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五章

“尔谦哥,你要走啦,再陪人家一下嘛。”坐在病床上的游丽茹,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央求。

“我……”瞥见游志茂投来的请求眼神,原本要走人的甘尔谦,勉为其难的答应再多留一下。“好吧,不过只能再十分钟,我待会还有事。”这几日天天都被好友找来医院探望游丽茹,令他已经颇感不耐。

其实经过几天的休养,她已经没什么大碍,但游家仍担心她的身体,所以让她继续留在医院,并请了看护二十四小时照顾她。

她仰药前,居然留下一封遗书,内容写着是因为他对她太冷淡,而让她萌生厌世的念头,为此,游家长辈对他颇不谅解。

这简直是莫名其妙,是她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又不是他叫她自杀,关他什么事?如果不是好友一再拜托,他一点都不想再见到她。

游志茂在妹妹的示意下,悄悄离开病房,让两人独处。

游丽茹仰起有些苍白的脸,用细软的嗓音说:“尔谦哥,我知道我做出这样的傻事,你很不高兴,可是你都不理我,真的让我很痛苦,我知道你现在爱的人是江梓绪,我也不敢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不要对我那么冷淡,好不好?”

听见她这么说,甘尔谦口气也和缓了一些,“你确实做了很傻的事,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是志茂的妹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你出事我难免也会替你担心。”

她眼里霎时浮起泪水,吸吸鼻子,扑入他怀里冀求他的怜惜。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了,你不要生我的气。”

甘尔谦僵着脸,不想太刺激她,忍着推开她的冲动。“嗯。你好好休养,早点出院,不要让你爸妈还有志茂担心。”

偎在他胸前,她撒娇的说:“尔谦哥,我想吃水果,你可不可以帮我……”

她话未说完,甘尔谦便接腔说道:“好,我帮你叫看护进来削给你吃,你等一下。”说着,他走出病房,在交谊厅找到看护,吩咐她进去照顾游丽茹后,他迫不及待的离开医院。

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江梓绪的生日。

他已为她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想象着她届时会有怎样的反应,令他唇边的笑容加深。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叮咚。

甘尔谦打开大门迎入客人。

“噫,你家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第一次来的江梓绪稍微打量了下客厅的布置后,笑道。

“哦,你想象的是怎样?”

“我以为装潢会比较冷硬,想不到会这么温馨雅致。”

“你喜欢吗?”

“嗯,这里不像单身贵族住的地方,有一种家的感觉。”屋里明亮的色系令人感觉很舒服。

“这是我大哥的建设公司,长期配合的一位设计师设计的。”他们三兄弟二十五岁后,就被老妈给踢出来自立门户,也许是受到母亲品味的影响,他们三兄弟住所的布置,都偏向明亮温暖的感觉。

“晚餐我准备好了,跟我过来。”他兴匆匆的拉着她的手走到饭厅,绅士般的为她拉开一张椅子让她入座。

看着满桌子的佳肴,她讶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是很想为她亲手做一顿料理庆祝生日,奈何他没有大哥的好厨艺,只得作罢,“这些是我从饭店的餐厅订来的菜。”他取饼水晶杯,为两人斟了些红酒,举杯与她轻碰。“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她轻笑,浅酌一口红酒。

“等吃饱后,我有一样礼物要送你。”他嘴角透着可疑的笑容,眼里有着某种热切的期待。

“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他脸上的表情,令她忍不住这么联想。

“当然不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待会你就知道了。”

不久,享用完大餐,两人来到客厅,甘尔谦突然把电灯关掉。

“为什么要阔灯?”江梓绪疑惑的问。

“等一下你就知道。”他眉开眼笑的走进卧室。

不知他究竟安排了什么,她耐心的坐在客厅里。

须臾,他走出来,说:“可以开灯了。”

“噢。”她打亮灯光,目瞪口呆的瞬住眼前的男人。

“你这是……做什么?”他在自己的脖子别上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白色的衬衫敞开着,**出他劲实的胸膛,下身虽穿着长裤,裤头的扣子却是解开的,整个人弥漫着一股慵懒性感的暧昧气息,看得她忍不住面颊微微臊红。

“今晚,我属于你所有,你可以任意的使用我。”他语气挑逗,放了首音乐,握起她的手,拥着她跳了支舞。

他就是那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江梓绪微愕,随即面露浅笑,跟着节奏,轻踩着舞步。

“你的意思是说,我今晚可以要你做任何的事?”他半luo的胸膛以及环在她腰间的那只温柔又强壮的手臂,令她耳根发热,她的呼吸因他炽烈的注视而不稳,她的脚步有些虚浮,但仍力持镇定,努力抗拒眼前美色的诱惑。

“没错。”他灼热的眼神散发着浓烈的引诱,打算在今晚献上自己,让两人完完全全的属于彼此。他不会对她来硬的,但她可没说不能勾引她。

她有点意乱情迷了,别开眼神,不去看面前那张充满着魅惑的俊脸,清亮的嗓音隐含着一丝笑意,徐徐启口。

“那么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吗?我一直很想看男人洗厕所,你可以洗一次给我看吗?”

“洗、厕、所?”他错愕的瞪着她,无法理解此时此刻,她的嘴里怎么会迸出这么奇怪的三个字来。

“嗯,你刚不是说,我今晚可以任意使用你吗?会洗给我看吧?”

甘尔谦嘴角怞搐了下,拧眉瞪着她片刻,这才咬牙切齿的开口。

“如果你这么想看的话,好,我、洗。”

“真的?太好了!”她笑弯眉眼。

来到洗手间,她倚在门框边,含笑看着他卷起衣袖,拿起清洁剂准备要动手清洗厕所。

甘尔谦目光一扫,立刻发现一件事。

“我家的厕所很干净,看来没什么可清洗的。”他暗暗决定要替每周来打扫的清洁工加薪。

“没关系,虽然干净,你还是可以从头清洗一次,我很想欣赏你洗厕所的英姿。”

洗厕所哪有英姿可言?她打定主意非要整他不可就是了!这不解风情的可恶女人,他把自己送给她,可不是为了让她使唤他做这种事的,而是……

甘尔谦不情不愿的清洗起厕所。

他并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小时候他家老妈常使唤他们兄弟做家事,还告诫他们兄弟说:“男人只会赚钱没有用,还要会帮忙处理家务,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所以这种事情难不了他。

甘尔谦一边洗,一边在心里低咒,没多久,便俐落的清洗完了。

“想不到你做得这么熟练。”江梓绪有点意外。

“因为这种事,我二十岁以前常做。现在呢,女王陛下还有什么吩咐?”他扬眉,眼波大力放电,想让她迷倒在自己的西装裤下。

她被他电到了,心头狂跳一下,但并没有失去理智,灵眸一转,笑道:“你既然这么会打扫,我想到我家这个星期也该整理了,你就……”

“江梓绪,你可以再过分一点!”他拢起眉峰,恶狠狠的盯着她。

适才喝的酒让她的面颊熏染一层樱红,她笑吟吟的开口。

“我跟你开玩笑的,陪我到外面吹吹风吧。”再继续留在屋内,她怕她最后会把持不住自己。

如此诱人的她令他的体温升高,血液沸腾,但他不敢轻举妄动,只对她说。

“我会继续等,等你完全把心交给我的那天。”虽然想要她,想要她身心完完全全属于他,但他不会强迫她,他会等到她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她的回应是,眉梢眼角都漾起一抹温柔的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甘尔谦对游丽茹的耐心只维持了一个多月,便不耐烦她的纠缠。他不是她的保姆,没有义务陪她解闷,因此决定彻底疏离她。

只要是她打来找他的电话,一律不接,她透过游志茂想约他见面,他也通通拒绝,只希望能让她对他彻底的死心。

一厢情愿的感情并不好受,当初在追求梓绪时,他也曾经历过,所以希望她能尽快从他身上转移开感情,去另外寻找与她相爱的人。

因此在看到游丽茹又来公司找他,他皱拢眉峰,板起脸孔斥道。

“丽茹,这是工作场所,不是玩耍串门子的地方,我不希望你动不动就跑来这里打扰公司同事。”

“尔谦哥,我只是想来看你而已,我不会打扰他们的。”她按捺下想发作的脾气,堆起讨好的娇笑说。

见她仍不死心,甘尔谦索性冷着脸跟她把话挑明,“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愈纠缠只会让我对你愈反感。”

他毫不留情的话令她一震,她用一双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见他脸上仍是一脸漠然,没有流露出丝毫怜惜之意,她屈辱的咬着唇,夺门而出。

离开上晋,看到不远处走来的江梓绪,她充满嗔恨的眼神睨瞪她。

都是这个女人害的,所以尔谦哥才会这么讨厌她。

“我绝不会输给你的,你不要得意。”经过江梓绪身边,游丽茹冷冷撂下话。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经过四、五个月来的交涉与谈判,上晋终于在今天与丰速签下了并购的合约,晚上,甘尔谦特别包下一间酒吧,让所有员工一起狂欢庆祝。

吧台里的两名调酒师忙着调制一杯杯的调酒,江梓绪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角,含笑看着甘尔谦与同事们在舞台上又跳又唱,将酒吧里的气氛炒得很High。

酒精让员工的情绪都沸腾起来,闹得更凶了,有人过来拉起她。

“梓绪,你不要只是坐在那边看嘛,跟老大跳一支舞庆祝一下呀。”

“我不……”话未说完,就见一只手臂陡然拉过她,将她拥进怀里,一双微醺的眼瞪向那名男同事警告。

“阿同,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耙碰她,不知道梓绪是我的女人吗?”

被叫阿同的男子,吃吃的笑着道:“老大,冤枉呀,我只是要她过去跟你跳舞而已。”他举起双手表示无辜,接着大声说:“全公司的同事都知道,梓绪是老大的女朋友,绝对不会有人胆敢肖想她的,对不对呀?”

“没错!除非想被老大砍死……”

一时之间,酒吧里传来哄笑声,知道自家老大爱吃醋,有人故意闹他——

“老大,你不快点把梓绪娶回家,小心她被别人给抢走。”

“没错,梓绪很抢手哦,我们公司楼下那家茂讯科技里有个经理,好像就对梓绪很有意思唷。”

“还有,楼下大门的那个警卫每次看见梓绪都笑得特别开心。”

“何只如此,就连我们隔壁那所幼稚园的一个小男生,也说他长大后要跟梓绪结婚呢。”

知道他们是存心的,甘尔谦扬眉的开口。

“很好,看来你们这群八卦男,一点也不输给三姑六婆,下次新软体的行销,就由你们负责挑选一百个主妇来试玩我们新的游戏软体。”

透过这种口耳相传的行销方式,往往比在电视或媒体上刊登广告效果更惊人,因此上晋一有新游戏软体推出,便会在几个地方寻找一批人来试玩软体。

这些人里并不仅限于学生,还包括主妇与上班族,只要他们的评价不错,口碑便能很快建立起来,一旦正式推出,销量通常很好。

“啊,老大,找人这种事我最不擅长了!”有人惊叫。

“就这样决定了,陈同、陆品其、林浩德、张孟先,那一百个妈妈下次就拜托你们了。”

被点到名字的几个人霎时哀声惨叫。要寻找一批不特定的人来试玩软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找到愿意配合的团体,否则就要站在街头一个个“拉客”,还要送上精美的小礼物,才能吸引得了人愿意花时间来试玩。

江梓绪莞尔轻笑,甘尔谦趁着大家没注意,拉着她悄悄走出酒吧透透气。

“是哪个小表不知死活,敢说长大后要娶你的?”一出来他便追问。

“那小孩是住在我家附近的孩子,只是童言童语。”刚喝了一杯调酒,她的面颊透着一层红晕,浅笑着说。

“就算是童言童语也不行,明天指给我看是哪个小子,我要去警告他,你将来的丈夫,是我,绝对不会是他。”

“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竟跟个小孩一般见识!”她笑斥。

“梓绪,干脆我们结婚吧。”甘尔谦神色认真的说。他想在她的身分上冠上他妻子的头衔,这样他就有权不准任何人觊觎她。

江梓绪闻言讶然望住他。“我还没毕业,怎么可能嫁给你。”

“那有什么关系?你已经成年可以嫁人了。结婚之后,你若是想再继续读书,我不会阻止你。”

她轻轻摇首,“太快了,我没打算这么早结婚。”

“我们已经交往半年了,怎么会快?”对他来说,交往不到一个月便结婚,那才叫快。

她温声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都还年轻,太早了,况且你现在事业才在起步,而我也还没完成学业,等日后都稳定下来,再说吧。”

她说的也不是没道理,甘尔谦改口说:“要不然,先订婚也可以。”

“我……”她才启口,就见有个同事从酒吧里出来,看见他们,快步走来。

“老大,你手机没带着,刚才游志茂打电话过来,要你立刻赶到万平医院去一趟。”

“为什么?”

“他没说得很清楚,好像是他妹妹出事了。”

甘尔谦拢起眉峰。“他妹妹出事,关我什么事?”游丽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她一住院,就找他过去,他们不会是把他当成游家人了吧。

“别这样,好歹你跟游志茂总是朋友一场,你还是过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江梓绪安抚他。

“好吧。”他有几分不情愿的答腔。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我要负什么责任?又下是我叫她吞那些药的!”甘尔谦对着话筒怒道。

电话那端,游志茂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不爱丽茹,但如果不是因为你对她的态度太恶劣,伤害到她,她又怎么会想寻死,你敢说你不用负任何道义责任吗?”

他反驳,“如果以你的论调来说,今天若是有一个人也对你纠缠不休,你冷漠以待,后来她跑去跳河,你也会为她的死而负责到底吗?会吗?”他厉声诘问。

上一次游丽茹服药自杀,他耐心的到医院去探望了她十几天,这次又上演同样的剧码,烦不烦呀。

话筒一时没有声音,过了须臾才又出声。

“我知道是丽茹一厢情愿,但她是我妹妹,而你是我的好友,你也认识丽茹很多年了,就算你对她没有感情,总也有些情分在吧?难道就不能基于人情去医院看看她吗?”游志茂缓下嗓音,软言相求,“她为了你不肯进食,我们全家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你忍心看她因为这样,让身体更加虚弱吗?”

尔谦前几天到医院看过丽茹一次后,就不再去探望妹妹,结果她便用绝食的方法威胁他们必须找他过去,无奈之余,他这个做大哥的,也只好放下身段来求尔谦了。,听好友这么低声下气,甘尔谦也息了怒气。“志茂,你们也好好劝劝她,别再这样拿自己的性命胡闹,迟早有一天会弄假成真。”

游志茂叹气,“我劝过她很多次了,她就是放不下对你的感情,我也没办法。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敷衍她一下好不好?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要对她那么疾言厉色,如果你对她的态度能友善一点,说不定丽茹反而不会那么执着了。”

他了解丽茹的个性,愈得不到的就愈想得到,所以尔谦愈是拒绝她,她就愈加不甘心的想得到他。

“我不能承诺你什么,我只能说尽量试试看。”他实在没什么耐性去哄那个骄蛮的大小姐,她最好不要把他的耐心给磨光。

挂断电话,甘尔谦这才发现女友微笑的杵在门边看着他。

他走过去拉她一起坐在沙发上。

“梓绪,你说我该怎么做?”

“好好跟她谈谈吧。”心知他指的是什么事,江梓绪轻声说:“如果无法开导她,以她的个性,最后可能真的会闹出不可收拾的事。”

“我真是招谁惹谁了我。”他没好气的皱起浓眉。

“谁叫你太有魅力了。”她低笑,任由他握着她的手,贴上他俊挺的脸颊上摩娑着。

“我真的那么有魅力?”他狐疑的瞅她。“那为什么你没有迷倒在我的西装裤下?”他还记得三个月前她生日时,他牺牲色相挑逗她,她就像个贞节烈女一样无动于衷。

“如果我没有被你迷住,又怎么可能答应跟你交往。”她笑着催促,“你不是要去医院看游丽茹吗,还不快去?”

“哪有人像你这样,赶着自己的男朋友去看别的女人?”他不满的抱怨。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心不在她身上。”她安抚的接着说:“快去吧,晚上我煮一桌好料的给你吃。”

“真的?”甘尔谦黑眸一亮。自从吃过梓绪煮的料理后,他便爱死她做的菜,她的菜就跟她的人一样,很对他的胃口。

“嗯。”她温柔的拉起他,笑吟吟的将他送出办公室。“快点去,才能早点回来载我去买食材。”

就是因为对他有信心,所以她才不介意他去看游缓茹,但这样放任游缓茹继续以这种自戕的方式来求得他的怜爱也不是办法。

这件事若不彻底解决,恐怕对她和他,都将会是一件很大的困扰,游丽茹会像个恶灵一样,纠缠在他们两人之间。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