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六章

上车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啊,我还要去买菜,我妈今天要回家吃饭。”

“我们再去一个地方,待会儿我再载你去超市。”

“我们还要去哪里?”

“等一下你就知道。”

不久,车子在那家穆紫琳曾看到他跟陶依萱走进的珠宝店前停下来。

领着她进去后,他直接走向柜台,指着展示柜里摆的一条白金镶钻坠链,请店员取出来。

“紫琳,你看看喜不喜欢这条项链?”他把项链递给她。

她看看手里的项链,再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他该不会是要……买来送给她吧?

“小姐,我帮你戴上。”店员热心的替她戴上项链。

穆紫琳低头看着戴在自己颈上的项链,讶异的说:“咦?这坠子是一朵向日葵!”

“我一直很喜欢向日葵,那天陪依萱来这里洽谈她以后举行服装、要跟店家商借首饰搭配演出的事情时,一眼就看中了这条项链,觉得很适合你,那时就想买下来送给你。”他几句话解释了那日他为何会与陶依萱一起走进这间店的原因。

听见他的话,穆紫琳曾有的疑虑如今全都释怀了,她抬起清亮的眼眸,说出当时的心情,“那天我和紫文从香港回来,在车上看见你和陶小姐一起走进这家珠宝店,那时她亲密的挽着你的手……看见那一幕,我的心好像破了一个洞,我以为你们已经……”她低下头,幽幽的止住未竟的话语。

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曾令她如此难过,言以诺真心的道歉,“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那时,依萱在店门口突然挽住他,进去后他便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并不知道会这么巧让紫琳因此误会。

听见他的承诺,穆紫琳动容的握住他的手。

她在这次的事情里学到了教训,他们都没有读心术,无法靠忖度就完全了解对方的心思,所以沟通很重要。以后,有话她一定会找机会问清楚,再也不懦弱的逃避了。

注视着戴在她颈间的项链,如他先前所想的一样很适合她,言以诺温声问:“你喜欢这条项链吗?”

“喜欢。”她用力点头。

他笑了,二话不说立刻掏出信用卡买下。

见她想取下来,他连忙阻止道:“你戴着很好看,就这样戴着吧,不要拿下来了。”

这是他的心意,穆紫琳没有拒绝,她轻抚着胸前的那朵向日葵,脸上的笑容跟太阳一样灿烂。

下班后,穆紫琳走进一间咖啡馆,她抬眸搜寻了一下,看见坐在角落的陶依萱后,朝她走过去。

“穆小姐,请坐。”陶依萱脸上露出优雅得体的笑容,伸手比向对面的位置。

坐下后,穆紫琳点了杯果汁,看向陶依萱,她正端起一杯咖啡慢条斯理的啜饮着,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

见她迳自品尝着咖啡,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穆紫琳只好出声问:“陶小姐,你今天约我出来见面,不是有事想跟我谈吗?”

慢慢的放下咖啡杯,陶依萱伸手轻抚着无名指上那枚灿亮的钻石戒指,微笑的开口问:“你知道这枚戒指是谁送我的吗?”

穆紫琳懒得猜,也不想猜,轻摇螓首。

陶依萱微微偏头,抿唇而笑,露出一个幸福的表情,垂眸凝视着手上的戒指,用很温柔的语气说:“这是以诺送我的戒指。”

穆紫琳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如果是在昨天以前听见陶依萱这么说,也许她会很震惊,但今天再听见这种话时,她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动,脸上的神情也始终维持着刚刚进来时带着的淡淡微笑。因为她和以诺已经打破了隔阂,她不会再自己任意猜疑了。

见她一脸无动于衷,陶依萱继续说:“我跟以诺相恋了八年,二十岁那一年,他对我一见钟情,之后便对我展开热烈的追求,他追了我半年,我才答应跟他交往。以诺很爱我,也很疼我,只要是我想要的,不管是多么过分的要求,他都会为我办到。”

她一边说着,一边暗暗留意穆紫琳的神色,但穆紫琳脸上一直都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安静的倾听她的话。

陶依萱为她没任何反应而觉得疑惑,微微蹙了下眉,不一会又一脸甜蜜的接着说:“他跟我求了很多次婚,但是我都没有答应,毕竟那时我们都还很年轻,虽然相爱,可是我还不想就这样被婚姻给套牢。直到三年前,我决定要去巴黎学服装设计,才终于答应言以诺的求婚,我们决定先订婚,等我学成回来再结婚。”

直到这时,穆紫琳才启口说:“陶小姐,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它也已经成为过去的事,你们早就已经解除了婚约不是吗?”

见她终于有了反应,陶依萱美艳的脸上漾起一抹得意的笑,“谁说过去了?就算解除婚约,也不代表什么,你以为我和以诺之间那么深厚的感情可能说变就变吗?他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爱我,要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帮我一起筹备服装公司?如果不是还爱着我,又怎么会尽心尽力的帮着我,连跟你见个面的时间都没有?”

她不想放手的,谁也无法从她手上抢走,她会让穆紫琳知难而退,重新夺回言以诺!

“你知道这段时间,我们在一起时都做了些什么吗?”瞥了穆紫琳一眼,陶依萱笑得妩媚的接下去说:“他会抱我、吻我,我们之间还有聊不完的话题。所谓小别胜新婚,阔别三年没有让我们变得生疏,分别的思念反而让他对我更加热情。”

睐着她,穆紫琳用平静的语气,礼貌的问:“陶小姐,你找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吗?”她想缅怀过往,不该找她倾诉,因为她完全不了解他们的过去,而且对这种片面之词,她也没有兴趣再继续听下去。

陶依萱紧盯着她,“你听不下去了?还是不敢听?”

“陶小姐,在今天见面之前,我并不认识你,更可以说完全不了解你,如果你想找谁倾诉心情,我建议你应该找你的朋友比较适合。”说完,穆紫琳起身准备要离开。

听见她的话,陶依董妩媚的笑容顿时僵住,她拽住穆紫琳的手,不让她走。

“你这么急着走,莫非是在害怕什么?”

面对她的挑衅,穆紫琳摇头说:“我没有在怕什么,只是我七点半跟人有约。如果你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我得先走了。”

“我刚才说了那么多,难道你听不出什么吗?”陶依萱敛去笑容,眼神冷冷的睨向她。

“听不出来。”穆紫琳回答得很干脆。

陶依萱认定她在装傻,也不再拐弯抹角,“以诺不爱你,他爱的是我。他想跟我在一起,但他怕伤害你,所以才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他说不出口,我只好代替他说了。老实说,我也不想让你伤心难过,可是以诺真的不爱你,勉强他跟你在一起,你也不会幸福的。”

闻言,穆紫琳脸上露出一抹诧异,定定看着她,片刻后,才缓缓启口,“那天我看见你跟以诺一起走进花店,还有一次你们一起到珠宝店。”

“你看见了?”陶依萱先是一讶,接着神色自若的说:“既然这样,我也不隐瞒你了,他那时带我到花店买了九十九朵玫瑰送我,而我手上这枚戒指,便是他在那家珠宝店买来送给我的,他想再跟我在一起。”

穆紫琳正色问道:“陶小姐,依你对以诺的认识,以诺是个花言巧语、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陶依萱不假思索的脱口说:“他当然不是那种人,他说一是一,如果不是出自真心,他绝对不会承诺。

听见陶依萱对言以诺的评价,穆紫琳绽开一抹明朗的笑容,“谢谢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你在说什么?”陶依萱不解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何突然笑得那么开心。

穆紫琳指着自己颈上戴着的那条向日葵的白金项链,甜甜一笑的说:“这条项链,是以诺昨天送给我的,就在你跟他去过的那家珠宝店买的。他还说,那次之所以跟你一起到珠宝店,是陪你去洽谈以后服装展时商借珠宝的事情。你刚才也亲口说了,他不是花言巧语的人,说一是一,所以,我相信他没有骗我。”

说到这里,陶依萱的脸色已冷得吓人,她轻轻叹息后又说:“陶小姐,我说这些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相信以诺以前曾经爱过你,但属于你们的那份感情已经成为过去了,无法再找回来。你的条件这么好,我相信你一定还能再遇见一个你爱他、他也爱你的人。我祝你早日找到那个人,再见。”

说完这些,穆紫琳不再多留,起身走出咖啡馆。

出来后,看见言以诺的车就停在对面,她快步走过去。

坐上车后,言以诺觑向她问:“她跟你说了什么?”原本他是不赞成她来见依萱的,他很清楚以依萱的个性,也许会对紫琳说出很过分的话,但紫琳坚持,他只好送她过来。

“没什么,就聊聊以前你是多么爱她,还向她求了好几次的婚,最后终于求得她答应的事。”系上安全带,她轻描淡写的说。

他立刻皱眉否认,“我没有向她求过婚,连订婚那次也是她自己提的。”

“可是我一进去,她就抬起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告诉我那是你在那家珠宝店买来送给她的。”说这句话时,她脸色很平静,没有一丝怒气,但也没有笑容。

“我没有买过戒指送给她……”一口否认后,他想起什么,又改口说:“呃,是有过一次,那次订婚的时候,我曾买过戒指送她,不过仅止一次。”他紧盯着她,迟疑的问:“你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吧?”

可恶!他真不该答应让她去见依萱的,依萱口才很好,能把白的说成黑的,她在这方面完全不是依萱的对手。

穆紫琳静静的睇视他半晌,车里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沉默,片刻后,她掩着嘴噗哧的笑开了。

“刚才陶小姐说了那么多话,其中只有一句话我很认同,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她说你说一是一,如果不是出自真心,你绝对不会承诺。连她自己都这么说了,你说,我还有什么理由去相信她,而不相信你?”

言以诺立刻醒悟,“所以……你刚才是故意在耍我?”他微微眯起眼,眸里透着某种危险的讯息。

那模样看得穆紫琳有些紧张,她连忙想解释,“呃……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不是……啊——”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就被他封住。

他骛猛的吻住她,狂烈得像要把她给吃进肚子里,让她惊喘不已,接着,他的吻又慢慢的变得绵密而温柔。

她融化在他的吻里,此刻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被她赶出了脑海,只剩下他一个,心房那片被归类为爱情的位置,深深的烙印上了他的名……

而在穆紫琳离开后,一个人坐在咖啡馆的陶依萱,被她临走前丢下的话给震得久久无法回神。

她竟然输了?

还输得这么彻底、这么难看!

她原以为,穆紫琳绝不会是她的对手,没想到,对方竟会用她称赞以诺的话来反击她,让她哑口无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半晌后,陶依萱阴沉难看的脸色才渐渐恢复血色,接着,愤怒的情绪也慢慢化为一抹苦涩的笑。

从这几天言以诺不再接她的电话起,她就该明白,他不可能再回到她身边了。

当年是她先放开他的手,现在她回头想再重新牵起,他却已抓住了别人的手,不愿意再牵住她的了。

错过了,就真的无法再重来,就算再回头,也已事过境迁、物换星移,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美好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