见面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挂上电话,笑容重新回到穆紫琳的脸上,曾有的猜疑已全都被她抛到脑后,她不想再去多想,只要他还留在她身边就好。

然而她的欣喜维持不了短短几小时,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近中午时,她再次接到言以诺的电话,取消了午餐的约会,他的理由是,他要跟一个朋友讨论事情。

午休时,穆紫琳没有一点胃口,站在窗边漫无目的地看着底下穿梭不息的车流。

突然,一辆白色轿车在大门前的马路旁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穿着一袭红色连身洋装的女人,她倚在车旁,似在等人。

不久,门口走出来一名男子,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容貌,但那个熟悉的身影,已足以令她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是言以诺。

接着,言以诺便上那女人的车,离开了她的视线。

这一刻,穆紫琳觉得她整个人仿佛从高高悬崖上直直的往下坠落,坠向无底的深渊,一股冰冷的寒意笼罩了她全身,她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只能像尊木偶一样一直站在窗边,双眸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他们……

穆紫琳没有勇气去问言以诺了,被动的等着他开口跟她分手。

这一晚,穆紫文将死气沉沉的老姐从家里拖出来,带到一家茶坊,她与莫金约在这里见面。莫金把在香港时为穆紫琳拍的照片洗出来了,要拿给她们看。

“拍出来的效果比我预期的还好,我已经把其中一张照片寄到纽约参赛了。”

三人坐下后,莫金将一叠照片递给穆紫琳,性感的俊脸上咧开一抹满意的笑。

穆紫琳随手翻看着那些照片,穆紫文凑过来一起看,一边看一边赞道:“哇,小莫,你把我姐拍得好美。”

那一张张的照片,有姐姐各种不同角度的表情,有她颦眉低眸的,有她眺望远方的,也有她出神沉思的……这其中最吸引人的照片,是一张她垂眸注视着手机的表情,神情中流露出的浓浓思念,仿佛在渴望着接到远方恋人打来的电话,让人看了不禁也跟着有些心酸。

莫金笑道:“不是我把她拍得美,是紫琳本来就很有味道又上相。”他注意到紫文拿起的照片,正是他寄到纽约参赛的那张。

明白拍那张照片时的姐姐一定正在想着言以诺,穆紫文很快将它放回去,抬起脸笑说:“老姐,原来你长得这么美我都没发现。”

“是小莫的技术好。”心知妹妹是想逗她笑,穆紫琳勉强挤出笑容。

看看莫金再望望姐姐,穆紫文起身说:“我去洗手间一下。”

站起来时,她悄悄往坐在角落的一桌客人瞥去一眼。

她一走,座位上只剩下穆紫琳和莫金。

莫金靠向椅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坐在对面的穆紫琳,唇瓣勾出一抹笑问道:“紫琳,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想你想的事情吧。”她抬眸,语气淡淡的开口。

“呵,算我问错了,你知道我现在很想拍你哪一种表情吗?”

“不知道。”她懒得猜。

“我想拍你快乐时的表情,比起思念,那种表情也许会更美。”

闻言,穆紫琳不由得抬眼看向莫金。

“说真的,我很想看见你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个令她愁眉深锁的男人,让他很想痛揍他一顿。

穆紫琳一震,她想,她应该要好好振作了,连一个才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都这么说,妈妈和紫文一定更担心她。

她不该再陷入自己的情绪里,自怜自艾、自伤自痛,因为她在乎的那个人并不会因此而心疼她。尽避很痛很难,她还是必须努力走出来。

她抬眸看向莫金,轻声说:“谢谢你,你说过时间能治愈一切,我会没事的。”

“我也说过,最快的方法是展开另一段感情。”

“对不起,我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再次被她拒绝,莫金却不以为忤,“没关系,我时间很多,可以慢慢等。”

这时,茶坊角落里有对男女正专心讨论着事情,男子从桌上堆着的一叠文件中抽出一个文件夹,正要说什么时,抬起的眸光不经意瞥见就坐在靠近茶坊门口的穆紫琳,冷峻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讶异。

下一秒,看见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倾过身,亲密的似是在对她说什么时,言以诺立即下意识的站起身。

陶依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见了穆紫琳,在他要走过去时,她伸手拽住了他,脱口说:“不要过去。”

从巴黎回来时,她已从汤品光那里得知言以诺有了一个交往中的女友,那女人跟他在同一家公司。

而这次回来,她确实有意想再跟言以诺复合,所以私下找人调查过穆紫琳。她自信的认为,穆紫琳各方面条件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并没有怎么将人家放在眼里,可现在看言以诺的神情,又似乎是很在意穆紫琳。

言以诺挥开她的手,“她是我女朋友。”丢下一句话,便朝穆紫琳走过去。

“紫琳,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见言以诺,穆紫琳有些意外和惊喜,正想开口回答时,便看见跟着他走过来的陶依萱站在他身边紧贴着他,仿佛在跟她示威一样。

她脸上的笑容,因此来不及展开便冻住了。

莫金觑了她一眼,再看向走过来的言以诺和陶依萱,随即敏感的察觉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让她失落神伤的那个人。

“紫琳,你们认识吗?”于是他刻意问道。

“嗯。”她轻轻点了下头。

“紫琳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坐呀,不要站着讲话。”莫金热情的招呼他们坐下,自己则挪到穆紫琳的身边,让出对面的两个位置给他们。他刻意将角色区隔成两边,言以诺与陶依萱一边,他则和穆紫琳一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