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终章

陶依萱敛下眼,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死了心。

抬头瞥见亲爱的姐姐眉开眼笑的约会回来,正坐在客厅里吃着樱桃的穆紫文,马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低头看了下,确定自己身上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后,穆紫琳不明所以的问:“紫文,你干么一直盯着我看?”

“姐,你跟言以诺已经化解了误会,感情也很稳定,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结婚?”穆紫文直截了当的问。

“哪有那么快?”

“好男人不好找,姐,你再不快点下手,不怕言以诺被人抢走吗?”她上个星期又被老姐的乌鸦嘴害到,被一个杂志社的同事给阴了,抢了她的内线消息。

她实在是已经受够那种明明事先已经知道会出事,却老是避不开的情况了,与其这样,她宁愿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穆紫琳一愣,觉得她这句话有点耳熟,想了下才记起来两个月前在陶依萱回国时,妹妹就曾说过一次。

她不禁绷紧了神经,紧张的问:“难道又有哪个以诺的前女友要回来了?”

“现在是没有,不过难保以后不会出现别的女人来跟你抢。所以,你还是快点下手为强,把他拖进礼堂,以免夜长梦多吧。”穆紫文故意说得危言耸听。

听见妹妹的话,穆紫琳又好气又好笑。

“我跟他才交往几个月,不可能这么早结婚。”她不是没想过结婚的事,但她心里很清楚依言以诺的个性,是不可能这么快跟她结婚的。当初他都跟陶依萱交往那么多年才订婚,而他们才相恋几个月而已,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走进礼堂。

“姐,打铁要趁热,你知不知道,交往愈久的情侣结婚的机会就愈小,因为感情淡了,保存期限就过了,没有了新鲜感,又怎么可能有兴趣结婚?

“你要趁他现在跟你正在热恋时,不管是明示还是暗示都好,总之,催他赶快跟你结婚。你要是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方法。”看见老姐张开嘴想说什么,穆紫文抢先一步说:“我知道你又要说我自己都没经验了怎么教你,哼!就算我不懂,我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对这个很了,我可以帮你问问她们啊。”

穆紫琳在妹妹身边坐下,托腮看着她,“紫文,为什么我觉得你一副很急着想让我嫁出去的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目的?”

“哪有这种事,你可是我最亲爱的姐姐,”穆紫文面不改色的否认,伸手抱了抱老姐,一脸姐妹情深的模样,“我只是不希望你错过幸福。难得你喜欢言以诺,而他也喜欢你,既然你们两情相悦,何不干脆把婚结一结?这样以后你就可以睡在他身边,在每天醒来的第一眼看见他,也不用每天晚上跟他煲电话粥了?”

“这种事急不来的。”她何尝不想跟他共组一个家庭?如果以诺现在肯跟她求婚,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他不提,她也不好主动提起这种事。

见老姐隐隐有被她说动的迹象,穆紫文立刻再接再厉的煽动,“只要你点个头,我立刻就找经验丰富的朋友来帮你出主意,保证马到成功,让你抱回如意郎君。”

穆紫琳想都没想的摇头拒绝,“不要了,我想顺其自然。”她要的是他心甘情愿的主动向她求婚,而不想耍什么心机去设计他。

穆紫文不死心的想再劝说,“可是,姐……”

穆紫琳截住她的话,“紫文,你那么想结婚的话,就自己去找一个嫁好了。对了……”瞥见摆在桌上那盘被吃了一半的樱桃,不想让妹妹再这么关注自己的终身大事,她笑眯眯的接着说:“你知道这些樱桃是谁送的吗?”

“谁?”塞了一颗嫣红欲滴的樱桃进嘴里,穆紫文没有多想地随口问。

“那天徐捷安送了一箱来,如果桌上这些樱桃是你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那么就是他送的。”

“什么?怎么没人跟我说这件事?”穆紫文连忙吐出嘴里咬到一半的樱桃,宛如刚才吃进去的是什么毒药。

“我跟妈都知道你喜欢吃樱桃,又看你吃得那么开心,就没跟你说了。”紫文跟徐捷安是对头冤家,一看见徐捷安,妹妹就像猫看到狗一样,整个人都炸毛了,甚至还曾经撂下有他徐捷安就没有她穆紫文的狠话。

“以后你跟妈不要再随便乱收他的东西了啦!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下毒。”

瞪着桌上刚才吃得很开心的那盘樱桃,穆紫文愈看愈碍眼,剩下的那些樱桃,一颗颗仿佛都化成了徐捷安那张欠扁的嘴脸在嘲笑她。

“那是徐妈妈让他送来的,怎么可能有毒?”徐捷安的妈妈跟她们妈妈是几十年的姐妹淘、手帕交,有什么好吃的,徐家一定也会送一份来她们家。

“啊!”穆紫文突然捧着肚子惨叫一声,“我的肚子!我就说他送来的东西一定有毒吃不得,该死的,我刚才还吃了那么多……”她一边咒骂,一边抱着肚子冲进厕所。

穆紫琳好笑的摇摇头,只要一扯上徐捷安,紫文就会横眉竖目、咬牙切齿,恨不得扒掉他一层皮的样子。真不知道他们两人哪来那样的深仇大恨?

拈起一颗饱满的樱桃送进嘴里,穆紫琳一口咬下,甜美多汁的味道顿时充盈了整个口腔,令她忍不住再吃了第二颗。

三个月后。

下班后,穆紫琳手里提着一袋刚从超市买回来的菜,从包包里找出一串言以诺家的钥匙,打开大门。

他今晚要加班,托她帮他买些菜回来,推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她就听见啪啪啪啪的异响传来。

该不会有小偷吧?

她惊疑不定的抬眸看向客厅,接着,整个人惊讶的愣住了——

客厅里的家具全部不见了,地上摆满了漆着萤光的骨牌,一张推着一张飞快的往前倒下。那些咱咱咱咱的声响,是这些骨牌倒下时发出来的。

黑暗中,一张张倒下的萤光骨牌宛如一串流星掠过,美得让人惊叹。

她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驻足看着,那些骨牌花了几分钟才完全倒下,倒下的骨牌拼出了几个字。

看着那些字,她眼眶顿时盈满了泪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瞬也不瞬的凝视着那些字——

紫琳,你愿意嫁给我吗?

下一秒,那些字便化为一道低沉的嗓音出现,“紫琳,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猛然抬头,看见言以诺从房里走出来,他穿着一件米白色的毛衣,下身穿着一件铁灰色的西装裤,骨牌的萤光映照着他那张透着冷峻的俊美脸庞。

他漆黑的双眸凝视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我……”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她积在眼眶里的泪便一颗颗滑落面颊。

见她落泪,言以诺胸口一紧,连忙走到她面前,“你不想嫁给我吗?是不是太快了?没关系,如果你觉得太快了,这件事就以后再说,别哭了。”他抬手拭去不停从她眼里滚落的泪水。

是他太心急了吧?果然还是太早了,也许他应该再多等一段时间再说,毕竟他们才交往不到一年。

“不是、不是……”她拼命摇头,抓住他的手,吸了吸鼻子,抽噎的解释,“我没有不想嫁给你,你不能收回你说的话。”穆紫琳惊喜得语无伦次了。

“那你的意思是……”凝视着她,他像在等候判决的犯人,眸里隐隐流露出一丝少见的紧张。

她抬起被眼泪洗得亮晶晶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破涕为笑,“我答应嫁给你。”

她的这句话,让言以诺顿时失去了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他再也忍不住的俯下脸,攫住她的唇,惊猛的吻住她。

穆紫琳的心狂喜的震颤着,用前所未有的热情回应着他,她动容的合上双眼,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快乐的欢呼。

即使肺叶里的氧气快消耗光了,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唇瓣还是舍不得分开,热烈的拥吻着对方。

唇舌的缠绵无法宣泄胸腔里即将满溢出来的浓烈情感,他们的双手开始探索着对方的身子,想借由进一步的契合,让彼此更加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地上落下了一件件衣物,难以压抑的喘息回荡在屋里,两人火热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言以诺用残留的一丝理智克制着自己不要太急躁,免得伤了她,他热烫的唇瓣温柔的落在她身上,万分珍惜的吻遍她每一寸肌肤。

穆紫琳的手攀附在他的颈子上,双颊酡红欲滴,细细的娇喘声从她的口里逸出。她柔媚痴迷的看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汹涌如潮的喜悦淹没了她。

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将自己的心和身子完完全全的交给他。

当第一波的情潮结束时,言以诺低喘着抱起她走回卧室,躺在柔软的床铺上,接着,他健硕的身躯覆在她身上,素来冷峻的脸上此刻燃烧着狂烈的情感,黑瞳炽热的凝睇着她。

激烈鼓动着的心几乎要跳出她的胸膛,穆紫琳濡湿的眸底闪烁着夺人的光彩,唇角漾开美得让人心醉的微笑。

她说不出话来,心神完全沉浸在这美好的一刻里。

才刚退去不久的情潮又再涌了上来,他轻柔的吻上她嫣红的唇瓣,低喃着她的名字,“紫琳……”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