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四章

戀愛不只讓女人擁有好氣色,也讓男人神采飛揚、眉飛色舞,連走路都有風,呃,因為剛好有一陣風吹來。

總之,胸中漲滿了柔情,讓甘爾謙雙眼看出去的世界無比的美好,連狗在對他吠,以前的他,必會厲目一瞪,要它閉上那吵死人的噪音,但此刻,他卻覺得狗兒汪汪的叫聲真可愛。

連路邊的一坨大便看來也不覺得惡心,他越過馬路,唇邊始終噙著笑容,一心只想盡快見到江梓緒。

咚,一時不留神,撞到路邊的柱子,他不以為意,臉上還是帶笑,朝前方走了幾步,停在百貨公司前,等候江梓緒。

一旁在賣玉蘭花的阿婆見了,只覺得這個男人笑得很詭異,密切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瞧他在瞄見不遠處出現的一個女孩後,他眼楮一亮,大步朝女孩走去,似有不軌的意圖,阿婆張開口想要提醒女孩注意。

話到嘴邊,這才發現原來他們是認識的,兩人手牽手走了過來。

經過阿婆的小攤子,江梓緒伸手拿起了一串玉蘭花,甘爾謙掏出錢包要付錢,被她阻止。

「我有零錢。」她從皮包里取出幾枚銅板,微笑的遞給阿婆。

阿婆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男人正陷入熱戀中,難怪一直在傻笑。

江梓緒將玉蘭花拆開,把兩枚放進自己的皮包里,另外兩枚交給甘爾謙。

「把它放進口袋里。」

甘爾謙依言照做,嘴里問︰「為什麼?」

「這樣香味會從你的口袋里飄出來。」自那天,她願意試著與他交往後,這一個月來,兩人的感情火速升溫,不久便陷入熱戀中。

兩人的五指密密交扣著,他眼里的情意濃得化不開,只覺得愈看她愈美。

「不要像個傻瓜一樣,一直盯著我看。」她笑斥。

「我現在終于明白,什麼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你這話好像怪怪的?」怎麼听起來好像在說她長得很丑似的。

「因為我覺得你好像愈來愈美。」讓他很想把她藏起來,不想讓人分享她的美好,更不想她對除了他以外的男人笑,那會令他忍不住嫉妒。

江梓緒不知該笑還是該惱。

交往後,她發現他比她想象得還要霸道,每次當她跟其他的男人說話說得久了一點,他便會不高興,當有男人多看了她兩眼,他便用一雙嚇人的眼神瞪著人家,一副想拿刀把人家砍成兩半的模樣。

「欸,你中午想吃什麼?」時近中午,她的肚子有點餓了。

「你想不想吃義大利菜?前面有家義大利餐廳還不錯。」甘爾謙想了下提議。

「嗯,好呀。」才剛說完,便猛然跳出一個女孩,興奮的指著兩人。

「哈,這下子被我抓到了吧。」

「小美。」

仿佛抓住賊似的,小美食指指向他們。「你們兩個果然走在一起,梓緒,這下你沒話說了吧?」

「……」江梓緒一時無言。

甘爾謙睞她一眼,認出了她。

「你是綠野健身俱樂部的員工,好像叫……小美對嗎?」

「對對對,沒錯。」她好感動,甘二少居然記得她的名字。

他接著說︰「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們要去吃飯了。」

小美微愣一下,眼楮亮閃閃的等著他開口問她要不要一塊去。

卻看見他仿佛無視于她的存在,牽起江梓緒便走人了,還是江梓緒懂禮貌,回頭跟她說︰「小美,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了,下次再聊。」

她咬著手帕,目送走他們。

這兩個人也太過分了,好歹也做做樣子問她一下呀,她又不會真的要跟去當電燈泡,居然就這樣丟下她走了。

「讓小美看見我們,這下綠野俱樂部里一定又會傳得沸沸揚揚。」

「嘴巴長在他們臉上,他們要傳就讓他們去傳吧。」她離開綠野後,他也沒再到綠野去,另外找了家健身中心。

「她一定以為我先前說的話是在騙她。」她想起之前跟小美說過自己跟甘爾謙沒什麼,現在卻又被她給親眼撞見他們兩人在一起。

「你跟她說了什麼?」

「我跟她說,我和你之間是不可能的。」這句話她也對他說過,看來,人還是不要太鐵齒比較好。

甘爾謙面露得意之色。「現在你知道,我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本事了吧。」

「要不要我頒一張獎狀褒揚你?」她斜目瞬他。

他揚笑說︰「給我一個吻比較實際一點。」

她朝他勾勾手指,示意他彎下腰。

甘爾謙一喜,以為她真的要吻他,連忙低下臉搜尋她的粉唇。

她卻踮起腳尖,在他發梢輕輕一吻,然後像哄小孩一樣拍拍他的腦袋。

「乖哦。」

他佯怒瞪她。「你膽子愈來愈大,敢耍我。」

江梓緒不吃他那一套,直笑著說︰「我餓了,你說的那家店在哪里?」

舍不得讓她餓肚子,甘爾謙決定先放她一馬。

「就在前面,如果餓得走不動,我可以背你。」

她黑眼里盈滿笑意,「我才沒那麼沒用,走快點。」

看見兩人親密的手牽著手走過,坐在對面一家咖啡館的游麗茹,嬌媚的臉龐瞬間猙獰的一沉。

不相信自己會敗給江梓緒,更不願意相信甘爾謙竟會選擇她,而不是相貌、家世都優于江梓緒百倍的自己。

甘爾謙一定只是一時昏了頭,她必須讓他清醒過來,認清楚她才是他該選擇的那個人,而不是江梓緒。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什麼?!你說你跟甘爾謙在交往……喔麥尬!」柯珍珍吃驚的張大嘴。

因為昨天下課時,她在校門口看到有個男人開車來接梓緒,她隱約瞥見車上那男人一眼,覺得他長得有點神似甘爾謙,所以今天一來學校,便逼問梓緒,沒料到會問出這麼勁爆的消息。

蓉玉卻只是微笑著,仿佛早就得知了什麼。

「欸,蓉玉,你為什麼一點都不驚訝?」柯珍珍覺得她沉穩得太不尋常了。

她這才透露一件事,「其實,那天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麼?」柯珍珍不解的追問,江梓緒也好奇的瞬著她。

蓉玉笑吟吟望向江梓緒,「那天我忘了帶手機,想折回去拿,就看到梓緒跌下樓,結果甘爾謙撲過去想接住你,然後你就跌在他身上。」

「噫,他是自己跑過來的?」聞言,江梓緒微詫。

「嗯,我看到是他自己跑上前去,他應該是想救你,所以伸出雙手抱住了你,然後才倒地。」就是那一幕,讓她隱隱覺得甘爾謙似乎對梓緒有些不一樣。

「我還一直以為怎麼會那麼巧,撞倒他還跌在他身上。」江梓緒有些動容。

柯珍珍一臉羨慕的望著她。

「看來甘爾謙是真的很喜歡你哦,連讓你受一點傷都舍不得呢。」

「他沒跟我說過這件事。」

「就是這樣所以才感人呀,默默付出的男人,比那些嘴巴上說得天花亂墜的男人要來得可靠多了。還好你接受他,要不然他就有點太可憐了。」

說著,柯珍珍突然想到一件事,「對了,你跟他的事游麗茹知道了嗎?」先前那女人還信誓旦旦說,一定會讓甘爾謙愛上她,這下她真想看看她知道後,會有怎樣的嘴臉?

一定會氣得不輕吧。

「她應該是知道了。」最近游麗茹每次到上晉時,總是用一副恨不得殺了她的表情嗔瞪她。

「她知道了?」柯珍珍一臉快意的說︰「哈,甘爾謙選你不選她,她一定氣炸了,嘿,真想看看她當時的表情。」

「珍珍,你不要故意去招惹她哦。」江梓緒提醒好友。

「安啦,她情緒一定壞透了,我才不會去自找沒趣。」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江梓緒,你不要得意,你不會威風太久的,爾謙哥只是一時貪圖新鮮,所以才會跟你這種平凡到不行的女孩玩玩,一旦等他玩膩了,就會一腳踢開你了。」

面對游麗茹的挑釁,江梓緒絲毫不為所動,臉上掛著淺笑,啟口。

「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想我能分辨得清楚他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在玩玩。」

游麗茹見她神色依然自若,不被她的話所影響,氣怒的尖著嗓繼續說道︰「你分辨得清楚?我看你大概是沉浸在麻雀變鳳凰的喜悅中,早就被爾謙哥給迷昏頭,忘了自己是什麼身分!你以為憑你的出身,以後爾謙哥會娶你嗎?別作夢了,他以後會娶的是像我這種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不是你這種窮酸的平凡女人。」

「我現在還年輕,尚未考慮到結婚的事,不過,我想爾謙應該不是那麼膚淺的人,會去計較什麼家世,這年頭會在乎這種事的,通常都是些思想迂腐的人。」江梓緒的音調仍然不慍不火,卻暗中把對方給批了一頓。

她很清楚游麗茹是存心想用話來逼退她,可惜她不是那麼容易就動搖的人,一旦她認定了一件事,就絕不會輕易退縮,挫折只會讓她更加堅定自己的意念,排除困難,勇往直前。

更何況,現在她和甘爾謙的感情正甜如蜜,又怎會那麼輕易就受到她的挑撥。

愛一個人就要付予一定的信任,她相信甘爾謙對她的付出都是出自真心實意。

見自己所說的話都被她輕易的反擊回來,游麗茹氣煞了嬌顏。

「江梓緒,我真可憐你,你認不清現實,寧願沉溺在自己營造的幻想里,不願意醒來,等到有一天爾謙哥拋棄了你,幻想破滅,你恐怕會痛苦得生不如死……」

忽然一道嗓音厲斥,「麗茹,你在胡說什麼!」

「爾、爾謙哥,你不是出去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看到他走進會計室,游麗茹吃了一驚。他不會听到她剛說的那些話了吧?

「你剛才跟梓緒說了什麼?」他陰沉著臉怒瞪她。

她心虛得不敢正視他凌厲的眼神。

「我、我只是跟她閑聊而已,沒、沒說什麼。」

見她敢說卻不敢承認,甘爾謙火大的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出去,一直到大門才放開她。

「我最後一次告訴你,我對你沒有任何感覺,我喜歡的人是梓緒,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在梓緒面前挑撥是非,就算你是志茂的妹妹,我也饒不了你。」

「爾謙哥,我究竟有哪里不好,你告訴我,我可以改呀?」游麗茹咬著唇,一雙汪汪水眸眼看就要滴出淚了。

「你不是我想要的女人,就算你改得再完美,我也不可能對你動心。」甘爾謙說完想說的話,丟下她,徑自走回公司里。

「梓緒,剛才麗茹說的那些屁話,你不要當真。」他擔心她會受到游麗茹的挑弄,而懷疑起他對她的感情。

「我沒在意。」江梓緒微微一笑說。

「真的?」他有點懷疑她是在故作鎮定。

「真的。我明白她的用意,我不會那麼輕易受到別人的挑撥。」

甘爾謙注視了她須臾,從她恬然的神色里,看出她是真的絲毫不在意適才游麗茹說的那些話,對她的欣賞不禁又增了一分,忍不住動情,俯下臉想吻她。

她伸手搗住他的嘴。

「這里是辦公室。」

他走過去將會計室的門鎖起來,「現在不會有人闖進來了。」

「你……」被他奪去了雙唇,她緩緩閉上眼,不再抗拒,享受著那份相濡以沬的親昵纏綿。他的手滑進她的上衣里,柔撫著她胸前的。

嫌那件薄埂的胸罩礙事,他想解開束縛,被她拉開了手,她輕喘著推開他。

「你不要亂來。」她低聲警告。

「我想要你。」他的眼里燃起欲望。

江梓緒退開一步整理衣服,正色的說︰「你答應過會尊重我的。」

甘爾謙按捺住體內蔓延開的**之火。「我沒忘記。只要你不願意,任何事我都不會強迫你。」說完,他走出會計室。

看著他離開,江梓緒唇邊泛開笑意。很高興即使在這種時候,他都沒有忘記他的承諾。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就跟所有情侶一樣,他們之間有時也會有爭執的時候。

但這種情形並不多,只有在甘爾謙吃干醋的時候才會發生。

就像此刻,江梓緒扶起被一拳打倒的謝明聖,眉眼間染著慍色質問︰「你為什麼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

「這家伙他親你!」甘爾謙指控。

「你哪只眼楮看到他親我?」她是當事人,都不知道有這件事了,他究竟是從哪里看到的?

「我兩只眼楮都看到了,他——」

謝明聖連忙出聲打斷甘爾謙的話。

「學妹,你別怪甘先生,可能是因為角度的關系,甘先生一時眼花看錯了。我沒什麼事,你們別為我破壞了感情。」

甘爾謙聞言火大得一把揪住他的領口,「你敢說我眼花,你剛才分明就……」

「你放開學長,」江梓緒上前扯開他的手,對謝明聖說︰「學長,不好意思,你有事的話,先離開沒關系。」

「好。」他連忙拿起自己的物品,快步走出學生會的會議室。

「你知不知道他剛才對你做了什麼?」甘爾謙氣得眼里冒火。

她微微冷著臉,「我只知道我剛才在跟他討論學校園游會的事情,你就像瘋了一樣,不由分說闖進來就揍了他一拳。」

面對她的指責,甘爾謙氣得跳腳,「他剛才偷親你的頭發,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江梓緒疑惑的擰眉,「他偷親我的頭發?什麼時候?」

「你低頭在寫字時,他就站在你身後,俯下臉吻了你的頭發。」真該死,即使只是頭發,他也不許有人膽敢染指她,只揍了他一拳,未免太便宜那小子了。

「就算真的這樣,你也不該隨便打人。」她輕責。

「我不該揍他?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他,進一步對你做出什麼非分的事來嗎?」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用更好的方法阻止他,而不是使用暴力。你又不是野蠻人,為什麼總是這麼粗暴?」

听見她責難,甘爾謙忿忿不平的說︰「沒錯,我是野蠻人,你那個學長是斯文人!」

見他氣得額頭青筋暴跳的,江梓緒不忍,嘆息了聲,握住他的手緩下聲音說︰「我以後會盡量離他遠一點,這樣可以了吧。」

「……」他別開臉,還在生氣。

「好吧,等你氣消再來找我好了,我要先走了。」

她居然就這樣把他給撇下,這女人是吃定他了嗎?

「你要去哪里?」他拉回她。

她清亮的嗓音微帶笑意,「到公司去,月初了,要把上個月的財務報表整理出來,交給那個老愛亂發脾氣的總裁大人看。」

甘爾謙氣消了一半,與她並肩往外走,仍忍不住叨念。

「我早就警告過你,那個姓謝的家伙對你不安好心,要你有多遠就離他多遠,你居然沒有把我話听進去,要是我剛才沒有過來找你,真不知道他會對你做出什麼事!」

江梓緒解釋,「我是學生會的書記,他是主席,就算再怎麼避著他,也還是免不了會踫面呀。」

「你把那個書記給辭了,叫他們找別人代替你。」

見他又用這種專斷的語氣命令她,她蹙了下眉,甘爾謙立刻有所警覺,急忙改口。

「我的意思是,你平常要上課,下課後又要到公司幫忙,已經這麼忙了,何必再把學生會的事攬在身上,那種事又不是非你不可。」

出乎他意料的,這次她答應得很干脆。

「嗯,我明天會向學長辭掉書記的工作。」

「真的?」他一喜。

「事實上,我原本就想等學校園游會結束後,便辭掉學生會的事,因為我真的有點忙不過來。」想起一事,她望向他求證,「我听公司同事說,麗茹威脅你,如果不跟我分手,銀行就不把那筆融資撥下來,有這件事嗎?」

「確有此事。」甘爾謙沒有否認。

「如果這筆錢沒有及時撥下來的話,那你要並購豐速的事,不就沒辦法如期簽約了?」她知道對于豐速他志在必得。

「可惜銀行的事不是她在做主,那筆錢會如期撥下來。更何況,就算仲成銀行不融資給我,還有其他銀行願意貸款給我。」以上晉這一年來亮眼的表現,他完全不擔心會找不到願意貸款給他的銀行,最不濟,還有家人可以求援。

听見他這麼說,江梓緒便放心了。

她並不是擔心他會因為游麗茹的威脅而有所動搖,她相信以他的個性,不僅不會受到脅迫,恐怕反而還會痛叱一頓,她擔心的是,並購豐速的事會受到影響。

知道她是在關心他,甘爾謙適才的余怒一掃而空,面露笑容。

「你不用擔心我,你的男人可是很能干的。」

她莞爾的揶揄他,「是嗎?我听說上晉曾經虧掉一半的資本額,發生嚴重的財務危機。」

「沒錯,上晉是曾虧掉一半資本額,不過那是剛起步還在摸索的前半年。」甘爾謙自得意滿接著說︰「現在我可是完全掌握經營的訣竅了,現在的上晉,可是業界最強的一匹千里馬,不出五年,我敢保證不只台灣,亞洲和全世界都會听到上晉的名號。」

上晉的資金,有一半是母親投資的,另一半則是他大學時代時,父親各給他們三兄弟五百萬,讓他們學習投資理財。

他便利用這筆錢,投入股票和期貨買賣,數年下來,當時的五百萬已經翻了好幾十倍,于是他便用這些錢成立上晉。

就因為他把自己所有的錢全都投注進去,所以,他抱持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心情,經營上晉。

前半年的虧損,一度讓他懷疑起自己的能力,所幸,他後來發現了問題所在,改正缺失,突破了難關,一年後,終于讓上晉轉虧為盈。

「好大的抱負,我拭目以待。」江梓緒看著此刻身旁意氣風發的男子,眼里盈滿柔笑。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鈴聲突然響起,甘爾謙取出手機。「喂,我是甘爾謙……什麼?好,我立刻過去。」

見他神色微沉,江梓緒關切的問︰「怎麼了?誰打來的電話?」

甘爾謙皺起濃眉,「志茂打來的,他說他妹妹服安眠藥自盡,現在在醫院里急救。」

「啊,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旋即想到,恐怕是為了他。「那你快過去吧。」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