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出清祸害 第十五章

“拜托,我可是完全不懂筹备公司的事,要怎么帮她?”汤品光进康平时,公司早就成立很多年了,他对这些可是一窍不通。

“那你找个懂的人去帮她。”

“怎么?你不打算管她的事了?”汤品光挑眉偷笑。呵,他就知道,一旦自己的后院失火,以诺一定会先回头灭火。

“我没考虑过紫琳的心情是我不对,既然这件事让紫琳这么不舒服,再继续下去,对她的伤害只会更大。”他不想伤害她,更没打算放弃她,所以只能对依萱抱歉了。

“以诺,你答应帮我的,为什么突然反悔?”陶依萱不敢相信,言以诺竟然会半途抽手,这不像他的个性,他一向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言以诺得到汤品光的提醒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一切,要彻底的跟陶依萱保持距离,他将整理出来的资料交给她。

“我没有办法再帮你了,刚才我跟你提过的那位王小姐,对这方面的事很有经验,有她帮你,会比我做的更好。”说完,他留下资料转身就要离开。

“不要走。”陶依萱突然扑上去,从后面抱住他,“我这次回来除了要成立自己的公司,也是为了你,我想再跟你在一起!”

这阵子,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想跟他复合,以诺却都没有什么表示,她不相信他对她已没有任何感情,一定是顾虑到以前的事,所以才迟迟没有回应她。

言以诺扳开她的手,回过身望向她。

“依萱,感情没了就是没了,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

陶依萱描绘精致的柳眉轻轻蹙起,“不,以诺,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当初之所以会跟你提分手,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巴黎待多久,不想耽误你,所以才忍痛说出那样的话,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痛苦!”

言以诺冷冷的看着她,丝毫没有为她此刻脸上表现出来的深情所感动,“当初我没有说出来,是为了顾全你的颜面,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在巴黎的事。”

“你在说什么?我在巴黎除了努力学习服装设计还有什么事?”

见她还想否认,言以诺也不再保留,决定道出多年前的往事。

“你不知道吧?就在你去巴黎三个月后,我曾特地去巴黎看你,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一直在你住处的楼下等你,等了两、三个小时后,你终于回来了,却没想到你身边还带着一个男人,你们一边走、一边热情的拥吻着对方,旁若无人,经过我身边时,你甚至没有发现我,就跟他一起上楼。”瞥了一脸震惊的她,他接着说:“我从巴黎回来后,不久你就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要求。”

听见他说的话,陶依萱美艳的脸上顿时一阵惊慌,“我……以诺,你听我解释,我确实曾经一时迷失过,可我还是爱着你的。真的,你原谅我,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她没想到那件事会被他看到,难怪当时他也不问理由便干脆的答应跟她解除婚约。

“我没怪过你,感情这种事没了就是没了,所以你提出解除婚约时,我一口就答应了。我不想用婚约绑住你,当然会放你自由。”他回来之后,便全心投入工作里,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彻底淡忘掉这段感情。

拉着他的手,陶依萱声泪俱下的央求,“以诺,我知道你恨我背叛了你,我也知道错了,但我相信你一定还爱着我,所以这次回来你才愿意帮我,对不对?对不起,我发誓我以后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再也不会有这种事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言以诺面无表情的抽回自己的手,“依萱,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很明白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所以当时才会成全你。正因为我心里没有任何芥蒂,所以你回来后找我帮忙,我自然没理由不答应帮你。”虽然他们之间早没了爱情,不过基于曾交往过那么多年的份上,他才想说帮她一个忙。

“你一定还在气我,所以才这么说。我知道错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失去你的这几年,我都一直在懊悔中度过。”陶依萱放下自己的骄傲,想求他回心转意,她不相信他对自己已经没有丝毫的感情。

言以诺正色的道:“依萱,我对你确实曾有过一段感情,但那段感情早就消失了。现在我的心,是属于紫琳的,我爱她,任何会让她难过的事我都不会做。”

“是她不让你帮我的?”陶依萱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愤怒。

“不是她,是我自己决定的,爱一个人就不该让她有任何不安和疑虑,我很珍惜跟她之间的感情,不想有任何事情破坏我们。”坚定的说完,言以诺掉头离开,不再多留一分钟。

陶依萱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决然地消失在门外。

方才那个人真的是言以诺吗?他一向冷峻的脸上,居然会流露出那么浓烈的感情?然而讽刺的是,那样的感情却不是属于她,而是另一个女人!

如果当时,他也曾用这样的深情挽留过她,也许,她就不会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了……

她不甘心,她从来没有输过,她要再把言以诺抢回来!

六点一到,康平连锁超商十八楼办公室里的员工,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打完最后一份报表,穆紫琳也准备要下班了,她一边收拾桌面一边想着——

冰箱里的菜没有了,今天妈妈要回家吃饭,她得先赶去买菜,再回家做饭……

拿起手机时,她想起妹妹和莫金的话,于是努力按捺住想打给言以诺的冲动,将手机塞进包包里。

没想到她收好东西才刚起身,手臂就突然被人拽住,她冷不防吓了一跳,抬起头,便看见拉住自己的人是言以诺。

“你做什么?”她脱口问。

言以诺没有多说,只问:“你要走了吗?”

“嗯。”她下意识的点头。

“跟我来。”他握着她的手,在公司同事的注视下走向电梯,丝毫不管那些人投向他们的目光。

“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大家都在看。”已经有一些同事在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了,他意外强势的动作加上周遭的视线,让她不解又惊慌。

“要看就让他们去看。”他不在意的说。

电梯来了,里面站满了要下班的同事,他指着站在最外面的两个人说:“麻烦你们先出来,搭下一班电梯。”

震慑于他的气势,那两个人乖乖的走了出来,让他们进去。

电梯里的人一时面面相觑,有人瞄见言以诺的手握着穆紫琳的,马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在言以诺面前,他们不敢多说什么,但眼神却不停的交换着,犹如闻到腥味的猫儿,几双兴奋的眼睛顿时燃起了熊熊的八卦光芒——

“吼,有奸情。”

“何止是奸情?八成已经勾搭上了。”

“他们手牵手,难道是打算公开奸情?”

“我看见了,是言副总牵着穆紫琳的手……吼,是他先勾搭穆紫琳的?”

“怎么可能?我看是穆紫琳去勾搭他的吧。”

“他们手握得这么紧,该不会是欲火焚身,准备要去开房间了?”

“吼,真想跟去看看……”

那几双探照灯般的眼神,热烈的投注在他们身上,看得穆紫琳背脊发麻,几乎想要逃出去。她觑向一旁的言以诺,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了?突然拉着她,也不管公司的同事会怎么想?

好不容易“叮”地一声,一楼到了,言以诺侧身护着穆紫琳,让其他的同事先出去。

有几个人故意走得很慢,趁机偷偷瞄着他们。

“电梯门要关了。”察觉到那些人八卦的眼神,言以诺伸手按在关门键上,一张冷峻的脸有些不悦,语气很不耐烦的催促。

闻言,那几人只好加快脚步,在电梯门关上前出去,一下子,电梯里只剩下要到地下停车场的言以诺和穆紫琳。

“你可以放手了吧。”穆紫琳出声说。

“不放。”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吃惊的盯住他。这霸道任性的话,怎么可能出自于一向冷静自制的他嘴里?

“我不会放手的。”言以诺再说一次。

她瞪大眼注视他,不敢随便猜测他话里的意思。

言以诺接着再说:“对不起,这阵子为了帮依萱筹备公司的事,冷落了你,以后不会了。”

穆紫琳不敢相信耳边听到的话,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半句话都挤不出来。

电梯很快到了地下停车场,她一脸呆滞的被他牵了出去,直接坐上他的车,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依萱那边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也找别人帮她了。”

穆紫琳不知道此时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但一般压抑不住的喜悦从胸口涌出来,涌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她开心得忍不住想欢呼、尖叫。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花店。”

“喔。”她轻应一声,没有再多问什么,可嘴角再也藏不住笑意的高高翘起。

言以诺发动车子,驱车驶离停车场后,开口解释他跟陶依萱的关系。

“我跟依萱曾经交往了很多年,也订过婚,但是三年前就解除了婚约。现在我对她只是朋友之情,没有任何男女之爱。我不知道品光是怎么做到的,可以见一个爱一个,但我跟他不一样,我一次只能爱一个。我的心里早已没有她的位置,现在这里只有你。”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宣示自己的感情。

她动容的紧抿着唇,“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跟她……”

她的体贴让他更心疼了,“你没有错,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忽略你的感受去帮她,更不该什么都不跟你解释,造成你的误解。不过,我也希望以后你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事要跟我说,我才会知道。”

“嗯。”穆紫琳轻轻颔首。

她虽然答应了,言以诺心里却明白,以紫琳忍让的性子,若是再受了什么委屈,也许还是会什么都不说。不过从现在起,他会多放一些心思在她身上,就像这次的事,如果他多关心她,也许就能早一点察觉她抑郁不乐的心情。

车子很快来到一间花店前,他带着她下车走进去。

“咦?你要买花吗?”穆紫琳好奇的问。

“对,你喜欢什么花?”

“我?你要送我花?”她不敢置信的道。

看见她吃惊的表情,言以诺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很失职的男友,交往到现在,他从没送过她花,所以才会连这样的小事都让她这么惊讶。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花,干脆带你亲自来挑。”

她眼里满溢着惊喜,梭巡着店里琳琅满目的花,目光最后停在向日葵上。

她想起了台东言以诺姑姑种的那一大片金黄色向日葵花海,她曾经在那里度过开心的两天。

言以诺没有忽略她的眼神,立刻让店员包起了一大束向日葵,从店员手里接过花,亲自送给她。

“谢谢。”她爱不释手的看着那束花,才抬起头想说什么时,就听见他先开口。

“那天我跟依萱约好了要谈她公司筹备的事,经过花店,她说想买花送给一个住院的朋友,我才会陪她进来。那些花是她自己买的,不是我送她的。”

“你那天看见我了?”她有些诧异。

“没有,是品光跟我说的。”而汤品光会知道,很显然是穆紫文告诉他的。

明白是自己误会了他,穆紫琳抱着一大束向日葵,羞窘的把头埋进花束里。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为了这件事,她还难过了好久。

“紫琳,以后你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问我,这是你的权利,你不用顾虑太多。”

言以诺沉吟了下,接着说:“这次的误会我们两个人都有责任,你错在什么都不问,我错在什么都没有说。”

她轻轻颔首,认同了他的话,“嗯,以后我不会再自己胡思乱想了,再有什么事,我一定会问清楚。”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