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五章

「爾謙哥,你要走啦,再陪人家一下嘛。」坐在病床上的游麗茹,用可憐兮兮的語氣央求。

「我……」瞥見游志茂投來的請求眼神,原本要走人的甘爾謙,勉為其難的答應再多留一下。「好吧,不過只能再十分鐘,我待會還有事。」這幾日天天都被好友找來醫院探望游麗茹,令他已經頗感不耐。

其實經過幾天的休養,她已經沒什麼大礙,但游家仍擔心她的身體,所以讓她繼續留在醫院,並請了看護二十四小時照顧她。

她仰藥前,居然留下一封遺書,內容寫著是因為他對她太冷淡,而讓她萌生厭世的念頭,為此,游家長輩對他頗不諒解。

這簡直是莫名其妙,是她不把自己的生命當一回事,又不是他叫她自殺,關他什麼事?如果不是好友一再拜托,他一點都不想再見到她。

游志茂在妹妹的示意下,悄悄離開病房,讓兩人獨處。

游麗茹仰起有些蒼白的臉,用細軟的嗓音說︰「爾謙哥,我知道我做出這樣的傻事,你很不高興,可是你都不理我,真的讓我很痛苦,我知道你現在愛的人是江梓緒,我也不敢再奢求什麼,只希望你不要對我那麼冷淡,好不好?」

听見她這麼說,甘爾謙口氣也和緩了一些,「你確實做了很傻的事,以後不要再這樣了。你是志茂的妹妹,就像我的妹妹一樣,你出事我難免也會替你擔心。」

她眼里霎時浮起淚水,吸吸鼻子,撲入他懷里冀求他的憐惜。

「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做這種事了,你不要生我的氣。」

甘爾謙僵著臉,不想太刺激她,忍著推開她的沖動。「嗯。你好好休養,早點出院,不要讓你爸媽還有志茂擔心。」

偎在他胸前,她撒嬌的說︰「爾謙哥,我想吃水果,你可不可以幫我……」

她話未說完,甘爾謙便接腔說道︰「好,我幫你叫看護進來削給你吃,你等一下。」說著,他走出病房,在交誼廳找到看護,吩咐她進去照顧游麗茹後,他迫不及待的離開醫院。

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江梓緒的生日。

他已為她準備了一個生日禮物,想象著她屆時會有怎樣的反應,令他唇邊的笑容加深。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叮咚。

甘爾謙打開大門迎入客人。

「噫,你家跟我想象的有點不一樣。」第一次來的江梓緒稍微打量了下客廳的布置後,笑道。

「哦,你想象的是怎樣?」

「我以為裝潢會比較冷硬,想不到會這麼溫馨雅致。」

「你喜歡嗎?」

「嗯,這里不像單身貴族住的地方,有一種家的感覺。」屋里明亮的色系令人感覺很舒服。

「這是我大哥的建設公司,長期配合的一位設計師設計的。」他們三兄弟二十五歲後,就被老媽給踢出來自立門戶,也許是受到母親品味的影響,他們三兄弟住所的布置,都偏向明亮溫暖的感覺。

「晚餐我準備好了,跟我過來。」他興匆匆的拉著她的手走到飯廳,紳士般的為她拉開一張椅子讓她入座。

看著滿桌子的佳肴,她訝道︰「這些都是你做的?」

「當然……不是。」是很想為她親手做一頓料理慶祝生日,奈何他沒有大哥的好廚藝,只得作罷,「這些是我從飯店的餐廳訂來的菜。」他取過水晶杯,為兩人斟了些紅酒,舉杯與她輕踫。「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她輕笑,淺酌一口紅酒。

「等吃飽後,我有一樣禮物要送你。」他嘴角透著可疑的笑容,眼里有著某種熱切的期待。

「不會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吧?」他臉上的表情,令她忍不住這麼聯想。

「當然不是,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稀世珍寶,待會你就知道了。」

不久,享用完大餐,兩人來到客廳,甘爾謙突然把電燈關掉。

「為什麼要闊燈?」江梓緒疑惑的問。

「等一下你就知道。」他眉開眼笑的走進臥室。

不知他究竟安排了什麼,她耐心的坐在客廳里。

須臾,他走出來,說︰「可以開燈了。」

「噢。」她打亮燈光,目瞪口呆的瞬住眼前的男人。

「你這是……做什麼?」他在自己的脖子別上一個紅色的蝴蝶結,白色的襯衫敞開著,**出他勁實的胸膛,下身雖穿著長褲,褲頭的扣子卻是解開的,整個人彌漫著一股慵懶性感的曖昧氣息,看得她忍不住面頰微微臊紅。

「今晚,我屬于你所有,你可以任意的使用我。」他語氣挑逗,放了首音樂,握起她的手,擁著她跳了支舞。

他就是那件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稀世珍寶?江梓緒微愕,隨即面露淺笑,跟著節奏,輕踩著舞步。

「你的意思是說,我今晚可以要你做任何的事?」他半luo的胸膛以及環在她腰間的那只溫柔又強壯的手臂,令她耳根發熱,她的呼吸因他熾烈的注視而不穩,她的腳步有些虛浮,但仍力持鎮定,努力抗拒眼前美色的誘惑。

「沒錯。」他灼熱的眼神散發著濃烈的引誘,打算在今晚獻上自己,讓兩人完完全全的屬于彼此。他不會對她來硬的,但她可沒說不能勾引她。

她有點意亂情迷了,別開眼神,不去看面前那張充滿著魅惑的俊臉,清亮的嗓音隱含著一絲笑意,徐徐啟口。

「那麼你能為我做一件事嗎?我一直很想看男人洗廁所,你可以洗一次給我看嗎?」

「洗、廁、所?」他錯愕的瞪著她,無法理解此時此刻,她的嘴里怎麼會迸出這麼奇怪的三個字來。

「嗯,你剛不是說,我今晚可以任意使用你嗎?會洗給我看吧?」

甘爾謙嘴角怞搐了下,擰眉瞪著她片刻,這才咬牙切齒的開口。

「如果你這麼想看的話,好,我、洗。」

「真的?太好了!」她笑彎眉眼。

來到洗手間,她倚在門框邊,含笑看著他卷起衣袖,拿起清潔劑準備要動手清洗廁所。

甘爾謙目光一掃,立刻發現一件事。

「我家的廁所很干淨,看來沒什麼可清洗的。」他暗暗決定要替每周來打掃的清潔工加薪。

「沒關系,雖然干淨,你還是可以從頭清洗一次,我很想欣賞你洗廁所的英姿。」

洗廁所哪有英姿可言?她打定主意非要整他不可就是了!這不解風情的可惡女人,他把自己送給她,可不是為了讓她使喚他做這種事的,而是……

甘爾謙不情不願的清洗起廁所。

他並不是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小時候他家老媽常使喚他們兄弟做家事,還告誡他們兄弟說︰「男人只會賺錢沒有用,還要會幫忙處理家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所以這種事情難不了他。

甘爾謙一邊洗,一邊在心里低咒,沒多久,便俐落的清洗完了。

「想不到你做得這麼熟練。」江梓緒有點意外。

「因為這種事,我二十歲以前常做。現在呢,女王陛下還有什麼吩咐?」他揚眉,眼波大力放電,想讓她迷倒在自己的西裝褲下。

她被他電到了,心頭狂跳一下,但並沒有失去理智,靈眸一轉,笑道︰「你既然這麼會打掃,我想到我家這個星期也該整理了,你就……」

「江梓緒,你可以再過分一點!」他攏起眉峰,惡狠狠的盯著她。

適才喝的酒讓她的面頰燻染一層櫻紅,她笑吟吟的開口。

「我跟你開玩笑的,陪我到外面吹吹風吧。」再繼續留在屋內,她怕她最後會把持不住自己。

如此誘人的她令他的體溫升高,血液沸騰,但他不敢輕舉妄動,只對她說。

「我會繼續等,等你完全把心交給我的那天。」雖然想要她,想要她身心完完全全屬于他,但他不會強迫她,他會等到她心甘情願的那一天。

她的回應是,眉梢眼角都漾起一抹溫柔的笑。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甘爾謙對游麗茹的耐心只維持了一個多月,便不耐煩她的糾纏。他不是她的保姆,沒有義務陪她解悶,因此決定徹底疏離她。

只要是她打來找他的電話,一律不接,她透過游志茂想約他見面,他也通通拒絕,只希望能讓她對他徹底的死心。

一廂情願的感情並不好受,當初在追求梓緒時,他也曾經歷過,所以希望她能盡快從他身上轉移開感情,去另外尋找與她相愛的人。

因此在看到游麗茹又來公司找他,他皺攏眉峰,板起臉孔斥道。

「麗茹,這是工作場所,不是玩耍串門子的地方,我不希望你動不動就跑來這里打擾公司同事。」

「爾謙哥,我只是想來看你而已,我不會打擾他們的。」她按捺下想發作的脾氣,堆起討好的嬌笑說。

見她仍不死心,甘爾謙索性冷著臉跟她把話挑明,「我對你沒有任何感覺,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你愈糾纏只會讓我對你愈反感。」

他毫不留情的話令她一震,她用一雙泫然欲泣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見他臉上仍是一臉漠然,沒有流露出絲毫憐惜之意,她屈辱的咬著唇,奪門而出。

離開上晉,看到不遠處走來的江梓緒,她充滿嗔恨的眼神睨瞪她。

都是這個女人害的,所以爾謙哥才會這麼討厭她。

「我絕不會輸給你的,你不要得意。」經過江梓緒身邊,游麗茹冷冷撂下話。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經過四、五個月來的交涉與談判,上晉終于在今天與豐速簽下了並購的合約,晚上,甘爾謙特別包下一間酒吧,讓所有員工一起狂歡慶祝。

吧台里的兩名調酒師忙著調制一杯杯的調酒,江梓緒只是安靜的坐在一角,含笑看著甘爾謙與同事們在舞台上又跳又唱,將酒吧里的氣氛炒得很High。

酒精讓員工的情緒都沸騰起來,鬧得更凶了,有人過來拉起她。

「梓緒,你不要只是坐在那邊看嘛,跟老大跳一支舞慶祝一下呀。」

「我不……」話未說完,就見一只手臂陡然拉過她,將她擁進懷里,一雙微醺的眼瞪向那名男同事警告。

「阿同,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啦!敢踫她,不知道梓緒是我的女人嗎?」

被叫阿同的男子,吃吃的笑著道︰「老大,冤枉呀,我只是要她過去跟你跳舞而已。」他舉起雙手表示無辜,接著大聲說︰「全公司的同事都知道,梓緒是老大的女朋友,絕對不會有人膽敢肖想她的,對不對呀?」

「沒錯!除非想被老大砍死……」

一時之間,酒吧里傳來哄笑聲,知道自家老大愛吃醋,有人故意鬧他——

「老大,你不快點把梓緒娶回家,小心她被別人給搶走。」

「沒錯,梓緒很搶手哦,我們公司樓下那家茂訊科技里有個經理,好像就對梓緒很有意思唷。」

「還有,樓下大門的那個警衛每次看見梓緒都笑得特別開心。」

「何只如此,就連我們隔壁那所幼稚園的一個小男生,也說他長大後要跟梓緒結婚呢。」

知道他們是存心的,甘爾謙揚眉的開口。

「很好,看來你們這群八卦男,一點也不輸給三姑六婆,下次新軟體的行銷,就由你們負責挑選一百個主婦來試玩我們新的游戲軟體。」

透過這種口耳相傳的行銷方式,往往比在電視或媒體上刊登廣告效果更驚人,因此上晉一有新游戲軟體推出,便會在幾個地方尋找一批人來試玩軟體。

這些人里並不僅限于學生,還包括主婦與上班族,只要他們的評價不錯,口碑便能很快建立起來,一旦正式推出,銷量通常很好。

「啊,老大,找人這種事我最不擅長了!」有人驚叫。

「就這樣決定了,陳同、陸品其、林浩德、張孟先,那一百個媽媽下次就拜托你們了。」

被點到名字的幾個人霎時哀聲慘叫。要尋找一批不特定的人來試玩軟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找到願意配合的團體,否則就要站在街頭一個個「拉客」,還要送上精美的小禮物,才能吸引得了人願意花時間來試玩。

江梓緒莞爾輕笑,甘爾謙趁著大家沒注意,拉著她悄悄走出酒吧透透氣。

「是哪個小鬼不知死活,敢說長大後要娶你的?」一出來他便追問。

「那小孩是住在我家附近的孩子,只是童言童語。」剛喝了一杯調酒,她的面頰透著一層紅暈,淺笑著說。

「就算是童言童語也不行,明天指給我看是哪個小子,我要去警告他,你將來的丈夫,是我,絕對不會是他。」

「你不要這麼幼稚好不好?竟跟個小孩一般見識!」她笑斥。

「梓緒,干脆我們結婚吧。」甘爾謙神色認真的說。他想在她的身分上冠上他妻子的頭餃,這樣他就有權不準任何人覬覦她。

江梓緒聞言訝然望住他。「我還沒畢業,怎麼可能嫁給你。」

「那有什麼關系?你已經成年可以嫁人了。結婚之後,你若是想再繼續讀書,我不會阻止你。」

她輕輕搖首,「太快了,我沒打算這麼早結婚。」

「我們已經交往半年了,怎麼會快?」對他來說,交往不到一個月便結婚,那才叫快。

她溫聲解釋,「我的意思是,我們都還年輕,太早了,況且你現在事業才在起步,而我也還沒完成學業,等日後都穩定下來,再說吧。」

她說的也不是沒道理,甘爾謙改口說︰「要不然,先訂婚也可以。」

「我……」她才啟口,就見有個同事從酒吧里出來,看見他們,快步走來。

「老大,你手機沒帶著,剛才游志茂打電話過來,要你立刻趕到萬平醫院去一趟。」

「為什麼?」

「他沒說得很清楚,好像是他妹妹出事了。」

甘爾謙攏起眉峰。「他妹妹出事,關我什麼事?」游麗茹又不是他的什麼人,她一住院,就找他過去,他們不會是把他當成游家人了吧。

「別這樣,好歹你跟游志茂總是朋友一場,你還是過去看看吧,說不定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地方。」江梓緒安撫他。

「好吧。」他有幾分不情願的答腔。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我要負什麼責任?又下是我叫她吞那些藥的!」甘爾謙對著話筒怒道。

電話那端,游志茂嚴肅的說︰「我知道你不愛麗茹,但如果不是因為你對她的態度太惡劣,傷害到她,她又怎麼會想尋死,你敢說你不用負任何道義責任嗎?」

他反駁,「如果以你的論調來說,今天若是有一個人也對你糾纏不休,你冷漠以待,後來她跑去跳河,你也會為她的死而負責到底嗎?會嗎?」他厲聲詰問。

上一次游麗茹服藥自殺,他耐心的到醫院去探望了她十幾天,這次又上演同樣的劇碼,煩不煩呀。

話筒一時沒有聲音,過了須臾才又出聲。

「我知道是麗茹一廂情願,但她是我妹妹,而你是我的好友,你也認識麗茹很多年了,就算你對她沒有感情,總也有些情分在吧?難道就不能基于人情去醫院看看她嗎?」游志茂緩下嗓音,軟言相求,「她為了你不肯進食,我們全家都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你忍心看她因為這樣,讓身體更加虛弱嗎?」

爾謙前幾天到醫院看過麗茹一次後,就不再去探望妹妹,結果她便用絕食的方法威脅他們必須找他過去,無奈之余,他這個做大哥的,也只好放下身段來求爾謙了。,听好友這麼低聲下氣,甘爾謙也息了怒氣。「志茂,你們也好好勸勸她,別再這樣拿自己的性命胡鬧,遲早有一天會弄假成真。」

游志茂嘆氣,「我勸過她很多次了,她就是放不下對你的感情,我也沒辦法。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敷衍她一下好不好?就算不喜歡她,也不要對她那麼疾言厲色,如果你對她的態度能友善一點,說不定麗茹反而不會那麼執著了。」

他了解麗茹的個性,愈得不到的就愈想得到,所以爾謙愈是拒絕她,她就愈加不甘心的想得到他。

「我不能承諾你什麼,我只能說盡量試試看。」他實在沒什麼耐性去哄那個驕蠻的大小姐,她最好不要把他的耐心給磨光。

掛斷電話,甘爾謙這才發現女友微笑的杵在門邊看著他。

他走過去拉她一起坐在沙發上。

「梓緒,你說我該怎麼做?」

「好好跟她談談吧。」心知他指的是什麼事,江梓緒輕聲說︰「如果無法開導她,以她的個性,最後可能真的會鬧出不可收拾的事。」

「我真是招誰惹誰了我。」他沒好氣的皺起濃眉。

「誰叫你太有魅力了。」她低笑,任由他握著她的手,貼上他俊挺的臉頰上摩娑著。

「我真的那麼有魅力?」他狐疑的瞅她。「那為什麼你沒有迷倒在我的西裝褲下?」他還記得三個月前她生日時,他犧牲色相挑逗她,她就像個貞節烈女一樣無動于衷。

「如果我沒有被你迷住,又怎麼可能答應跟你交往。」她笑著催促,「你不是要去醫院看游麗茹嗎,還不快去?」

「哪有人像你這樣,趕著自己的男朋友去看別的女人?」他不滿的抱怨。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的心不在她身上。」她安撫的接著說︰「快去吧,晚上我煮一桌好料的給你吃。」

「真的?」甘爾謙黑眸一亮。自從吃過梓緒煮的料理後,他便愛死她做的菜,她的菜就跟她的人一樣,很對他的胃口。

「嗯。」她溫柔的拉起他,笑吟吟的將他送出辦公室。「快點去,才能早點回來載我去買食材。」

就是因為對他有信心,所以她才不介意他去看游緩茹,但這樣放任游緩茹繼續以這種自戕的方式來求得他的憐愛也不是辦法。

這件事若不徹底解決,恐怕對她和他,都將會是一件很大的困擾,游麗茹會像個惡靈一樣,糾纏在他們兩人之間。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