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出清禍害 第四章

他老頭很奇怪,自己外面養了一堆情婦,居然還叫他找個女人結婚定下來,不要再花心。他也不想想什麼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他這些可都是跟他學的。

言以諾低頭繼續處理公事,耳邊也沒遺漏他的話,他听了之後微微嘲諷道︰「我看他是擔心你得愛滋吧。」

「拜托,我怎麼可能得那種病!」湯品光不滿的叫道。

「你那麼濫交,怎麼不可能?」女人一個換過一個,難保不會中鏢。

「我每次防護措施都做得很好,不可能啦。」而且他也不是什麼隨便的女人都交的好不好!雖然他向往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灑脫生活,但還是有在慎選對象的。

「你不要說大話,這種事很難說。」

「絕不會有這種事。」想起他來好友辦公室的真正目的,湯品光一手輕敲著桌面,佯裝不經意的問︰「啊,以諾,你上次不是說要調兩個企劃部的人到營運部去嗎?你準備調誰過去?」

「你有什麼意見嗎?」言以諾這時才從公文中抬頭,瞥他一眼。

「沒有,我只是隨口問問。一般來說,應該會從資歷最淺的人開始調吧。要說企劃部的人,資歷最淺的是……穆紫琳和阮國強。」

營運部分成三課,一課是招攬加盟店和拓展新的直營店,二課是負責培訓新店的人員,三課則是人數最多的,主要負責輔導所有的門市,針對營運欠佳的店提出建議和輔導計劃,並且,輔導不是光看報表上的那些數字就好,他們還需要常常出差,巡視各個門市的實際營運情況。

這次營運部主要缺人手的是三課,比起企劃部的工作,三課的工作的確繁重,換成是他的話,他是不會想調到營運部的,其他人的想法八成也跟他一樣。

所以,企劃部里應該不會有人主動請調,那麼要調誰過去,就要由以諾來決定了。

「這件事我明天會抽空約見企劃部的人員,詢問他們的意願。」言以諾明天已特地排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來處理這件事。

「若沒有人願意呢?」湯品光追問。

「我會再斟酌,看看調誰過去最適合。」

以諾說的是「看誰最適合」,而不是說「從最資淺的人」?

湯品光眼楮一亮,立刻接腔說︰「所以你不會調穆紫琳過去嘍?」這是不是表示,以諾對穆紫琳有私心,所以不打算調她到營運部?

「我沒這麼說。倒是你,對穆紫琳似乎特別關注?」剛剛已經連續提了她兩次。

「也不算特別關注,因為她是穆紫文的姐姐嘛,所以就隨口問一下了。哎,以諾,說真的,最近因為穆紫文的關系,我留意了下穆紫琳,發現她性情溫和,人也長得不錯,你們倆站在一起還滿登對的,很適合你。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她嗎?」

「你想追穆紫文就去追,不要扯上我。」說完,言以諾指著擺在辦公桌上的一只電子鐘,下逐客令,「十分鐘到了,不送。」

「以諾,你不需要這樣吧,我……」

睨他一眼,言以諾毫不客氣的說︰「你要是還不想走也沒關系,這些工作就自己拿回去吧。」

湯品光一听,黏在椅子上的**連忙抬起來,涎著笑臉說︰「我這就走、這就走,不耽誤你工作了,你好好做。」怕好友真會把工作丟回給他,他趕緊跑出去,然後打了通電話給穆紫文,將方才的觀察告訴她。

言以諾在不久前約見了企劃部的人,果然沒有人自願請調到營運部。

穆紫琳十分不安,她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被調走的兩個人里,其中一個有可能就是她,畢竟她是企劃部里資歷最淺的員工,調她到營運部是合情合理。

就在剛剛,有個待了四年的男同事被叫進了言以諾的辦公室,企劃部里已經開始有人在傳,他有可能被調走了。

十分鐘後,言以諾辦公室的門開了,那名男同事走了出來。

他皺著眉,直接走到穆紫琳辦公桌前,丟下一句話,「副總叫你進去。」

她愣了下才應道︰「……喔。」

那名男同事把話帶到,就走回自己的座位。

她心情有些緊繃,慢慢走到言以諾的辦公室前,深深吸了幾口氣,才敲門走進去。

「副總,你找我?」

「坐。」言以諾指著擺在桌前的一張椅子說。

穆紫琳有些忐忑的走過去坐下。

言以諾沒浪費時間,直截了當的開口,「沒有人自願調到營運部,所以我必須要從企劃部里調兩個人過去。你來企劃部半年多,表現不錯,我打算把你調到營運部。」

果然是她!

穆紫琳心頭一緊,脫口說︰「你說我表現不錯,那為什麼還要調我過去?」

「難道你以為我會把表現差的人調到營運部去?你把營運部當成什麼了,垃圾收集中心嗎?」言以諾听見她的話,臉色微沉。

見他似乎生氣了,她慌忙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我想留在企劃部,況且我覺得以我的個性,並不適合到營運部。」

她想留在企劃部,她想待在他的身邊,拜托不要調走她。

見她似乎十分不願意調到營運部,言以諾沉吟了下問︰「你認為調到營運部是一種懲罰嗎?」

穆紫琳低下頭,沉默著沒有答話。對別人來說也許不是,但對她來說確實是一種責罰,因為那樣一來,她就沒辦法每天見到他了。

見她眉心緊蹙,神色有些黯然,言以諾胸口莫名涌起一種近似心疼的感覺,他思索了下,決定說出他調她到營運部的原因。

「營運部的工作雖然比較辛苦,但是在那里可以讓你學到很多東西,包括從如何展店、如何招攬加盟主、如何訓練新店的員工,還有,開了店後,如何維持門市的運作、如何找出門市上業績不好的原因,進而改善它。這里面有很多東西值得你學習了解,而且有了這種實務經驗,對你以後再從事企劃工作會有更多的幫助。」

听完他的話,穆紫琳有些驚訝。他的意思難道是她還能再回到企劃部?

她不敢置信的問出心里的疑惑,「副總的意思是,我可以再回到企劃部嗎?」

見她一掃臉上的愁容,言以諾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如果你表現良好,就有機會再調回來,如果你表現得不好,別說調回企劃部,就連營運部也別想待下去了。」他把話說得很白。

從她進企劃部,他便觀察到她一直很用心,也很有自己的創意和想法,他有心想栽培她,才刻意調她到營運部去歷練。

通常這種事他不會明言,可是剛才看見她臉上那種落寞的神情,他不自覺想讓她開心一點,才會坦然說出自己的用意。

言以諾的話仿佛一帖精神振奮劑,令穆紫琳重拾笑顏,揮去低落的情緒。

她抬起頭來,眼神熠亮的看著他,語氣輕快的說︰「我一定會在營運部好好學習,不辜負副總的期望。」

「嗯。」言以諾點點頭。「待會兒出去把工作交接後,明天上班你就直接到營運部報到。」未了,他接著再補一句,「若是遇到什麼問題,你可以來找我。」

听見他後面那句話,穆紫琳頓時露出一抹粲笑,「謝謝副總。」

離開他的辦公室後,她不停在心里一直回味著他那句「若是遇到什麼問題,你可以來找我」,眉目間因此染上了掩不住的喜悅。

「你說,言以諾把你調到了營運部?」

「沒錯。」穆紫琳拿著拖把在拖地板,拖到妹妹腳邊,示意她讓開。

穆紫文索性把腳縮到沙發上盤起來,狐疑的打量著老姐臉上輕松愉快的神情。

「那你怎麼還笑得這麼開心?你不是不想調去營運部嗎?」

就她所知,營運部的工作十分繁重,老姐之前就曾說過她不想調過去,怎麼今天回來,居然一臉笑容,看起來似乎很高興被調去的樣子。

穆紫琳沒有多想的告訴妹妹,「我們副總說他調我過去,是希望我能到那里多學一些東西,只要我工作表現好,就會再把我調回企劃部。」

「他這麼告訴你的?他會不會是在騙你?」

穆紫琳立刻為言以諾申辯,「他才不會騙我,他做事一絲不苟,做人也一樣,從不說假話。」

穆紫文沉吟了片刻,試探的問︰「那……他最近有沒有跟你提過什麼?譬如說……簡訊之類的事?」

「什麼簡訊?」

「就是……」見老姐一臉茫然,穆紫文不用問,也知道言以諾一定不曾提過那封簡訊。

那家伙還真是如湯品光所說的那樣,整個人悶到不行,連收到這麼直接的示愛簡訊都沒什麼反應。

不過……他調老姐到營運部去,會不會就是因為那封簡訊的關系?因為他對老姐無意,所以才故意把她調走?

不對呀,既然這樣,他干麼對老姐說只要她表現好,還會再把她調回去?

以他那種個性,如果不喜歡一個人,不可能還說這種客套話。

而且湯品光也說過,言以諾的個性說一是一,只要承諾過的事就一定會做到,所以他調老姐到營運部,難道真的只是為了讓她去歷練?

拖完地板,穆紫琳放好拖把走回客廳,就看見妹妹捏著下巴,像是在沉思著什麼事。紫文每次想事情的時候,眉毛都會像毛毛蟲一樣地皺起來。

她走到廚房端來一盤切好的哈密瓜問︰「紫文,要不要吃哈密瓜?」

「嗯。」穆紫文隨口應了聲,思緒仍沒停下。

她想起湯品光曾說過,雖然言以諾嘴上沒說,但基于他們兩人十年多的交情,他可以感覺出來,言以諾絕對對老姐有某種好感。

就是因為听了湯品光的話,她才會偷偷用老姐的手機,傳了封示愛簡訊給言以諾,誰知道言以諾竟然當作沒這回事,完全不動聲色!

想了想,她覺得還是要用最直接的方法,于是她語出驚人的說︰「姐,你既然喜歡言以諾,干脆倒追他好了。」

穆紫琳震驚的瞪向妹妹,「你在說什麼?誰說我喜歡言以諾的?」

「你不要再嘴硬了,我看得出來你喜歡他,這種事沒什麼好害羞的。以前我遇到喜歡的男生,不也都直接向對方告白?」暗戀這種沒效率的事,她才不干。

「所以你每次都被拒絕了。」穆紫琳冷冷回了她一句。

提起這件事,穆紫文咬牙切齒的說︰「被拒絕起碼比沒出息的暗戀強吧!而且我會被拒絕,還不是因為每次都有人破壞我的好事。」想到那家伙,穆紫文恨恨的用力拿叉子叉了一塊哈密瓜塞進嘴里,把哈密瓜當成那家伙用力吃掉。

「紫文,喜不喜歡他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多管閑事。」穆紫琳跟妹妹不一樣,她無法輕易把感情宣之于口,更不可能直接去向對方吐露心意。

「我只是想幫你。」以老姐的溫吞個性,若沒有人幫她一把,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把自己嫁出去。

「我不用你幫,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紫文自己的感情帳都弄得一塌糊涂了,每次喜歡的人她一告白最後都不了了之,還敢說要幫她?

好意被拒絕,穆紫文一臉訕訕然的磨牙,直到想起一件事,她才再出聲說︰「姐,你是不是以為言以諾有了未婚妻,所以才只敢偷偷喜歡他,不敢讓他知道?」這話雖然是疑問句,但其實她和老媽先前早就偷偷從老姐的日記里知道了這件事。

穆紫琳沉默不語。這確實是她的顧慮之一。

「姐,我跟你說,湯品光跟我說,言以諾跟他未婚妻早在兩年多前就解除婚約了,他現在是單身,你不需要顧慮這個。你要是喜歡他,就放手去追,若是不知道怎麼追男人,我可以教你。」穆紫文極力鼓吹著老姐。

「你教我?」抬眸覷向妹妹,穆紫琳臉上的不以為然明明白白的流露出來。紫文自己都沒什麼成功的愛情經驗了,要怎麼教她?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